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今日果

看完就赶紧回去去吧。”  几道声音朗朗的声音突然间从身后传来:“这位小哥,那就这位小兄弟要看一看镯子,你就给他端出吧。”  秦桧和那名伙计此外向后看去,一个褐色粗布道袍的文士缓缓地踱进去,一纶青巾绾住头发,双目璀璨,鼻梁英挺,嘴唇微簿,身高七尺宁若游的手镯秦桧记得几分,颜色深绿无泽,里面有道黑色的条纹起伏相接,这些镯子或青或绿,里面条纹零乱,跟宁若游的镯子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

秦桧

推荐指数:10分

《秦桧》在线阅读

  这伙计首饰店里做了好几年,还是头次见到一个孩子来看手镯,但看到秦桧正盯着柜台上的手镯看个不停,不像是来捣乱的,还是依言将整盘手镯端了下来。

  宁若游的手镯秦桧记得几分,颜色深绿无泽,里面有道黑色的条纹起伏相接,这些镯子或青或绿,里面条纹零乱,跟宁若游的镯子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

  秦桧来回翻看几遍,心中大是失望,道:“店家,你们还有别的手镯吗?”

  伙计笑道:“小朋友,这可是我们所有的手镯了,看完就赶快回家去吧。”

  一道清朗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这位小哥,既然这位小兄弟要看看镯子,你就给他端出来吧。”

  秦桧和那名伙计同时向后看去,一个褐色粗布麻衣的文士缓缓踱步进来,一纶青巾绾住头发,双目璀璨,鼻梁英挺,嘴唇微薄,身高七尺有余,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虽然穿着粗鄙,但自有一股雍容华贵之气扑面而来。

  秦桧怔怔出神,随着这位青年走到他身边,方才忽然惊醒过来,他跟着秦敏学识人久矣,富商地豪也见过无数,却唯独没有像这位青年,在仅仅看到第一面的时候,就被他的气度所折服。

  做珠玉宝器一行,识人识器往往兼顾,这名伙计虽然看他穿着平平,气质却是不同于人,敬声笑道:“这位公子,您要看点什么?”

  这青年微微一笑,道:“你先给这位小兄弟把镯子呈上来吧。”

  伙计脸色一红,知道瞒不过这位公子,从柜台上又取出一盘玉镯放在了木台上。

  这盘手镯明显要比上一盘好得多,秦桧又一一看过,还是没有找到相似的镯子,脸色也不禁苦闷下来。

  青年微笑道:“小兄弟,你年纪轻轻,要镯子做什么?”

  秦桧道:“我买镯子是要给一位小姐……”

  话未说话,只见这位公子和店伙计齐齐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他略感窘迫,接着道:“因为这是我欠她的。”

  店伙计的笑容更深了,道:“原来是这样,”说着,又从柜台上端出一盘簪子来,笑道:“既然小朋友没有相中的镯子,要不看看我们的簪子,有翡翠,有珍珠……”

  看来看来和宁若游相似的手镯实在是找不到了,秦桧低着脑袋,走出了店外,依稀听得那位公子说道:“麻烦这位小哥将那盘挂坠取下来……”

  天色将转暗淡,秦桧路过一家酒坊门口,恰好与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者碰个对面,这老者提着一个酒壶,身形佝偻,浑浊的眼睛正盯着秦桧,不知道是惊讶愧疚,还是难过怜惜。

  秦桧低声道:“刘伯,你又来打酒啦。”

  刘伯嘴角微微一咧,最终还是没有笑出来,道:“小公子,这几天你还好吗?”

  这“刘伯”本是县衙内的一个捕快,众人都喊他“老刘头”,因为年事已高,不适合再做捕快,便在府衙内干一些杂活,不知道因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娶妻成家,至于他的本名吗,随着岁月的流逝,只怕他也忘了自己的本名。

  秦桧点头道:“我很好,多谢刘伯挂心了。”

  老刘头正想再说些什么,一个衙役忽然急匆匆的跑来,神色恐慌,看见秦桧在这里,急道:“小公子,你快回去吧,大人出事了!”

  这句话宛若一记重锤擂在了秦桧的心上,似是猜到发生了什么,心中惴惴,连道:“怎么了?”

  这位衙役抹了抹额上的汗水,道:“刚才从城北冲进来几位大人,说是县令大人挪用公款,要革职查办。”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了,秦桧喘了了两口粗气,使自己稍稍安定下来,问道:“那几位大人到哪里啦?”

  “现在估计快到县衙了,公子,你等等我……”

  秦桧发足狂奔,泪水不争气的夺眶而出,模糊了眼前的景象。

  不到片刻,遥遥看见县衙门口围了三四层人,其中六匹高头大马被拴在旁侧,门口两侧站了两名从未见过的士兵,府内火焰通明,那些调查的大人,终究到了。

  秦桧挤进人群,刚刚迈上台阶,便被那两名士兵架了起来,同时喝道:“闲杂人等,切勿入内。”

  秦桧又急又怒,道:“我爹爹在里面,你快放开我。”

  士兵冷言截道:“谁在里面都不行,小子快回去吧。”

  那名衙役和老刘头劈手将秦桧夺过,喝道:“这是县令大人的公子,怎么就不能进去了。”

  秦桧重得自由,也不再理会这两人,奔进府内,听后堂中一阵阵喧哗传来,跑得越近,那声音听的越是清楚。

  “经本官查明,静江府古县县令秦敏学任职期间,擅自修改税簿,挪用公款,中饱私囊,为满足一己之私,置朝廷律法不顾,于州官颜面无存,实属罪大恶极。朝廷批准,免去秦敏学一切职务,即刻逮捕入狱,囚禁两年五月,以待洗心革面。静江府知府冯成亲笔,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三日。”

  这一字字如同楔子般打入秦桧内心,秦桧进入堂内,见两名衙役“哗啦”一声,给秦敏学戴上了手链,秦桧大急,挡在秦敏学前面,连道:“不是这样的,快放开我爹,你快放开啊……”

  “哪里来的黄毛小儿,竟然当众咆哮?”

  一名胸脯横阔的文官冷哼一声,只见他穿着穿着绿色官袍,身高八尺,神色冷峻,颧骨高耸,留着三缕胡须,眯着双眼正看着秦桧。

  周围还有三名从未见过的捕快,应是刚刚上任。

  秦桧发现这个穿着绿色官服的似是领头人物,急道:“这位大人,你听我说,我父亲修改账簿,其实是为了……”

  “哼!你都说你父亲修改账簿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快押下去。”这名官员极不耐烦,摆摆手催促着这两名捕快。

  秦桧正想再要辩解,却被人轻轻的向后拉去,回头一看,正是他的母亲杨欣。

  杨欣脸上满是疲倦之色,轻轻摇头,示意秦桧不要再说。

  绿袍官员道:“秦敏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秦敏学掂了掂手链,轻声叹道:“我无话可说,两位小兄弟,我们快点走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秦桧”,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