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2章 先知先觉

胖的口水亮晶晶的,直往上淌。  小溪刚走,杨承便睁开眼睛眼睛,面无表情道:“把酒倒了,鱼肉每一样先喂一点儿给狗吃,狗吃了没事儿你再吃。”  “大少爷……”三胖很想问为什么。  杨承不搭理他,拿出来放到小腹上的书再次看出来。  小溪在房门外探头探脑多次满满一大桌鱼肉,香味充塞整个房间,让人食指大动。。...

明朝权臣

推荐指数:10分

《明朝权臣》在线阅读

  吴氏得知,冷笑不已,备下一桌丰盛的酒菜,让小厮送到杨承房里,道:“太太说,大少爷身体还没大好,让小的送了酒菜来,给大少爷补补身体。”

  满满一大桌鱼肉,香味充塞整个房间,让人食指大动。

  杨承闭着眼睛好象睡着了,一直没动。

  三胖咽了咽口水,道:“大少爷太累了,他醒来我会告诉他的。”

  来的是吴氏的心腹,名叫小溪的小厮,把一个锡酒壶郑重交给三胖,道:“大少爷醒了,一定让他喝。”

  酒香扑鼻,三胖的口水亮晶晶的,直往下淌。

  小溪刚走,杨承便睁开眼睛,面无表情道:“把酒倒了,鱼肉每一样先喂一点给狗吃,狗吃了没事你再吃。”

  “大少爷……”三胖很想问为什么。

  杨承不理他,拿起放在小腹上的书继续看起来。

  小溪在房门外探头探脑多次,每一次都失望而返。

  黄昏时分,杨承起身,来到厨房,转了一圈,指了一个埋头做菜的厨子,道:“以后我的饭食由你负责。”

  厨子们都很奇怪,那个厨子还没反应过来,杨承已头也不回地走了。

  杨承去摔下来那棵桃树看过了,断了的枝丫外围一圈横截面整整齐齐,如果不是被人切断一大半,杨承一脚踩下去,又怎么会断?

  这间大院里,有人不希望他活着。

  杨承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虽然不满意现状,好歹还想活着。他不希望某天吃了一餐饭,然后莫名其妙便死了,还死状极其凄惨。

  指定一个人专为自己做饭,被人下毒的可能性会低很多,万一不幸出事,追查起来也有线索可寻,算是预先为自己报仇吧。

  杨承从厨房出来,又在大院里转了一圈。三进的院落,占地两三亩,后园还有一个三四亩大的园子,东边种了六七株桃树,西边辟为菜地,种了些蔬菜。

  在乡间来说,杨家,算是家境不错的了。

  天色黑了下来,肚子也咕咕叫了。杨承往回走,来到自己居住的院落。

  房间里点了灯,门外一个十四五岁的丫鬟垂手而立,见李承过来,屈膝行礼道:“大少爷。”

  这个丫鬟杨承见过,上次吴氏来的时候,后面跟了两个丫鬟,其中一个就是她。

  “太太在这里?”杨承问,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妙。

  丫鬟未语先笑,道:“是啊,太太等大少爷好一会儿了。”

  杨承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丫鬟奇怪地道:“大少爷,您去哪儿?大少爷,您走错啦,这边。”

  大少爷莫不是如太太所言,脑子摔坏了?怎么听说太太在屋里,不往里进,反而往外跑呢?

  坐在屋里喝茶的吴氏听到丫鬟的叫声,丢下茶盅三步并作两窜了出来,刚好见杨承走下台阶,不由喝道:“站住。”

  杨承不理,自顾自继续走。

  吴氏追了两步,冷笑一声,道:“我看你能走到哪里去!”

  杨承确实没别的地方可去。三进的院落,第一进是待客的场所,基本是一家之主杨扬的主场;第二进是杨承的住处,小厮们住在罩房;第三进是杨扬和吴氏的卧室,吴氏所生的两个孩子杨富和杨贵年龄还小,住在第三进院落的西厢房,是吴氏的主场。

  杨承停住脚步,转身咧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朝吴氏行了一礼:“娘什么时候来了,怎么不进屋坐?”

  装,接着装。吴氏咬牙,重重“哼”了一声。

  杨承拾步上台阶,喊三胖:“太太来了,快沏茶来。”

  小丫鬟看得目瞪口呆,这是她们家大少爷吗?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呀?

  吴氏倒不进屋了,就在门帘边站着,道:“听说你去厨房了?你爹常说,你是要读书考秀才,光宗耀祖的人。你们读书人不是常说什么君子远什么的吗?你好好儿的,去厨房做什么?万一进了厨房,上学背不出书被先生打板子,你爹又要怪我了。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进你们家,做了你的娘。”

  瞧她说得这么顺溜,杨承几乎可以肯定这些话她是说惯了的。

  从三胖嘴里了解到,以前的杨承,越让他读书,他越不肯好好读;不让他爬树,他越要爬树;不让他在外面游荡,他越不着家。总之,越不让他干什么,他越要干什么。整个一青春叛逆期的孩子。

  或许,这些都与吴氏有关。任谁天天被人这么冷嘲热讽,也无法淡定。何况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呢。

  吴氏说完,脸露微笑,静待杨承发飙,然后去杨扬跟前哭诉他瞧不起自己这个继母,哭诉继母难为。

  让她失望的是,杨承不仅没有像以前一样暴跳如雷,反而一副沉思的样子,像是想什么想得入神。就在吴氏打算再加一把火时,杨承开口了,一脸的关切,语气温柔,道:“娘辛苦了。其实您也可以不当我的娘的,反正我的亲娘并不是您呀。”

  吴氏气得倒仰,什么叫做“你也可以不当我的娘?”难道这小兔崽子还想赶她走不成?她早就说过,留着这小兔崽子迟早是个患害。

  杨承好象被吴氏目露凶光,面色狰狞给吓着了,倒退了一步,道:“哎呀娘呀,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您看起来这么年轻,一点不像我的娘的样子,倒像我姐姐。”

  这还差不多。吴氏勉强露出笑容,声音生硬地道:“这么小的孩子不学好,还学会调/戏后娘了。这是谁教的?成天跟那些流里流气的人混在一起,怪不得你爹担心。”

  好吧,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不做不说也是错就是了。杨承转移话题道:“娘不在后宅准备晚饭,到我这里做什么?”

  吴氏总算说起来的目的:“你指定由清泉做菜,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怕别人在菜里下毒不成?”

  清泉是杨承随手指的那个厨子,为人最是木讷本份了。

  她确实有这个想法。虽然实施起来比较困难,官府规定买砒/霜老鼠/药得实名登记,但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她还是花重金雇一个乞丐买来了。所以得到禀报,杨承居然防在头里,她心头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明朝权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