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几次别人被拐卖的事情,13岁的他,稚气未脱的脸上一双坚定地的眼睛,心中立誓“我,衍,肯定要出人头地,切记再过这弱者的生活,终会一天,我要扬名天下立万,变化这幽暗的世道”  为了填饱肚子,与牲口抢食,被人打得遍体鳞伤,困了倒地不起就睡,有良心未泯之人“衍”知道吗,这是一个名字,一个悲伤的名字,他从小便只有母亲,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远走他乡,在村子里同龄的小孩都说他是野孩子,因为母亲没读过书,所以只取了一个音,10岁那年,母亲亦撒手人寰,后来是在书堂外一个先生给取的,身无一物,吾衍天地。。...

  浩瀚星河,天宇大陆,孤月独照,寂静村落,偶有人家,午夜孩啼,啊母梦醒,烛灯浅光,伴儿左右。

  “衍”知道吗,这是一个名字,一个悲伤的名字,他从小便只有母亲,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远走他乡,在村子里同龄的小孩都说他是野孩子,因为母亲没读过书,所以只取了一个音,10岁那年,母亲亦撒手人寰,后来是在书堂外一个先生给取的,身无一物,吾衍天地。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天地之大,却无容身之所,人心险恶,经历几次别人拐卖的事情,13岁的他,稚气未脱的脸上一双坚定的眼睛,心中发誓“我,衍,一定要出人头地,不要再过这弱者的生活,终有一天,我要扬名立万,改变这黑暗的世道”

  为了填饱肚子,与牲口抢食,被人打的遍体鳞伤,困了倒地就睡,有良心未泯之人也会送个席子破棉被之类的,一个山洞,树果充饥,山泉为饮,破衣烂衫。

  在15岁那年,误入墓地,好奇心让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一路深入,一个会发光的球,一个本子,两个铁块,除了这些,里面连棺材都没有。

  光球中间有道缝隙,衍不自主的把光球用力的摔在了地上,光球裂开,一股庞大的信息以光点的形式融入衍的脑中,原来目不识丁的衍,在这一刻,变成了学富五车的大学士。

  衍闭上眼睛静静地躺在地上,脑中消化着那庞大的信息,虽然年幼,却临危不惧,心智坚定,三天后,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缓缓的坐了起来,看着那个本子,梳理了一下思绪,看了一眼本子上的四个字《剑理吾衍》。

  轻轻翻开第一页“剑由心生,剑之利乃心之坚,梵宇数亿年,剑之传承,始于混沌,与天齐高与地齐平,得此物者,乃为大气运者”

  衍翻开第二页“天地原石,混沌之体,滴血认主,意念所致,原石定型”

  衍看着地上的两块原石,慢慢的收了起来,年幼的他血液中还没有魂气无法生出让其认主的精魂血。

  第三页还未翻开,衍却哈欠连天,倒头睡去了,《剑理吾衍》亦化为光点飞入了衍的身体之中,随后整个墓地渐渐变淡形成了一件衣服飘落在衍的身旁。

  衍这一觉,睡在云里,一睡三年。

  三年后,一朵云上,一个遍体鳞伤,浑身赤裸的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观察四周,这三年里,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一个老头,一直在教他各种东西,洗衣做饭,拖地擦桌,习文练武,也曾问过要不要去除身上伤痕,不过衍拒绝了,这是一辈子的记号,生命的历史,更是抹不去的记忆。

  爬起身,看着在云彩上的自己,拿起那墓地化作的长衫穿上,拿出了天地原石,在手指上轻咬一下,一个血滴初中化出滴在天石上,再挤了一下,又是一滴落在了地石上,两颗原石一金一银发出两道光,一闪而逝,衍”脑海中显出早已想好的两把绝美的剑器形态,下一刻天地原石开始自己动了起来,每颗原石分成两块,一大一小,两颗大的逐渐融合在了一起慢慢变成了一个剑鞘盒,两个小的则逐渐按照衍心中的样子一点一点的糅合成型。

  两个时辰后,两声炸响,冲破云际,惊动四野,云下城池中无数强者躁动,那一瞬间爆响发出时,一道宝光一闪而逝,虽快,但也有不少高手看见了,暗自咋舌,却也没有人敢去抢。

  这里是什么地方,晋城,岚风国国都,在这里发生抢夺之事,谁有本事活着出城,大家看着那爆响消失的地方,惊见一个少年从天而降,脚踩莲台,气势如虹,脑后一个金色光圈,哑然一个神仙降世,还未落地,直直的飞往了城郊,众人反应过来已是只见其影。

  那人飞到一处山坳中,嘴念口诀,样貌一变,此人正是“衍!”

