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4章 迁怒小厮

很不错了,又迟到了罚站的次数,真的不少啊。  “你以后再好好的读书学习,我肯定五折你的腿!”杨扬咬牙切齿,下定决心似地道。  杨承翻了个白眼。他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聪颖过人,不会说话的时,就被父亲抱在膝上识千字文。读书学习,那是本能好好。  “你什么态度私垫门口安静下来。。...

明朝权臣

推荐指数:10分

《明朝权臣》在线阅读

  旭日东升,洗衣的妇人洗好衣服,三三两两说笑离去。

  私垫门口安静下来。

  陆陆续续有学童背着书本过来上学,一推,私垫的门开了。原来门没锁。

  杨扬紧张得不行,一直没注意门上没挂铁锁,这时狠狠瞪了杨承一眼,低声咆哮:“你以前到底来上过学没有?门没锁,你怎么不知道?”

  杨承一脸无辜,总不能说这地方,他第一次来吧?

  三胖低声解释:“老爷,大少爷以前来的时候,门是开着的。”

  以前大少爷肯上学就算不错了,迟到罚站的次数,真的不少啊。

  “你以后再不好好读书,我一定打折你的腿!”杨扬咬牙切齿,下定决心似地道。

  杨承翻了个白眼。他出生书香门第,自小聪慧过人,不会说话时,就被父亲抱在膝上识千字文。读书,那是本能好不好。

  “你什么态度?”杨扬气得不轻。还以为这小子转了性,敢情只是摔坏脑子,才嚷着要读书啊。

  杨承不理老爹,只眼观鼻,鼻观心,身姿笔直地站着。

  杨扬没反应过来,身后已传来一声冷哼,一个不悦的声音道:“大清早的,谁在这里喧哗?”

  一个身着青布长衫,面容清癯的老者板着脸站在杨扬身后。

  不用说,这位就是朱老秀才了。

  杨承恭恭敬敬作揖道:“见过先生。”

  朱老秀才看清是杨承,倏然色变,衣袖一拂,冷冷道:“你来做什么?”

  这小子一来,整个学堂就像沸水一样,他是不用指望能好好上课了。

  杨扬抢上一步,拱手道:“小老儿带犬子前来求学,还望先生看在小老儿一片殷殷期盼之心的份上,收下犬子这个学生。”

  朱老秀才大大翻了个白眼,道:“你们快点离开,别影响老夫上课。”

  “先生,”杨扬脸上堆满谄媚的笑,手一扬,管家老张哈着腰,把十二色礼品呈上,杨扬越发笑得诌媚:“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请先生收下。”

  朱老秀才看都没看老张手里那些花花绿绿的盒子,直接赶人:“你们赶紧回去,别在这里耽搁学童们上学。”

  真是够了!杨承正要上前与朱老秀才攀谈,杨扬手一翻,手掌上两只元宝,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这是束修。”杨扬笑得像弥勒佛:“只要能让犬子入学,小老儿还可以再添些。”

  “满身铜臭味!”朱老秀才拂袖而去,招呼在门口看热闹的学生入内上课,然后飞快把门关上了。

  杨扬的笑容僵在脸上。

  真是丢人啊,在孔夫子门前卖弄孔方兄。杨承恨不得装成路人,与老爹擦肩而过。他这里别过身捂着脸,突然头上挨了一巴掌,杨扬咆哮的声音响起:“回去!瞧老子不打死你。”

  臭小子,以前上学到底干了些什么,让朱老秀才避之如蛇蝎?杨扬觉得很有必要让儿子吃一顿“炒竹笋”,长长记性。

  一行人灰头土脸离开了。

  吴氏站在大门口,神色紧张,不停往路口方向张望,见杨扬当先走来,当即神色一紧,待见到被杨扬揪着衣领,时不时骂上两句的杨承,遂笑颜逐开,迎了上去。

  杨承满嘴的苦汁,愣是说不出来。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到底有多调皮捣蛋,以至朱老秀才问都不问一声,马上赶人?杨扬一路骂骂咧咧,他也只好低头受着。

  “员外回来了?”吴氏笑得又亲切又娇媚,上前勾住杨扬的手臂,道:“朱老秀才可答应了?”

  杨扬再次狠狠剜了杨承一眼,道:“进屋说。”

  让邻居们听了去,他一张老脸往哪搁啊。

  吴氏笑吟吟瞟了家丁们捧在手上的礼品一眼,道:“难道说,这么多东西朱老秀才还看不上?要不,我们再采办一些,礼多动人心,总能打动朱老秀才的。”

  说什么打动朱老秀才,被人关在门外好不好。吴氏的话,让杨扬心头的怒火腾的升了起来,快把房子烧了。

  他甩开吴氏,大步进了家门,喝令老张:“取家法来。”

  所谓的家法,是一根藤条,又软又韧,教训孩子最好不过。

  “爹,爹,”杨承忙拦住老张,道:“爹您快别生气,我有法子让朱老秀才答应让我去私垫上学。”

  杨扬气得一佛出世,二世升天,指着杨承喝道:“到现在还满嘴胡说八道。你以前在学堂都干了些什么,今天要不给我说清楚,我非打死你不可。”

  “真的。我能让朱老秀才同意。”杨承就差对天发誓了。

  杨扬全然不信,瞥眼见三胖缩在墙角簌簌发抖,马上道:“把这带坏主子的奴才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事。”

  打儿子舍不得,打小厮他可一点不心疼。

  “大少爷救命啊。”三胖被两个胖大的家丁一左一右架住,哭得那叫一个惨。

  杨承自小被诩为神童,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轻视过?他的小厮,走到哪儿都是被人巴结的。不要说替他受过挨打,就是要跟他的小厮搭上话,还得看对方的身份。

  “我背诗一首,爹爹放过三胖,如何?”杨承心里越不快,脸上笑得越和气。

  杨扬一怔,儿子会背诗?他的儿子会背诗?

  “你说什么?”他不敢相信地问。

  杨承道:“我好歹上过学堂,背过几首诗。爹,你要是放过三胖,我现在给你背一首,嗯,两首也行。”

  杨扬朝两个家丁挥了挥手,两个家丁放开三胖。三胖一下子虚脱,软倒在地。不过他也不相信自家少爷会背诗,所以只是睁大了眼看着杨承,一脸绝望。

  “不用不用,你要能背一首诗,我明儿拉下脸再去求朱老秀才。”杨扬半信半疑道。

  原主只是一个顽劣不堪的少年,太高深的诗想必不会,作诗神马的,更不用指望。为了不引起杨家主仆的怀疑,杨承吟了他三岁就会背的一首,唐代诗人李绅《悯农二首》之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杨扬呆住了;吴氏像吃了一个苍蝇;三胖狂喜不已,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众家丁们个个目瞪口呆。

  良久,杨家上空回荡漾着杨扬笑中带泪的声音:“我儿子会背诗了!我儿子会背诗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明朝权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