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老鬼和狐狸

猜错的话我说过以后见一次打你一次你会不记得我了吧。”  说着走见状去啪的给了白九鸣一个最响亮的嘴巴,直打的白九鸣半边脸都火辣辣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怒火像一把利剑一样劈砍着他躁动不安的心,白九鸣紧要牙关忆起家里的父母去努力的忍受着,哑声道:“少赵亮肥胖的脸上一脸玩味的看着白九鸣眯着小眼道:“吆,现在知道说人话了,我没记错的话我说过以后见一次打你一次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鬼星夺帅

推荐指数:10分

《鬼星夺帅》在线阅读

  赵亮等人走上前一看,不由嘿嘿一乐,吩咐人再掌上一盏灯嘴巴咂砸道:“真是冤家路窄啊,你跑到大爷手里了,还记得大爷我说过什么吗?”

  白九鸣此时被老雕和一个家丁架起来动也动不了,看着赵亮和身后两个凶神恶煞的家伙,嘴里吐了口气道:“少爷,今天早上的事情是我不对,挡了您的路,您看您也揍过我了,气也出了,何必跟我一般见识呢。”

  赵亮肥胖的脸上一脸玩味的看着白九鸣眯着小眼道:“吆,现在知道说人话了,我没记错的话我说过以后见一次打你一次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说着走上前去啪的给了白九鸣一个响亮的嘴巴,直打的白九鸣半边脸都火辣辣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怒火像一把利剑一样劈砍着他躁动的心,白九鸣要紧牙关想起家里的父母努力的忍耐着,哑声道:“少爷,这下能出气了吗?”

  赵亮看见白九鸣那半边红肿的脸庞顿觉的快意,又顺利抓住了那三只漂亮的火红狐狸心情不错,笑道:“今天本少爷心情好,就放过你了,这三个狐狸给我看好了,不然的话休想拿到工钱。”给老雕等人使了个颜色大笑着离去了。

  白九鸣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觉得这冬天的夜是如此的寒冷,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为今天的事情付出惨重的带价,眼睛像寒刃一样死死的盯着赵亮等人离去的方向。

  许久,白九鸣甩了甩头,夜已经深了,前堂酒楼的宾客也早已到别院休息,只有昏暗的灯光和簌簌的寒风,本来每天夜里都是两个人轮守在马圈的,只是这些时间久的杂役见白九鸣新来的人又小,不觉有欺辱之心,让他自己做了这些事情。

  白九鸣又给马填了一圈料,早已到了子夜了,草料旁昏暗如逗的灯光在这寒夜中算是给了他唯一的温暖,白九鸣躺倒在草窝中紧了紧身上的棉服,心中有些凄凉,在这寒夜中,虽然疲累不堪,却如何也不能入睡。

  “咕噜”突然背后的酒葫芦突然发出了一个怪怪的声音,把白九鸣吓了一跳才想起来背上还背着父亲给用来打点关系的一个装满“好酒”的葫芦,白九鸣苦笑了下,再好的酒也暖不了人心啊。

  白九鸣把那酒葫芦拿过来,深夜寒重,既然无法打点关系,那就自己用来取暖吧,拔开盖子放在嘴边想要喝一口烈酒,那样能够从嗓子一直暖到肚子里,只是此时白九鸣眉头紧皱,整个葫芦都倒立过来了,却没有一滴酒掉进嘴巴里!

  白九鸣登时心里一惊,仔细检查一遍也没有漏的地方,这让他十分不解,那酒哪里去了?

  不甘心的倒过来用力的摇晃,突然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葫芦里滚落到地上,发出“哎呀”一声,白九鸣吓得猛地向后跳了一步,警惕的拿着葫芦挡在身前,脸角的肌肉不由的猛烈跳动。

  那黑乎乎的东西在地上滚了两滚舒展开来,黑衣黑甲,方正的老脸上一片绯红,“呃”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一股浓浓的酒气挥散开来,不是那老鬼逃兵又是谁?

  白九鸣只觉得浑身的汗毛倒竖,嘴巴一张一合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两条腿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得瑟瑟发抖,那老鬼显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睁开朦胧的醉眼瞄了一眼白九鸣嫌弃的道:“小子,瞧你这个怂样子你把老夫摔了一跤,我喝了你的酒算是扯平了,休想让我欠你的人情。”说着整理整理衣衫站了起来,接着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白九鸣看着眼前的老鬼,到是没有那个巡查兵和骷髅兵吓人,性格比起赵亮也和蔼多了,心中恐惧不觉减了许多回道:“这是马舍啊。”

  那老鬼一缩脖猛地转头道:“废话,我还不知道是马舍,我问的是地名!”

  白九鸣骚了骚后脑讪讪的道:“噢,这里是三元镇。”

  那老鬼抓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眼睛转了转喃喃道:“离得很近啊,现在出去可不安全。”

  白九鸣听不清问道:“你说什么?”

  老鬼道:“没什么,你的脸是让马踢了啊”老鬼看着白九鸣右侧脸颊上红肿的印记道。

  白九鸣面色一暗道:“呃,那个不是.....”嘴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眼圈不觉有点红,委屈一直在心里压着,现在别人一问顿时有些控制不住,不管问的是人是鬼。

  老鬼脸上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道:“被人欺负了?”说着右手一挥,一道肉眼几不可见的黑色气流在白九鸣的脸上划过,白九鸣只觉得一阵暖流,脸颊瞬间就不疼了,而且红肿的印记也没有了,和平时无二。

  白九鸣觉得神妙异常,瞪大眼睛摸着平滑的脸颊满眼不相信的样子,半晌嘴巴里蹦出两个字:“谢谢”。

  虽然字数不多,但是感谢之意甚是浓厚。

  老鬼淡淡的笑了下,鼻子猛地嗅了嗅,面色一正,双目精光爆射道:“怎么有狐骚味”?

