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说,但是在下恰恰羽弋,不知道阁下有何见教。”羽弋轻轻一笑,黄衣少年的出现并也没让他看起来非常出乎意料,他了特别注意到这黄衣少年是从六大弟子的方位走来,所以是其之一。  黄衣少年上下打量着羽弋,眼前的这个更年轻人不断刷新了自己现在的世界观,起码在村里更年轻一羽弋对着台下的胡迪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便缓步走下台去,往司马空处走去,却被突然出现的紫衣少年拦住了去路。。...

  轻松打败了胡迪,羽弋暗自告诫自己不能掉以轻心,若不是利用胡迪的轻敌大意,这场比赛的结局还真说不准,他相信台下六大弟子正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自己,他们才是最终的对手。

  羽弋对着台下的胡迪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便缓步走下台去,往司马空处走去,却被突然出现的紫衣少年拦住了去路。

  “你就是他们说的,悟性很高,村长最近新收的弟子-羽弋?”紫衣少年背负双手,眼神里无不透露出轻蔑之意。

  “悟性很高不敢说,不过在下正是羽弋,不知阁下有何见教。”羽弋微微一笑,紫衣少年的出现并没有让他显得十分意外,他已经注意到这紫衣少年是从六大弟子的方位走来,应该是其之一。

  紫衣少年打量着羽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刷新了自己以前的世界观,至少在村里年轻一代中,还没有人敢以这样的语气和自己对话,都是毕恭毕敬的,所以他对羽弋的第一感觉并不是很好。“我叫孙浩,是孙长老的亲传弟子,期待与你在台上一决雌雄,所以你一定要努力进入准决赛,不要让我失望哦。”孙浩撂下狠话后转身离去。

  “倒是十分狂傲啊,也不知道有没有猖狂的资本!”羽弋望向了孙浩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以示自己的不满。

  “他是上一届比武大会的冠军,据说孙长老已将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他。”不知何时司马媚儿出现在羽弋身旁,望着孙浩的背影,淡淡的补充了一句。

  听了司马媚儿的介绍,羽弋透露出一丝忧虑,他意识到这个孙浩确实有着嚣张的本钱,将会是一个十分棘手的对手,而自己毕竟修炼的时间摆在那里,根基还不算太稳,能把握的仅仅只是那一腔求胜的鲜血罢了。

  ”徒弟,你倒是隐藏得不错嘛,连为师都没有看出你的实力。“对于胡迪被轻易打败的这件事,司马空始终是有些不相信的,说话自然也是透露着不满。

  ”哪里,都是师傅教导得好。“羽弋不敢直视司马空的目光,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进步得这么快。

  见羽弋没有回应,司马空摇了摇头,或许这个徒弟根骨好,悟性高,能有次造化也在清理之中,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徒弟能进步这么快都得意于古书《三国演义》的辅助。

  场上的战斗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村中弟子们都各显身手,时至己时,通过角逐,前7名基本已经出来了,除了常规的6大弟子以外,还多了个羽弋。

  “恭喜啊!能跟6大弟子齐名已实属不易。”司马媚儿像是自己获得了胜利似的,喜笑颜开。

  正当裁判宣布进入决赛的时候,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人群陷入了混乱。眼看接下来的比赛是无法进行了,司马空只好站了起来,高声宣布道:“今日天公不作美,暂且散场,决赛另择时日。”

  众人匆匆散去,羽弋也准备随着大部队离去,却被司马空叫住了。“你一会去我家去吃晚饭吧,我有话对你说。”

  这是师徒二人长久以来,司马空第一次主动邀请羽弋,通过这次比武,他对羽弋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对于这个徒弟,他是喜爱的,所以想保护他不让去参加比武大赛,然而事实已成,正好决赛择期,所以他决定通过这次晚宴,告诉羽弋一些细节,让他心里更有数。

  傍晚时分,羽弋准时到达了司马空家中,师徒两人拿起酒杯,推杯换盏,各自聊开了一些奇闻趣事,司马媚儿本想加入,却被司马空以女流之辈的名义赶走了,只好闷闷不乐的出去了。

  “你今日在台上的3场比试我都看到了,进步确实很快,我很欣慰。”司马空微笑道,拍了拍羽弋的肩膀,再次肯定了羽弋的进步。

  “那是必须的,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徒弟。”羽弋不忘拍师傅马屁。

  “你的内劲增长很快,我想,我教你的拳法也自己改良过吧。”司马空半闭眼睛,打着哈哈,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里。

  羽弋显得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的一些小动作都没有瞒过师傅的眼睛,只好傻傻一笑,默认了司马空的说法。

  “既然如此,那么让我来领教一下你改良后拳法的威力吧。”说完,司马空表情严肃,往门外走去。

  就这样,没多久两人便一前一后来到一片树林,司马媚儿注意到了两人的动作,偷偷地跟了上去。

  “你使尽全力向我攻过来吧,只要我的脚步挪动了丝毫便是我输。”司马空背负双手,目光直视羽弋,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十分深邃。

