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站在酒楼的屋顶,望着眼前熙熙攘攘的都市,听着从街上传来的一声声吆喝叫卖之声,狠狠地的将一杯酒灌进口中国中,顺手将手中青铜酒爵抡起墙脚。或许是听见了上面的动静,或许是不安心我又作出什么傻事,从楼梯口上探出两个脑袋,探头探脑的冲着李健看了几眼,见随着那一狠狠的一砸,李健似乎将xiong口压抑着的闷气全都发泄了出去。恢复了平静的李健,从容的走到躺在墙脚的青铜酒爵旁边,弯腰将它拣了起来,看着上面繁复精美的花纹雕刻,zui角扬起一阵苦笑,小声的说道:“如果你能幸存到二十一世纪的话,恐怕怎么也能值个几百万吧,算了,还是好好的呆着吧!”说完,将酒爵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快步走下楼梯,看着两个正恭顺的站在楼下的家奴扬声说道:“走!回家!”。...

李健站在酒楼的屋顶,望着眼前熙熙攘攘的都市,听着从街上传来的一声声叫卖之声,狠狠的将一杯酒灌进口中,随手将手中青铜酒爵砸向墙脚。也许是听到了上面的动静,也许是不放心我又做出什么傻事,从楼梯口上探出来两个脑袋,探头探脑的冲着李健看了一眼,见人仅仅是站在窗户前面仰望长天之后,便又缩了回去,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人没事,爱砸什么就砸什么!别说是个青铜酒爵了,就是把这家酒楼拆了,对于李家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随着那一狠狠的一砸,李健似乎将xiong口压抑着的闷气全都发泄了出去。恢复了平静的李健,从容的走到躺在墙脚的青铜酒爵旁边,弯腰将它拣了起来,看着上面繁复精美的花纹雕刻,zui角扬起一阵苦笑,小声的说道:“如果你能幸存到二十一世纪的话,恐怕怎么也能值个几百万吧,算了,还是好好的呆着吧!”说完,将酒爵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快步走下楼梯,看着两个正恭顺的站在楼下的家奴扬声说道:“走!回家!”

我叫李健,是广州人,职业是船员,专跑远洋的那种,前几天趁着休息随同事一起去爬山。由于年轻,又曾是学校里的运动健将,所以当我爬上山顶的时候,发现同事们已经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于是便在路旁的大树下休息一下,顺便等等后面的大队人马,没想到就这样睡着了。基本上很少做梦的李健,这次却在树下做了个奇怪的梦,我梦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古人,在梦中,这个古人十四年的人生经历犹如幻灯片一般的在我眼前不断的闪现着,小时候淘气被父亲责罚啦,偷偷给老师gao恶作剧啦,骑马射箭啦,所有的一切就如同自己的亲身经历一般,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而当我从梦中被人叫醒之后,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就成了那个古人,正躺在家里的chuang上午睡。

庄周梦蝶!这个困扰了天朝学界几千的问题自然不是我这个小小公司职员所能够解释清楚的,但两种相距近两千年的真实的人生感受,却让我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过得混混厄厄,撞了七回柱子,从楼梯上摔倒了四回,最为夸张的一次是掉进了自家中的池塘中,被狠狠的呛了一大口,好半天才又重新喘过气来!好在父母双亡,身为独生子的我,在家里并没有别的什么能够作主的亲戚,要不然我的热闹可就大了!但尽管如此,自从那次之后,家里的仆人们对我的照顾更加的仔细起来,不管什么时候,身边总是不会有少于两个的家丁随时跟在左右,名义上是为了照顾我,实际上却是害怕我再出现什么乌龙事件,要了自己的小命!

收拾好心情,我走出酒楼,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一时兴起了要好好看看着两千年前的广州的心思,于是便带着两个家仆在这街道上随兴的转悠起来。

能够有幸亲眼见识自己两千年前的故乡,这种事情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的。李健带着两名家仆一路走来,看到满街都是各种珍珠,玳瑁,珊瑚等地方特产!当李健走到一处贩卖象牙的店铺跟前时,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整整有五十多平米的商店里,各种各样精美的象牙制品堆满了店铺里的每一个角落,层层叠叠的让人眼花缭乱。前世时李健也曾在世界各地见识过不少专门贩卖象牙制品的商店,虽然其中有不少的商店都比这家店铺要来得豪华,但要是比起其中的象牙数量来,恐怕没有一家是能够和他相比的。

