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缘守(二)

在,月龙那小子在我面前也但是是个渣渣罢了。”  “月龙在你面前都是渣渣?”皇甫秋风可明白,月龙但是一个人打了两个勘称神的人,那就如此如果这个人可可非通常,“等等,你是也不是逗我玩的啊?”  “小子,你爱信不信。除了,你的力量都被我抽走了。”“你醒了啊。”。...

秋风侠语

推荐指数:10分

《秋风侠语》在线阅读

  当令狐秋风醒来是一片没有任何颜色装饰的世界。

  “你醒了啊。”

  一句陌生的声音传入了令狐秋风的耳朵里。

  “我靠,你谁?你绑架我?”

  “年轻人别着急。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首先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甚至还会帮助你。”

  “帮我?”令狐秋风满脸写着疑问二字。

  “对。告诉你吧,我叫缘守。”

  “缘守?哪朝元首啊?”

  “此缘守非彼元首,缘是缘分的缘,守是守护的守。我原本是一个比神还要强大的存在,月龙那小子在我面前也不过是个渣渣罢了。”

  “月龙在你面前都是渣渣?”令狐秋风可知道,月龙可是一个人打了两个堪称神的人,既然如此那么这个人可非同一般,“等等,你是不是逗我玩的啊?”

  “小子,你爱信不信。还有,你的力量都被我抽走了。”

  “我靠,我力量让你抽走了!那我以后过个屁!”令狐秋风肚子里瞬间腾上来一股怒气,双眉紧蹙。

  这时候缘守又来了一句:“别生气,听我说完,年轻人不能这么心急。你的力量先借我用三天,三天之后,我会十倍返还你的力量。并且每天送你一些元气。对了,忘了跟你说你每天都要来我这修炼元气。这是零界。为什么叫零界,是因为这里可以让你的任何力量为零。当你离开零界,你的力量和元气才会返还给你。”

  “哦,原来如此。那我怎么离开这里怎么进入?”

  “你睡觉时就可以进入,醒来时就离开了。对了,你现在有没有神兵级武器?”

  “没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诉说了令狐秋风无尽的无奈。

  “废物,你现在就去做一个神兵。你不是有兵器谱吗?随便做一个,材料什么的自己找。”

  “我靠,你也太草率了吧!还随便找,你说的容易!”令狐秋风又愤怒了,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去啊!

  “哼,如果是我的话。皇甫祸也得给我送来。我要说的话说完了,别忘了三天后来提取你的力量和元气。顺便把你神兵带来。滚吧,我要睡觉了!”

  “我都看不见你,你的身体呢?”

  “你是不是逗我?我这是灵魂状态,元气没回复无法现形,快滚吧!”

  当令狐秋风再一次睁开眼,床边是他姐姐和他母亲。

  没等他母亲和姐姐开口,令狐秋风先说:“妈妈姐姐我没事了,就是太累了。你们不用担心我。”

  “嗯,那我就放心了。”

  可现在令狐秋风抑郁的是缘守说的神兵怎么搞啊?这些事来的太快了,甚至有些理不过来。算了,找找神兵吧。

  令狐秋风很自觉的翻来了兵器谱,找到了一页字比较多的。

  令狐秋风喃喃自语道:“什么风剑,器材古玄铁、神木、枫叶,还有个什么东西?”

  也不知道是太懒还是嫌麻烦,令狐秋风草率的做下了决定。

  第二天,东方的红日还未带走身上的懒惰。令狐秋风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门了。

  令狐秋风这一次野心庞大,他的打算是皇宫。

  皇甫朝——地大物博,几乎垄断了全部的物品。大到奇珍怪宝,小到一粒金沙。于是这些东西又被集结在一个地方——天元宫。但是人家又不傻,这么好的地方你跟我说没有重兵把守?

  更何况,他只是一个15岁的孩子。

  我心不知何处,一沦物是人非。

  令狐秋风已经做好了决定,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弱谁就被吃掉,谁强谁就吃掉别人。其实令狐秋风已经忍受不了别人压迫的生活了。

  更何况有一个变强的机会,他会放弃?当然不可能!

  令狐秋风事先准备好了一个绳索和一罐蜂蜜。

  不过,他做了一个更加大胆的决定,从正门进入。

  从阳平到天元宫只有2公里的路程,可以算是韩贾领土和皇甫朝领土的分界线了。

  所以,令狐秋风很快就到了皇甫朝的皇宫。

  “开门!”