  “第一次跑这么远,感觉好激动啊”衍摸着头傻笑。

  衍看着满山的树木郁郁葱葱,不禁感慨,这山上树木漫山遍野,种类繁多,这里的空气不知道比那繁华的城池好多少。

  虽然说衍现在得到了可以让他强大的东西,但是睡了三年,一直都是在梦中体验,如今再出,要慢慢印证自己的能力。

  “以后我要慢慢的报复那些曾经欺负过我的人,我要让他们后悔,让他们知道我如今多么的强大,未来,我的未来哪怕与全世界为敌,我也要让全世界都臣服与我,曾经饱受欺负,未来,只有我能欺负别人”衍坚定的眼神像是要把人吞了一样,一个上山砍柴的农夫看了衍一眼,直接飞一般的跑下山了,他发誓这辈子没见过那么恐怖的眼神,也没跑这么快过。

  衍平复心情,不知所以的看了一眼那农夫,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走下山回到了晋城。

  一进城,入眼一片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衍独自走在热闹的街市之中,看着往来穿梭的人。

  走着走着,衍来到了记忆中的家,早已旧貌不在,新容毅然。

  来到母亲的坟前,衍重重的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坟,衍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什么滋味,曾经自己太过弱小导致母亲每日操劳,最后把身体累垮了,现在,自己有了能力,却是天人永隔。

  衍告诉自己,一定要去找到父亲,虽然打心底不愿意这么称呼他,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是自己的父亲,找到他一定要问他为什么离开自己和母亲。

  衍找到了村里的老人们,老人们说父亲当初母亲是一个镇子上一户还算富裕的人家,而他的父亲**丝一个,吃喝嫖赌没有什么坏事他没做过的,可是母亲一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被父亲的花言巧语给拿下了。

  母亲家的人知道了,多次劝说她不要和父亲在一起,然而母亲一意孤行毅然决然的和家里断绝了来往,刚开始还好,不过自从有了衍之后,因为家里的经济情况太差,就靠母亲每天帮人缝补衣服和编制彩灯贴补家用,父亲则整日游手好闲,日子久了,父亲看上了一个有钱的寡妇,那寡妇五十多,丈夫死后留了一大笔钱。

  衍的父亲就这样抛弃了他和他的母亲,衍听完后心中一团怒火怎么也平息不了,回到母亲的坟前告了别,不舍离去,他知道未来的路还很长。

  独自回到了陪伴多年的山洞中,拿出那本《剑理吾衍》,衍继续往后翻却发现后面除了最后一页有一行字外,其他的全是空白,那行字是这样说的“剑理,随心领悟,随心衍生,方得天下剑之真理,剑之理,衍万物”

  衍看的云里雾里的,摇了摇头,长呼一口气,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走出山洞,撑了个懒腰,缓缓走下山。

  心中千头万绪,衍低着头的在大街上走着,突然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了,侧头看去,一帮人在围殴一个精瘦男子,衍以前也是这样,自然心中看不过去,右手一伸,一把全身银白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没有任何技巧的把身体灵气灌输到剑中,这是他在梦中三年唯一学会的战斗技,他手中长剑一挥,一道一米长的剑气朝着那帮人砍了过去。

  就在他们打的兴奋之时,一道剑气降临,当场斩杀两人,3人重伤,在地上起不来了,衍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背着那个精瘦男子就跑,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头头回过神来大喊一声“妈的,人呢,哪去了”

  衍带着那人来到了郊外,为其度了些灵气“伤势暂时压制住了,可是没有银针,不能进行针灸治疗”

  三年里衍读的最多的就是医书,整个天宇大陆的现有医书他都读过,不知道那个空间里怎么会有这么全的医书。

  衍第一次用灵气给人疗伤,不知道自身灵气的浓度远超常人,一夜过去,衍一直在打坐修行,日上三竿的时候,那个精瘦男子醒来,朦胧的眼神飘来飘去,隐约看到身旁坐着一个年轻人,衍察觉身旁有动静,睁开眼睛一看是他醒了,拿起男子手臂把了下脉发现男子的伤势已经基本上好了,只要再过两天就能好了。

  “你的伤势过两天就能全好了”衍看了眼男子。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被他们打”精瘦男子坐了起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剑理吾衍之武动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