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算计

上清殿等侯,我去去就来。”众人诧异,只得耐心的等待夫人回去作出解释。  掌教夫人一路疾驰到上清斋,进来找到了放至孙子兵法书籍的地方,抬开孙子兵法书籍抬头一看内侧缓缓地再打开一个夹层,掌教夫人看不见那两卷经书,口中地说:“夫君始终置放此处,昨日怎么看不见踪影?”掌掌门夫人一路飞驰到上清斋,进去找到放至孙子兵法书籍的地方,搬开孙子兵法书籍只见内侧缓缓打开一个夹层,掌门夫人不见那两卷经书,口中说道:“夫君一直放置此处,今日怎么不见踪影?”掌门夫人正在想那两卷经书哪里去了,只见外面弟子传来话语说道:“掌门夫人,叶长老说不要误了掌门出殡的吉时。”掌门夫人来不及调查两卷经书去向,只能先安葬夫君,再来调查经书被盗,于是对弟子说道:“知道了,告诉长老们我马上就到。”说完放置好孙子兵法,出了上清斋,向上清殿去。。...

笑傲神书侠

推荐指数:10分

《笑傲神书侠》在线阅读

  上章说道,昆仑掌门师兄文灿并未寻到,当下众人劝说掌门夫人将昆仑掌门文涛下葬,以免日久尸首腐烂。掌门夫人听言,说道:“也只好如此,夫君生前说过:万一他那天不幸身亡,他希望能葬在西山密洞。”袁长老道:“既是掌门生前遗愿,那我们就遵从掌门的意思。”掌门夫人点点头,叶长老道:“吉时已到,请夫人移步上清殿。”掌门夫人忽然想起夫君生前最爱的两卷经书,她想让这两卷经书陪他长埋地下;于是说道:“等等,你们先去上清殿等候,我去去就来。”众人不解,只好等待夫人回来解释。

  掌门夫人一路飞驰到上清斋,进去找到放至孙子兵法书籍的地方,搬开孙子兵法书籍只见内侧缓缓打开一个夹层,掌门夫人不见那两卷经书,口中说道:“夫君一直放置此处,今日怎么不见踪影?”掌门夫人正在想那两卷经书哪里去了,只见外面弟子传来话语说道:“掌门夫人,叶长老说不要误了掌门出殡的吉时。”掌门夫人来不及调查两卷经书去向,只能先安葬夫君,再来调查经书被盗,于是对弟子说道:“知道了,告诉长老们我马上就到。”说完放置好孙子兵法,出了上清斋,向上清殿去。

  上清殿内,众人都在等掌门夫人;当下上清殿外的弟子大声吟道:“掌门夫人到。”

  三位长老闻言,皆出门相迎,袁长老说道:“夫人刚刚何去?”掌门夫人回道:“先不要说这些了,还是先给掌门出殡吧,以免耽误了吉时。”叶长老道:“对,夫人说的对,我们还是快些出殡,以免误了吉时。”袁长老点点头。

  掌门夫人站在灵位前拜了三拜,转身说道:“吹啰鸣鼓!”

  此刻,上清殿外,响起哀怨锣鼓声;袁长老道:“二弟子骆音,三弟子张琦,四弟子舒乐,五弟子张青上前,你们四人给你师父抬终。”掌门夫人听言,说道:“袁长老,你搞错了吧!不应该是前四位弟子抬终吗?”袁长老应道:“是不错,但是大弟子关秋阳十日前下山采购,至今未归,我等已派人寻找未果,所以才让张青代替大师兄。”掌门夫人道:“怎么?关秋阳十日未归,这段时间为了夫君的事也顾及不了他的弟子了;即是如此,那么就让他们四人给他们的师傅抬终吧!”只见叶长老提起拂尘,喃喃自语:梭拉,梭拉,麻哈梭拉,苏梭拉,裟哈。苏达拉,苏达拉,苏吗拉,苏吗拉,裟哈。叶长老口中喃喃自语的正是昆仑的《白衣观音经》的净口、净身业真言来超度亡灵。崆峒派孙强掌门也双手合十,盖仲、楚月怜亦是如此。

