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不明白,真心实意大麻烦。”羽弋还想反正什么,却意外发现中年人人一点也不理睬,不由得埋怨道。  在屋子里,他仔细仔细观察了一下,有一个大书架,一个桌子,加一张床,总体可以看出很破旧,虽然布局很优雅别致,小屋被打扫清洁得一层不染,各类物品都污染物排放得十分整齐有序,让人有一种家的继续跟上中年人,羽弋发现自己见到的大门只是这处建筑的冰山一角,里面空间极大,包含许多草屋。中年人把羽弋带到一个屋子里,指了指屋子里的床,做出一个睡觉的姿势,然后踱步离去。。...

  羽弋只顾四处张望时,没注意脚下的路,忽然感觉身体重心不稳,还好反应得快,以至于没有摔跤,低头一看发现原来大门口有个门槛,而且有羽弋小腿那么高,“有门槛就算了,还弄得这么高,你让想要进去的小朋友情何以堪。”羽弋嘟了嘟嘴。

  继续跟上中年人,羽弋发现自己见到的大门只是这处建筑的冰山一角,里面空间极大,包含许多草屋。中年人把羽弋带到一个屋子里,指了指屋子里的床,做出一个睡觉的姿势,然后踱步离去。

  “语言不通,真心麻烦。”羽弋还想再说什么,却发现中年人毫不理会,不由抱怨道。

  在屋子里,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有一个大书架,一个桌子,加一张床,总体来看比较简陋,但是布局很别致,小屋被打扫得一层不染,各类物品都排放得十分整齐,让人有一种家的味道。

  羽弋明白,要想回到现代,当务之急,是要解决语言沟通方面的问题,不过在此之前,也是太困了,决定先睡一觉。

  在床上躺了一下,发现摆什么样的睡姿都不习惯,只好拿出了手机,又发现根本没有信号,电量显示只有百分之20,没有网的手机什么都不能做,羽弋只好起身去书架翻看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一些古书,其中有一本字体和现在的文言文很像,正好无事可做,他便拿着随意翻看起来,没想到还能看懂一些。

  就这样不知不觉已到正午,看了下手表,到了12点,有个红衣少女端了饭菜进来,少女长相虽然不算出众,但是却十分耐看,而且身材挺不错。羽弋以为是派来的丫鬟,随口应了一声,让他放下饭菜便继续看书。

  少女本想找羽弋聊天,没想到他似乎没有想跟自己聊天的意思,只好失落的离开。

  闻到饭菜的香味,羽弋忽然觉得自己已经饿了很久了,扫视了一眼饭桌上的菜,发现这些菜跟现代的大不相同,大部分以烤肉和青菜为主,羽弋拿起筷子尝了几口,觉得味道十分不错,便开启了吃货模式,不到一会饭桌上的饭菜被狂扫一空。

  羽弋打了一个饱嗝,心满意足的躺倒了床上,心里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剪不断理还乱,想着想着便进入了梦乡。这时,古书《三国演义》发出一道金光,将那本类似文言文的书化作经文,直接注入到了羽弋的脑海中。

  “咯咯咯!”大公鸡扯着嗓子大叫了几声。

  “快起来了,太阳都晒屁股咯。”女孩说着掀开了羽弋的被子,结果发现羽弋穿着内裤,羞红了脸,捂着双脸跑了出去。

  少女的话语,羽弋真真切切的听清楚了,没想到就看了一晚上的书,就解决了沟通问题,连他自己都被自己的语言天赋所折服,内心的欣喜无以言表。

  “喂,我们那里穿内裤睡觉很正常的,这没什么啊。”羽弋无奈的耸耸肩,不过少女早已经走远了。

  这一次少女送来的是稀饭,羽弋也没有客气,直接一扫而尽,然后走了出去。

  院子里面,中年人正带着一群小孩在那里做早操。

  “你们在干嘛?”羽弋有些看不懂的问道。

  中年人回过头来,眼里满是惊异的目光,没想到这小子不仅根骨不错,语言天赋也十分出众,真是可造之才啊,因为那本类似文言文的书正是他昨日亲自放进去的。

  “我们在练体,为以后学习上乘武学打好基础。”中年人稳了稳心态,头也不回的说道。

  “叫我说,你们就是学妇人跳舞,花拳绣腿而已,什么练体,不要说得那么高级可好。”羽弋微微一笑,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

