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3,好一条杂毛狗

时候,司徒不凡正围杀一个偷渡客回来的魔道淫贼,他驾着飞剑从空中飞来。赵小狼正好带着狗蛋在外面看流星,因为他正好看见了司徒不凡踩着飞剑飞在天空的无比有b格的画面,他大叫了一声:“哇,仙人!”  司徒不凡是大修士,毕竟听得一清二楚,他后来哼了为什么要叫狗蛋呢?因为赵小狼第一次遇到杂毛狗的时候,它真的是一颗蛋。。...

狼天纪

推荐指数:10分

《狼天纪》在线阅读

  杂毛狗叫狗蛋。这是一个在农村里面喜闻乐见的名字。只不过它真的是一条狗。

  为什么要叫狗蛋呢?因为赵小狼第一次遇到杂毛狗的时候,它真的是一颗蛋。

  当时赵小狼饿极了,就抱着那颗大蛋,想放在火里烤了吃掉,结果烤出了一条杂毛狗来。

  所以它的小名叫狗蛋。至于大名的话……

  赵小狼一直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他也真如那些起底他的人说的一样,他原本就是一个混混,而且住的还是一个破庙。

  他第一次遇到司徒不凡的时候,司徒不凡正在追杀一个偷渡过来的魔道淫贼,他驾着飞剑从空中飞过。赵小狼刚好带着狗蛋在外面看流星,所以他刚好看到了司徒不凡踩着飞剑飞在天空的无比有逼格的画面,他大叫了一声:“哇,仙人!”

  司徒不凡是大修士,当然听得一清二楚,他当时哼了一声:“没见识的乡巴……好一条杂毛狗!”

  当时吸引司徒不凡的当然不可能是资质垃圾到掉渣的赵小狼,而是在他身边的那条杂毛狗狗蛋先生。

  要说以玄门数术论的话,司徒不凡自然比不上玄天上人和公羊不错;但他怎么说也是玄天上人的亲生儿子和首席弟子,更加是掌门接班人,所以他在玄门数术方面也有着相当深厚的造诣的。他一眼就看出了此狗的不凡之处,所以他把那个淫贼的事暂时放在了一边,而是降下了飞剑站在了赵小狼和狗蛋的身边。

  “这条狗,我要了。”当时他的口气不容置疑,完全没有跟赵小狼商量的余地。

  他是大修士,跟一个小小的凡人商量?开什么玩笑。到时候打赏他一颗废品丹药他就会欢天喜地了。

  赵小狼还是有点怕的,但他站在了狗蛋的面前,挺着胸说:“我叫赵小狼,这是我的小弟赵小狗,你也可以叫他狗蛋。”

  “我要了,开个价。”司徒不凡再次冷淡地说。

  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不必讲什么价钱的,但他是正道有名有姓有面子的大修士,当然不能强抢豪夺。

  “他是我兄弟。”赵小狼一步也没有退。

  司徒不凡皱了皱眉头,看来不必跟这个垃圾再谈什么价钱了,直接抓走了事,抓了之后扔下一颗下品废丹就行了,所以他一步就绕开了赵小狼,直接往狗蛋抓过去。

  狗蛋当然不是一条普通的狗,他的反应是非常迅速的,竟然马上就逃进了破庙里面,在赵小狼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司徒不凡就追了过去。

  接着破庙里面就传来了稀哩哗啦的响声,还有不断的震地声,接着破庙完全散了架。

  赵小狼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地发生。他一动不能动。然后他就看到狗蛋先生迈着欢快的脚步从废墟里面小跑着出来,嘴里似乎还在吹着口哨。

  “你没事吧?”赵小狼一把抱起了狗蛋。

  狗蛋竟然真的没事。

  只不过司徒不凡却有事,他身受重伤,一路爬了出来,“操……好一条杂毛狗……”

  赵小狼抱着狗蛋白了他一眼,说:“还仙人呢,连条狗都不如。”