  掌门夫人道:“起,出殡。”掌门夫人话语刚出,只见一个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飞瞟掷进大殿,众人来不及躲避,只见那飞镖直射到棺木上,四位弟子刚抬起棺木,被这飞镖一震,手不禁一软棺木眼看就要摔下来了;此刻盖仲和楚月怜一前一后托住棺木,袁长老见棺木平稳,便和昆仑孙强掌门一起施展轻功追了出去,那人早已不见踪迹;掌门夫人等众人都出来一看究竟,袁长老还在上空叫道:“来者何人,为何不敢露出庐山真面目。”只见没人回答,便和孙强下来了;袁长老对掌门夫人说道:“来着轻功之高,袁浩无用并未追上;幸得二位相助,否则我们掌门死后还不得安宁。”说完向盖仲和楚月怜抱拳鞠躬。盖仲还礼说道:“袁长老,哪里的话,文涛贤弟亦是我的至交好友,我怎么让他死后还不得安宁;不过,此人行动之迅速,我们在场的人没一个人能及。”楚月怜道:“能在那么快的速度掷出暗器打落他们手中的棺木,我看他不仅轻功过人,想必此人内力亦是非比寻常;看他掷暗器的手法倒是不曾在江湖所见,以他的轻功步伐到似失传已久的逍遥派绝学凌波微步。”

  袁长老听言说道:“凌波微步?”楚月怜点点头说道:“我三十年前看家父演示过,家父称赞此功为天下无双的轻功;家父说凌波微步按八卦六十四方位,加上逍遥派心法配合而成,其步伐逍遥洒脱,没想到今日在昆仑得遇逍遥派后人;若不是刚才为顾及文贤弟的棺木,真想与之比试一下轻功。”袁长老问道:“逍遥派?怎么江湖不曾听闻此门派?”楚月怜回道:“那是因为逍遥派本就是远离江湖的门派,平时就鲜为人知;四十年前,逍遥派因内斗四分五裂,不成一派,其弟子改投别派的改投别派,还有的归隐;如今四十年过去了,当然更鲜为人知了;我所知的都是家父相告。”袁长老点点头,楚月怜道:“不知贵派如何得罪逍遥派的人?”叶长老回道:“我们就是逍遥派也没听说过,更别说得罪逍遥派传人了。”袁长老点点头。楚月怜思道:“那就奇了。”孙强心中暗想:“来者功力甚强,不过看他的步伐,确实如楚月怜所说的,像极了逍遥派的凌波步法,可是逍遥派凌波步法百年前就失传了,怎会在此地出现?”袁长老问掌门夫人道:“夫人可知,掌门生前与谁有过深仇。”掌门夫人摇摇头,盖仲见状,说道:“各位不必惊慌,来人若想取我等性命,何必来去匆匆;当下,给贵派掌门出殡要紧。”掌门夫人点点说道:“是,来者既然畏畏缩缩,我们便不予理会。”说完转向大殿,众人随其后。

  掌门夫人进殿见棺木上飞镖上有一纸条,棺盖上放置了一个包袱,掌门夫人上前准备打开包袱,袁长老上前说道:“调虎离山,小心有诈。”袁长老取下棺木上的飞镖,取下纸条递给掌门夫人,掌门夫人打开纸条,纸条上面写道:

  贵派弟子不守规矩,弑师取经;在下逍遥派后人四处游历,不曾想未来昆仑讨教,却只见贵派弟子暗中下毒与茶水中暗害自己掌门师父,后暗中追随得知原来他是为了两卷经书,才不惜弑师取经;现如今我已替贵派铲除余孽,清理门户,两本宝经完璧归赵。

