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冤家路窄

斯塔德迈尔一个个热忱似火的打招呼着大家进店内就餐,牵马的,领路的,点餐的小二是忙的不得了,由此可见这八方客的生意之红红火火。  丁老板带着白九鸣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丁老板对八方客定是见怪不怪了,而已白九鸣但是也真给惊了着了,自幼在乡下你的陪伴的都是猪狗牛羊等动物,好一个唯我独尊,霸道之气跃然而出。。...

鬼星夺帅

推荐指数:10分

《鬼星夺帅》在线阅读

  三元镇中心街道宽敞异常,交叉的十字路口两侧商家林立,小摊小贩规矩的排成排,兜售着自己的商品,左手边一座规模宏大装修豪华的酒楼傲然而立,占地巨大上下三层前后四进的旁大院落,正门厅堂大大的金字“八方客大酒楼”,下面两个天然红木柱子,上写一个对联,上联“客饮八方美食六合唯我“,下联“车行万里夜宿千家独尊”字字雄浑有力。

  好一个唯我独尊,霸道之气跃然而出。

  此时八方客门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招待的小斯一个个热情似火的招呼着大家进店内用餐,牵马的,引路的,点餐的小二是忙的不得了,可见这八方客的生意之红火。

  丁老板带着白九鸣急匆匆的赶来,丁老板对八方客自是见怪不怪了,只是白九鸣可是着实给惊了着了,自小在乡下陪伴的都是猪狗牛羊等动物,见的都是山石树木土地,那见到过这等金碧辉煌,富贵奢靡气息夺人心魄,心下不免升了怯意,双手不安的挫着脏兮兮的衣角,抬头看着八方客的大牌子,半天闭不上嘴巴。

  丁老板见此脸上竟闪现了一抹自得之色,招呼了一声领着白九鸣就进去了,却见里面宾客满座,酒香弥漫,大都是穿衣讲究的经商人士以及富贵人家,这也难怪寻常百姓谁没事到这个贵的吓人的地方吃饭。

  丁老板径直穿过大厅,带着白九鸣穿来穿去,直接到了后院,这后院十分宽敞,停放着足足有数十辆大车,车上鼓鼓囊囊的装的不知道是什么,每个马车旁边都有一两个壮汉守护,想来是值钱之物品。

  车马后面是一个巨大的马棚,里面有着上百匹马在吃着草料,有四五个杂役在填料照应,其中有一个衣服上绣了一个黑色的树叶形状的人正半躺在一个椅子上在眯着眼睛晒太阳,看来应该是这几个杂役的头头,丁老板见到这人赶忙快走了两步,嘴角往两边一拉,变成了一个异常灿烂的笑容嘴里忙轻声道:“冯总管,您忙着呢!”

  这冯总管正是八方客后堂车马部的总管,负责八方客往来客人车马安顿照应之责。

  那个被称为冯总管的人睁开一只眼睛懒洋洋的伸个懒腰道:“老丁,你怎么才来啊,看看都什么时候了。”说完一脸的不高兴。

  丁老板赶忙赔笑道:“实在是对不住了,乡土路远您多担待,多担待,这是我侄子白九鸣,人老实听话的很。”说着赶忙给白九鸣使个眼色让他跟冯总管打招呼。

  白九鸣不明就里,愣愣的站在哪里眼睛怯怯的这看看那,显得愚不可及。

  冯总管哼了一声转眼上下扫了一眼丁老板身后的白九鸣道:“这就是你的侄子,这么土气看来没办法去前厅帮忙了,我这马棚还缺个杂役,就让他先在这里吧。

  丁老板嘴角一抽,这前厅小二可比这喂马油水多多了,回头看看白九鸣,虽然洗了澡脸上白净了,可是那一身满是补丁的厚棉袄加上怯生生的样子确实是土了点,心里叹了口气,道:“行啊,到了您这,就您说了算,给口饭吃就行啊。”

  冯总管听此面色稍好转头对白九鸣道:”那个谁,你听好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八方客的一名养马杂役了,管吃管住,每月一百二十五文工钱,愿意的话就去后院内务部领服装,不愿意的话就走吧。

  白九鸣心里一算一个月一百二十五文一年就是一辆五的银子啊,对于他来讲那可以一笔不菲的数目呢,买上两头小猪都绰绰有余了,登时心下一乐不停点头道:“我愿意我愿意。”

  就这样白九鸣终于顺利达到了目的及,进了八方楼大酒楼当了一个喂马的杂役,丁老板大功完成,也自然就回家了。

  白九鸣顺利的吃了两个大白馒头还有白菜炖豆腐,又穿上了崭新的杂役衣服,虽然不好看可是也比自己那满身窟窿的好多了,在家里这都是过年时候才能吃得和穿的东西,登时心里满满的幸福感,开始了他的喂马生涯。

  冬日的阳光总是很吝啬,早早的就落了西山睡大觉去了,寒意更浓,八方客却越加的热闹,灯火辉煌,车马是一辆没少,白九鸣精神奕奕的站在后院背上还背着他那大大的紫红葫芦,他准备一会给别人喝几口献献殷勤。

