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穿越和降生

了根,因为回塔的事就不了了之了。张行武从小学到高中始终是班里的尖子生,这幸亏了父亲给他私底下补习,还幸亏了他的那些城里亲戚给他带给的课内题。每一年过年的时候,张行武一家都会回北京,同他的爷爷奶奶一同共渡过年。  张行武的大学是在北京上的,张行武的大学是在北京上的,北京人民大学政法系。毕业以后通过父亲同学的关系在国务院办公厅下的一个单位工作。工作的事情还凑合,他去年刚刚提到了正科,在同龄人中算不错的。他们单位比较忙,所以他的日子过得还算充实。今天是周日,平常这个时候他都在加班,但昨天他已经将工作都做完了,所以今天他要享受自己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天空中划过一道道闪电,久违的雨水从天空中落下,滋润了这干枯的城市。张行武独自一个人走在街上,在漫无目的的闲逛。这已经是他大学毕业的第六个年头了,年少时的轻狂早已离他远去。现在,他只剩下了多年在社会历练下沉淀着的稳重和成熟。作为一个从农村中出来的大学生张行武可以说是一个另类。他的父母都是下乡的知青,父亲是北京人,母亲则是南京人。父母的家境都还不错,本来是有机会让他们回城的,可是父母已经在当地扎下了根,所以回城的事就不了了之了。张行武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班里的尖子生,这多亏了父亲给他私底下补课,还多亏了他的那些城里亲戚给他带来的课外题。每年春节的时候,张行武一家都会回到北京,同他的爷爷奶奶一起共度春节。

  张行武的大学是在北京上的,北京人民大学政法系。毕业以后通过父亲同学的关系在国务院办公厅下的一个单位工作。工作的事情还凑合,他去年刚刚提到了正科,在同龄人中算不错的。他们单位比较忙,所以他的日子过得还算充实。今天是周日,平常这个时候他都在加班,但昨天他已经将工作都做完了,所以今天他要享受自己这难得的休闲时光。

  张行武在街上逛着逛着就逛到了一个书摊旁边。他平常的娱乐除了上网以外就是读书了。书摊上的书不少,可惜都是些言情小说。张行武在扫了一眼后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了。书摊的摊主一直盯着张行武,见他要走人哪里肯干,连忙上前同张行武聊了起来。在知道张行武是对他卖的书不满意之后,摊主神秘的一笑。将张行武拉到书摊后面的一个小箱子旁边,对他说:“这些书全部都不是言情小说,你慢慢挑,一本十五元,我这全是正版,值这个钱。”说完就走了。张行武呢,也就蹲在了那个小箱子旁边,开始翻箱倒柜,寻找自己想要的书来了。

  找着找着,还真找到了他想买的书《孟子》。张行武最近一直在读儒家的书,《论语》和《中庸》都已经读完了,四书中除了《孟子》以外都买齐了,就缺一个,现在在这找到哪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付完了钱之后,张行武一看时间吓了一跳,都已经快五点多了,他在外面已经逛了三个多小时了,是时候回家了。于是乎,张行武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就打的回家了。

  张行武住在西城区,三环边上,房子是他小姑的。她小姑现在在加拿大,因为张行武刚到北京,没有房子住,只能住集体宿舍,她小姑看他可怜,所以就让他住在了自己家中。现在小姑一家走了,房子就留给张行武一个人住,当然水电什么的也是他来掏。

  房子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公寓。一间主卧,还有一间辅卧,一个大客厅还有一个小厨房,卫生间在主卧里。张行武一人睡在主卧,那件辅卧就被他当做了书房来使用,平常回家以后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书房中度过的。房子是精装修的,壁纸统一是淡蓝色,各个房间中还扑了一层地毯,很漂亮也很舒适。书房中还有一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书。一半是张行武工作中用到的,另一半是他平常看的。

  回到家后,张行武就走到了阳台上,打开了冰箱,拿出昨天晚上的剩菜,准备加热后就吃掉。当他刚把菜放入微波炉后电话就响了起来,张行武连忙走到客厅中,接起了电话。电话是张行武的一个大学同学打来的,邀请他去吃饭。刚好张行武也想换换口味,就答应了。放下电话后他到主卧室的衣柜中拿起自己的一套高档西服后就出了门。

  它们的那个小区有一个挺大的停车场。张行武走到自己的那辆爱车旁时才发现自己忘了拿钥匙,连忙跑回家中去拿钥匙。同学约他七点在餐厅门口见面,他六点十分才出门,时间有点紧了。幸亏他对道挺熟的,所以应该赶得来。

