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盒中世界

刮胡子,而的话他给自己刮胡子呢?他又都属于“给自己刮胡子的人”,他就不应该给自己刮胡子。当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悖论,就会觉得倒不如浪费了非常宝贵的时间在上面,倒不如撬一把锁。本人的撬锁技艺非常精湛,誉满全城。我将以本城所有不给自己撬锁的人撬锁,我也只给这些人撬锁。...

Crazy0

推荐指数:10分

《Crazy0》在线阅读

  第一章盒中世界在某个城市中有一位理发师,他的广告词是这样写的:“本人的理发技艺十分高超,誉满全城。我将为本城所有不给自己刮脸的人刮脸,我也只给这些人刮脸。我对各位表示热诚欢迎!”来找他刮脸的人络绎不绝,自然都是那些不给自己刮脸的人。可是,有一天,这位理发师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胡子长了,他本能地抓起了剃刀,你们看他能不能给他自己刮脸呢?如果他不给自己刮脸,他就属于“不给自己刮脸的人”,他就要给自己刮脸,而如果他给自己刮脸呢?他又属于“给自己刮脸的人”,他就不该给自己刮脸。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悖论,就觉得与其浪费宝贵的时间在上面,不如撬一把锁。本人的开锁技艺十分高超,誉满全城。我将为本城所有不给自己开锁的人开锁,我也只给这些人开锁。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人,别人给我箱子,门,保险箱......巴拉巴拉,总之只要是有锁的我都撬,前提是这些箱子不合法,没错,你猜对了,我是这个城里最牛逼的开锁人,所有的混混,扛把子,只要抢了钱,保险箱,都要找我开。指纹,基因,虹膜,封印.....管他什么我都开,我乐此不疲,既是兴趣也可以混口饭吃。后来,见鬼的,我在老头子的地下室发现了遗产,没错,那个死了120年的老头子居然给我留了遗产,那么我要打破我的入行规矩,给自己的箱子开锁吗?对于这个问题,我决定去找阿兰,那个科学家,希望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然而,面对焦急的好友的恳切请求,他居然说道:“不行,我没有多余的CPU给你计算无聊的事,如果你没有别的事请离开吧,关于房租的事我下次会个交代的。”没错,就是这样,因为有这样的神队友,所以我只好去请求城主,由于我帮过他开过他老婆的保险柜,所以他很乐意帮我解答疑惑。“原来如此,”他说,“你只开别人的锁是吧,那你把它给我不就行了?”不愧是城主啊!但是有个问题,万一这里面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怎么办?“我有这城里的一切,难到还要贪你那点小便宜吗?”联想到城主喝个酒都要撬保险柜,我觉得不靠谱,然后告辞。当我第一次决定把箱子送给阿兰时,他其实是拒绝的:“肮脏的东西,我不要,除非这一年的房租两清。”OK!好了吧,OK。麻蛋,这种人也是6,但谁叫咱有求于人呢,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现在急着打开盒子,看看里面的秘密。当天晚上,我在原本属于我的,现在租给利用我的善良的阿兰的家里,开始打开师傅的遗产。盒子是立方的,大小一立方分米,只有巴掌大,上面有个钥匙孔,除了钥匙孔是白的,其他都是黑的。但我打不开,因为任何仿造钥匙的事物进入钥匙孔都会被吸进去,即使我试了几百把,甚至动用了我的开锁神器中排行第十三的“零物开解”,然而除了被吸进去之外并没什么卵用。最后阿兰决定动用武力。“不行,万一打坏了怎么办,这里的东西一定很重要。”“现在这是我的了,怎么,难道你要打破你的约定?”阿兰讥讽道,“果然,对于杀了自己师兄的撬锁匠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吗!”“随便你了,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是输不起的人。”我有点无力地说道。没错,我是杀了师兄,当着师傅的面杀的,暗算,老头子没来得及救他,他就死了,毒死的,剧毒,情花毒。我知道师兄一直暗恋那个**,他是个情种,明知道人家看不上他,还甘愿单恋一枝花。凭他的条件,天锁神机宫关门大弟子,王之宝库,虚空神迹,封印之地.....一般人进不去的地方,于他不过如履平地,只要稍稍用点心,财富,地位什么没有,这些有了,女人不过倒贴啊。