  “喂,傻愣在哪里干什么,赶紧过来接我的班!”白九鸣刚想深呼吸一下这富丽堂皇的空气,就被一个满含嫌弃的尖细声音打断了。

  噢了一声白九鸣赶紧进了马棚,一股浓重的尿骚和草料的味道让白九鸣不禁皱了皱眉头,马棚很大,马匹分两排站着吃草,眼前是堆砌的平整的草料以及粪叉子竹筐之类的工具,一个面色焦黄的瘦高汉子正满眼不耐的看着他。

  白九鸣感觉有些尴尬,干咽了口唾沫木木道:“呃,我是白九鸣,新来的...“还没等他说完那瘦高的汉子一挥手道:“我管你是谁,我是焦三,我在这里三年了你给我机灵着点,每两个时辰添一次马料,每三个时辰清理一次马粪,这些马就是爷,照应不好有你好看。”

  说完哼了一声就走,看也没看白九鸣一眼,白九鸣心头一阵烦闷,皱着眉毛长叹一口气,突然那焦三又折回来了,指着旁边一个红色栏杆的单独马舍道:“这里是咱们少爷的马舍,要特别照顾,马料堆后面有精料,要给他用这个料,照料不好少爷扒了你的皮。顿了下道:“现在赶紧去给我清理马粪去。”说完扬长而去。

  白九鸣站在那里无奈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拿起叉子和竹筐就去清理马粪了转眼一个时辰就过去,白九鸣堪堪清理完全部的马粪,早已疲惫不堪满头大汗,此时停下来晚风一吹,顿觉的寒冷异常,紧了紧身上的棉衣,在马料里刨了个坑躺在里面休息同时御御寒。

  外面酒店大堂酒肉飘香,人声鼎沸,推杯换盏。

  白九鸣躲在草料中耳边是马匹咀嚼的生音,他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村子里,静静的躺在山坡上,羊儿在身旁啃着青草,那咀嚼的声音也是如此,只是心情却完全不同。

  白九鸣叹了口气,再过半个时辰就要填马料了,看来今天晚上是不用睡觉了正朦胧间,突然听到马匹嘶鸣声,同时外面传来充满恭维的声音:“少爷,您回来啦。”

  白九鸣一个机灵爬了起来,这定是焦三说的少爷回来了,得赶紧打起精神,好在刚才已经马朱红色栏杆的马舍收拾干净。

  借着后院的灯光当先一人白白胖胖满脸嚣张,手中牵着一匹朱红骏马,神采飞扬,身后跟着四个面向凶恶的壮汉,其中一个光头被灯火照的油光锃亮,正是今天早上在镇子门口揍了自己一顿的那几个人啊,竟然是自己的少爷,白九鸣登时脸色一白,心中骂道:“倒霉到家了”。

  来不及细想那赵亮已经大摇大摆的过来了,神色间甚是开心,白九鸣咽了口唾沫,低着头上前道:“少爷,您回来了。”

  赵亮鼻子哼了一声,看都没看白九鸣道:“赶紧给我火焰准备点精料,在清理下身上的尘土。”

  白九鸣忙道:“是,少爷”!接过红马火焰就赶忙往红色马舍里走去,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赵亮转头对着后院那四个家丁道:“狐狸给我放到我屋子里去,你们去自己的院落休息去吧。

  那个面向凶恶光头恶汉谄笑道:“少爷,这三只狐狸才抓住还没经驯化,野性未除,放到您房间恐怕不妥,不然先放在马圈这里,明天我在过来给您驯化一下再放您房间去?”

  赵亮圆胖的脸上小眼睛转了转,想起今天抓住这三个狐狸还着实不易,而且家丁还挂了彩,想想道:“老雕你说的有道理,就按你说的办,为本少爷着想,有赏!”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包银子甩手扔给了那个叫老雕的光头大汉。

  老雕满脸喜色,连声道谢,取下马上的一个黑色袋子道:“那就把狐狸放在马圈里,让人看管着,我明天来给少爷驯化一下。”说着就大步走了过来,白九鸣本来还庆幸没被赵亮认出来,这下又来一个,心砰砰的不停的跳,马棚中灯光黑暗,老雕走过来大声道:“这是少爷的心爱之物,你要小心照看,要是跑了,我打断你的腿!”

  白九鸣头也不敢抬道:“是是,小人一定好生照看。”

  老雕面现满意之色,转身就要走,突然眼角看到了白九鸣背后背着的紫红色的酒葫芦,登时眼中寒光一闪,像拎小鸡一样一把就把白九鸣提了起来,仔细一看,大吼道:“竟然是你!”

  要说白九鸣早上被揍的时候满面泥污,即使被揍一顿也不好记清楚,满街的乞丐都是这样的,扔进乞丐堆里面绝对认不出来,可是老雕清楚的记得白九鸣的这个紫红色的葫芦,它可帮眼前这个家伙挡了好几脚呢。赵亮以及那三个家丁一听老雕暴怒发问,齐齐往马圈赶来,赵亮大声道:“怎么了,老雕!”

  老雕不怀好意的看着白九鸣,冷笑一声道:“碰到冤家了,少爷,这下有的玩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鬼星夺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