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凶星

精光的小眼笑眯眯的望着白九鸣,咧开嘴巴漏出森白的牙齿,但是笑容和蔼可亲之极,但是白九鸣望着那寒光闪闪的牙齿,脑子中只会觉得那老不死要张开嘴巴嘴巴咬自己像。  心道:“切记吃我,切记吃我啊”张开嘴巴嘴巴就得大叫。  南阳老不死见此黑乎乎的手啪的堵上了白九鸣“站住”南阳老鬼突然身形一动,只见黑风一闪人就挡在了白九鸣面前,眯着精光的小眼笑眯眯的看着白九鸣,咧开嘴巴漏出森白的牙齿,虽然笑容和蔼之极,可是白九鸣看着那寒光闪闪的牙齿,脑子中只觉得那老鬼要张开嘴巴咬自己一样。。...

鬼星夺帅

推荐指数:10分

《鬼星夺帅》在线阅读

  在一旁听了半天的白九鸣眼睛转了转突然怯生生的道:“老先生的意思莫非是有其它鬼王想要借金狐王之手消耗掉饕衍鬼王的实力打破幽州鬼界的平衡?”

  南阳老鬼和三个狐狸齐刷刷的转过头目中精光闪耀的盯着白九鸣,让白九鸣顿时心头一紧蹬蹬连退了好几步赶忙说道:“呃,那个我就是随便说说,你们继续,我去清理马粪。”说罢擦擦额头的汗转身就要走。

  “站住”南阳老鬼突然身形一动,只见黑风一闪人就挡在了白九鸣面前,眯着精光的小眼笑眯眯的看着白九鸣,咧开嘴巴漏出森白的牙齿,虽然笑容和蔼之极,可是白九鸣看着那寒光闪闪的牙齿,脑子中只觉得那老鬼要张开嘴巴咬自己一样。

  心道:“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啊”张开嘴巴就要大叫。

  南阳老鬼见此黑乎乎的手啪的堵住了白九鸣的嘴巴,双目一瞪怒道:“没出息的东西,叫什么,老夫是想夸你年纪不大,到是思考的还蛮深的而已。”

  白九鸣只觉得捂在嘴巴上的那只手像冻了万年的冰坨子,寒气直入体内肺好像都被冻起来,浑身冷的打颤,眼角剧烈跳动连忙点头不已,眼睛连连示意自己清楚了。

  那南阳老鬼见此诡异一笑撤去了手掌,身形一动就又坐在了方才的地方,微笑着看着笼子里的三个狐狸,好像从没离开过,白九鸣这下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愣愣的站在那里。

  那胡念裳见到南阳老鬼方才的身法心中更是一惊,老鬼身法来去如风速度之快,实在令人吃惊,就算是自己法力全胜之时恐怕也不能够做到这么举重若轻,不由心中警惕心理更胜一层。

  胡念裳定了定心神道:“刚才这位小兄弟推理的不错,但是我们在金狐王麾下地位低微,再多的事情也就不知道了。

  南阳老鬼嘿嘿一笑:“这话我信,金狐王算来来如今也有六百余年的修行了,只是不知道他的昊日大法是否修炼到了金昊日境界了。”

  胡念裳三姐们听此心中震惊无比,金狐王的昊日大法成名多年,却鲜有人知道昊日大法分为三层,红昊日大法、银昊日大法和最高金昊日大法,据传金昊日大法一旦修成可以调动太阳纯阳之焰力化万物为齑粉。

  这些事情胡念裳本都不清楚还是听师傅偶尔提起过,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老鬼一言就道破昊日大法的最高功法,如何能让她们心里不震惊。

  胡念裳三姐们听此顿时全都从笼子里站了起来,警惕的做防守势,胡念裳呼吸粗重的道:“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南阳老鬼见此脸上现出一丝不屑冷笑道:“你们不必如此,我没有伤害你们之意,至于我是谁?”南阳老鬼长叹一口气徐徐道:“我不过是一个老不死的鬼物罢了。”言罢竟满眼萧瑟之意。

  青州晴日山

  晴日山屹立在青州极东之地霞光海边,山势连绵百里,甚是险峻,高耸入云,常年仙气环绕郁郁葱葱,仙鹤飞环,山间溪水清凉,山兽活泼,被当地人称为仙山,而让晴日山更为出名的是除了山川秀丽之外,还是因为晴日山巅主峰晴日峰有着名满天下的修仙门派镂阳门。

  镂阳门据传已有千年的历史,门下弟子数万,高手数不胜数,百年前的正魔大战掌门东阳真人更是一战成名,力毙三名魔王,更是联合其他各州修真名门重新封印魔界通道,一时间功德无量名动寰宇,隐隐已有天下修真之尊之势。

  此时的晴日峰顶白雪皑皑,镂阳门观星台上一位银衣老者背手而立仰望星空,须发皆白,面色红润颇有一番仙风道骨,正是名满天下的镂阳门掌教东阳真人。

  海风倒卷银袍烈烈,东阳真人浑然不觉只是眼中精芒闪耀,在寒夜中如星辉一般,此时的他面色凝重,但见一颗耀眼之星自北方灼灼而起,黑芒绽放,妖异至极,几经动荡直升天空势不可挡,直袭帅位,而同时北斗七星荧惑星突然动荡不安,接下来暗淡无光隐晦起来,须臾消失不见。

  老者眼中星轨移动面色更加严峻,牙关紧咬,背在身后的双手不自觉的紧紧的攥在一起。口中喃喃道:“天发杀机,移星易宿,鬼星夺帅,荧惑隐晦,此乃刀兵四起,血染大地的大凶之象啊。!”