  城墙上的士兵二话不说直接拿起弓箭对准了令狐秋风,并说:“庶民止步!”

  当令狐秋风醒来是一片没有任何颜色装饰的世界。

  “你醒了啊。”

  一句陌生的声音传入了令狐秋风的耳朵里。

  “我靠,你谁?你绑架我?”

  “年轻人别着急。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首先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甚至还会帮助你。”

  “帮我?”令狐秋风满脸写着疑问二字。

  “对。告诉你吧,我叫缘守。”

  “缘守?哪朝元首啊?”

  “此缘守非彼元首,缘是缘分的缘,守是守护的守。我原本是一个比神还要强大的存在,月龙那小子在我面前也不过是个渣渣罢了。”

  “月龙在你面前都是渣渣?”令狐秋风可知道,月龙可是一个人打了两个堪称神的人,既然如此那么这个人可非同一般,“等等,你是不是逗我玩的啊?”

  “小子,你爱信不信。还有,你的力量都被我抽走了。”

  “我靠,我力量让你抽走了!那我以后过个屁!”令狐秋风肚子里瞬间腾上来一股怒气,双眉紧蹙。

  这时候缘守又来了一句:“别生气,听我说完,年轻人不能这么心急。你的力量先借我用三天,三天之后,我会十倍返还你的力量。并且每天送你一些元气。对了,忘了跟你说你每天都要来我这修炼元气。这是零界。为什么叫零界,是因为这里可以让你的任何力量为零。当你离开零界,你的力量和元气才会返还给你。”

  “哦,原来如此。那我怎么离开这里怎么进入?”

  “你睡觉时就可以进入,醒来时就离开了。对了,你现在有没有神兵级武器?”

  “没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诉说了令狐秋风无尽的无奈。

  “废物,你现在就去做一个神兵。你不是有兵器谱吗?随便做一个,材料什么的自己找。”

  “我靠,你也太草率了吧!还随便找,你说的容易!”令狐秋风又愤怒了,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去啊!

  “哼,如果是我的话。皇甫祸也得给我送来。我要说的话说完了,别忘了三天后来提取你的力量和元气。顺便把你神兵带来。滚吧,我要睡觉了!”

  “我都看不见你,你的身体呢?”

  “你是不是逗我?我这是灵魂状态,元气没回复无法现形,快滚吧!”

  当令狐秋风再一次睁开眼,床边是他姐姐和他母亲。

  没等他母亲和姐姐开口,令狐秋风先说:“妈妈姐姐我没事了,就是太累了。你们不用担心我。”

  “嗯,那我就放心了。”

  可现在令狐秋风抑郁的是缘守说的神兵怎么搞啊?这些事来的太快了,甚至有些理不过来。算了,找找神兵吧。

  令狐秋风很自觉的翻来了兵器谱,找到了一页字比较多的。

  令狐秋风喃喃自语道:“什么风剑,器材古玄铁、神木、枫叶,还有个什么东西?”

  也不知道是太懒还是嫌麻烦,令狐秋风草率的做下了决定。

  第二天,东方的红日还未带走身上的懒惰。令狐秋风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门了。

  令狐秋风这一次野心庞大,他的打算是皇宫。

  皇甫朝——地大物博,几乎垄断了全部的物品。大到奇珍怪宝,小到一粒金沙。于是这些东西又被集结在一个地方——天元宫。但是人家又不傻,这么好的地方你跟我说没有重兵把守?

  更何况,他只是一个15岁的孩子。

  我心不知何处,一沦物是人非。

  令狐秋风已经做好了决定,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弱谁就被吃掉,谁强谁就吃掉别人。其实令狐秋风已经忍受不了别人压迫的生活了。

  更何况有一个变强的机会,他会放弃?当然不可能!

  令狐秋风事先准备好了一个绳索和一罐蜂蜜。

  不过,他做了一个更加大胆的决定,从正门进入。

  从阳平到天元宫只有2公里的路程,可以算是韩贾领土和皇甫朝领土的分界线了。

  所以,令狐秋风很快就到了皇甫朝的皇宫。

  “开门!”

  城墙上的士兵二话不说直接拿起弓箭对准了令狐秋风,并说:“庶民止步!”

