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漓,了脱力的妻子,说:“婉儿,幸苦你了。”  婉儿想伸出手去指孩子,哪只浑身提不起一点儿劲儿,没办法用头看向婴儿说:“抱,抱来,我,我看……”  李天月赶快扭过头去,对稳婆说:“快,把孩子抱来。”  稳婆把婴儿递过来李天月,李天月小心翼翼的接突然,一道电光撕开天,紧接着一声雷吼过后,“哇哇哇……”一声中气十足的婴儿哭声传了开来。“生了,生了,老爷,快来看,是个少爷。”李问天松了口气,大步迈了进去,不去看抱着婴儿向他走来的产婆。走到床前,怜爱地大汗淋漓,已经虚脱的妻子,说:“婉儿,辛苦你了。”。...

九州仙魔传

推荐指数:10分

《九州仙魔传》在线阅读

  天黑得就像要塌了下来,大雨瓢泼,九州剑王李问天背着手不停地走来走去,焦急的神情透露出他正面临着一件前所未有的挑战。是什么事让堂堂的九州剑王如此急躁不安?连裤子都被雨淋湿了都无法擦觉到。

  突然,一道电光撕开天,紧接着一声雷吼过后,“哇哇哇……”一声中气十足的婴儿哭声传了开来。“生了,生了,老爷,快来看,是个少爷。”李问天松了口气,大步迈了进去,不去看抱着婴儿向他走来的产婆。走到床前,怜爱地大汗淋漓,已经虚脱的妻子,说:“婉儿,辛苦你了。”

  婉儿想伸手去指孩子,哪只浑身提不起一点劲儿,只能用头看向婴儿说:“抱,抱来,我,我看……”

  李问天赶紧转过头去,对产婆说:“快,把孩子抱来。”

  产婆把婴儿递给李问天,李问天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抱到婉儿面前说:“婉儿,看,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婉儿疼爱地看了婴儿一眼,笑了下,突然眼睛一闭,脑袋一歪,直接昏在床上。

  李问天吓一跳,急忙把婉儿的手腕抓起来,感觉到有着脉搏在跳,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力竭晕了过去。李问天把被子小心盖好,然后对着怀抱中得婴儿说:“李自在啊李自在,你可真够调皮的,在你妈肚子里折腾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出来。”李问天怀抱着李自在,感觉到一股血肉的流淌,心中欢喜得直喊:我李家终于有后了,我李家终于有后了。

  四周的气氛忽然间变得诡异了起来,李问天心头不停地乱跳。把孩子放到了床上,走出门外,朝远处黑压压的树林看了过去,隐隐有人头缠动。李问天急忙冲进房里,喊来了管家老王。解下挂在胸前的玉牌,挂到李自在的脖子上,看着婴儿熟睡的样子,俯下头去,轻轻在婴儿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孩子,你叫李自在,为父这一生中从未自在过,希望你能自在一辈子。”说完,转身对着管家老王说,“老王,今日李家估计凶多吉少了,你带着少爷从后门出去,往后山跑,别回头,少爷就托付给你了。他长大了只需告诉他叫李自在就行了,别让他报仇,知道吗。”看到老王鬓角的白发,李问天感慨道:“老王,你在我们家操劳了一辈子,我李问天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说完便拜了下去。

  “使不得啊使不得,老爷,你这可折煞老奴了,这是老奴应该做的。我一定会用生命保护好小少爷的。”老王痛哭出来,“老爷,你多保重。老奴这就去了。”

  看着老王从窗户爬了出去,李问天抓起他那把威震天下的青龙神剑,走出门外,怒目瞪向远处,大喊:“奸贼,给我滚出来。”

  “贼哈哈……”远处传来一阵大笑声,“九州剑王果然了不起,这么都被你看出来了。”话音刚落,一群黑衣人逐渐走了过来。

  李问仁匆匆抓起宝剑跑出来,对着李问天说:“大哥,他们是谁,胆敢来惹我们李家,让我出去把他们杀走。”

  “别冲动,二弟,善者不来,来者不善。这次不比往常,我们李家怕是有难了。”李问天拉住冲动的李问仁,“五毒散人,是你。上次你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怎么今天又要过来找死了。”

  黑衣人群走进院子里,边停住了脚步。一个矮胖的黑衣人走了出来,脸上有脸处有条狰狞的伤疤,从右眼眉毛一直延伸到嘴边。他右手指着伤疤,厉叫道:“李问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洒家要好好地报这一剑之仇。”

  李问天不屑地道:“凭你,还不够吧,你难道是过来送上左脸的吗?”