老头子也对此颇有微词,但他毕竟一生只收了两个弟子,哪个都是心头肉,而且好不容易弟子中的死宅学会了爱,自己这个师傅怎么能帮倒忙呢?但师傅的忧郁,徒弟看在心里。师傅的问题就是徒弟的问题,看师傅这么忧郁,再看师兄那个傻逼,我觉得让这两个人脱离苦海简直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啊,玛利亚!经过2年的准备,走遍了17个次元,采集了833.30吨不同的世界土壤,用龙的血,天使的血,鬼的血,恶魔的血,浇灌了10000个平行年,终于,让我培养出了情花,然后,在仲夏夜,大师兄喝下了情花酒。我骗他是那个**酿的,证据就是我把她的结婚时的邀请函给他看,而且还这么说:“这酒我一直没舍得喝,今天是姐姐孩子的满月酒,她请我们去,但我是懂你不会去的,你就戒酒消愁吧,希望你喝了这酒后从新开始自己的人生,毕竟人家孩子都满月了,你没机会了。”**的孩子确实是满月了,我要他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也确实是出于真心啊!!一般人喝那酒只会醉,痴情的人会忘掉自己的爱人,忘得很彻底,就如同那个人不存在一样,结果师兄就死了。为什么?因为总有那么些人分不清自己和自己爱的有什么区别,这种人在喝了情花酒后把自己也忘得个一干二净,连三魂六魄都涣散消失,但这种概率很小的,结果,呵呵,师兄就是。至于你要问我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不知道啊!我只是个想替师傅分忧,帮师兄脱离苦海的萌萌哒小师弟而已,至于这这情花的副作用我事先知不知道,我说我忘了别人也不信啊!结果,我成了不坠城排行前10的恶棍,搞得我大天锁神机宫只能在**上混了,要不是我跟城主关系不错,我早就被驱逐出境了。当我看到阿兰把工具拿来的时候,我吓出一身冷汗。“喂,只是开个盒子,没必要动用重力子放射线射出装置吧,你这样会连带把盒子里的东西都击穿的!”“只是聚变型速子流而已,我没有制造重粒子放射线射出装置的时间,太费事了。”当我们满怀信心地将速子流轰向盒子时,诡异的事发生了。蓝色的速子流在遇到盒子前消失了,被吸收了,不是钥匙孔,是盒子周围的空间导致了速子流的坍缩。“失败了吗?”“看来不是时空类,不敢相信。”“怎么会,不过是个盒子,有必要吗?这么吃惊。”这么多年了,我又一次看到了阿兰的失态。“想必你是用任何物质手段都无法打开这个盒子,才动用了‘零物开解’对吧!”“如你所愿,我动用了这个世界的一切物质性开锁手段,甚至动用了正反物质定向泯灭刀,最后我断定它是非物质的,至少不是这个世界的物质体系,”我顿了顿,“我用了零物开解,然而并没什么卵用。”“零物开解被吸进去也好,这下就没人骚扰那些可怜的量子幽灵了。”“说正经的,你能破开吗?”“速子流对它没影响,看来它不在此界时空之中,既非物质类也非时空类的宝物,难道是......”阿兰思索了一番,仿佛下定决心地说道:“用因果炉。”当我从城主手中借到因果炉时,城主跟我说:“看来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啊,能不能取出来的时候给我看看。”“行啊,但你不许告诉别人。”我拿到了因果炉,回到家,阿兰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真慢,你不能用传送门?”那东西最近出故障,不稳定,我当然懒得用。现在当务之急是开盒子,嘴炮什么的以后慢慢打。结果让我们失望了,透明的因果炉融化了盒子的外层(当时我们认为),当盒子露出里面一模一样的另一个盒子的时候,我和阿兰都知道计划失败了。因果炉到底有没有对它产生影响我们不知道,但从这诡异的结果我们已经不对因果炉抱有希望了,又一次失败。至此,我忽然想到老头子的遗言:“当你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说明你已经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也许,是时候离开这座城了,如今的我已经到了要离开的时候。当我下定决心离开家,去外面寻求答案的时候,城主找到我,向我拜托一件事。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当时一定会拒绝。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Crazy0”,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