“这得猎杀多少象牙啊!”怀着这种震惊的心情,李健不由自主的走进这家店铺。正在四处打量的时候,从里面走出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人来,一看李健,赶忙快步上前,恭身施礼道:“小的李全,见过家主!”听到这人叫自己家主,李健错愕之间好好的回忆一番之后,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李健的父亲曾经是番禺一带有名的海商,曾经带领着船只来往于番禺和南洋诸国之间,创下了李家诺大的家业。后来李老爷子在一次出海的时候,死于海难,而李健的母亲在闻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没过多长时间也撒手人寰,只留下了当时只有七岁的李健。这么多年来,由于李健还小,李家的生意都是由家里的老管家忠伯在打理。而李健则只知道习武,交游,对家里的情况并不知道多少。所以一时没有认住这家属于自己的店铺!

既然是自己的产业,李健也就不用客气,一边四下打量着店里的象牙,一边说道:“哦,李掌柜,我也就是到处走走,没什么事,你忙你的去吧!”说完便把李全抛在一边,把心思都放在了这些象牙制品当中去了!虽然李健这么说了,但家主在这里,李全那里敢把家主放在一边不理不睬呢?何况李全也知道最近几天关于李健的一些事情,万一在自己的店里出点什么事情,毁坏些东西是小事,真要是人出了什么事情,那可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店掌柜所能承担得起的了。于是便小心翼翼的跟在李健身后,一边给李健讲解着这些象牙制品,一边观察着李健的神色!

有了李全的解说,李健看起这些象牙制品来也清楚了很多,诸如产地,价格,等等,虽然李健对其中好多地名并不了解,但也慢慢的也对这家店铺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正当李健在店里转着圈的欣赏着这些象牙制品的时候,一时没注意,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根尚未加工过的象牙,而在它的旁边更是还有一堆没有加工过的象牙堆在墙角。

“来人,快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你们是怎么收拾东西的?要是家主摔着了,把你们卖了也赔不起!”眼看李健差点摔了一交,李全赶紧冲着里面大叫起来。听着李全的叫喊,从店铺的里面立刻冲出两个伙计,开始对这些堆在地上的象牙收拾起来!

对于李全的这种说法李健也只是在心里俨然一笑,并未多说什么,毕竟现在是汉代,店里的这些伙计也都是自己家里最忠心的家奴,对于可以合法畜养奴隶的汉代来说,李全的说法倒也没什么错!但就是这么一拌,让李健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拌了自己一下的这根象牙比起其他的象牙来要大上不少,“恩?这么大的象牙,不像是亚洲象的啊?”有了这个疑问,李健再看其他象牙的时候才发现,这堆没有加工的象牙堆里面,有一部分象牙的长度和粗细,明显要大过其他的象牙。李健弯下腰去,把抓住那根拌了自己一下的象牙,使劲往上一提,感觉略微有些压手。根据自己这个身体的力量来看,这根象牙恐怕至少也要有个七十来斤的样子,这更加肯定了李健对于这些象牙的出产地的疑问!

为了弄清这些象牙的出产地,李健放下手中的象牙,回过身来,向李全问道:“李掌柜,这些象牙都是那里来的?”

“家主客气了,这些小一些的象牙都的是从交趾、日南等郡运来的。至于这些大的则是海外的已程不国运来的。要说起这象牙来,这些从已程不国来的就是比咱们大汉自己出的要好得多,不仅是个头要大上不少,就连质地也要好上几分,正是最枪手的货色!”听到李健向问,李全那里敢怠慢,赶忙将自己知道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都倒了出来。

“已程不国?这是什么国家?”对于这个时代海外的那些国名来说,李健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了李全几句,但李全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知道从是海外而来,但对于这个所谓的已程不国的具体位置却是一无所知。最后被李健逼得急了,说道:“这个问题小的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家主若是感兴趣的话,何不去问问老管家,当年他曾多次随同老家主出海,想必定然是知道的!”

“对啊!既然自己家族是靠海商起家,那家里定当是有海图的,自己在这里瞎着什么急,赶紧回去翻看海图是真的啊!”想到这里,李健离开了这家店铺,风风火火的回到家里,找了老管家忠伯,张zui问道:“忠伯,咱们家的海图在那里?”

飞卢小说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三国争霸之异军突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