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倒不如他,虽然碧叶山武家的名声却像是了重新开启的美酒的芳香,传开江湖。  碧叶山上,并也没碧叶,有的仅有火红火红的枫叶,整座山都是一片火红。武家白色古朴厚重的宅子就像是在火中淬练像。  武家的人岂非都是在淬练?  武家现在的仅有武鹏、武灵蛾兄妹碧叶山在以前只是一座一百多丈高的小山,只有当地人知道有这样一座山。。...

北极飞蛾镖

推荐指数:10分

《北极飞蛾镖》在线阅读

  天下山岳,名胜者不计其数,像五岳,天山之类。但是那些名声不大的山,也就未必不如这些。

  碧叶山在以前只是一座一百多丈高的小山,只有当地人知道有这样一座山。

  只是在几十年前,来了一对夫妻在这里住下了,在不久后,碧叶山就闻名天下。

  只因为那对夫妻已经成为名震江湖的大侠,武迅虽然只有孤身一人,在江湖中的名气却不下于那些大门派的掌门。

  他的武功绝对要比那些门派的掌门人好得多。。

  虽然他的后代已经不如他,但是碧叶山武家的名声却像是已经开启的美酒的芳香,传遍江湖。

  碧叶山上,并没有碧叶,有的只有火红火红的枫叶,整座山都是一片火红。武家白色古朴的宅子就像是在火中淬练一样。

  武家的人岂不都是在淬练?

  武家现在只有武鹏、武灵蛾兄妹,和九个仆人,九个护卫。但武家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庸人。

  有一次海南派的二弟子路过这里,听说武家就在这里,就想要凭借自己的海南七式找武鹏挑战,结果却被门外扫地的下人一掌将剑击落。

  他不服,结果又是被一个正在洗衣服的小姑娘用树枝将剑击落,用的也是一招。

  而此时一身白衣的武鹏却在大厅中紧紧皱着眉头,手里紧紧握着早已喝完茶的茶杯。武灵熊在他身旁,也是一脸严肃的模样。九个护卫站在他们身旁。

  武鹏喃喃道:没有想到,他竟然来了。

  武灵熊道:难道我们这些人还对付不了他吗?

  武鹏道:你是不是以为凭借我们这些人可以对付当今世上的任何人?

  他又苦笑道:只可惜他不是人,他是一个瘟神,一个杀神。

  武灵熊咬着牙,道:他要怎样,我们就接着便是了。

  武鹏道:今天将你妹妹送出去。我实在不忍看着她…

  武灵熊道:送到哪里?

  武鹏道:最好是那些没有名声,默默无闻的地方。

  武灵熊苦笑道:我们认识的人那个不是名动一方?

  武鹏摆摆手道:你看着办吧。

  世上没有神吗?

  有的,杀神。

  就在两年前的冬天,中午。

  一个**着上身的男子,手提着一把五尺长的鬼头大刀,屠杀了祁连山十家山寨。一条性命都没有留下。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甚至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尊杀神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就在前几天,这尊杀神突然传信到武家说他的师傅以前败在了武鹏的爹手里,他现在要再来切磋。

  武鹏的爹就是当年一人将碧叶山武家的名声传遍江湖的人,当年与他交手的人全都败在了他手里

  武灵熊道:那就把小妹送到钱家吧,那里既不出名,又有钱。

  武鹏道:可以。今天就把那个丫头送去吧,免得她发现了什么?

  武灵熊立刻转身,去了山顶,那片火红的顶峰处。

  武灵蛾正在那里捉蝴蝶,这里的蝴蝶也是火红的。飞起来就像是一团火在燃烧。

  武灵蛾的衣服却白如美玉,柔如羊脂。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却比要衣服还白百倍,柔软百倍。

  她的脚下有一个半径一丈的圆圈。有十只蝴蝶就在那圆圈的范围内,整整十只,一只不多一只也不少。

  每当别处的蝴蝶要飞进来或者里面的蝴蝶要出去时,她的身子便会迅速的腾起,凌空排出一掌,她的动作看起来并不急促,却迅速无比。她的掌虽然迅速,所拍出的掌风却温柔的如同轻抚着小草的春风。

  蝴蝶遇到掌风,只觉得被春风吹拂,然后便会顺势改变方向。

  武灵熊看着武灵蛾饶有兴致的玩着,虽然不忍,还是叫道:小妹,我带你去小城里你嫂子家好不好?

  他又低声道:他们家,即有钱,又不会有人烦你,你可以自己玩。

  武灵蛾果然瞪大了眼睛,道:好!

  派了六个护卫将武灵蛾送到钱家后,武鹏就道:这次切磋实在是生死未卜。

  他又狡黠的笑了笑,道:你平时**现在看来倒也不是什么坏事,那个叫凤儿的女孩子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吧。

  武灵熊也笑道:至少我们武家有后了。

  武鹏叹了口气,眼睛又突然瞪得大大的,厉声喝道:这次你要是能逃过这一劫,一定要好好待她,知道吗!