  “你要不相信,可以手上见真章,你可以随便挑一个人和你比试,如果输了我给你做徒弟。”中年人有些愤怒,却依旧保持微笑。

  “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这些都是些孩童,我和他们比试,那不是以大欺小,而且打伤了,我可赔不起。”羽弋轻蔑的笑道。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中年人如此瞧不起自己,也必须要给他一个教训,于是羽弋随手点了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孩童,想到这孩童再厉害也只有这么小,那么高,自己不可能打不过。

  那个小孩见羽弋点到了自己,便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给羽弋鞠了个躬,然后右手伸出,做出一个过来的手势。

  “哼,敢羞辱我,我会让你后悔的!”没想到这孩童如此无礼,羽弋很明显被激怒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个道理羽弋还是懂的。乘小孩鞠躬之际,羽弋便发动了攻击,然而他连出了好几拳,似乎连小孩的影子都晃不着,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小心了!”在躲避了羽弋几招之后,小孩终于反击了,打出了缓慢的一拳,羽弋伸直双手准备接下,结果被弹开几米。

  “这不科学?”羽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输了就是输了,羽弋也不是输不起的那种人,经过这场比试,他明白到这里的人除了修炼外劲,肯定还有自己以前在武侠小说里面看到的内劲,所以自己不输才不正常。在想明白这些以后,羽弋跑到中年人跟前,双膝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对着中年人喊了一声师傅。

  中年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上前扶起了羽弋,对于自己这个刚收下的弟子,中年人是十分满意的,尤其是对他那神鬼莫测的领悟能力,中年人暗下决心要好好培养他。

  “你今天暂时跟着他们一起练吧,把基础打好,我往后再教你一些防身武学。”说完,中年人转过身去,在众人面前继续讲解各种要领。

  不知不觉一上午过去了,临走的时候,中年人叫住了羽弋。

  “没想到你语言天赋很高,居然不到一天就可以跟我们沟通了。”对于这件事,中年人始终有些不相信。试探性的提了出来。

  “哪里,我这是师傅教得好。”羽弋不忘拍下马屁,事实上,为什么自己能在一天之内解除沟通障碍,羽弋自己也不清楚。

  “当然,你虽然悟性很高,不过也不可骄燥。平时要勤加修炼,不可懈怠。”中年人突然严肃了起来。

  “还不知道师傅您叫什么呢?”羽弋觉得总是称呼中年人为师傅,却不知道师傅性命,总是有些失礼数的。

  “司马空(字曲阳)!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从远处传来,羽弋抬头看去,司马空早已不见踪影。

  “找个机会,我得好好请教一下师傅。”中年人给羽弋的感觉是深不可测,这愈加激发了羽弋的学艺决心。

  傍晚时分,红衣少女又来给羽弋送饭了。

  “我说不能早点开饭吗?我们那里都6点开饭,人都饿死了。”羽弋有些不满。

  “6点是什么意思?”本要发怒的红衣少女,被自己所不了解的概念所吸引。

  “古代好像不用6点,用的是申时”被少女这么一问,羽弋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古代,也不知道黑袍人的势力是否跟了过来,低调总是好的,想到这里,羽弋便把6点钟的概念混淆而过。

  羽弋虽然对吃饭时间太晚感到十分不满,但是对红衣少女的照顾还是十分感激的,忍不住问了一下少女的芳名。

  “司马媚儿!”村里从来没有谁敢这么直接的问自己名字的,司马媚儿感到脸在发热,匆匆跑了出去。

  “这古代的女子就是容易害羞啊,而新世纪的女孩子则是太开放了!”感受了一下两者的差距,羽弋自嘲的笑了笑。

  新事物总会让人对一切都十分向往,十分好奇,然而还有许多疑问需要一一解开,前面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不可预测的危险,想着想着,羽弋又进入了梦乡。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回到三国当诸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