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阴兵过境

个大脚趾头。  “咕咕,咕咕”分外的宁静的狂野中,突然传来一声沉闷怪异的叫声,那少年心中一惊猛的停住了脚步,眼中有些惊慌失措之意,紧握拳头高度警惕的望着周围,想找到了声音的出处,过了半晌像是明白了了什么,摇了摇脑袋吐了口气嘟哝道:“这么冷的天气都冻不东方的秃头山上稍显一点鱼肚白,入眼处却漆黑如墨,难以远视,山野间的黄土荒路上一个孤零零的瘦小人影移动着。。...

鬼星夺帅

推荐指数:10分

《鬼星夺帅》在线阅读

  隆冬时节,万物萧索,残雪覆盖四野。

  东方的秃头山上稍显一点鱼肚白,入眼处却漆黑如墨,难以远视,山野间的黄土荒路上一个孤零零的瘦小人影移动着。

  那人看起来有十四五岁,面目上一层厚厚黄土灰,看不出原本的肤色,呼呼的喘着气,在口鼻前凝结成一团团的白色雾气,穿着厚厚的粗布棉衣,袖口和胸前摩擦的黝黑,后背背着一个大紫色的葫芦,屁股上不知怎么磨破的两个洞,漏出了干草和棉花的填充物,单薄的鞋子还漏出了半个大脚趾头。

  “咕咕,咕咕”格外的安静的狂野中,突然传来一声突兀诡异的叫声,那少年心中一惊猛的停住了脚步,眼中有些惊慌之意,握紧拳头警惕的看着四周,想找到声音的出处,过了半晌好像明白了什么,摇了摇脑袋吐了口气嘟囔道:“这么冷的天气都冻不上你的嘴巴,臭夜猫子瞎叫什么,吓小爷一跳。”说着狠狠地啐了一口。

  那吐沫落到地上就立刻冻成了冰,少年狠狠的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目光却是清澈明亮的很,隐隐约约看到前面荒坡下立着棵低矮的枯树。

  那夜猫子似乎能听懂人话,还真闭嘴不言了,旷野又恢复了该有寂静,只有少年有些发抖的喘息声,那少年停下来之后并未急于赶路,反而嘴巴紧闭盯着那可枯树似乎在沉思什么,一停下来这隆冬凌晨的寒意瞬间让少年颤抖了起来,上下牙咯咯的不受控制的打架。

  少年举起有些麻木的双手在嘴巴上哈了口气,狠狠的搓了搓,抬步向那枯树走去,少年边走边道:“得想办法取取暖,不然脚趾头快冻掉了”,说着低头看看那节漏在鞋子外面冻得发紫的大脚趾,笑道:“大脚趾啊大脚趾你跟了我白九鸣也是受了苦了,等以后小爷发达了一定给你买一双最舒服的鞋子让你享享福。”

  走到荒坡的枯树处白九鸣不由心中一乐,心道这倒是个好地方,正是山坡下的低洼处,三面避风,那枯树下面又满是干燥的残枝和荒草,比别处暖和不少。

  白九鸣已经连着赶了三天的路了,要从村里赶到三元镇上去,白九鸣的三舅在镇上开了一个布匹铺子,他父亲托三舅给介绍个在酒楼打杂的差事,一年下来运气好也能拿到二两银子,干上几年就可以回村里娶村东头老韩家的二闺女,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虽然在被冻木的脸上看起来有些变形。

  白九鸣边想着边把地上的干草和枯枝拣成一堆,拿出藏在胸前的火折子小心翼翼的吹亮然后点在干草上,一大股浓烟过后红红的火苗烧了起来,在这寒冬里火燃起来的温暖,总是能给人幸福和安全。

