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  “算了吧,金家在晋城很有实力的,据说金家族长能一掌被粉碎一座大山”精瘦男子怕的地说。  衍看了几眼精瘦男子便后转身跑开了,精瘦男子疾步跟进“小兄弟,我叫苏友贵,还不明白你叫什么呢?”  “衍”衍淡淡的吐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兄弟“我家老婆生病没钱看大夫,就跟金家借了一大笔钱,最可恶的是他居然看上了我家女儿,一定要我家女儿给他做妾,我不肯,他们要抢,还把我打了”精瘦男子哭丧着脸看着衍。。...

  “你愿意说,我便愿意听,问你显得不礼貌,再者说你的事我何必知道”衍看着大山深处。

  “我家老婆生病没钱看大夫,就跟金家借了一大笔钱,最可恶的是他居然看上了我家女儿,一定要我家女儿给他做妾,我不肯,他们要抢,还把我打了”精瘦男子哭丧着脸看着衍。

  “金家,在我的记忆中也是十恶不赦的家族,尤其是金家二少爷,欺压百姓,**妇女,不过我却没见过,要是让我遇见了,我一定替天行道,除了这孽障”衍愤恨的看着城中。

  “算了吧,金家在晋城很有实力的,听说金家家主能一掌粉碎一座大山”精瘦男子担心的说道。

  衍看了一眼精瘦男子便转身走开了,精瘦男子快步跟上“小兄弟,我叫苏友贵,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衍”衍淡淡的吐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兄弟的名字就一个字啊,很特别啊‘衍’应该有些故事吧,不过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苏友贵看见自己刚刚说出故事两字的时候衍的眉头皱了一下,明显不愿意提起,既然如此自己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自古因为知道的太多而死的比比皆是。

  “没什么,只是牵涉到我的父母,不愿意再想起那些而已”衍负手而立叹了口气。

  “那小兄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苏友贵看着衍的背景。

  “不知道,不过我心里清楚,晋城不是我的归宿,岚风国也不可能阻止我的脚步。”衍自体内不自觉散发出睥睨天下的气势惊住了苏友贵。

  “嗯嗯,我看得出来,兄弟是做大事的人,不像我,能过上平平安安的日子就好了”苏友贵苦涩的看着衍。

  “金家,我离开晋城之前一定会去好好教训一下的”金家家主能一掌打碎一座大山吗,我能贯穿三座,不信打不过他。

  “苏大哥,过两天我们一起回晋城,我也有点事要处理下”衍看着苏友贵微笑着对他说,金家在整个晋城也是有些名气的,当然,是臭名昭著,岚风国在天宇大陆只是一个小国,虽然不弱,但是和那些真正的大国相比却也是不够看的。

  两天后,衍和苏友贵回到了晋城,入眼仍然是一片繁华。

  苏友贵有事自然回家了,衍说有事自然是去金家了。

  衍来到了金家门口,敲了下门,一个仆人打扮的家伙打开门,看了下衍问道“不知道公子有什么事”

  “我要见你们家家主”衍直接毫不避讳的看着那个仆人。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金家在整个晋城那地位也能称得上是中等的,你想见就见那岂不是很没面子”那仆人满脸不屑。

  衍一听,顿时就不爽了,我让你跟那老不死的说一声那是给你们金家面子,居然还瞧不起我。

  衍向前走了一步,离那仆人只有一米的距离。

  突然,衍抬起右腿一脚踹在那仆人的腹部,随后跳起,左脚接力似的扫向仆人的头部,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仆人被衍一脚扫飞,直接向门里面飞去,撞断了一个两人合抱的圆柱子,倒在地上苟延残喘,衍则漫步走进了金家。