  “那我呢,再加上我够不够啊。”一个柔媚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你,毒蝎美人。好啊,你也过来凑热闹啊。”李问仁剑指着蛇蝎美人道,“妖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哟,玉剑书生好大的脾气啊,奴家好害怕哦。”蛇蝎美人拍着饱满的胸部说,“姓金的,你还不出来帮帮人家吗。”

  “哈哈哈哈,妹妹别怕,哥哥来了。”一个高大的人踏着污水走过来,“啊左啊右,小鹰发现了有个人逃往后山了,你们速速去追杀。”

  “是。”两个人影飞了出去。

  “糟糕,”李问天挥剑斩了过去,“哪里去。”

  姓金的用满天花雨扔出一大把铜钱,说:“李问天,别这么急嘛,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李问天被阻了下来,看着两人消失在后山。怒目瞪了过去,“金钱豹,连你也出来了。好,今天这里就是你们的坟墓。”

  “贼哈哈,李问天,你没发觉有什么不适吗?”五毒散人指着李问天奸笑道,“你还不知道你已经中了我们的五毒堂的五神散功粉了吗?我看你还是乖乖束手就缚吧。”

  李问天抖的一惊,连忙运起功来,发现功力只有平时的一层左右,暗道:糟了,难怪刚刚金钱豹凭借一把铜钱就把我栏了下来。难道天真要绝我李家。“李家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降的人。”

  “是吗,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地就让你中了毒呢?”五毒散人大笑道:“玉剑公子,你还要演戏到什么时候。”

  李问天一听,转头看向李问仁:“二弟,你。”

  李问仁突然哈哈大笑,边向黑衣人群走去,边喊:“不错,就是我下的毒。哈哈……”

  李问天不敢置信,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为什么。”李问仁大叫:“为什么同样是老头子的的儿子,他就什么都给你,让我捡剩的。这个李家,还有青龙神剑,还有青龙九式,什么都给你了。我一次一次的忍,直到我又失去了最爱的婉儿后,我就疯了,在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要毁了这一切。”

  “二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纠结于这一块,从小到大,大哥哪次没有护着你,迁就着你。这个家,还有青龙神剑,青龙九式,你要就跟大哥说啊,大哥肯定都给你啊。至于婉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婉儿跟我真心相爱。”李问天看着有些发狂的李问仁,说:“我们是亲兄弟,你要的,只要你说声,大哥绝对就给你,为什么你要勾结外人来害李家。”

  “你说什么都没用了,今天我要亲手毁了这一切。”李问仁向五散人说,“五毒兄,把五神散功粉的解药给我一颗,为了让他喝下,我自己也中毒了。”李问仁吃下五毒散人递过来的解药,对旁边的黑衣人说,“你们两个,去里屋,把床上那个女人拖出来。大哥,我今天要在你面前好好地享受下婉儿。”李问仁朝天大笑:“我朝思暮想了二十多年,今年终于要完成了。”

  “你这个畜生,他可是你大嫂。”李问天朝李问仁大吼,想冲去一剑斩了,身子却没有了一丝力气,青龙神剑也握不住了,掉在了地上。

  “你现在很想把我千刀万剐了吧,可惜你连剑都拿不起来了。你放心,我会在你面前好好的疼爱婉儿的,然后再送你们一起上路。”

  “天哥。”婉儿伸出手去,朝李问天大喊,“天哥,救我。”

  “婉儿。”看到婉儿被扔在李问仁前面的地上,李问天只觉得心痛欲裂,眼角发怒得都裂开了,大喊:“畜生,我要杀了你这个畜生。”

  李问仁蹲下身去,手用力一撕,婉儿身上的衣服便裂了开来,露出大片雪白的衣服。看到婉儿雪白的肌肤,李问仁直喘粗气,不顾地上有多脏,直接趴了上去……

  李问天看到这一幕,眼角不停地流出血来,想破口大骂,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一代剑王就这样悲愤地死去了。

  良久,李问仁才满足地从婉儿身上站了起来,看到婉儿和李问天双双断了气,还不解恨道:“便宜你们了。”

  五毒散人对着李问仁说:“李兄,这次你立了大功,回去教主肯定会重重有赏,到时可别忘了几位哥哥啊。”

  李问仁整理了下,又恢复到了“玉剑公子”那彬彬有礼的样子说:“哪里哪里,这次多亏了几位,在下才能得了心愿,以后几位若有什么事,吩咐一声就行。”

  “好兄弟。”金钱豹搂着李问仁说,“走,哥俩去喝一杯。”

  “对了,不是派了两个人去追杀了吗,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李问仁心里有点不踏实。

  “没事,有我的小鹰在天上盯着,再加上啊左啊右,不必担心,他们肯定跑不了。”金钱豹拍着胸膛做保证。

  “是啊,啊左和啊右这两位兄弟功力也是很高深的,老子都未必能单独打赢他们两个。对付一个糟老头肯定是轻松之极。”五毒散人说,“不管了,走去热闹热闹。”

  李问仁看了下后山,心头掠有一缕不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九州仙魔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