  白九鸣也心情愉悦了不少,吸了吸鼻子,找了点干草铺在地上,靠着火堆就躺下来,把红肿的大脚趾放在火堆边上一放,蜷缩着身子倒地就睡。

  “咕咕....咕咕.....咕咕咕”不知过了多久突兀诡异的叫声又响起来了,白九鸣吓得一个机灵从草堆上爬了起来,那个漏着大脚趾的鞋子整好直接插到了火堆里,顿时痛得一声尖叫,睡意全无,白九鸣抱着全是火星的脚一顿拍打,心中怒气狂涌,捡起一块石头怒道:“你个死夜猫子,找死是吧!”嗖的一声就砸了了过去,看那劲头直想把它打成肉泥。

  那夜猫子歪着脑袋瞪着两个圆圆的眼睛盯着白九鸣不闪不避,似乎料定白九鸣打不到它,果不其然那石头偏了老远直接不知道落在哪里了。

  白九鸣登时更加气恼交加,正待再拿石头砸它,却见那夜猫子突然躁动起来,双翅鼓动,浑身都炸毛,像是碰见了什么可怕的天敌,开始狂叫起来,不再是“咕咕...咕咕...”的叫,而是”嘎嘎啊嘎嘎啊嘎嘎“像笑又像哭,诡异至极。

  直叫的白九鸣头皮发麻,心胆俱裂,大骂道:”今天老子非弄死你!”抄起一根大树枝,没头没脑的轮了过去,那猫头鹰却好像看不见一样,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前面的荒道上,异常紧张,猛然嘎嘎尖叫一声,双翅一振急速腾空而去,转眼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一肚子闷气的白九鸣,愣愣的站在那里,目光闪烁,似乎觉得那里不对劲。

  此时天空比刚才稍微亮了点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黄土路上扬起了一片尘烟和嘈杂的脚步声,听起来似乎有很多人,白九鸣心中一紧,这里荒山野道,从来少有人来往,怎么突然会有这么多人,莫不是有强盗出没,想到此处,赶紧用脚跺灭了那奄奄一息的火堆,趴在低凹处死死的盯着荒道。

  明明天色更亮,可是白九鸣觉得却寒意更胜了,而且还刮起了一阵阵的冷风,阴寒无比,前方烟尘更胜,竞传来了嘈杂嘶吼的怪声,紧接着一大队数不清人马呼啸过来,人人手持冰刃,寒芒耀眼,旌旗林立,气势逼人,白九鸣只觉得腿肚子一个劲的转筋。

  队伍当中立着巨大的一面旗上写着“饕衍鬼王”字体鲜红犹如鲜血,白九鸣只觉得混身上下不受控制的开始乱抖,只是下意识的捂住嘴巴,不发出声音。

  阴兵过境!!

  以前就听村子里的老人说过阴兵过境的传闻,竟然让自己给碰上了,据说被过境的阴兵撞上不死也得脱层皮,更有可能直接被抓了当鬼丁,想到此处冷汗涔涔的沿着额头流下,冰冷冰冷的。

  那阴兵阵列中有一个威武高大巡查兵一直骑着一个丑恶之极的怪物在来回巡视,口中大吼:“都给我快着点,耽误了大事,老子把你们一个个都吃了,让你们阴兵都当不成,说着”啪“的一声,手一挥一鞭子抽在走的慢的一个阴兵身上,那阴兵一声哀嚎,顿时嘴巴裂开了一条大口子,直接连到了耳朵上,森白的牙齿落暴露在外面,极其诡异。

  这一下落在白九鸣眼中,不由吓的汗毛倒竖,倒吸了一口凉气,惊叫了出来,随即赶紧捂住嘴巴,心道要坏事,一颗心崩崩的要跳出嗓子眼了

  那前行的阴兵队伍猛然的停住了,数千阴兵齐刷刷的转过头来看着白九鸣的方向,那个巡查阴兵骑在怪物上也定定的盯着白九鸣的方向,整个脸上除了下巴上其他地方没有一点肉,整个就是一个骷髅,只是在眼眶中,有着两个布满血丝的眼球充满了暴虐之意。

