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方城之战,突利打草惊蛇。牧岩遭受重创叠罗施所部,有意间为大唐帝国共同分担不少危机。进而,李李世民推测出突利的动向。此举让李李世民提早针对性的兵力部署,省得回援兵力部署而浪费了兵力。“陛下,牧岩在朔方城称王,时时处处针对突厥,臣建议笼络对方。若牧岩率军降唐,唐军北方,牧岩重创叠罗施所部,无意间为大唐分担不少危机。。...

朔方城之战,颉利打草惊蛇。

牧岩重创叠罗施所部,无意间为大唐分担不少危机。

由此,李世民推断出颉利的动向。

此举让李世民提前针对性的布防,免得分兵布防而浪费兵力。

“陛下,牧岩在朔方城称王,处处针对突厥,臣建议拉拢对方。若牧岩率军降唐,唐军北方,兵锋直指丰州,诸多问题迎刃而解。”房玄龄建议采取怀柔政策,拉拢牧岩。

颉利领兵在西线蠢蠢欲动,北方右贤王虎视眈眈,大唐面临两线作战的危机。

拉拢牧岩,令其率军抵抗右贤王,对朝廷有利而无害。

“玄龄,不可啊!”长孙无忌否决房玄龄的建议,提醒说:“牧岩不可信,他敢杀梁师都作乱,谁敢保证,降唐后不叛唐呢?”

“梁师都放任突厥侵扰边境,不顾百姓死活,不该杀吗?何况拉拢牧岩,对朝廷有好处!”房玄龄坚持己见。

李世民轻咳两声,示意房玄龄,长孙无忌不要为此争执。

“眼下颉利乃朝廷劲敌,不谈论能否招降牧岩,而在于牧岩是否愿意帮朝廷牵制右贤王的军队,若他率领军队能阻挡右贤王的军队,不降唐也无所谓。”

闻声,房玄龄稍微松口气,朗声说:“陛下,臣正要说此事,信使带回消息称,牧岩派斥候在草原寻找突厥骑兵的踪迹,仿佛计划主动出击。”

“哦,是吗?他敢主动出击?”

李世民闻之,龙颜惊诧,不可思议的说。

牧岩重创叠罗施所部,大军不做休整,计划挥师深入草原,太出人预料。

“陛下,牧岩麾下兵少将寡,死守朔方城已勉为其难了,焉敢主动出击!”长孙无忌不改初衷,既容不下牧岩,又轻视鄙夷牧岩。

“长孙大人,信使汇报朔方军内,常有数量不少的铁骑出没,作战时骁勇彪悍,对抗叠罗施能以少胜多,为何就不敢深入草原呢?”房玄龄质问。

“没错,当年匈奴集结大量兵力,进攻上谷,渔阳,名将卫青领军进攻盘踞在河套的匈奴,此战大获全胜,汉武帝特意在河套修筑朔方城,设朔方郡,五原郡,迁徙十万百姓定居。

此举,大大解除匈奴骑兵对长安的威胁,也建起反击匈奴的前方基地。

目前朝廷处境与武帝时期何等相似,朔方城的存在,必然帮朝廷阻挡突厥右贤王,不可轻视牧岩!”杜如晦支持房玄龄的建议。

房谋杜断。

他们是李世民的左膀右臂,提出过不少优秀的军事策略。

军事眼光大大超过负责内务的长孙无忌。

“朔方城不能丢!”李世民出声表态。

多年来,朝廷多次计划收复朔方郡,九原郡,可惜始终未能如愿。

牧岩取代梁师都独占朔方城,即使不愿降唐,也不能把牧岩推进颉利怀抱里。

李世民挺身站在玉阶前,紧攥拳头,一副气吞山河的气势说:“再给朕争取两年时间,两年后,朕定然让唐骑征战四方。”

很显然,李世民接纳房玄龄,杜如晦拉拢牧岩的建议。

朝着房玄龄叮咛说:“安排使臣,携带绫罗绸缎,金银珠宝,美酒美人,火速赶往朔方城,尝试拉拢牧岩,游说他派军阻挠突厥右贤王。”

“喏!”

房玄龄领命。

李世民君臣,继续商议西线战事。

......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清晨,朝阳中,朔方城好像站在边塞的巨人。

几日间,苏定方派遣狼骑,监视突厥俘虏修筑破损的城墙,特意添加瓮城与箭楼。

俘虏中凡偷奸耍滑,消极怠工者,皆被狼骑持剑斩杀。

与此,战死沙场的突厥骑兵尸体,尽数悬挂在朔方城四处城墙上,彰显朔方军神威,震慑四方宵小之徒。

几日里,朔方城附近好几路的山匪,起义军残部,隐太子李建成旧部,纷纷率军前来投靠。

牧岩特意安排蓝玉,常遇春接待,招降。

在各路义军中选拔精干之人,扩充进朔方军内,善骑射者,扩充进狼骑中,老弱妇孺皆迁徙进城里。

朔方城孤悬北方,地域狭小。

单凭一城之地,很难壮大,但凡遭遇强敌,朔方城必然遭遇战火。

今成百上千的义军流寇前来投靠,加强的了朔方军数量。

除此之外好几名投靠的将军,皆来自隐太子旧部,所率精锐不少,个别人还占领单个城池,助他他向外扩张。

牧岩积极修筑城墙,扩充军队时。

突厥右贤王派遣的使者,携金银珠宝,带美酒美人,长途跋涉赶来朔方城面见牧岩,希望换回叠罗施。

“汉王,叠罗施王子领军攻打朔方城,非可汗的指令,右贤王得知王子得罪王爷,特派我前来奉上金银珠宝,美人美酒,向王爷您赔不是,希望您高抬贵手,释放叠罗施王子。若王爷愿意释放王子,不管任何要求,我部尽量满足。”使臣见到牧岩,恭恭敬敬的说。

叠罗施乃突厥王子,将来可能继承汗位,绝不能发生意外。

牧岩坐在王座,居高临下,眼眸扫过装满金银首饰的木箱,与两名面容姣好,神情惶恐的女子。

轻哼淡笑,不屑的说:“在右贤王眼里,叠罗施如此没有价值,仅凭这些,也想打发本王。让出丰州,释放右贤王抓捕的边塞百姓,本王随即释放叠罗施。”

牧岩擒获叠罗施,意在希望借叠罗施换取突厥掳走的百姓。

不过,右贤王部使臣前来的之快,超出他的预料,可见颉利对叠罗施的重视。

若不狠狠敲诈对方,太说不过去了。

何况,朔方郡,九原郡合称河套地区。

今他占领朔方军,丰州即九原郡被突厥占领,牧岩试图借助叠罗施换回丰州城。

河套水源充足,草场肥沃,常言道:黄河百害,唯富一套。

独战河套,既能屯田,养马,还能对外扩张。

挥师北伐,兵锋能直指草原腹地,领军伐唐,剑锋指向大唐关内道,兵锋威胁长安,乃一处绝佳的妙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唐从今天开始做皇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