  镂阳门霞光殿

  东阳真人坐在大殿之上的乌木座椅上,身前书案上摆着数封密封的信件,殿中两侧灯火齐明,一个银衣少年匆匆而来,面如温玉甚是不凡,行至近前恭谨的跪拜道:“尊师深夜召徒儿前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东阳真人看着跪在眼前的年轻人眼中疼爱之色甚是明显,点了点头柔声道:“千儿,你起来吧”。

  这少年正是东阳真人的关门爱徒萧千,年纪轻轻于修炼一途甚是有天赋,入门短短十年就已经将镂阳门的霞阳功修炼到了七重,胜过门下多人百年苦修,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资质,一时间传闻萧千未来便是镂阳门的接班人。

  萧千闻言起身拜谢抬头看东阳真人满面凝重心事重重不由道:“师傅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徒儿愿意为师傅分担。”

  东阳真人闻此不由的笑了笑道:“这件事情还真的非你办不可,你为人机灵又与其他门派多有走动,目前修为也足以自保,但是还是要小心谨慎,这件事情不可出任何披露。“

  萧千面色一凝正色道:“徒儿一定不负尊师所望。”

  东阳真人叹了一口气沉思了下道:“为师方才心生不安难以入睡,便去观星台夜观天象,却发现天象现大凶之象,恐怕一场劫数就要临了。”

  萧千惊道:“能让师傅如此忧心,定是不得了的大事,莫非师傅交待徒儿办的事情于此相关?”

  东阳真人点点头道:“不错,鬼星夺帅,荧惑隐退,天下刀兵四起杀伐之象,恐怕不知有多少生灵要难逃劫数。”

  “啊”萧千惊得一声打呼,忙震敛心神道:“徒儿失态,您老人家莫怪,只是天象如此凶险,让徒儿实在吃惊。”

  东阳真人摆了摆手道:“这不怪你,看到如此星象时为师也是吃惊不小,你修为尚浅,有如此反应是清理之中,我命你火速带着我的亲笔信笺赶往其它门派,火速通知各门掌教来我镂阳共同商议对策。”

  萧千面色一肃跪拜领命。

  东阳真人叹了口气道:扬州南海-无极宫,冀州上古寒荒-天雪古堡,豫州-浮崖剑阁,兖州白龙山-玉元观,雍州阳炎山谷-紫阳门,幽州万兽荒野-神将门,这六大门派各据一方分布在青州之外六大洲,其他小的宗派就不用联系了,你要日夜不停的赶路确保在半月之内能够全部通知到不得有误,办完之后速速归来。”

  萧千道:“徒儿遵命,誓不辱命。”

  东阳真人疼惜的看了一眼萧千道:“此次其他地方都好说,神将门所在地万兽荒野在幽州鬼界,此次天象鬼星夺帅恐怕鬼域有异常变动,你要异常小心,这柄戮阳剑你一并带着去吧。”

  萧千闻言惊喜万分道:“徒儿拜谢师傅,这戮阳剑乃是师傅成名之宝徒儿带走您岂不是无剑可用了,徒儿惶恐。”

  东阳真人微微一笑道:为师霞阳功早已圆满,早已不用身外之物。”

  萧千闻言满脸大喜跪拜道:“师傅神功大成,四海之内恐怕再无敌手了,徒儿再此恭喜了。”

  东阳真人朗然大笑:“这九州四海之内能人之辈数之不尽,岂能说天下无敌,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言罢大笑离座而去。

  袖袍一挥一道豪芒堪堪落在萧千面前,正是戮阳剑,只见此剑剑身修长,通体黝黑却有暗红色的火焰在剑锋处游走不休,寒气袭人却又炙热难挡,果然是柄神兵利器。

  萧千获此至宝心中兴奋至极,小心翼翼的用锦缎包裹好悬挂腰身,拿好信笺步出大殿面色瞬间凝重起来,右手骈指凌空虚化,淡红色的气体随着萧千的手指走笔游龙,转瞬间一个浑身火焰的仙鹤浑然而成,双目朱红仰首脆啼,萧千更不耽搁纵身一跃跳上仙鹤背部,指诀一引那仙鹤双翅一展凌空而去,速度追风,啼鸣中转眼丈许的身影便消失在深邃的天空之中,只留下尚在的清脆鸟鸣。

  冀州三元镇八方客马舍

  南阳老鬼和胡念裳三姐们聚皆陷入沉思,只有白九鸣站在那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马上该给马填料了,鬼界大战妖界对于他来讲离得太远,也不感兴趣他只知道干不好差使不仅工钱拿不到,还要被赵亮少爷教训,来到这里说到底也是为了谋点钱财。

  白九鸣走上前几步小声怯问道:“那个老先生,狐狸..胡姑娘,那个我可以给马填写草料了吗?”

  胡念裳“咯咯”一笑道:“你到是不忘了本职工作了,我有个事情需要你帮忙,你可能答应?”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鬼星夺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