  白九鸣此时吓得肝胆俱裂,双目圆睁,想跑开却发现想动动手指都不受控制,只有喉结上下滚动干咽着唾沫,心中想着这次恐怕是要交代了。

  却见那个骷髅巡查兵巨大的眼珠在白森森的眼眶中转了两转,嘴里哼了一声:”赶路要紧,大家赶紧跟上,误了“饕衍鬼王“的大事,谁也吃罪不起”。众阴兵领命前行。白九鸣顿时觉得压力一下轻了好多,只是整个棉袄都被冷汗浸透了。

  那巡查兵下看了看天色,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嘴巴上的肉咧了咧,诡异的一笑低声道:“今天算你走运。”胯下用力一夹,御着那个黑不溜秋像狗,像狼的丑物而去。

  转瞬间阴兵部队消失的干干净净,荒野依然,野道如故。

  白九鸣呆若木鸡的楞了好久,然后突然开始粗重剧烈的喘息紧接着突然一阵干呕,脸憋的涨紫,赶紧从背后拿过那个紫葫芦,揭开盖子猛灌了两口,本来这一葫芦酒是他父亲准备让他未来在酒楼打杂拉拉关系用的,现在也顾不上了。

  浓烈辛辣的酒水沿着白九鸣的脖子直灌到肚子,像着了火一些样让白九鸣出了一身的汗,呛得泪水狂流,不过总算是有些热乎气,满脸通红,胆气上也壮了不少,半晌打了一个嗝,站起身来,看着清冷的荒野古道,感觉像做梦一下,一时间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做梦还是醒着,不管怎么样,这个地方有点邪性,不能久留,白九鸣打定主意,忙不迭的拎着酒葫芦就想狂奔。

  突然一个尖锐的笑声传来:”嘎嘎.....嘎嘎...小子,你没吓尿裤子,还有点胆色啊。”这声音突然一出来吓得白九鸣是三魂升天,脸色惨白的没了人样,猛的一转身一屁股堆坐在地上,对面一个身披盔甲的阴兵蹲在那里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嘴角带着戏谑的笑容,让白九鸣浑身恶寒,忍不住的打起颤来。

  那阴兵长得方脸浓眉,说不上俊俏但也说不上难看,眉宇间自有一股威严,和刚才那个骷髅巡查兵一比简直是帅到极致了,白九鸣心咚咚的跳着大口的喘着气道:”你...你...你想干什么,你是人还是......”一个鬼字没说出口,只看见那个阴兵突然双手一用力就把自己的脑袋直接拽了起来,脖子抻的像面条一样,还打了几个圈,不是鬼还是什么。

  白九鸣顿时觉得脑袋一炸,一声大叫直接晕了过去。

  那阴兵一脸无辜道:“哎,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什么,你怎么还吓晕过去了,没出息。”嘎嘎大笑起来,看来是存心要吓唬白九鸣。

  说着撇着嘴拿起白九鸣的酒葫芦,咕咕咕咕一口气喝了起来,嘴里骂道:“让老子去给饕衍鬼王卖命,我呸,那三元山的老妖物是那么好惹的?去了肯定魂飞破散。”言罢又咕咕咕的灌了几口酒,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微眯着眼睛满脸享受。

  远方的天色开始大明,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那阴兵觉得一阵晕眩,身体好像要消失了一样,心中一惊,叹道:“唉,做了鬼也没这么潇洒啊,小兄弟算你命好碰到我了,今天不帮你安一下魂,保证你活不过三日啊。”

  言罢手中乌光一闪按住白九鸣的额头,口中吟诵古怪的咒语,只见白九鸣身体上面几个漂浮不定的白影,慢慢的回到了身体里,那阴兵额头也冒了汗,安定了白九鸣的魂魄,喃喃道:“帮了你这么大忙,我老人家也要休息休息啦。“说着奸诈的一笑,化为一道乌光钻进了白九鸣那紫色的酒葫芦里。

  此时天色大亮,太阳慢悠悠的爬过秃头山坡,乍放出万道金光普照整个大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鬼星夺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