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安然。第二日,牧岩洗簌结束了,未进早膳。苏定方匆匆忙忙到达内院,寻到牧岩汇报情况:“王爷,信使带回两道新消息。”“说!”牧岩简单的的说。苏定方高度警惕的瞥了眼四方,靠近了牧岩放低声音说:“信使归来时,汇报情况称,陇山北麓的颉利大军全数上山,沿着陇山小道急行军。”次日,牧岩洗漱结束,未进早膳。。...

一夜安然。

次日,牧岩洗漱结束,未进早膳。

苏定方匆匆抵达内院,寻到牧岩汇报:“王爷,信使送回两道新消息。”

“说!”

牧岩简单的说。

苏定方警惕的瞥了眼四方,靠近牧岩压低声音说:“信使归来,汇报称,陇山北麓的颉利大军尽数进山,沿着陇山小道行军。”

“嗯,预料之中!”牧岩微微颔首,说起来,他还拖延颉利的速度:“另一则消息呢?”

“独孤贞派人传来消息,他领军退出丰州城,在北门等候叠罗施归去。不过,李将军的飞虎军传信,独孤贞所率残兵锐减过半,建议王爷谨慎,免得独孤贞心存歹念,丰州城藏有猫腻。

再者,东部一支两万人的精骑,正悄无声息向丰州转移,李将军领军紧随其后。而且,提前抵达胜州的右贤王部精骑,约莫万骑火速向朔方城而来。

末将怀疑,事情不像独孤贞说的那么简单。”

“是啊,不简单!”牧岩轻轻暗笑,邀请苏定方入座,彼此共进早膳。

“王爷,此行凶险,末将愿率军北上!”苏定方请缨。

独孤贞,右贤王,皆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牧岩作为三军统帅,不能以身犯险。

哈哈哈....

牧岩大声郎笑。

“叠罗施,独孤贞,右贤王不怀好意,故意算计本王,自然不能轻易饶恕他们!我等何不将计就计。此战你与蓝玉,一人率狼骑留守城内,一人领两千铁骑提前出城,潜伏在胜州通往朔方城的必经之路上,先伏击对方,再死守城池,本王亲率四千铁骑北上,接管丰州。”牧岩道出自己的建议。

四千铁骑?

闻之,苏定方面容错愕。

近期前来投靠的山匪,流寇,隐太子旧部数量不少,朔方城守军持续扩大,单单善战的狼骑,数量已超过两千人,精卒悍勇更多。

带领四千铁骑北上,不免显得轻敌大意了。

“王爷,是不是少了点,最不济,再上带上两千狼骑?”苏定方建议。

“北方还有飞虎军!”牧岩xiong有成竹的说。

铁骑折损时,他还能临时召唤。

“王爷,末将建议带上狼骑!”

苏定方态度执拗,坚持进言。

“好!”

两人吃过早膳,快速整顿兵马。

朔方城里,守备渐渐森严,常遇春率先带两千铁骑北上。

牧岩与高宠领两千西凉铁骑,两千狼骑,押着叠罗施与大批俘虏行军。

昨日辛苦劳作,叠罗施仍水米未进,早饿的丢掉半条命,出发前,牧岩仍然给叠罗施准备早膳。

叠罗施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前往丰州城的途中。

此时,叠罗施思绪清洗,对牧岩的怨恨到了极点。

神情恍惚的趴在马背,叠罗施暗暗思量着。

昨日,他叮咛使者告诉独孤贞,右贤王,领军在丰州城设伏,计划把丰州城变成牧岩与铁骑的坟墓。

此番牧岩北上,仅率领四千骑兵,越靠近丰州城,牧岩距离死亡越近。

倘若生擒牧岩,他要十倍,百倍,报复对方,保证让牧岩痛不欲生。

临近晌午,牧岩领军抵达丰州城。

他不知叠罗施歹毒心肠,不过,提前警惕独孤贞,右贤王,早派斥候沿途侦查。

在南门时,与右贤王部使臣相遇,使臣邀请牧岩进城。

高宠持枪,带领百骑,从敞开的南门一路冲进丰州城,详细侦查一圈,不久纵马出城向牧岩汇报道:“王爷,城内安然,守军尽数退去。”

“进城!”

牧岩扬起霸王枪,号令三军。

这时,叠罗施焦急的向牧岩吼道:“牧岩,独孤贞领军退出城,把丰州拱手让给你,此刻,你该履行诺言放本王离去。”

高宠没有发现城内端倪,牧岩放松警惕领军进城。

叠罗施试图尽快离去,免得城内爆发战争,殃及池鱼。

“不急,不急!”牧岩表情淡定,轻蔑的说:“右贤王部,尚未释放边塞百姓,王子仍需跟随本王进城。”

叠罗施气愤的喝道:“混蛋,你戏弄本王子?”

牧岩懒得搭理叠罗施,何况,他的精力没有放在叠罗施身上。

铁骑,狼骑进城,高宠疾呼:“关闭四方城门,狼骑守城,铁骑随本将军在城内巡查!”

与此同时,牧岩没有前往城内府衙,而随狼骑登上城头,待在北门城楼处,静观其变。

约莫两个时辰后,右贤王部千名精骑押着近万百姓前来,使者见状面露喜色,急忙说:“王爷,几千名边塞百姓抵达丰州城,望王爷履行诺言放王子出城。”

可惜,牧岩不为所动,半眯眼眸盯着外面的百姓,喝道:“所有老弱妇孺进城,剩余男丁全留在城外,谁敢轻举妄动,试图蒙混进城者杀无赦。”

说罢,牧岩霸王枪枪锋指向城外的独孤贞,朗声喝道:“独孤贞,你最好率军后撤,告诉藏在后面山谷里的骑兵,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叠罗施必须死。”

此时,叠罗施面孔冷森,心里不由得咯噔一跳,暗暗慌神起来。

牧岩此举何意,难道有所察觉。

旁边,使者面如酱色,唯唯诺诺的说:“王爷,独孤将军乃王子部将,率军城外迎接王子,等王子出城肯定领兵撤离,至于王爷说的其他军队,小人一概不知!”

“怎么,你有意见吗?”牧岩质问使者。

使者做贼心虚,不敢对质,不得不示意独孤贞率军后撤。

北门处,老弱妇孺徐徐进城。

叠罗施与使者暗中恶骂牧安,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其他方面。

多数百姓进城,两千多男丁留在城外。

牧岩抓起鼓锤擂鼓,很快西门处传来响鼓声。

“杀啊!”

“杀啊!”

顷刻间,西门处,传来震耳发聩的杀喊声。

牧岩阔掌猛然抓起使者,喝道:“你个贼子,敢设计本王!”说话间,提起使者从城楼扔下去。

两名铁骑上前,把叠罗施吊在北门城楼。一人掏出匕首,干净利落的割下叠罗施右耳,甩在城外。

啊!

叠罗施血流满面,痛不欲生的哀嚎:“牧岩,老子要杀了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唐从今天开始做皇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