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出丰州?使者闻声,面色犹豫。此事牵扯太多,他人微言轻,不敢拿主意。静默良久,使者面色焦虑的说:“王爷,独孤贞率部驻守,此地为叠罗施王子封地,小人不敢擅自做主,需与王子谋面商议,而...

让出丰州?

使者闻声,面色犹豫。

此事牵扯太多,他人微言轻,不敢拿主意。

静默良久,使者面色焦虑的说:“王爷,独孤贞率部驻守,此地为叠罗施王子封地,小人不敢擅自做主,需与王子谋面商议,而释放边塞百姓,容小人向贤王汇报,再给王爷答复。”

“好啊,本王愿意等,叠罗施能否坚持,本王不敢保证!”牧岩冷森的说,示意高宠把叠罗施带进来。

叠罗施走进厅堂时,使者观之,面容惊诧。

此时,叠罗施面色憔悴,衣衫褴褛,整个人精气神极差,背部还有皮鞭抽出的血痕,像劳作回来的苦役。

“王子!”使者见状,急声惊呼。

叠罗施zui角干裂,气息奄奄,恶目怒视牧岩,喝骂道:“牧岩,本王绝不饶你。”

惨遭牧岩生擒已有两日,两日来,叠罗施被迫在城头修建城墙,他堂堂王子,何时做过如此粗鄙的活,劳作中时不时出问题,惨遭狼骑皮鞭抽打。

而且,两日来水米未进,早饿的前心贴后背,没了从前嚣张跋扈的神奇。

“呵呵!”

牧岩冷酷的轻笑,懒得搭理叠罗施,向使者说:“瞧瞧,若你觉得叠罗施还能坚持数日,就不必急着割让丰州,送还掠夺的百姓,等嘛,你我时间都充裕。”

“啊!”

等!

顿时,使者不淡定了。

他没有料到叠罗施处境如此糟糕,被俘虏后,牧岩没有善待他,而把他贬为苦役。

照此情形,叠罗施坚持不了多久,可能活活饿死。

使者不敢大意,急忙抱拳说:“王爷,容小人与王子商议!”

“谢王爷!”使者作揖行礼。

快步走向叠罗施,搀扶起对方,焦急的要向外走去,岂料,蓝玉,常遇春持械阻挡他们面前。

“有话在此说!”牧岩厉声说。

闻声,使者暗骂牧岩不近人情,仗着身在朔方城作威作福。

此等羞辱,他谨记在心,来日必然唆使右贤王派军踏平朔方城。

为难之际,使者靠近叠罗施,在他耳畔窃窃私语,道明牧岩的要求。

少时,叠罗施抬起头,怒视牧岩喝道:“牧岩,你放了我,待我回去,尽快领兵撤出奉州。”

“哦,你把本王当傻子吗,先让出城池,本王马上放你!”牧岩鄙夷的说。

这两日来,叠罗施在朔方城遭遇非人的生活,对他恨之入骨。

提前释放叠罗施,对方肯定召集军马,对他进行反扑。

“你...”

叠罗施气的扬起手指指向牧岩。

不过,随即转头与使者窃窃私语,仿佛有其他计划。

良久,两人似乎商议出结果,叠罗施向牧岩说:“此番使者北上,前往丰州,即刻让独孤贞领军撤离,右贤王部,在两日内释放所有的边塞百姓,你满意了!”

“还不错!”

牧岩起身满意的点点头,叮咛高宠:“把叠罗施带下去,严密监视,若还不懂如何修缮城墙,继续饿着吧!”

“牧岩,你...”

听闻牧岩变本加厉伤害自己,叠罗施瞬间暴怒。

使者暗生不满,急声说:“王爷,这么做,在烈日下,叠罗施王子可能暴毙!”

“那你他妈还不敢去丰州,让独孤贞领军滚出去!”牧岩怒声爆喝。

瞬间,使者回过神来。

是啊,拖延越久,叠罗施处境越糟糕。

若叠罗施死在朔方城,他将跟着遭殃,不禁仓惶离去。

这时,牧岩望着客厅中央的两箱珠宝,十几坛美酒,向蓝玉说:“拿出一箱珠宝,兑换成金银,赏给三军将士,所有的美酒,带到军中瓜分了。其他货物,放进府库里,以备不时之需。

丰州传来消息后,让诸将前来王府议事。”

“喏!”

蓝玉颔首,示意外面守军进来,搬走金银珠宝,美酒绫罗。

诸将离去,堂内仅剩牧岩与使者献上的两名少女。

“奴家婉清,婉钰,拜见王爷。”

眼前两名女子,容貌靓丽相似,宛如姐妹花。

牧岩望着喜欢,不过,牧岩警戒心极强,害怕右贤王安排她们留在自己身旁刺探情报。

“本王时常征战在外,府邸没有女眷,也不需要女眷,瞧你们的模样,也是中原女子吧,府中不需要你们伺^候,各自回家吧!”牧岩说。

闻声,吕婉清双膝跪地,急忙说:“王爷,奴家姐妹本为幽州人,右贤王率部侵犯边境时,家族惨遭屠戮,我们姐妹被掳掠到草原,孤苦伶仃,相依为命,尚未伺^候右贤王,仍是清白之身,求王爷不要赶走奴家姐妹。”

“走出朔方城,奴家节目将无家可归,望王爷收留!”吕婉钰跪地求情。

她们家族在幽州,不算望族大户,也颇有威望。

奈何强敌来袭,城池沦陷,男丁惨死,女丁惨遭俘虏,苦不堪言。

唉!

牧岩长叹口气,果然是乱世人不如狗。

示意吕婉清,吕婉钰起身落座,询问道:“你们随使者而来,是否知晓右贤王所部何在,部落多少精骑?”

闻声,吕婉清好似发现求生之路,抓住救命的稻草,鼓起勇气靠近牧岩,温声细语说:“右贤王部由河北道转向河东道,前锋抵达胜州,右贤王正率主力赶来,传闻计划攻打朔州,杀进河东道抢劫。”

“右贤王所率精锐遮天蔽日,奴家姐妹身份低微,不知具体数量!”吕婉钰谨慎的说。

胜州?

河东道?

右贤王欲呼应在陇右道的颉利吧。

牧岩暗暗嘀咕,喝道:“来人!”

“末将在!”

一名披甲校尉走进来,躬身行礼作揖。

“通报李将军,带五百飞虎军,前往胜州一带侦查,监视右贤王部动向!”牧岩吩咐。

正愁斥候搜寻不到右贤王部踪迹呢,对方竟然领军送上门来。

此次,兴许借叠罗施正好攻打胜州,把突厥的势力彻底赶出河套地区。

“喏!”

校尉颔首。

牧岩瞟了眼吕婉清,吕婉钰,叮咛道:“你们先去内院住着,等待本王处理北疆战事后,再从长计议。”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唐从今天开始做皇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