叫不叫?这更本也不是再次询问她的意思。祁唯再傻也不懂得其中的事有蹊跷。“慎总,那您想怎么做?”本来她不想掺合进来任何人的事情,而已想低调的在这边完成4自己的事业。可牵涉到顾家祁唯再傻也懂得其中的蹊跷。。...

叫不叫?

这根本不是询问她的意思。

祁唯再傻也懂得其中的蹊跷。

“慎总,那您想怎么做?”

原本她不想掺和进去任何人的事情,只是想低调的在这边完成自己的事业。

可牵扯到顾家,她却不能低头,也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欠了顾家太多东西了。

“没意思,那就不叫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听取祁小姐的意思,诺。”

他似是感到无趣,手里的牌子给了祁唯。

对于任何的事情,似乎都毫不在意。

尤其是那双深黑的眸子里,沉浓一片,好像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入的了他的眼,也很难有东西能在上边留下痕迹。

这人,看着温雅,可实际上却更像是一个冰冷的孤岛,独然孑立。

上边竞拍的还在笑容可掬的看着底下。

顾家叫了最后的价格,前边顾景都紧皱眉头。

若是慎桢安继续跟着叫价的话,那顾家宁肯舍弃这个项目。

可谁知道这次顾家叫完价之后,就没动静了。

等到的只是慎桢安的起身。

没有继续竞拍。

就像是重头戏来到了高潮,骤然间断一样的失落。

这一遭,惹得周围人的视线纷纷的往后看。

看慎家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毕竟这慎桢安看起来年轻,但是做事可比大多数的老狐狸都更要老练。

“慎总,您不继续了?”

维持竟拍会的人,小跑过去问道。

慎桢安挑眉,回答的依旧是滴水不漏。

“既然是顾总看中的项目,那我就不夺人所好了。”

那人:“……”

若是真不夺人所好的话,刚才那是在干什么。

“怎么,还有别的事情?”慎桢安的嗓音冷凉,淡淡的看过来。

那一眼虽然平静,却像是无形的压力骤然的倾覆而下。

那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急忙赔笑说:“哪能啊,您来参加这竟拍会,我们就很荣幸了。”

祁唯下意识的想要转身,却晚了。

这样的动静,比继续叫价还要惹眼。

她想要带上墨镜,都没来得及。

公然的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下。

尤其是……顾家!

南边那边的视线极其的灼热,她想要遮掩早就晚了。

竟拍会一阵哗然,却没人敢说些什么。

一来是没违反任何的规定。

二来是慎家如今炙手可热的身份,谁敢招惹,这是供起来都嫌不够的祖宗级别的人。

跟着慎桢安出去,那一度的火气差点被拱起来。

“慎总这次带我来参加这个竟拍会,是为了什么?”

她忍不住的问道。

语气都带着压抑的火气。

原本是瞒着顾家的,想等找个好时机回去,可现在却时机尽失。

没想到是用这样的方式来通知顾家她回来了。

“祁小姐不喜欢?”

慎桢安反问道。

喜欢?!

要是真喜欢的话,那就是见了鬼了!

多说无益。

一阵风吹来,吹的她身上有些冷,带走了那股的热火躁动,心情才平静下来。

“不,以我的能力,接触不到这样的竞拍,也不是多么的感兴趣,不过还是感谢慎总今天的招待。”

前一秒还是快炸毛的猫,后一秒则是冷静的像是机器。

说完,转身干净利索的走了。

分毫不犹豫。

而才开车过来的助理,则是探出脑袋来,往外看。

有些不解。

“慎总,人走了,不去追吗?”

“不必。”

慎桢安垂眼笑笑,挽起手腕的袖子,袖口微微的上翻,露出华贵的手表。

时间才过去两个小时。

忍耐力也算是可以。

助理更是不解。

耗费了大半的时间,甚至把原本公司的计划推迟了,现在说不追就不去追了。

难不成耗了人力物力财力的,就是单纯的为了博美人一笑?

车后边的座位还有几张薄薄的资料。

慎桢安看向前边,手捻了几下那资料,兀自笑了笑。

“急什么,走了总会回来的,需要时间。”

资料入眼,上边就是祁唯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长发及肩,散落在肩膀上,正在弯眉笑,比后边的阳光还灿烂,毫无心机,毫不设防。

祁唯,顾蔚。

有点意思。

季节交替时候的风,都来的比较的怪异。

转眼就从和煦的暖风,变成了现在的冷风。

祁唯走的很快,招手拦了一辆车就走了。

往后看,慎桢安的车还停在原地,似乎没追上来的意思。

把她所有的猜测和怀疑都打碎了。

搞不懂慎桢安是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知道她的身份。

可每次在怀疑的时候,却总是有些事情打消她的疑虑。

若是真的为了拆穿她的身份,慎桢安这样的人,根本就没必要大费周章。

只需要找个媒体曝光得了,更是没必要兜着圈子来找到她,况且对他也没任何的好处。

这人,果真像是传说的那样,捉摸不定,像是隔着一层的迷雾。

一回想起来刚才的事情,就一阵的头疼。

可他说的,姐姐的事情,是真的吗?

“掉头。”

祁唯咬牙说,报了个地址。

去的是顾家的老宅,原先她逃婚之前,住的就是这个地方。

“不需要过去吗?”

司机询问。

祁唯心神不定,摇摇头,神情有些黯然,“不需要。”

就算是她想要回去,可也只怕回不去了。

顾家上上下下的人,应该对她失望极了吧。

在离着比较远的地方,能看清楚顾家别墅的情况,这方位,也很难被顾家那边的人发现。

顾家老宅那边,停了几辆车。

先下来的是顾景。

然后就是顾爸爸。

应该才从竟拍会那边回来。

而后边的那辆车,下来的却是她的姐姐,顾锦,紧跟着她身边的的确是一个男人,隔着很远看不到脸,却能看到举止比较的亲昵。

她的姐姐,似乎是怀孕了。

慎桢安的话,句句都在她耳边,砸的很响。

像是一阵阵的雷轰然炸过。

心脏一下子垂到了底。

顾家那边不知道争执什么,顾景似乎是看过来,直直的往这边看,并且钻进车里。

“走!”

祁唯擦了一下眼睛,着急的督促司机。

那车已经是开始往这边直逼而来。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名门权少迫爱成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