  身受重伤的司徒不凡吐出一口老血,更是伤上加伤。

  那一次司徒不凡跟赵小狼和杂毛狗耗了五天。司徒不凡因为随身带着太上长老玄机上人炼的丹药,所以伤势恢复得非常快。

  这里就不得不说说玄机上人。他是一个老头,而且是个不知道有多老的老头,平常走路都弯着腰而且还要拄着拐杖——虽然他不用拐杖也能顺利地走路,只不过他还是喜欢这种装逼的感觉。年轻一辈的弟子都称他为“太上长老”,这当然是毫无疑问的,是表示对他的尊重;但是有一个现象你一定很奇怪,那就是连掌门人玄天上人也称他为“太上长老”。

  要说一般的门派,掌门人称呼太上长老之流的不外乎就是“师叔”或“师父”或“师叔祖”再或者“师祖”之类的,因为能登上掌门之位的,一般也是修炼有成而且辈份较高的,门派里面比他大个三辈的几乎不存在的——修士也会老的,也会死的,不可能长生的,只不过他们的命比凡人硬很多而已,所以命更长一些而已。

  但是玄天派不一样。

  事实上没有人知道玄机上人到底有多老,他的真正辈份也根本不可考,也许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上长老”,甚至在这个辈份里面还要再多加一长串的“太”,为了方便,就只能称“太上长老”了——连掌门也不能例外。

  玄机上人是一个有些超然的老家伙。玄天派之所以能作为一个超级大派存在这方天地,靠的不是玄天上人,而是靠玄机上人一直都没死。有人说:只要玄机一天不死,玄天派永远都是玄天派;而魔道那边的说法就是:只要玄机一天不死,我们永远都无法消灭正道。

  所以哪怕上次正魔大战时,玄天派几乎全军覆没,但只要玄机还在,玄天派依然是一个超级大派,而且在非常短的时间里面就再次崛起——当然只要玄机一天还在,玄天派也不可能就变成小派的,所以也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崛起”一说。

  “玄天上人”和“玄机上人”其实只是玄天派的两个职称而已,“玄天上人”是掌门人的职称,而“玄机上人”是玄机殿殿主的职称(算是副掌门)。事实上玄天上人换了一任又一任死了一任又一任,而玄机上人依然还是那个老面孔那个老不死。

  玄机上人广结人缘,当年的正魔大战,也正是他发动了联盟,这才顶住了魔道入侵,而且后来还一路直捣黄龙,几乎把魔道一举全歼;玄机上人不仅在正道联盟有着超高的人望,哪怕在邪魔外道里面也绝对是没人敢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哪怕他无聊的时候,跑到了魔道的地盘上面,当地的魔道首领也要执晚辈礼请他喝茶——暗杀他?笑话,万一杀不死呢?岁月那把杀猪刀都杀不死他,试问还有什么能杀死他?

  不过这么地位超然的玄机上人也遇到了头疼的事和让他头疼的人,那就是赵小狼和狗蛋。那次他被狗蛋狠狠修理过了之后,他真的去找了掌门玄天上人,玄天上人非常惊讶,问他:“太上长老,您这是怎么回事?走路摔跟头了?”

  “气死我了,我被那条杂毛狗修理了!”

  “哦……它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跟你放对?”

  “气死我了,那个赵小狼也不是好货色,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要修理他!你去修理他!”

  “太上长老,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有必要跟他一般见识吗?”

  “狗屁的孩子,都十八岁了,没有一点根基,而且要根骨也没有根骨,那种垃圾货色会拉低我们玄天派的平均素质!”

  “太上长老,你的话只说对了一半啊。我且问你一个问题,试问,此界,我看不透的,有几人?”