  09:45:23

  我自己2016-1-2909:45:23

  “让你开你就开,别磨磨叽叽的!”如果说之前的令狐秋风是霸气的话,那么现在无疑是高傲。伴着他的高傲而来的还有一发弓箭。

  令狐秋风很敏捷的躲掉这发致命的弓箭。

  “都说皇甫朝仁德爱民,呵呵今天真是长见识了。我也就直接开门见山了,我今天来就是要给皇上关于韩贾的事情,还望禀告圣上。”不得不说,令狐秋风撒谎时面不改色。很难分辨话的真伪,但令狐秋风确实拥有有关韩贾的信息。

  而之前射箭的士兵对另一个士兵说了些什么,随即那个士兵也走了。

  “我已派人禀告圣上,不过圣上现在在睡觉。请等一些时间吧。天还没亮呢?”

  令狐秋风笑了笑,随后偷偷的拿出背包的绳索。右手随即扔出绳索,那绳索就像一条巨龙一样缠住了之前那个射箭士兵的脖子。

  “禁闭城门!有刺客!”

  不至于这么大反应吧,杀了个小兵而已啊。

  令狐秋风早就想好了对策,拿出之前的蜂蜜。由于在夜光下士兵也看不清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别杀我!”令狐秋风的语气明显很强烈,嘴角流出了他的微笑,“敢射我的话我就把我手里的这个东西扔进宫里,吧你们的皇帝也炸死。”说完令狐秋风还摇晃了几下手中的东西,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只是一罐蜂蜜。

  这一说不禁令所有人张皇失措。

  “快把城门给我打开!”令狐秋风大吼一声,士兵也怕死啊,无奈只好打开城门。

  城门就在刚刚打开那一刻令狐秋风一溜烟似的飞了进去,听人说过,天元宫就在打开城门时一直直走,那最高的宫殿便是天地珍宝所在处——天元宫了。

  可靠的消息,敏捷的动作。使得令狐秋很快就找到了天元宫。

  天元宫共三层,第三层挂着一个“天”字。

  第二层挂着一个“元”字,不过没有宫字。

  门前的士兵看见令狐秋风,手中的长矛立即按耐不住了。

  “你是?”

  由于在夜幕下,很难看清一个人的样子。令狐秋风低着头,“我是新来的皇上随从,皇上让我来天元宫取一点东西。”

  “令牌呢?”

  令牌?令狐秋风心里一震,令牌什么的他倒是真没听说过。难道硬闯吗?这时候令狐秋风又想起了一个东西,计上心来。

  “令牌但是没有,不过这个倒是可以吧。”

  令狐秋风拿出上次从壮汉那得到的《兵器谱》给了两位士兵,两个士兵迟疑了一会。

  “进去吧。”

  令狐秋风仍然低着头慢慢走了进去,每一个脚步都十分沉重。

  当令狐秋风完全消失在士兵视野中时两个士兵喜悦的翻开那本《兵器谱》。

  令狐秋风动作很快,看到了神木和玄铁和一些看着就比较好的东西。

  “天助我也!”

  原来令狐秋风发现天元宫还有一个正在燃烧的熔炉,不知是刚点着还是那团火焰永远不会消失。令狐秋风把东西能扔的都扔了进去。

  “楼上的贼子,我知道你在里面。不知道你手里有何神圣,我只给你三分钟。否则,我们一会就会冲进去把你四分五裂。”说话的正是伏魔军首领,三神之一的岳帅伯。只见岳帅伯手里拿着一杆长枪,枪尖上还带着一团灿烂的火焰。

  外面的人要是担心的话,里面的人就是慌张都形容不了的了。

  人如果在危险的时刻就应该保持自己冷静的头脑。可令狐秋风刚刚听岳帅伯那么一说,慌张的把自己的那些紫色颗粒也扔进了火炉中。但火炉也发生了爆炸,就像上次一样。令狐秋风听见爆炸声,抱头鼠窜。

  “快跟我进去!里面肯定有大事!”岳帅伯施下命令,身先士卒。自己直接冲了进去。

  一个15岁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把铁剑,剑尖是一抹华丽的紫色。少年周围有几片枫叶缓缓流动。少年眼睛怒视着面前的一切,手中的铁剑剑柄还散发着淡绿色的光芒。

  “这是什么武器?”岳帅伯也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种神兵,甚至胜过了自己手中原来世上最强的神兵——火神驱魔枪的气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秋风侠语”,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