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昔时因

  “秦桧,太阳都快落山了,你到底走不走啊?”  日已西沉,暗黄褐红的夕阳笼罩着大地,将水面映照成了金黄色,一名十一二岁的小童正坐在柳树旁边,双手托着下巴,满面愁苦的望着湖面怔...

秦桧

推荐指数:10分

《秦桧》在线阅读

  “秦桧,太阳都快落山了,你到底走不走啊?”

  日已西沉,暗黄褐红的夕阳笼罩着大地,将水面映照成了金黄色,一名十一二岁的小童正坐在柳树旁边,双手托着下巴,满面愁苦的望着湖面怔怔出神。

  他闻言回过头来,对着坡下的几名孩童喊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要再呆一会儿。”他就是秦桧了。

  那几名孩童哄笑道:“你就不要再坐着了,说不定宁家大老爷早就上你们家里告状去了,你回家肯定要挨一顿竹板炒肉。”

  秦桧没有理会那几名孩童,依旧愁眉苦脸的望着湖面,原来今天上午,他不小心将宁若游的玉镯抛入湖中,就此不见踪迹,而宁若游怎么会轻易放过他,自是和他吵闹了一番才肯离去。

  宁若游是谁?乃是静江府古县第一富商宁澜的千金,年龄比他小了一岁,而那个玉镯放在市面上价值十几两银子,足可以让普通百姓花费半年,却被他失手抛进了湖里。

  虽然说宁澜家产万贯,可能不会在意这点小钱,可是他的父亲秦敏学对他要求甚严,如果要知道这件事,肯定会拿着银两登门赔偿,那可是父亲一个月的俸禄啊。

  秦敏学现在担任古县的县令,一个月的俸禄也就十五两,如果父亲真的要登门赔偿,那可真让他的心里不太好受。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秦桧托着小脑瓜想了半天,直到天要快黑的时候,才拖着步子向家中走去。

  他们住在县令府的后堂,本来是挺吵闹的,没料到今晚格外的安静,就连巡视的捕快都没有瞧见,越是这样,秦桧心里越是不安,以前每当他做错事的时候,秦敏学都会把附近的捕快支开,然后给他来一顿新鲜的“竹板炒肉”。

  果然不出秦桧所料,秦敏学正端庄的坐在大堂中,母亲杨欣默默地站在一旁,脸色隐隐有几分愁苦,秦桧心中“咯噔”一声,与其让父亲追问,还不如自己主动坦白,当下走到秦敏学旁边,低声道:“父亲,我错了”

  没想到秦敏学有些惊讶,问道:“你错了?这件事又不是你做的,你错在哪里了?”

  秦桧一怔,愕然道:“不是把我宁若游的手镯给……”

  话没说完,杨欣上前把他退了几步,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秦桧抬头见父亲和母亲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夹杂着愁郁、为难、气愤等神色,绝不像他以前犯了错那么单一的生气那么简单,隐隐感到有些不妙,轻声道:“娘,发生什么事了?”

  杨欣摸了摸他的头,轻轻一叹,拉着他在旁边坐下,缓缓道:“上头听说你父亲挪用了公库里的银子,要派人前来拿他。”

  “轰隆”一声,杨欣轻轻说出的话,却如同春雷在秦桧耳边炸响一般,他豁然站了起来,又是惊讶又是愤怒,道:“怎么可能?爹什么时候挪用公银了?”

  秦敏学眼皮一跳,没有回答。

  杨欣将他拉下,轻声叹道:“还不是因为上年古河发水灾冲断明德桥的事吗?”

  秦桧疑道:“明德桥被冲断和父亲有什么关系?”

  杨欣道:“上年夏季,我们这里雨势滂沱,导致古河河水急剧暴涨,一夜间冲垮河道,向两岸蔓延,处在古河分支的明德桥就因为承受不了河水的冲击,就此从中折断。幸好这场雨来的快,退的也快,对附近的百姓也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你父亲作为古县的县令,自然不能放手不管,把受灾的百姓安置好后,就开始考虑起这座中断的明德桥了。”

  秦桧接口道:“这件事我知道啊,后来不是出钱把明德桥重新又连接上了吗?”

  杨欣叹道:“问题就出在这里,当时上头拨下来的救济款远远不够,连救济百姓都成问题,你父亲再三上书,宁江知府以各种理由搪塞,说什么就是不肯再拨银子,无奈之下,于是你父亲号召富商进行募捐,没想到这些平日里看上去财大气粗的贾商,一共只捐了六百多两银子。”

  “为了防止意外,你父亲只能先拿着这些银子将河道修整了一番,此后还有余款,又加固了河堤,想要再修建明德桥,那可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明德桥是两岸百姓交通的要道,也是做生意运货物的必经之路,一天都耽误不得,你父亲眼看没有办法,只能从今年上报的税款中做了一笔假账,从中扣留了两百七十两银子,才将明德桥重新修建。此事除了你父亲外,没人知晓,不知怎么竟被上头查出来了,若不是一纸通文送上府来,恐怕我也不知道。”

  秦桧急道:“这件事父亲又没有做错,向上面说清楚不就好了吗?”

  杨欣眉头微皱,道:“可就是错在这个地方,你父亲当时谁也没说,谁能为他作证?上头怎么知道他当时真是为了修桥,还是放进了自己的腰包,唉。”说罢,又轻轻叹了口气。

  “那到底要怎么办啊?”秦桧心中惴惴,说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敏学忽然站了起来,叹道:“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接替我官职的大人应该几天后就会到了,同时他也会带来我的处罚令,这件事和你们母子没有关系,你明天还和往常一样,老老实实的听先生讲课去吧。”

  秦敏学苦涩一笑,摆了摆衣袖,慢慢地向居室走去。

  杨欣牵着秦桧的手,柔声道:“这么晚回来,你一定饿了吧,娘给你热热菜,吃完就去睡觉吧。”

  这种情况下,秦桧哪里还能吃得下饭,胡乱扒了两口,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就向母亲请安,回到了自己的居室。

  秦桧心中七上八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无法入眠,只好点起一支蜡烛,拿起先生这几天教授的内容翻看,翻看了几页,根本没有看清书里写的什么,胡思乱想到了半夜,趴在书桌上模模糊糊的睡去。

  天色昏暗,一阵阵冷风吹来,秦桧起身打开窗户,恰好看见七八个彪形大汉从大门冲奔进来,手里拿着木棍枷锁,父亲正慌慌张张的向他跑来,口中向他大声呼喝,不知怎么,竟然没有听见他在说些什么,那几个大汉如虎狼奔腾,一举将秦敏学抓住,戴上了数不清的铁链枷锁,用木棍高高架起,迅速抬出了门外。

  秦桧惊恐万分,心脏咚咚直跳,突然从桌前跳了起来,向大门口跑去,这才发觉外面晴空万里,一切如旧,原来竟是个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秦桧”,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