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朔方急报!”颉利和各部落首领,还未商议出结果时,汗帐外传来信使的疾呼声。迅速,一名信使急步闯入汗帐内,单膝跪地,神情很紧张的汇报:“大汗,叠罗施王子率军在朔方城遭遇牧岩率领铁骑重创,乱战中,王子遭牧岩生擒活捉,所率三万精骑折损近半,很快,一名信使疾步闯进汗帐内,单膝跪地,神情紧张的汇报:“大汗,叠罗施王子率军在朔方城遭遇牧岩带领铁骑重创,混战中,王子惨遭牧岩生擒,所率三万精骑折损过半,独孤贞将军领几千残兵,后撤五十里休整待援。”。...

“报!”

“朔方急报!”

颉利和各部落首领,尚未商量出结果时,汗帐外传来信使的疾呼声。

很快,一名信使疾步闯进汗帐内,单膝跪地,神情紧张的汇报:“大汗,叠罗施王子率军在朔方城遭遇牧岩带领铁骑重创,混战中,王子惨遭牧岩生擒,所率三万精骑折损过半,独孤贞将军领几千残兵,后撤五十里休整待援。”

“什么?”

信使刚刚汇报完,颉利如遭雷劈,猛地挺身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盯着信使。

突利,契毖何力,阿史那思摩等部落首领,同样神情错愕,大吃一惊。

从前信使汇报,牧岩取代梁师都后,朔方城内仅有两万多守军,多半是梁师都的嫡系,此战叠罗施率领三万精骑前往,短短半日间,大军竟然惨败。

叠罗施作为三军统帅,惨遭牧岩擒获。

夺取朔方城受挫,严重影响三军气势,更影响奇袭长安的计划。

颉利怒声冷喝:“叠罗施是猪吗?让牧岩在朔方城得手。”

若非牧岩杀害梁师都,派军清除朔方城里驻扎的突厥骑兵,颉利始终没有听说过牧岩的名字。

此战,他觉得朔方城不稳,叠罗施领军征讨,肯定轻松获胜,谁知惨遭重创。

“大汗,牧岩异常卑鄙,提前在朔方城外隐藏数千铁骑,趁着王子亲征时,悄无声息从南方杀出来。”信使汇报,望着颉利胆战心惊,惶恐的说:“昨夜,牧岩让突厥俘虏修建破损的城墙,把战死的兵勇尸体悬挂在北门示威。”

“啪!”

闻之,颉利阔掌怒拍在案台,额头青筋暴涨,暴跳如雷的喝道:“贼子嚣张,敢如此辱我儿郎!若不杀之,部落儿郎岂不白白惨死。”

“可汗,此战我们轻视了牧岩,末将建议,改道东进,攻打朔方城,杀进关内道!”突利建议。

未入长安,先折损数万精骑,不报此仇,岂不让牧岩轻视,消息传到长安,将让李世民笑话。

契毖何力计划提出建议时,颉利面不改色说:“不必了,仍然从陇山小道出发。牧岩小儿,不足为虑,派右贤王率军前往搭救叠罗施,最好先稳住牧岩换回叠罗施,等待我们重创唐军,再让右贤王率部攻打朔方城。”

朔方城,处在关内道北方。

大军东移,很容易打草惊蛇,引起李世民的警惕。

何况,与陇右道相比,关内道北方驻守大量唐军精锐,正在清缴李建成残部,从朔方奇袭长安的难度,远超从陇山小道出兵。

与占领天下沃土,具有天下财富的李唐相比,朔方城的牧岩穷的像乞丐,不值得突厥大动干戈。

此时,突利,契毖何力打算争辩,可惜颉利态度决绝,不容置疑,向信使嘱咐道:“快速前往右贤王部落,告诉他率部向南转移,尝试与牧岩取得联系,记住,万万不能伤害叠罗施。”

“是!”

信使领兵离去。

颉利长呼口气,右贤王所部乃突厥里较大的部落,骑兵骁勇,右贤王本人善战,由他来搭救叠罗施,牧岩该掂量掂量。

右贤王坐镇北疆,他可没有后顾之忧,专心南征大唐。

颉利厉声向契毖何力道:“契毖何力,你领三万精骑作为前锋,穿过陇山小道,密切监视泾州李靖与尉迟敬德的军队,其他将领,随本汗率军杀向长安。”

此战,颉利聚集草原各部落首领,召集十五万精骑,对长安势在必得,计划血洗大唐北疆。

“是!”

诸将不支持突厥冒险的建议,不过,他们都清楚,若颉利的计划执行成功,能够洗劫大唐,获得海量的财富与美女,值得冒险一搏。

当日,契毖何力率先领兵出发,颉利等人领军紧随其后。

十余万精骑携带少数口粮,轻装上阵,计划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杀向长安城北方。

长安。

近日来,随之北疆信使源源不断送回消息,城内的气氛日渐严酷。

坊间传闻,颉利大军正在南征。

百姓议论纷纷,甚至有人计划携家带口,提前撤出长安避祸。

朝廷内,李世民隔山差五召集群臣,商议破敌之策。

大量唐军精锐,正从驻地出发,马不停蹄前往泾州道,配合李靖,尉迟敬德提前排兵布阵,警戒北方而来的突厥人。

李世民作为唐帝国皇帝,不敢轻敌大意。

隋末,各路豪杰起义,中原衰落。

各地地避乱者,大多逃入突厥,李家在太原起事,依靠事毕可汗派军协助。

这些年来突厥强盛,拥兵百万,四方部落皆臣服突厥,中原割据势力薛举,窦建德、王世充、刘武周等人,纷纷向始毕可汗称臣。

颉利继承汗位,仗着部落兵马强盛,连年侵唐边地,杀掠吏民,劫夺财物。

今彼此彼此反目成仇,长安布防空虚,李世民殚精竭虑,与朝廷重臣议事。

这时,一名兵部官吏走进议事厅里,靠近房玄龄在他耳畔轻声嘀咕。

很快房玄龄沧桑的面孔升起喜色,疾步上前汇报:“陛下,信使从北方带回消息,牧岩领兵在朔方城重创叠罗施的精骑,还在战场生擒叠罗施。”

“这个牧岩,竟然生擒叠罗施!”长孙无忌惊讶的说,前几日,他听闻牧岩的名号,近来特意关注对方,对方竟然在朔方城重创生擒叠罗施:“陛下,据臣所知,朔方城守军数量不多,牧岩斩杀梁师都,竟然能快速打败叠罗施,简直是奇迹啊!”

“是啊,这牧岩崛起速度太快了,三个月前,他还籍籍无名,现在在北方打出名头,这么一来,隐太子,齐王的旧部,可能纷纷前往朔方城投靠牧岩。”杜如晦说。

“陛下,末将请求率军杀向朔方城,尽快铲除牧岩,免得他在北方做大,或趁着颉利南征,侵扰大唐边境!”侯君集出列请命。

龙椅上,李世民面色凝重,渐渐松懈说:“事有轻重缓急,牧岩该杀,不过现在朝廷主要的敌人,还是来自突厥的颉利。另外,牧岩在朔方城大获全胜,基本能断定颉利的军队,不在关内道北方,所以,泾州前往长安一线的防御,将变得越发重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唐从今天开始做皇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