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原始天尊天龙"的再次提醒,修改后了本章中的一个bug!评论交流大家都来批评指正啊!**********“忠伯,咱们家的海图呢?”忠伯是现在的李家资历最老的老人,算上李健了在李家侍候了三代家主了,合府上下在内李健在内,莫不对他老人家客客套气。面对自己李健这这个恪儿的全名叫李恪,是忠伯的孙子,当年忠伯的儿子就是同老家主一同出的事,只留下了儿媳妇和恪儿这么个孙子,忠伯便把他调到了李健的身边当伴读,和李健可谓是形影不离。今天见李健突然冒冒然然的跑进来,又没头没脑的问什么海图,忠伯不好向李健多问什么,只好向自己的孙子询问。随着李恪把刚才在街上的事情详细的说完之后,忠伯的心里乐开了花,“小公子这些年只是知道舞刀弄枪,对家里的事情从不过问,自己虽然兢兢业业的帮着打点,但到底不是李家的人,长次以往下去,终究不是个事!今天小公子突然对象牙生意问得这么仔细,又要翻看海图,这是个好现象啊!”。...

感谢"元始天龙"的提醒,修改了本章中的一个bug!欢迎大家都来指正啊!

**********

“忠伯,咱们家的海图呢?”

忠伯是现在李家资历最老的老人,算上李健已经在李家伺候了三代家主了,合府上下包括李健在内,无不对他老人家客客气气。面对李健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问话,忠伯也是一头雾水:“家主,您别着急,慢慢说,什么海图?”接着转过头来,冲着李健身后的两个年轻人中的一个问道:“恪儿,怎么回事?”

这个恪儿的全名叫李恪,是忠伯的孙子,当年忠伯的儿子就是同老家主一同出的事,只留下了儿媳妇和恪儿这么个孙子,忠伯便把他调到了李健的身边当伴读,和李健可谓是形影不离。今天见李健突然冒冒然然的跑进来,又没头没脑的问什么海图,忠伯不好向李健多问什么,只好向自己的孙子询问。随着李恪把刚才在街上的事情详细的说完之后,忠伯的心里乐开了花,“小公子这些年只是知道舞刀弄枪,对家里的事情从不过问,自己虽然兢兢业业的帮着打点,但到底不是李家的人,长次以往下去,终究不是个事!今天小公子突然对象牙生意问得这么仔细,又要翻看海图,这是个好现象啊!”

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忠伯回过头来,对李健说道:“家主既然想看海图自然是没问题,请家主稍候,老奴这就去把海图取来!”说完之后,忠伯转身走出书房。好半天才从外面回来,手上还抱着个大漆盒子。让李健奇怪的是,忠伯的身后还跟着几名家丁。只见到了门口之后,忠伯回身对这几名家丁吩咐道:“你们几个好好守在这里,没有家主和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来,明白了!”交代完之后,忠伯走进屋子,又把李恪和另一名李健的伴读李琛赶了出去,之后才把漆盒放在桌子上,小心的打开,从中取出一叠白绸来,走到李健跟前,将白绸打开之后说道:“这张海图是老太爷和老爷花了两代人的心血才绘制而成,虽算不上什么宝物,但也是整个李家的根本所在。这些年家主年幼,老奴不敢将此图随便示人,故此李家所有的远洋船队都暂时停止了活动,当起了坐商。现在想起来,老奴也是颇为无奈。今天家主既然要看,那我就对家主好好解说一番!”

这时李健才明白忠伯刚才为什么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原来这副海图就是这个时代最为重要的商业机密啊,难怪要搞得那么神秘!但随着海图的展开,李健却是当场傻眼了!

在这个没有卫星,没有现代测量技术的时代,其制作出来的地图在精确性上李健原本就没有什么指望,但看了这副地图之后,李健彻底的傻眼了。其中除了天朝部分还能勉强识别出来之外,剩下的海外部分李健是全不认识。最要命的是,这个时代的海图并不是像后世那样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那样描绘的。整个海图更向是一副山水画,所有的航行方向都是在一条条可能是航线的线条旁边用文字标注,看得李健一脑袋两个头大!忠伯看到李健一脸雾水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家主第一次看这海图,不明白其中的关键倒也无妨,待老奴向家主细细解释!

经过忠伯整整一个下午的解释,李健才算是明白了这副图的看法。根据自己在后世海事学校背的地图结合起来,才明白了这个所谓的已程不国在什么地方!