  当张行武驶入环道上时悲剧发生了。一辆在他前面的小奥拓突然自燃了起来,车很快就停下来了。而张行武因为没有来得及踩刹车就一下撞上了前面的车,巨大得前冲力使张行武的心脏扑通一下压缩了起来,结果心血管破裂,张行武当场死亡。

  这时候,在北宋西北渭州城中的张都指挥使正在他家中的院子里团团乱转。他的夫人正在生产,这是他张家的第一个孩子,要是个男孩的话他就可以告诉祖宗他张家没有绝后了。张家自他曾祖父那辈起就是一门单传,到他这已经是第五辈了。而他自娶亲后已经是第五年了,一直没有一个孩子,现在夫人终于要给他张家添丁,他的心里是既高兴又有点恐慌。

  当他正准备再绕第十圈的时候,一个接生婆走了出来,一见他面就道喜道:“恭喜张老爷,是一个小少爷!”张右军听到后愣了足足有半袋烟的功夫,才缓过神来。只见他在大叫道:“我张家有后了!我张家有后了!”之后连忙冲进了产房,把接生婆落在了院子里。这接生婆也不着急要自己的赏钱,只是一个人呆在院子里面独自站着。

  张右军在冲进产房后一眼就看见他夫人怀中的那个小婴儿。只见那个小婴儿正在熟睡,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就像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张氏看见自己的男人冲进屋子里后也不理他,只是专心的看自己怀中的婴儿,这是她的儿子,也是她张家的长子。

  这个婴儿是谁呢,想必各位看官也已经知晓了。没错,这就是我们的主人公张行武先生。他在那天车祸以后,灵魂就轻轻地飘向了天空。刚好天空中划过了一道闪电,正好击中了他,并将他带入了一个黑洞。张行武的灵魂在黑洞中飘呀飘,也不知道在飘了有多长时间后。一道裂缝就将他吸入,接着他就附身在了张家的那个小少爷身上。因为在黑洞中消耗了太多的能量,张行武的灵魂在附身后就立刻陷入了沉睡中,所以也就没有听到他父母接下来的对话。

  张右军小心翼翼的抱起了自己的儿子,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他走到房中的一张椅子旁坐了下去,对他夫人说:“夫人,你看我们给这个孩儿取什么名字好?”张氏答道:“这个孩子是我在你出征前夕怀上的,我看就叫思郎吧。”张右军听后连忙摇摇头,说道:“夫人不可,我张家是书香门第兼将门世家,若独子叫思郎岂不是落了我张家的名声,不可不可。”张氏听后又说道:“既然我张家是将门世家,我看着孩子名字中要带个武字,你的祖父又自号逸寒居士,我看着孩子就叫张逸武吧。”张右军听后现实点点头,后又摇了摇头,说道:“逸武这名字有点过于柔了,我看这样。这孩子是我在出征前夕你怀上的,而我等军人当视行军打仗为职责,所以这孩子就叫张行武吧。”张氏听后连连点头,说道:“好名字,有道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个孩子就叫行武吧。”张右军听后连声大叫:“好一个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夫人真是博学。”说完后,张右军就亲了亲他怀中的小张行武,然后就将孩子抱到一旁的奶妈手中,之后就走了出去。

  张氏在看着孩子被抱走后就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陷入了沉睡中。再说这张都指挥使在跑出院子后,就赶到了自己的好友李翊君家中。李翊君正在家中读书,听见管家报道自己的好友张右军前来连忙起身相迎。张右军见到了李翊君后立刻大声说道:“我夫人刚刚生给我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名字就叫张行武。贤弟,你看是不是该履行你的诺言了。”原来在张右军刚得知自己夫人怀孕的时候,李翊君正好在同他一同议事。当即说道若是一个男孩,他就收这个孩子为义子。现在是时候该他履行诺言了。李翊君也不推辞,他家同张家是世交。虽然他家在三代前就已经学文了,但是这份关系还是保留了下来。现在有机会可以亲上加亲,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张行武就在熟睡的情况下又多了一个义父。

  张行武这一觉连续睡了将近八个时辰,因为婴儿是嗜睡的,所以他的父母也没有太在意。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软床上,刚想说话时突然发现自己发出的是哭声而不是说话声,立刻就懵了。在房外的奶妈听到他的哭声后连忙赶入房中,开始给张行武喂奶。张行武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吃到了他第二世的第一顿饭。也许真的是婴儿嗜睡,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张行武在喝完奶后又昏昏沉沉的入睡了,在睡之前还撒了一泡尿,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天龙将门世家”,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