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上来,冲上来!”叠罗施慌了手脚,举刀挥手示意退败的骑兵主场。突厥精骑,横.行草原,所向披靡,怎么能让牧岩猖狂。只可惜叠罗施高估了麾下轻骑,高估了西凉铁骑,更蔑视牧岩,蓝玉。败。仅在一刹那。牧岩,蓝玉领军突破前方阻截的骑兵,像海面扬着的狂浪,浩浩荡突厥精骑,横.行草原,所向披靡,怎能让牧岩嚣张。。...

“冲上去,冲上去!”

叠罗施慌神,挥刀示意退败的骑兵迎战。

突厥精骑,横.行草原,所向披靡,怎能让牧岩嚣张。

可惜叠罗施高估了麾下轻骑,低估了西凉铁骑,更轻视牧岩,蓝玉。

败。

仅在一瞬间。

牧岩,蓝玉领军突破前方阻击的骑兵,像海面扬起的狂浪,浩浩荡荡扑向叠罗施。

朔方城外战局逆转,北门走道里,苏定方抓住战机,向守军喝令:“快速诛杀城头的敌军,封锁东西城门,全歼闯进城内的敌军。”

此战,东门守将临时率军倒戈,致使东门防线崩溃,扼守城内的狼骑,白白死伤不少。

今自家王爷领狼骑强势改变战局,他负责死守城池,全歼侵略的敌军,更要诛杀临阵倒戈的守将。

“杀!”

“杀!”

“杀!”

危机时,城头守军注意到几支铁骑,像利箭横穿进突厥军内,杀得叠罗施猝不提防,领军慌不择路退后。

领军猛烈攻城的独孤贞,在一名朔方军将领疾风骤雨的ShaLu中,攻势溃败,仓皇撤离。

一时,三军气势高涨,杀意骤然而生。

拉弓射箭,持刀挥杀。

步步紧逼,斩杀爬上城墙的敌军。

轻松诛杀来犯之敌,不少北门守军兵分两路,像洪流冲向东西两处城门。

城内,形势渐渐稳固。

城外,战事仍然如火如荼。

叠罗施领军惶惶后撤好几里,发现牧岩带领铁骑,竟把突厥骑兵分割成南北两部分,数千骑龙行虎跃,对他穷追猛打。

“可恶!”

“可恶至极!”

叠罗施怨恨的喝骂。

此战,偷鸡不成蚀把米,大量兵勇滞留在南方,若不搭救,必然沦为牧岩的盘中餐。

关键辜负颉利的厚望,势必影响他在部落的地位。

气愤中,叠罗施向偏将高喝:“尽快集结逃兵,辗转南下,搭救独孤将军等人。”

“王子,牧岩凶残,铁骑彪悍,三军似惊弓之鸟,此时集结迎战,犹似以卵击石,必败无疑。”偏将闻之疾呼,不支持叠罗施迎战的建议,提醒道:“唯有王子全身而退,方能集结兵勇,联合其他部落将军,再战牧岩!”

“叠罗施,留下狗命!”

是战是退,叠罗施尚未作出抉择,牧岩领军紧追上来,狂喝着叫战。

彼此相距百步,眼见叠罗施处境危矣,偏将向同袍喝道:“保护王子后撤,本将领军前去御敌。”

说罢,提刀率军南下。

“蓝玉,你来处理此人!”

牧岩志在生擒叠罗施,未把偏将放在眼里。

“喏!”

偏将领军而来,欲阻挠牧岩,奈何即刻遭遇蓝玉纠缠,计划当即落空。

牧岩提枪紧追叠罗施,喝道:“叠罗施小儿,留下命来!”

可恶!

叠罗施本来就对牧岩颇为嫉恨,突闻牧岩称呼他小儿,顿时越发气恼。

他堂堂突厥王子,在部落里呼风唤雨。

此时,牧岩在军中如此轻视他,若还慌张后退,势必严重打击他在军中的威望。

叠罗施气的咬牙切齿,抓紧马缰疾速转身,锐利的刀锋指向牧岩,暴跳如雷的喝道:“牧岩,老子杀了你!”

呵!

叠罗施策马杀来,在牧岩眼里简直是自寻死路。

持枪轻哼一声,眼里布满鄙夷之色。

shuang腿踢着战马,加快chong.刺速度。

驰骋中,鹰眼似的眼眸始终目不转睛的注意着叠罗施。

彼此相距数步,叠罗施的弯刀临空落下时,牧岩弯身挥枪横扫叠罗施胯下战马的前蹄。

呼!

一声疾风从牧岩头顶划过,森寒的刀锋扑空。

未等叠罗施回过神来,嘭一声,枪锋重击在他胯下战马前蹄上。

啾啾...

战马嘶鸣声中,像残垣断壁在牧岩面前轰然倒塌,猝不提防中,叠罗施整个人从马背滚落,狠狠摔在地面上。

“杀!”

牧岩朗声咆哮,不给叠罗施半点喘息的机会,纵马冲上去,叠罗施慌神而起,毒蛇似的的枪锋已搭在他脖颈。

再敢妄动,枪锋肯定刺进他身体。

“绑了!”

牧岩都懒得下马,厉声向尾随的西凉铁骑喝道。

一时间,几名铁骑扑上去,手法娴熟的捆绑叠罗施,扔在坐骑上。

擒拿叠罗施,牧岩越战越勇,纵马驰骋时,向突厥轻骑喝道:“叠罗施被擒,尔等还不速速缴械投降。”

“叠罗施被擒,尔等还不缴械投降!”

“叠罗施被擒,尔等还不缴械投降!”

.....

西凉铁骑阵阵狂吼,在战场此起彼伏。

犹似惊弓之鸟逃离的突厥人,听闻军中传来叠罗施被擒的消息,越发显得六神无主。

是战?

是降?

还是仓皇逃亡?

没有主帅替他们拿主意,追随各自的统帅行动。

有千夫长逆势而上,领兵迎战牧岩,尝试抢回叠罗施,也有千夫长领兵急速向北而去,顾不得叠罗施的安危,临阵投降者寥寥无几。

不过,全军防线崩溃已成定局。

随着牧岩,蓝玉带领西凉铁骑来回穿cha在战场,敢战,能战的突厥兵越来越少,直至全部消亡。

夜幕降临!

城外漆黑,蓝玉,高宠领兵,举着火把打扫战场。

牧岩,李存孝,带领战胜的西凉铁骑回城,协助苏定方,常遇春清缴城内残余。

WuYe,战事尘埃落定。

城头,残垣断壁,尸横累累,鲜血染红城墙。

牧岩登上城头,入眼瞧见倒在血泊的狼骑,朔方兵,不禁暗暗心痛。

“尽可能救治所有人!”牧岩叮咛军医。

“王爷,守军伤亡惨重,幸好末将不辱使命!”一名胳膊打着绷带的校尉向牧岩说。

“王爷,我们打退了突厥人!”

“王爷,小人杀死三名突厥人!”

走道里,残存的守兵互相搀扶着走过来,围在牧岩身旁,兴高采烈的说。

突厥!

在北方边塞肆意横.行多年,像过境的豺狼大肆抢夺,杀害边塞百姓,梁师都在朔方城登基后,面对突厥人采取绥靖政策,军中热血男儿敢怒不敢言。

今日,终于能酣畅淋漓的大杀四方,扬眉吐气。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唐从今天开始做皇帝”,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