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懒散散的阳光射进,非常强烈的光芒阳光照射向那落地实施沙发,他们正特别卖力的向对方整体表现着,男人修长的手掌是那么的有持无恐,就如空气中的尘土在那抹阳光下乱舞的狂妄自大通常。修长的沙发上,宽大的沙发上,这脸红的一幕随着办公室那风格独特而华贵的门推开,而落在某人的眼中。。...

懒散的阳光射进,强烈的光芒照射向那落地沙发,他们正卖力的向对方表现着,男人宽大的手掌是那么的有持无恐,就如空气中的尘土在那抹阳光下狂舞的狂妄一般。

宽大的沙发上,这脸红的一幕随着办公室那风格独特而华贵的门推开,而落在某人的眼中。

沈雨晨呆呆的看着那两张熟悉的脸,原本心底所有的热情在这一刻一点一点的变得僵硬。

结婚后第一次踏进丈夫的办公室,她是没有想过会看到这一幕的。

今天,踏进这高楼,也是为了找自己的好友才来的,听说她到总裁办公室去交报表,心想可以同时见见这两个心里念挂的人,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原来,她一直在心底最念挂的两个人,心里都没有她呢!

眼泪本该流出,可是呆站在那里,沈雨晨发现自己竟然连发声尖叫的余力都没有,只有身体开始慢慢的在发抖。

“啊!”

终于,万依岚在转身时发现了她的存在。

这大概也只能怪门太好,开门的时候都没有发出半点的声响。

几乎是立即的,万依岚伸手拉过一旁的衣服,弹跳到沙发后面,将自己那羞于见人的一切都掩挡住,可是双眼惶恐的看向站在大门边的好友。

“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此时同样注意到沈雨晨存在的庞昕眉心皱了一下,也同样伸手的将衣服取过去穿上。

只是,他是那么的淡雅,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一般。

这样的淡定,那般的自在。

咬紧了牙,沈雨晨忍着说话的冲动,她是那么担心自己若一开口,就会忍不住痛哭出声来。

她不能哭的,仅余的自尊不允许她在此时哭出来。

是啊!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跟庞昕结婚两年,她一直都乖乖的给予他足够的自由空间,哪怕是他的办公室,她都从来没有主动的前来过,害怕这男人会认为她的前往是刻意的查勤。

她一直那么小心翼翼的去当一个贤妻,却没有想到她的小心翼翼,只是给了这些人对她更无情的胆子。

“雨晨,我……”万依岚急促的穿好衣服,站起来想要解释,却又只是动着唇,说不出更多的字来。

沈雨晨死命的咬着牙,深吸了几口气后缓慢的转身,缓步的离开。

这时门没有关上,办公室的里面终于能听到那鞋子与地板亲吻时发出的清脆声响。

眼泪,也随着转身的一刻流出,咬着牙走,面对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秘书那错愕的眼神,沈雨晨宛如未见,一步一步的走,任由眼泪一滴一滴的流。

简洁宽大的厨房里不时发出不知什么在碰撞的声音,看着奶酪与淡奶油等均混后,沈雨晨重复的看过说明,确定最后的步骤才敢将那些奶酪倒回模具中,然后放到冰霜内。

这是她第一次做蛋糕,虽然不懂,可是也花了不少的心思,从网上找了许久才能找到这确保她不懂也能轻易做出来的DIY套餐。

是真的用了许多的心思啊!她多么渴望着庞昕看到她亲手做出来的蛋糕时那个惊喜表情。

可是现在,还真的只能是惊喜了。

失落的坐在厨房的椅子上,呆呆的看着前方,视线找不到焦点,刚才忙碌时能忘掉的伤感,在此时再次不听话的涌现。

她的眼睛肯定已经很肿吧!

今天,是庞昕生日,对她来说这一天比自己生日还要重要,为了这一天她可是暗暗的计划了许久,早一个月前就到网上看过许多DIY蛋糕的套餐,挑选了几数家,把那些评论一家一家的看,就担心会不好做容易失败,或者是做出来不好吃。

就是想要给庞昕惊喜,她才会想要找好友万依岚一起去逛街,看看还需不需要为今晚准备好的心思买点什么……却没有想到……

她一直打万依岚的电话打不通,所以只好直接到天胜集团去想在她下班后第一时间拉着她逛街去,到了万依岚的办公室,知道她在自己老公那里,就开心的跑过去。

她是抱着太信任的心,才会将万依岚送到了庞昕的怀中,而从不自觉。

不过就是一年,当初万依岚失业找不到工作,为了这个好友,她可是破例的主动去求庞昕帮忙。她多么的用心去对待这个所谓的知己,却从来都没有想到,原来她的用心,不过是将这个女人推到自己丈夫的怀中。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她最信任,最依懒,最好感情的一个姐妹,竟然会这样对她。

若说今天她去庞昕的办公室里撞破的只是他跟另一个女人在鬼混,也许她不会如此难过的,至少……不会像此刻这么的难过……

“嘭!”

是大门打开后又关上的声音。

不知道如此呆坐了多久,沈雨晨抬头时,看到窗外的天空已经全都黑了。

她刚才完成那芝士蛋糕后,就这么呆坐了大半天。

“你回来了?”快速的站起奔出厨房,看着那放下门匙的男人,沈雨晨低声的问。

也许是习惯了,每一次他回家,她都是这么的问。

只是这一次不同以往,庞昕并没有像过去那么淡淡的回她一声‘嗯’,而只是沉默不语的走到餐桌前坐下。

看着庞昕坐下,沈雨晨动了动,也跟着走上前,很本能的在他的面前坐下。

“今天的事……”

“我忘了煮饭,不过做了一个蛋糕,我去拿出来好吗?”看着那沉敛的墨眸微动,在庞昕的话还没有说完时,沈雨晨忽然开口,就想要站起。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间很怕,就好像害怕要从他的口中听到什么。

“不要逃避了,摆在眼前的事情,是逃避不了的。”伸出手,庞昕平静又无情的将人拉回去。

沈雨晨木然的坐着,心跳莫名的加快,眼又一次变得涩涩的。

“我们生一个孩子,好吗?”失落的抬起头,沈雨晨眨着希望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男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看不见的情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