  “师傅小心了!”尽管知道司马空的强大,羽弋还是提醒了一下司马空,便架出招式攻了过去。

  在攻击中,羽弋盘算着,自己的实力不同以往,用自己改良的拳法,说什么也总能逼迫司马空移动身子吧。没想到几拳攻打过去,司马空并没有躲闪,而是仅凭单手接住了自己的各种攻击,在接招之后,单手快速变掌,反击自己头部。羽弋一连攻击了3次,没有占到半点便宜不说,自己的额头反而被司马空轻击了3次。

  通过几次的试炼,司马空了解到羽弋的实力,尽管有些进步,但离六大弟子的实力还有相当的距离,于是出言相劝,轻声说道:“如果你只有这种实力,还是早点弃权吧,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没想到自己改良的拳法在司马空面前不值一哂,羽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司马空背负双手离开。

  司马空刚一离去,司马媚儿便出来了,刚才的打斗她都看在了眼里,羽弋的失落令她十分难受,只好安慰道:”没事的,六大弟子毕竟修炼的时间长,你在短短一个月能有这样成就已经不错了。“

  望着司马媚儿,羽弋点了点头,以示自己还好,两人分别以后,羽弋便径直回到了住处,躺到了床上,脑海里一直在回忆着司马空关于让自己弃权的话语,他不停地模拟与司马空刚才的打斗,企图找到一些破绽,然而想了许久依旧没想出任何破解的办法。

  这时,羽弋感到自己额头有些疼痛,想起在打斗中,司马空轻击了自己三次,每一次都是用一种不同的手势。想到这里,羽弋腾地坐了起来,他相信司马空不会真的就这样对自己失望了,这三次敲击一定是在暗示着什么,由此羽弋回想电视剧《西游记》里孙悟空拜师的情节,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是师傅要自己半夜三更时分去树林等他啊,这是打算传授自己上乘武学啊,羽弋忽然觉得充满了斗志,觉也不睡,直接前往先前空地,于一处大树下等候,以示诚意。

  晚间的树林显得有些清冷,羽弋双手抱着胸口不停的打着寒颤,毕竟是来得太早了,离三更还有个把小时,这样干熬夜又没有手机和电脑玩,羽弋实在困得不行,正要睡着之际,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脚步声羽弋是很熟悉的,是师傅司马空来了,没等他走近,羽弋便笑着迎了上去。

  “你小子果然不错,孺子可教也。”一眼望见羽弋,司马空眼睛一亮,向他投向了赞许的目光。

  “小子,你那套改良拳法打败村里一些二流角色是可以的,但是跟六大弟子比起来就相差甚远了,如今你根基已稳,为师便传你村中的顶级武学形意拳,你且看好了。”说完,司马空伸出前腿,双手在空中不停的挥舞,招式虽然缓慢,却显得苍劲有力,而且丝毫找不到任何的破绽。

  毕竟是没有见过大的世面,形意拳优美的姿态和苍劲的力道深深地迷住了羽弋,他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高深的武学,身体在不知不觉中跟上了司马空的动作。

  司马空在演练几次后,就亲自指导羽弋了,看着羽弋一次又一次的进步,司马空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到这里吧,回去以后好好领悟,学武切记冒进,否则容易走火入魔,这里是一本初级的练气秘籍,好好参详吧,配合形意拳可以增加其威力。”见天快亮,也练得差不多了,司马空拿出一本古书,抛给了羽弋,随后转身离去。

  “难怪师傅一直冷落我,从不教我一些真枪实弹的东西,每日只是普通的练体,原来是为了今日学习上层武学而做铺垫啊。”接过古书,羽弋感到眼睛有些湿润,师傅虽然对自己很严厉,但是对自己的好,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回到住处,羽弋翻开了秘籍,第一章大概讲的是练气的时间和方法,羽弋照着书中所述,开启了打坐模式。

  “居然有股暖流在丹田里。”在打坐了一个时辰以后,羽弋睁开了眼睛,感受着丹田传来的丝丝暖意,感到十分高兴。推开门,羽弋感觉自己精神抖擞,仅仅打坐了2个小时,居然比睡7个小时觉的休息效果还要好,最厉害的是打坐既练了气,又起到了休息的作用,可谓是一举两得。

  后山的钟声重新响起,想必是决赛也就定在当日了,羽弋看了一下时间,发现离开赛的时间还有2个时辰,便决定再去树林演练一下夜间司马空教的形意拳,做到基本熟练。

  缓缓的打出了几招,羽弋发现此次自己的招式除了外劲,还包含了些许内劲,有了内劲的招式更加沉稳有力,羽弋不断地加快招式的速度,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没有内劲的支持,我的种种招式也只能是空架子。”羽弋回想起先前在师傅手下吃过的亏,暗暗感叹内劲的奇妙。

  “好!然而只是这种程度,你还不是孙浩的对手。”大树下面,不知道何时司马空也来了,在表扬自己进步的同时,也不忘泼冷水。

  “还请师傅赐教。”羽弋笑了笑,他知道每当师傅这么说,那一定又有高深武学要传授的,不管怎么样,师傅总不会坐看自己失败丢脸的,因此直接摆好驾式,等待司马空指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回到三国当诸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