  掌门夫人放下字条,打开包袱,只见那包袱里放置着两本陈旧至极并有点破损的经书,那经书右上角用梵文写着四个大字“九阳真经”。掌门夫人说道:“袁长老,在这十日我派除了关秋阳失踪以外,还有没有弟子失踪的?”袁长老摇摇头说道:“没有。”叶长老说道:“掌门夫人,莫不是信中有什么线索。”掌门夫人说道:“叶长老猜得不错;关秋阳弑师取经,逍遥派高人替我派清理门户了,这下我夫君之仇得报了。”说完将那纸条递给三位长老看了看。

  此刻孙强掌门问道:“掌门夫人,贵派掌门不是死于隐疾吗?怎么又是被自己弟子下毒;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隐情?”掌门夫人解释道:“因为之前我夫君死因不明,所以才对外声称死于隐疾。”孙强点点头,盖仲对掌门夫人问道:“弟妹,不知这两卷经书如何打算。”掌门夫人说道:“这两卷经书是我夫君生前最爱的东西,现在他西去了,这两卷经书就随他入土吧!”盖仲知道文涛一手混元内功厉害得很,怕是那混元气功便是从这两部九阳真经捂出的,现下文涛已去不得讨教,心想借经书一观,所以才有之前的那一问,但是夫人说要把这两本书给夫君陪葬,当下盖仲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轻叹一声;楚月怜听到盖仲一叹便知道他想一观九阳真经,楚月怜小声说道:“君子不夺人所爱。”盖仲听言,说道:“还是你懂我心思。”孙强见状知道盖仲对那经书有意思,细想来这经书肯定有过人之处。

  掌门夫人示意张、叶两位长老,张、叶知道夫人的意思,各自走到棺木一侧,推开棺盖,掌门夫人上前将经书放于夫君怀里,随即张、叶又用力合上棺木。掌门夫人说道:“出殡,鸣鼓!”打断的鼓声又重振起来。

  叶长老上前提着一篮冥纸出了大殿,随手拿些用力一掷,飘散在空中,锣鼓紧随其后,张、袁两位长老前面开道,然后四位点名弟子抬起棺木出了大殿,接着孙掌门、盖仲走在前面,楚月怜和掌门夫人紧随其后,左首边是崆峒派的弟子,右首边是昆仑派的弟子,这些弟子皆披麻戴孝,高举白绫旗朝西山密洞去。

  当下,只见一个身影停在拜月宫门前,那人缓缓露出面目,此人着一身黑衣,面容严肃,提着宝剑朝拜月宫门去,走进宫门前只听见看守拜月宫门的弟子抱拳鞠躬说道:“属下参见护花右使。”他并没有理会,径直走了进去,直接朝拜月大殿走去。

  拜月大殿内,高堂设有香案宝座,宝座上坐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梳着魅妆,看着十分妖娆,不过看其眼神却凶、恨之极,此人不是他人正是拜月宫主,江湖人称蓝魔。座下右首乃是四分坛坛主,依次是青龙坛周青、白虎坛陆云、朱雀坛汪勇,玄武坛风泉;座下左首乃是护花左使杨坤。门外弟子见来者呼道:“参见护花右使。”护花右使见状,说道:“免礼。”说完走进大殿,朝上座鞠躬道:“属下参见宫主。”拜月宫主道:“免礼,护花右使此行如何?”水月说道:“水月不负宫主所望,顺利将此事办好,丝毫不留破绽成功嫁祸给关秋阳。”拜月宫主说道:“很好。”水月问道:“宫主,不知此番做法意欲何为?”拜月宫主用凶狠的眼神看着水月说道:“覆灭昆仑,称霸西域;进军中原,称霸天下。”水月被蓝魔的眼神的镇住,嘴里喃喃说道:“日出西方,唯我拜月;覆灭昆仑,称霸西域;进军中原,称霸江湖;中兴圣宫,一统天下。”说完只见杨坤和四分坛坛主皆道:“日出西方,唯我拜月;覆灭昆仑,称霸西域;进军中原,称霸江湖;中兴圣宫,一统天下。”拜月宫主听言仰天长笑,口中还喃喃说道:“文涛,你就在天上看着我怎么把昆仑派给灭的吧!”欲知后事如何,敬请期待下章更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笑傲神书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