  武灵熊正色道:是。

  武灵熊本来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也是一个喜欢女人的男人,所以他的身边从来不缺少莺莺燕燕。

  谁家少女不怀春,年少凤儿遇到他,就像飞蛾遇到火,无法避免的就将身心奉献给武灵熊。

  武灵熊突然想起凤儿那张漂亮却又青涩的脸,想起她清纯却坚定的大眼睛。

  他突然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对不起这个女孩了,或者说这个女孩对他实在是很好,为他奉献的也太大。

  可是为什么偏偏要到这种时候才会想到,才会明白?

  武灵蛾来到了钱家,见过长辈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一匹快马,骑着直接到了蜡像馆。

  从钱家要打听一个人,简直简单的要命。

  当武灵蛾推开门说要找艾北时,十几个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她,年轻胖子的一双桃花眼突的快要掉出来了。

  他实在是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儿,特别还是如此的活泼,富有朝气。

  艾北道:有事吗?

  武灵蛾甜甜的道:出来陪我玩吧。

  艾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张老板他们却直接把他给推了出去。

  武灵蛾刚才的笑容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愁容,一脸悲愤。

  艾北虽然奇怪,却没有问,别人的事,他从不多问。

  他也不必问,因为武灵蛾自己已经开口说了。

  她的声音已经没有往日的阳关:你相信世上有神吗?

  她不是在问艾北,因为她是自己回答的:两年前,有一个年轻人,拿着一把大刀,在光天化日下,屠杀了十个山寨,数百条人命,不仅如此,而且听说就连一条狗都没有留下。

  艾北只是安静的听着,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武灵蛾接着道:从此以后,江湖中人就叫他杀神。半天不到的时间,将十个山寨屠杀的鸡犬不留,这个杀神的称号他是当之无愧。

  若论起武功,就算是当今江湖中声望最高的凡了大师也不会是他对手。别人在他面前就简直像待宰的猪羊一样。

  她又叹了口气道:可是就在前几天,他却是找上了我们家。我爹爹虽然平时低调,可是武功却和凡了大师相仿,但这还是不够的。

  我爹爹知道这次是凶多吉少,所以就将我送了出来,他还只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只当我是个只知道贪玩的孩子。

  她的眼圈已经发红:在这种情况下,要是别人家,都一定会是让儿子逃出去,好为家族留下血脉,可是我爹爹从小就疼我胜过疼我哥哥十倍,我哥哥对我简直比对我嫂子们还要好十倍。所以他们才会在在这时候将我送出来。我明明知道他们的意图,却不能不装糊涂。

  艾北还在听着,这时叹了一口气,道:你家倒是很特别,别人都是重男轻女,他们却是重女轻男。

  武灵蛾道:这虽然不见得是一个好的另类,但我却很感激他们。

  艾北叹道:一个女孩子若是有了一个这样的家庭,的确应该感激他们,因为这些年她一定会非常快乐幸福。

  武灵蛾似是又想起了以前的事,脸上又泛起了光。

  可是一瞬间后这欢乐的光芒便消逝了。

  欢乐毕竟是往事,现在毕竟是现实。

  艾北顿了顿,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武灵蛾苦笑道:我还能怎么办?当今世上没人能够胜过杀神。我爹爹和哥哥凶多吉少。

  她的眼神突然又变得坚定起来:但不论如何,我都要好好的活着,要不然,他们就算死也不会瞑目。

  艾北道:噢。

  中午,耀眼的太阳俯视着大地。

  艾北和武灵蛾已经到了李老头的油条铺。周围还是那些既朴素,又欢乐的汉子们,这些人有艾北认得的,也有不认识的。

  李老头看到武灵蛾,带着笑,问道:姑娘第一次来吧。

  看到武灵蛾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少有男人能够不笑的。

  艾北抢先道:我朋友。

  他和武灵蛾就在这里的已经是灰黑色的槐木板凳上坐下了。

  李老头将油条和豆浆端了上来,旁边一个少年不时的用余光偷偷瞧着武灵蛾。

  年轻的少年们总是爱看美丽的女孩子,而且一些胆大的遇到漂亮的女孩还会上前搭讪。

  这个少年就属于胆大的,很快他就离开自己的座位,来到艾北和武灵蛾旁边坐下了。

  他还年轻,所以眼里的欣赏与爱慕一点也掩饰不住。

  他的目光并不全是在武灵蛾身上,偶尔也停留在艾北身上,因为他不知道艾北和这个漂亮的女孩什么关系。

  他特别是他在坐下时,故意看着艾北的表情。

  结果让他很满意,因为艾北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

  现在他就有一点得意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艾北若不是和这个女孩没有什么关系,就是艾北太软弱。无论是哪样,那对他都是好的。

  他已经准备怎么介绍自己,怎么一步一步和她做朋友了。

  可是他还没有开口,面无表情的艾北就淡淡开口道:你走。

  少年诧异道:你说什么?