  玄机上人就开始数手指:“光昆仑仙山的话,就至少有十个、还有大寺里面至少也有十个、太监派里面风火连天你肯定也看不透,还有那十二堂的堂主也是相当厉害的角色,以你的此时的玄天眼也看不透;不秀峰上面那几个讨厌的年轻人你连打都打不过,更不要说看透他们了;还有……唉呀,太多了,光正道联盟里面就这么多,至于魔道、邪道、外道那就更多了。”

  玄天上人一脸无语,“好吧,是够多的,但是这些我看不透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他们都是真正的大高手。人数太多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看不透赵小狼。”

  玄机上人怔了一下。

  “在第一次见到小狼的时候,我就暗自运功算他,只落得个吐血的下场;而刚才我再次算了他一次,依然吐血。”

  “我靠,这么玄?掌门,要不我为你护法,你再算一次?放心,有我在,哪怕你吐血也死不了的……大不了让不凡那孩子提前接你的位……”

  “不算了。”

  “那你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看冷面道长,我看到的是一团迷雾;看秀一峰,我看到的是迷雾中若隐若现的一座高山;看不凡,我看到的海浪拍击的巨大礁石;看狗蛋,我看到的是滔天巨浪;而看小狼,我看到的却是一片平静的大海无云的蓝天,其他什么都没有……”

  玄机点点头,说:“你的意思是说,赵小狼那孩子真的是一个垃圾,什么都没有?”

  “我的意思是,他或者就是那片天,或许就是那一望无际的大海。”

  “万一真的什么都没有呢?”

  “那我再算一次。”

  “放心,这次我护法,不必担心吐血的事情,多吐点没事。”

  “……我还是不算了,反正狗食都是定额,他跟狗蛋一起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正如司徒不凡非常看重狗蛋一样,其实玄天上人和玄机上人也非常看重狗蛋的。

  司徒不凡之所以能以重伤之躯带着赵小狼和狗蛋上山,这完全是靠他的机智。

  在那五天里面,司徒不凡靠着玄机上人炼出的“一号丹药”丹药很快就恢复自如。“一号丹药”听起来名字很普通,事实上确实只是玄机上人的“普通”丹药而已。他不像有些炼药师那样给自己的丹药取个动听的名字,比如“培灵丹”——一听几乎就知道是什么功效,再比如“无敌养气丸”——虽然名字上有些浮夸,但大概也知道是什么功效。玄机上人不搞这些名头也不好这些名头,他喜欢给自己的丹药编号,从“一号丹药”到“九五二七号丹药”,事实上光听名字的话,外人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丹药到底是什么功效的——连他自己有的时候都搞混或者忘记,因为他毕竟太老了。

  恢复如初的司徒不凡自然不服被一条狗打败,所以挑战狗蛋成为了他新的日常。只不过每次他都败得相当惨。

  最后他发现,靠他的修为与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把狗蛋带回山。

  如果把赵小狼杀了,又会怎么样呢?好吧,看起来狗蛋完全会跟他拼命的;而且以司徒不凡的性格和道德底线,也做不出杀了赵小狼这种低格调的事。

  所以最后他就拉拢赵小狼,要把他带回山,让他入门做弟子。

  “做你们的弟子?有什么好处?”

  “那样你就可以修仙,成为仙人了。仙人,不动心吗?”

  “连条狗都不如的仙人吗?”

  “……它是妖!不是狗!”

  “看起来狗蛋比你厉害,那我跟他学不是更好吗?”

  “……问题是,它怎么教你?它会教你吗?它用的是妖法和妖力,你是人,怎么学得会呢?”

  “好吧,我跟你去,不过我的师父要比你更厉害,我可不希望我的师父连条狗都不如。”

  当重伤的司徒不凡(这主要是他一直在挑战着狗蛋,而且他身上的一号丹药用完了)带着赵小狼和狗蛋出现在玄天上人的面前的时候,玄天上人心里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好一条杂毛狗!”他的目光聚在狗蛋的身上久久不移。

  最后当司徒不凡介绍赵小狼是在来拜师时,玄天上人这才注意到赵小狼,然后眼睛一眯,大声宣布:“好!想不到我又收了一个徒弟!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第四个亲传弟子!”

  司徒不凡差点掉了下巴,因为他从来没想过他老爸竟然根本就什么都没问直接就开了金口收赵小狼为徒。

  这赵小狼难道真的比狗蛋还牛不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狼天纪”,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