根据这张海图所示,当年李家的生意不是当初李健所想象的那种近海贸易,而是地地道道的远洋贸易,其最远航线甚至到了后世的印度以及斯里兰卡一带。其中几个主要的与李家进行贸易的国家分别是:都元国(苏门答腊);有邑卢没国(今缅甸勃固附近);谌离国(今缅甸伊洛瓦底江沿岸);有夫甘都卢国(今缅甸伊洛瓦底江中游卑谬附近);有黄支国(今印度马德拉斯附近);已程不国(今斯里兰卡)。

看明白这张海图所标注的各个地点之后,李健的心中一片感慨,“谁说天朝人没有海洋意识?看这份海图,其中除了东南的许多地方尚未开化,还是部落形式没有国家之外,其他后世在东南亚,甚至是印度洋上的主要贸易国家和航线这张图上都有详细的标注,光从这张海图就能看出当年李家的船队是何等的规模啊!”

想到这里,李健一边仔细的看着海图,一边问道:“忠伯,当年父亲最鼎盛时,咱们李家的船队有多少条可以跑远洋的海船啊?”忠伯听到李健的这个问题,颇为感慨的说道:“回家主,当年老家主在世之时,整个李家所有的远洋海船加起来,有船四十三艘,可以说是整个番禺最大的海商!”

“我的妈呀,四十三条可以远洋的大海船,这要是放在后世,当个小船王都不成问题了吧!”想到这里,李健急忙问道:“那现在呢?”

忠伯颇有些无奈的说道:“由于当年老家主去得早,家主年幼,为了避免横生枝节,老奴和老夫人商议之后,便将这些海船都分别变卖了,只保留了在陆上的一部分生意。”说完之后,忠伯看着李健一脸失望的样子,心中不忍,又急忙说道:“不过,船虽然没了,但那些水手却大都还在李家,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现在李家的生意基本上就是将这些在番禺购买的各种珍奇宝贝,顺着郁水,经漓水,过灵渠,再顺着湘水北上,便可直达长江。而从长江入汉水之后,更是可以直达襄阳!如今不仅长江沿岸都有咱们李家的生意,甚至连襄阳也有李家的商号。就是和当初李家鼎盛时相比起来,也是逊色不了多少!”

当李健听完了忠伯的话后,心里又是感到一阵惊天的震撼,“天啊,这个忠伯实在是太厉害了吧,听他这么一介绍,自己家里的经济实力也太强悍了!从广州到襄阳,靠着南北水系的交通便利,遍及整个几乎半个长江流域的商号,这整个就是个商业帝国啊!”当然震撼过后,海员出身的李健对海船的兴趣还是要更大一些,急忙问道:“那咱们家能自己造船吗?”

“回家主,这常年跑海的商家们,那个没有自己的造船工匠。咱们李家的工匠们虽然这些年多是造些内和船只,但那些手艺精湛的老船匠都还在,只要家主愿意,用不了一年,凑足一支五条海船的船队是没问题的!”

“太好,这就去船厂看看!”听到可以自己造船,高兴坏了的李健立刻跳起来,就要拉着忠伯往外跑!

眼看天色已经不早的忠伯,见李健马上就要拉着自己往城外跑,连忙劝住李健说道:“家主!您慢点,这天眼看着就要黑了,反正船厂在那里又跑不了,依老奴看还是明天再去吧。再说了,家主既然有心要正式执掌家业,那要关心的可不只一个船厂,要是家主没意见的话,今天晚上老奴便把这些年李家的帐簿都拿来给家主过目,也好做到心里有数。”

“哦?天已经这么晚了,那还是明天再去吧。”沉浸在那副海图和整个李家庞大家业中的李健,直到这时察觉外面的天色一暗了下来。听忠伯的话,重新坐好之后,又让忠伯把这些年李家的情况详详细细的给自己解说起来,就连晚饭也是和忠伯一起在这书房中边说边吃的。倒不是李健有多财迷,实在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对家里的情况知道得太少了,这么大的家业不好好利用一下,那可真是对不住自己啊!

看着李健如此热心家里的事务,忠伯感到由衷的高兴。“这么些年了,小公子终于张大了,虽然前些天表现得有些迷迷糊糊的,但现在终于是成熟了,自己这些年的辛苦也算是没有白废,将来见到老家主之后,也可以有个交代了!”

飞卢小说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国争霸之异军突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