  艾北道:我说让你走。

  可是年轻的少年们有几个不是争强好胜的。特别是在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面前。

  少年瞪大了眼睛,喝道:这里又不是你家,我偏爱坐在这里。

  这种无理的话若是一个女孩来说,当然是说不出的可爱。可是就算是一个女孩来说,艾北也未必领情,更别说是这样一个视他为对手的人了。

  艾北看着他一幅挑衅的神色,皱起了眉头,道:你偏要欺负人?少年见他这幅样子,以为他是怕了,于是胆子更大了,他大声喝道:只要你现在离开这里,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这话说的好像是艾北得罪过他一般。艾北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的眼里的神色也突然变得复杂起来,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喃喃道:为什么总是有人会找麻烦?

  他慢慢的站起身,又轻轻拍了拍武灵蛾。示意他们一起走。

  武灵蛾冲他笑了笑,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并没有因为他的“软弱”而生气。

  她也慢慢站起身来,就要随着艾北一起走。

  少年一看武灵蛾也要走,咬了咬牙又道:不行,现在你不能走。

  艾北又皱眉,刚要再说什么,武灵蛾刚才带笑的俏脸已经不见了,她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厌恶,道:不管你想怎样,我都要告诉你两句话。第一句是你很讨厌。

  这句话说完,少年就突然觉得自己的鼻子和肚子都一阵剧痛。

  武灵蛾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他的鼻子上,脚已经踢在了他的肚子上。

  少年已经疼的弯下了腰。

  武灵蛾又道:第二句话是令人讨厌的人会经常受到教训。

  说完她就拉着艾北要走。。

  艾北的眼睛里充满着复杂的神色,她的眼睛里也充满着复杂的神色。

  世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爱挑衅别人的人?这个少年是,杀神也是,他们的欢乐与**必定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中。

  世上不仅有爱挑衅别人的人,而且还有爱欺骗别人的人,爱折磨别人的人

  这些人的欢乐一定是要别人付出代价的。

  可是那些勤劳的弱者,那些胸无城府的善良者为什么就要变成别人的牺牲品?

  少年趴在地上,咬着牙,道:不能走。

  他勉强站了起来,蹒跚到艾北面前。

  他的步履踉跄。任谁都看出他已经没有力气在出手打人了。

  可是就在他到了艾北身旁时,却突然出手了。

  他原来带着爱慕与怨毒的眼神也消失了,此时眼里一点感情都没有。

  他的行动也变得如同猎豹一般迅速,凶狠。

  从他的手中也发出了点点寒光,比星更冷,比野兽的利爪更锐利。

  寒光射的方向却不是艾北,而是武灵蛾。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快的暗器,能躲过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暗器射出后,少年立刻抽身而退,他的嘴角已经有了笑容,这一击实在是太完美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武灵蛾中暗器死的情景。

  只可惜武灵蛾就是这少之又少的人中的一个。

  只见她的身子轻轻的飘起,又轻轻的落下,她的动作就像蝴蝶飞舞一样优雅,却又很快。

  有多快呢?

  至少比暗器要快,等她落下的时候,暗器已经射入她后面的桌子。

  少年刺客已经走了。

  武灵蛾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他竟然连我都不肯放过。

  艾北道:这是杀神派来的人?

  武灵蛾道:我们武家并没有惹过人。

  艾北道:我只是奇怪,若是杀神派来的杀手,怎么会这么差?

  武灵蛾道:也许他是小看我了。

  艾北也道:也许是吧。

  武灵蛾的眼睛突然发了光,她兴奋道:我知道了!我知道有谁可以救我爹爹了。

  艾北道:哦?

  武灵蛾道:只要杀了杀神,他们就没有危险了。

  艾北道:世上没有人能杀了杀神。

  武灵蛾道:也许没有人比他武功高,也许没有人比他狠,但是就不代表没有人能够杀了他。

  艾北叹了口气道:你是要找杀手?你能够想到这个法子,你爹爹也一定能够想到,可是他却没有用。

  武灵蛾咬了咬牙,道:我知道他们就算是死也不愿做出这种事,可是我又怎么能……

  艾北道:好吧,随你。可是要找到有实力和胆识杀死杀神的杀手并不容易。让他出手更不容易。

  武灵蛾犹豫了一下,道:我知道有一个。

  她又对艾北道:抱歉了,我要去找他了。

  艾北道:我有没有说过不和你一起去?

  武灵蛾道:没有。

  艾北叹道:那你就不用说抱歉了,我们走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北极飞蛾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