  白九鸣看到老鬼这样楞了一下道:“噢,今天少..爷捉了三只狐狸回来。”说着指了指拴在柱子上的黑袋子。

  那老鬼闻言快步走过去,双手就去解开袋子,白九鸣赶忙走上前道:“那个,老先生可不要放跑了它们,不然少爷该收拾我了。”说着脸上不觉又是一黯。

  老鬼哼了一声道:“什么少爷,在我眼里狗屁都不是!”说着手脚麻利的解开了黑色的袋子。

  白九鸣伸着手停在半空心道:“你当然不怕,可是我又跑不了。”可是偏偏少爷惹不起,这老鬼也更是惹不起,刚才那神妙之法也见了,只得张着嘴巴呆在原地听天由命了。

  袋子中还有一个软铁材质的笼子,笼子中三个火红色的狐狸,皮毛光亮,灼灼似火美丽的夺人心魄,此时三个狐狸安静的在笼子里面熟睡,柔软的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让人忍不住想抱起来。

  老鬼眯着眼睛仔细看着这三个狐狸,冷笑一声道:“你们还真睡得着。”

  那三个狐狸闻言竟似能听懂人言一样猛地爬了起来,满眼的警惕。

  老鬼屁股一沉在旁边的草料上坐了下来慢悠悠的道:“不用这样盯着我看,我没什么恶意,不过是打听点事情而已。”

  那三个狐狸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好像通灵了一般,只看得白九鸣目瞪口呆,这两天见到的怪异事情,让他一时有点接受不来。

  老鬼到是不着急笑眯眯的看着那三个交头接耳的狐狸,饶有耐心。

  那三个狐狸交换了半天意见,当中一个额头中有一撮白毛的狐狸突然开口道:“老鬼,我们三个只是侦查的小兵,被你们鬼兵打伤逃了出来不想被人抓到此处的,知道的并不多。”声音清澈悦耳,竟是一个煞是好听的女子声音。

  白九鸣此时更是惊得六神无主口不择言的道:“啊,狐狸会说话了,老先生..狐狸...狐狸说话了...这..那个...“

  老鬼横了他一眼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不就是你们所说的狐狸精吗,给我闭嘴安静点。”

  白九鸣被他这一吼冷静了不少,闭上还在乱蹦字的嘴巴,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一个鬼和三个狐狸在哪里对话,突然心里莫名的兴奋起来。

  老鬼转头对那狐狸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也是从鬼兵队伍中逃出来的,我可不想卷入这个事情之中,所以你们有什么就告诉我什么,对大家都好,况且你们现在差使办砸了,回去恐怕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那额头上有一撮白毛的狐狸沉吟了一下道:“也好,我们姐们受了重伤如今法力大减,已经幻化不成人形,落在你手里也只好配合于你,还望先生不要过河拆桥就好,如果先生过河拆桥我们姐们联手拼死一战,你也讨不好去。”

  老鬼飒然一笑道:“姑娘爽快,在下南阳老鬼,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那狐狸答道:“在下胡念裳,这两位是我的妹妹念灵和念珠。”

  老鬼点点头道:“念裳姑娘,现今饕衍鬼王的军队到哪里了,可和金狐王的部队交战上?”

  胡念裳道:“饕衍鬼王这次倾巢而出五万鬼兵直向金狐王所在的三元山“金狐圣地”进行攻击,如今已过萧云河分三路围攻,此时应该已与金狐王的先锋部队交上手了。

  南阳老鬼沉思了一下道:“金狐王向来嚣张跋扈,此次更是将饕衍鬼王视为至宝的天阴溟泉彻底废了,势必要拼个你死我活,而且饕衍鬼王下面八大鬼将各个修为高深,极难对付,你觉得这次金狐王胜算几何?”

  胡念裳轻笑了下道:“金狐王这次捣毁了天阴溟泉,可以说直接让饕衍鬼王未来的实力损失一半,没有了天阴溟泉的阴寒之水相助,鬼兵能力提升只能靠苦修而来,这相当于截断了饕衍鬼王在鬼界未来争霸的路途,金狐王竟然敢这么做,怎么会没有准备。”

  南阳老鬼沉吟了一下道:“幽州鬼界五大势力,中都幽州鬼皇,东南西北四大鬼域分立四大鬼王,饕衍、落魂、粹阳、瞟嗥目前势力相当,而以饕衍鬼王和落魂鬼王势力稍强,幽州鬼皇近十年从未现身,传言修炼逆天功法惨死了,要不是有前代鬼皇的强大影响力,恐怕早被四大鬼王消灭了。

  南阳老鬼停顿了一下继续道:“饕衍鬼王修为难测军力强大,落魂鬼王势力区域广大资源丰富,高手如云,想来二者必有一争,然而妖界向来与鬼域素来井水不犯河水,金狐王虽然势力不小,但是实力而言在妖界连前十都排不上,胆子再大恐怕还不至于敢直接去惹饕衍鬼王,挑起妖界和鬼界的纷争,这其中恐怕有其它鬼王的暗中参与吧!”双眼微眯,精光暗藏,竟自有一股庞然威势。

  胡念裳心中莫名一惊,一时有些慌乱,不安的前爪紧紧的抓住笼子的栏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鬼星夺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