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5章 再次被拒

去理解杨扬希望能儿子光宗耀祖,提高家族地位的想法。而已他这脸变的也太快了。  杨承带着一身的学问回到这儿,上不上私垫实际上毫无关系要紧。但是不上私垫,他一身的学问从哪里来?别人会会把他当妖怪?去上学就相同了,大家只会说现在那个顽皮调皮捣蛋的杨承开了窍了,儿子能背诗了!杨扬觉得自己可以在乡里横着走了。。...

明朝权臣

推荐指数:10分

《明朝权臣》在线阅读

  “儿子啊,”杨扬自斟自饮,喝到醉熏熏,大着舌头道:“明天我们再去,你把刚才的诗背给朱老秀才听,看他羞不羞惭。”

  儿子能背诗了!杨扬觉得自己可以在乡里横着走了。

  得了爹,您别丢人了。杨承从他手里夺下酒盅,道:“爹不用去,我去就行。”

  “那不行。”杨扬果断不肯错过显摆的机会,道:“朱老秀才太不讲理了,爹哪能让你一个人去?无论如何,爹都得护着你。”

  刚才是谁喊打喊杀的?杨承无语。

  他不是不理解杨扬希望儿子光宗耀祖,提升家族地位的想法。只是他这脸变得也太快了。

  杨承带着一身的学问来到这儿,上不上私垫其实无关紧要。可是不上私垫,他一身的学问从哪里来?别人会不会把他当妖怪?上学就不同了,大家只会说以前那个调皮捣蛋的杨承开窍了,若他能青史留名,史书上记下他少年时期的顽皮,只有更彰显他成年时的功绩。

  所以,得上私垫。这样才能为大家接受,进入读书人的氛围,。

  第二天一大早,杨扬再次带杨承去朱庄。

  这次,没有前呼后拥,手捧礼盒的家丁,只有两个小厮跟随。

  朱老秀才一见他们便皱眉:“怎么又是你们?”

  杨承抢在杨扬开口之前道:“学生是来谢先生以前的教导的,先生教的千字文,学生到现在还一字不差地记得。”

  学童启蒙,先生会以千字文为教材,教学生识字,讲解文中的典故,教导为人处世的道理。能背千字文,对启蒙学童来说,算了不起了。不过,杨承已经十五岁了,在私垫混了几年,要是一般人,肯定能读《论语》了。

  朱老秀才一怔。

  杨扬可算抢到机会了,马上得意洋洋道:“我儿子还会做诗呢。”

  杨承的能耐,朱老秀才可比杨扬这个爹了解得多,马上翻脸,喝斥道:“一派胡言。”喊几个年长的学生:“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几个年长学生大的有十八九岁,小的也有十四五岁,是杨承的同窗,以前没少吃杨承带来的点心。不过,他们心里是瞧不起杨承的,认为他不过有个有钱的爹,本人不学无术。

  这时都走了过来,有人伸手去推杨承,有人对杨扬道:“你们回去吧,别惹先生生气了。”

  杨扬气得不行,以前儿子不肯读书,他低声下气那是没办法,现在儿子能背诗,还受这样的对待,实在太可恶了。

  “朱老秀才,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杨扬双手叉腰,气势汹汹道:“待我儿子考中秀才,看你一张老脸往哪里搁。”

  朱老秀才气得倒仰,连声冷笑,道:“就你这宝贝儿子?他能考中秀才?他要能考中秀才,我……”一时气得狠了,想不起拿什么赌誓。

  杨承忙拦在剑拔弩张的两人中间,道:“先生快别跟我爹一般见识。”扯了扯杨扬的衣袖,道:“我还要在这里上学呢,哪能得罪先生?”

  十乡八里只有这么一个私垫,不在这里上学,就得进城去了。先不说城里私垫的先生好不好的不了解,就这上下学,路途遥远啊。

  杨扬回归现实,马上识相地闭嘴。

  朱老秀才喝令学生们上前:“把他们赶了出去。”

  就你儿子这料子,还做梦想考秀才?真是岂有此理!

  其实杨家父子并没有入内,一直站在门外,赶出去的话是不成立的,不过学生们领会先生的精神,又劝又推,最终还是把杨家父子“请”到路口了。

  杨扬很生气,觉得朱老秀才不可理喻。

  朱老秀才也很生气,觉得杨扬胡搅蛮缠。

  杨承心平气和把杨扬哄回家,道:“爹放心,明天我去门外偷听课去,指不定朱老秀才见我孺子可教,马上同意让我入学了。”

  “不去!”杨扬牛气哄哄地道:“你会背诗了,哪个私垫不求着你去上学?用得着在他那里受气?我一定要让他后悔。”

  幻想若干年后,宝贝儿子考中秀才,衙役在村头放鞭炮的情景,杨扬一肚子气马上没了,硬气地道:“等你考中了,我一定要当面羞辱他,让乡亲们都知道他有眼无珠,曾经坚决不肯收你这个学生。”

  杨承汗,道:“爹,朱老秀才学问很好的,要不然你也不会送我到他的私垫。要是不在他那里上学,指不定我会考不中秀才呢。”

  朱老秀才学问好不好,杨承真的不知道。不过,三胖说,他很得乡亲们敬重。实在说,一个秀才学问就算顶了天,在他这位状元公面前,也是不够瞧的。他只不过找个私垫,展示学问才学时有个说法。接下来自然是准备明年的院试,重新走一回科举了。

  看他对杨承的态度,杨承相信他治学严谨,应该有一定威望。要不然,不会银子摆在面前瞧都不瞧一眼,只嫌弃杨承“前科”不好。

  他的人品,是信得过,值得尊敬的。

  杨扬一听不在朱老秀才的私垫上学,儿子会考不中秀才,又急了,喊老张:“快准备礼物,我们等会儿再去一次。”

  杨承抚额:“爹,您别再去了。这是我的事,我自己解决就好。”

  问题不在于礼物束修多少,而在于朱老秀才认为他这个学生不值得教,不值得为他浪费时间心血。只有他拿出诚意,让朱老秀才看到他愿意读书,已经转变了学习的态度,朱老秀才才会答应收他为学生。

  杨扬道:“怎么是你自己的事?明明是爹的事,是我们家族的事。儿子你放心,爹一定想办法让朱老秀才收下你。”

  用什么办法好呢?不如去朱老秀才家里瞧瞧,用银子把他家人砸晕?

  杨扬开动脑筋,杨承却义正辞严地道:“要是爹插手,这学我就不上了。”

  杨扬到底有多期盼儿子读书上进,考取功名,他算看出来了。为了这个伟大目标,杨扬可以一反常态,没有底线。

  杨承当然要考取功名。前世,他的抱负,他的理想,还来不及实现便死了。命运之神让他重活一世,他怎能不把握这难得的机会?

  再次听儿子说不去上学,杨扬当场傻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明朝权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