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断桥难修

”了一声,随后大步流星的走出来后堂。  来的匆匆,去的匆匆。一眨眼间堂内只余下了杨欣和秦桧母子俩个。  秦桧望着堂内零乱的摆设,横斜的桌椅,明灭没准的烛光,彷如做个梦通常,久久地醒不回来。  老张头直到新走马上任的大人走了以后才敢进去,和往年像,秦敏学掂起手链,抚摸着秦桧的额头,怅然道:“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以后你就和你娘好好的吧。”。...

秦桧

推荐指数:10分

《秦桧》在线阅读

  眼见秦敏学面若死灰,毫无辩解之心,秦桧急道:“爹,你和他们说实话啊。”

  秦敏学掂起手链,抚摸着秦桧的额头,怅然道:“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以后你就和你娘好好的吧。”

  铁链叮当脆响,秦敏学已被两名捕快架着走出门外,向城中狱牢一步步走去。

  绿袍官员冷冷道:“秦夫人,我想接下来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我就不多言了。”

  杨欣道:“我们这就搬出县衙,不会给大人添一点麻烦的。”

  绿袍官员“哼”了一声,随即大步流星的走出后堂。

  来的匆匆,去的匆匆。眨眼间堂内只剩下了杨欣和秦桧母子俩个。

  秦桧看着堂内凌乱的摆设,横斜的桌椅,明灭不定的烛光,彷如做个梦一般,久久醒不过来。

  老刘头等到新上任的大人走了以后才敢进来,和以往一样,对杨欣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夫人,您和公子今有有什么打算?”

  杨欣缓缓道:“我们准备先找个房子住下来,等到老爷的狱期满了以后,就离开这个地方。”

  老刘头道:“那夫人选好什么地方了吗?”

  见杨欣轻轻摇头,道:“如果夫人不嫌弃,我在城外老家刘家裕有个房子,正好闲置着,时间太晚,夫人和公子要不先在那里将就一晚吧。”

  杨欣也知道目前也并没有什地方可去,并不多说什么虚话,道:“那就麻烦你啦。”

  转身又对秦桧道:“快去收拾收拾吧,等会我们就要走了。”

  秦桧默默回到房中,将自己的衣服行李和书籍等物统统的收拾好,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动。

  老刘头已找来一辆马车,和秦桧一起将他们的行李搬到车上,等收拾妥当,已经入夜,杨欣上车前缓缓看了庭院一眼,轻叹一声,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厌倦。

  秦敏学和杨欣本不是这里人氏,是因为在玉山县担任县令的时候,调任到这里,所以说对这里并无根土之念,反而秦桧在这里生活了五六年,几乎从懂事的时候就住在了这里,如今乍然离开,心中更是难过。

  夜色朦胧,车轮“咕咕”的响着,秦桧看着城门上的灯笼离他们越来越远,又挂念着父亲的安危,两行清泪不觉间流了出来。

  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抚来,拭去了秦桧眼角的泪水,道:“傻孩子,人各有命,你哭什么?”

  秦桧道:“可是父亲他是冤枉的。”

  杨欣淡淡道:“你父亲问心无愧,连他自己都不在意,你也要记住,只要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别人的看法,自己的处境,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秦桧似有所悟,却还是不明白,道:“可是父亲也不该要坐牢啊。”

  杨欣道:“可做事就是需要代价,又想修桥,又想修的光明正大,这可能吗?”

  秦桧低下头去,虽然还为父亲担心,不过却冲淡了许多。

  “吁!”随着老刘头的一声长腔,马车徐徐停下,秦桧跳下车去,搭手扶稳母亲,老刘头顺手点亮烛光,眼前正是一处农家院子,三间黄土房,院中有面古井,外侧只围了半人多高的木板栅栏,好像多年没人居住了。

  老刘头抢上前去,点亮屋中的蜡烛,对着刚刚进门的杨欣道:“夫人,麻烦你现在这里屈居一晚了。”

  屋内桌椅板凳,木柜箱子一应俱全,只是好些年没有住人,都堆上了一层灰尘。

  杨欣道:“刘大哥,如今我再也不是县令夫人,不用在遵守那套规矩,如果你不嫌弃,那妹子以后就喊你一声大哥吧。”

  老刘头吃了一惊,拱手道:“夫人就是夫人,我老刘怎么能受夫人称呼。”

  秦敏学任职期间虽说碌碌无为,政绩单薄,交际上也并不出彩,办案处事却是依理而断,百姓口碑不好不坏,与上任只知道横征敛财的贪官相比,确实好的多了,是以老刘头才会这么尊敬他们夫妇。

  杨欣围着屋内看了一遍,沉吟道:“刘大哥,我们母子两个能不能在这里久住下来,我们会按月交租……”

  老刘头急忙摆了摆手,道:“这里早已经没人住了,夫人想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就冲着秦大人上年疏水修桥,说什么我也不能收您的钱。”

  见他态度坚决,杨欣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招呼秦桧将行李搬下来。

  马车正停在院外的道上,秦桧将包裹取出,只听“吱呀”一声,对面院中木门大开,走出来一位相貌俊雅的年轻公子,秦桧一呆,正是今天下午在“清轩阁”相遇的那位公子,只是没想到这么巧,他就住在这里。

  那公子看见秦桧也颇为惊讶,对他微微一笑,舀了一瓢水便回到屋内。

  秦桧一头雾水,这位公子气质雍容洒落,绝非常人,但是住的地方和衣着却是普通之极,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整顿完毕已经深夜,老刘头住在县衙,便早早驱车离开了。秦桧躺在床上,两天前他还高枕无忧的住在县衙里,没想到两天后便只能住在他人家中,真是世事无常,可笑可叹。

  正在胡乱想着,见母亲走了进来,满脸倦色,连忙起身,倚在墙壁上。

  杨欣坐到他身边,整理着秦桧的头发,轻声道:“桧儿,你恨爹爹和母亲吗?”

  秦桧道:“桧儿敬爱你们还来不及,怎么还会恨你们。”

  杨欣怅然一叹,道:“你也不要怪你的爹爹,其实他也难得很,”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今年已经十一岁,应该懂事了,如果当时是你坐在你爹爹的位上,前有断桥,后无银两,你会怎么办呢?”

  秦桧没想到母亲会说这个话,怔怔想着:“是啊,我要怎么办?会不会和爹爹一样……”

  杨欣见他埋头苦思,微微一笑,替他掖好被角,走了出去。

  “如果当时是我,我会不会立马修好断桥,府库中没有银两,自然可以向后拖上几个月,但是百姓的交通就不方便了,如果要立马修好,那么还有别的办法吗……”

  时至半夜,一抹月光从窗间倾洒而下,照在墙壁上宛若一面圆镜,秦桧翻来覆去,依旧在苦思母亲留下的问题,忽然看见墙壁上自己的影子,心神一震,脱口道:“我肯定会,就算将账簿烧了,我也肯定会修断桥。”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秦桧”,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