  就在这时金家里面冲出了一群手拿木棍、铁锹、扫帚的家丁,叫喊着围住了衍,从后面正堂中走出一个胖子,衍看着他,明显此人就是金家家主了。

  “不知道这位小兄弟为何打伤我家的家丁”金家家主挤着满脸肥肉笑着对衍道。

  “我要进来,他不让还瞧不起我。”衍一脸的无所谓。

  “那你可知道上一个打了我家家丁的人是什么下场吗”金家家主一脸阴狠的看着衍。

  “这个我管不着,我要见你们家家主,快点叫他出来”衍看着那些围住自己的家丁,眼中寒光闪烁,让人心生退意。

  “哼,你是个什么东西,我金家是你能随便进的吗,老夫就是金家家主。”金家家主冷哼了一声,指着衍“你们给我废了他”说完走向正堂。

  那些家丁动了,纷纷叫嚷着冲向衍。

  衍双手一张,手掌向上,一金一银两把剑凌空而立,随后衍闭上眼睛,这样以精神力探看四周比眼睛看的更加清晰,金剑护身,银剑似蛟龙游走于家丁之间。

  “啊啊啊啊啊......”一阵惨叫后,衍负手而立,身侧双剑一金一银并立左右,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金家家主的面前,当他听见惨叫声的时候他就惊的回头看去,看到的那一幕让他呆立当场。

  那些家丁捂着肚子在地上一边叫一边打滚,衍只是用了剑身,而非剑刃,他本就不是一个愿意乱造杀孽的人。

  “金家主这是要去哪里啊,要不要在下陪你啊”衍人畜无害的一笑。

  这看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在金富仁的眼里就像阎王催命一样,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慢慢的往后退,衍心念一动,银剑再出,对着金富仁就刺了下去。

  “哐当,哐当”一把巨剑从天而降挡住了衍银剑之威,一个人从金家门口缓步走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敢来金家捣乱,还对我爹动手,不知死活”来人正是金富仁的二儿子金满城。

  “我是来给你金家敲警钟的人”话不投机半句多,衍银剑再上,一剑绕过那把巨剑直射金富仁,金满城见状也不废话,手一挥,巨剑直接飞起朝着衍的银剑就撞了过去,衍控制着银剑方向一改对着金满城就飞了过去。

  “妈的,居然想杀我,‘金玉满堂’”金满城啐了一口,右手向前一划,顿时一片珠光宝气绕身的剑花护在身前挡住了衍的银剑,同时巨剑飞回,握在手中,砍向银剑。

  就在此时,一声惨叫惊住了金满城,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一把通体金黄的长剑从头顶贯穿至身体,他原本认为那把金家是衍用来护体的,没想到啊。

  不能怪他,是衍太坏,把金家的剑刃收了起来,任谁都想不到还能这样啊,金满城大怒,提起巨剑向着衍杀了过去。

  衍双剑绕身,交击数下,衍向后一退,脚开八卦,手运太极,剑行两仪,正是曾经道门最强剑阵‘巧夺无极变’此乃道宗双秀所创的至强剑阵。

  只见银剑升天一点惊天地,金剑插地一入动鬼神,随后天地间自生一股让人心悸的灵力,衍心念一动,灵力变成无数金银交错的长剑,下一刻如脱缰野马般冲向金满城。

  金满城在晋城一个大门派修炼自然认得这千年前的传奇剑阵。

  “普桑卡伽,天剑纵横”金满城使出了自己最强的一招,这是千年前强及一时的幽域所留的一个剑招,只见金满城的巨剑瞬间拔高了三十多米高,浑身散发着诡异的绿光,金满城吐了口血,这剑招伤人伤己,手一挥,那三十多米的巨剑直劈衍的剑阵。

  在交击的一瞬间,金满城的巨剑直接被毁了,而那金银交错的剑气还剩一半,直接冲到了金满城的面前,金满城的护体罩抵挡了一秒钟就消失了,随后一阵惨叫此起彼伏,烟尘四起,砖瓦翻飞。

  烟雾散尽金满城和他家的家丁已经全部死了,死的非常惨,这也是衍给他们平时欺压百姓的惩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剑理吾衍之武动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