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郊区本是人烟数量稀少的地方,怎么突然有了喊叫声?“羽弋心里嘟囔着,但是再打开了窗户,意外发现街上有人在发传单。  “号外,号外,玛雅人预言未来,世界末日将要来临!”  听见那人喊叫的内容后,羽弋冷冷一笑,第一反应时是,大早晨的街上来了个神经病,羽弋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三国演义》在看,突然被窗外的叫喊声所吸引。。...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羽弋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三国演义》在看,突然被窗外的叫喊声所吸引。

  羽弋所居住的地方属于郊区,房屋均摊后的的有效面积不是很大,但却十分精致、典雅。这房子本是蕃小霞买个羽弋结婚用的婚房,奈何羽弋情商太低,就是找不到一个女朋友,在亲戚朋友的介绍下,相亲了好几次,依然一无所获,为此没少受蕃小霞的逼迫,终于羽弋爆发了,和蕃小霞吵翻了,便独自一人搬了进去。

  “这个郊区本是人烟稀少的地方,怎么突然有了叫喊声?“羽弋心里嘀咕着,还是打开了窗户,发现街上有人在发传单。

  “号外,号外,玛雅人预言,世界末日即将到来!”

  听到那人叫喊的内容后,羽弋冷冷一笑,第一反应是,大早上的街上来了个神经病,警察都在干嘛?这种蛊惑百姓的迷信分子,难道就如此放任?

  关上窗户,羽弋继续看书,看了一会,羽弋突然想到什么。随手打开手机日历翻了一下,显示的是2012年12月11日。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是2012年12月12日,由于一直不知道玛雅人是干嘛的,出于好奇,便百度搜了一下。

  “玛雅人是中美洲地区和墨西哥印第安人的一支,公元前2500年就已经存在,这是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民族,据说后来又消失了。现代科学家在考古的时候又重新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他们在那时的一些文化居然用现代科学都无法解释!“

  相对于世界末日,玛雅人的存在和文明同样是一个谜,难道世界末日的传说是真的吗。对于玄学,羽弋是属于中立的,即信一半,毕竟有些的事情的巧合确实不是现代科学能够解释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羽弋决定一探究竟,下楼去找那人,或许其中有玄机。

  下楼以后,羽弋四处张望了一番,发现楼下早已是人去楼空。而街道上到处是关于世界末日的传单,羽弋捡起一张传单,浏览起来,传单的大致内容是:”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神奇的玛雅人已经成功预言,我们所居住的星球会于2012年12月12日正式消亡,想要活命的人,请到三沿街的广场上去,会有使者帮你渡劫,让你幸免于难!“

  在阅读了传单上的内容后,羽弋当场就将传单撕毁了。心里暗骂,什么乱七八糟的,这跟一些二流宗教有什么区别,借助舆论给别人洗脑,然后建立组织喊口号,接着骗钱,骗色,发展下线。正好羽弋想起近期在某新闻报道里看过一则新闻,大致是某宗教头头,鼓吹自己是神的使者,与自己发生关系的女性,运气加倍,死后不会坠入阿鼻地狱,而是一路走向天堂,这种哄鬼的话,还真有人信了,而且要与这个宗教头头发生关系的女性居然还排着队,她们大部分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也不知道这个宗教头目是用了什么办法。

  羽弋感到被人浪费了时间,狠狠吐了一口痰,骂了几句,便准备转身回家。忽然发现大批的行人,不管男女老少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原本狭窄的街道,因为突然暴增的人流,被堵得水泄不通,羽弋尝试着往回走却发现阻力重重,努力走了几步发现依旧是原地踏步。

  羽弋心里暗骂着,真是一群愚昧的人们,都抢着去投胎吗?正准备继续往回走时,发现人群中有个人似曾相似。那人穿了一身休闲装,留着一个板寸头,羽弋根据那人的模样在记忆搜寻了一下,可以肯定的是那人是个熟人,却叫不出名字。其他人也就算了,熟人也跟着去,这广场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羽弋感到十分好奇,与其返回艰难,不如跟着这些人一起看看,说不定还能挽救几个,算是做了一桩善事。

  随着人流走了不到一会,便到了三沿街广场,发现广场中心的台阶上站了一个人,他戴着墨镜,一身黑袍,看不清楚脸面,手里握着一个形状奇特的麦克风,正在台上激情高昂的演讲,旁边则是一个大的募捐箱,募捐箱周围站了很多戴着墨镜的壮汉。羽弋大致了听了一下那人讲的内容,都是一些有关世界末日的洗脑话语。语音刚落,人流便如潮水般像募捐箱走去。

  羽弋踮起脚来四处张望,终于在募捐箱附近发现了那位熟人的踪迹。

  正当他准备放钱募捐的时候,羽弋出现在他面前阻止了他,并把他拉到一旁。仔细辨认了一下,原来是大学同学程明。

  “你在这里干嘛啊?还真去投钱,这很明显是个骗局啊!”羽弋有点惊讶的询问道。

  在羽弋的印象里,程明是个很稳重的人,而且也是班里的班干部,成绩优异,怎么会沦落至此,陷入传销组织?如果不是看到这些,羽弋还真有些不敢相信。

  程明揉了揉眼神,像是刚睡醒一般,仔细看了一下眼前的人,认了半天终于认出了是羽弋。

  “这是哪里啊?羽弋你怎么在这里,真是巧啊,大学两年没见居然在这里碰到你。”见到羽弋,程明显得十分高兴。

  两人寒暄了一番,羽弋便带着程明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吃店。

  “程明啊,难道你不相信科学了吗?那明显是个坑,你为何要往里面跳?”羽弋吃了口面,就着这个最关心的问题继续追问。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早上起床以后,我看到很多人往这个方向走,我也就跟着来了,看到他们往募捐箱里捐钱,我也就跟着照做了。”程明显得很无辜。

  “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这很像催眠,可如果是催眠又是怎么做到催眠这么多的人。羽弋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很多疑问,从程明的回答来看,他应该是被暂时催眠了。

  良久,程明打破了沉寂,敲打了一下羽弋,问道:“你知道世界末日吗?”

  “废话,能不知道吗?今天这事不也是因世界末日而起。”羽弋答道。

  “我最近经常重复在做一个梦,这个梦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就是一团白光,然后我就消失了。”程明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补充道。

  “哦,做恶梦这很正常嘛,毕竟是未知的死亡威胁,哪有人会不害怕呢,不过说起来我也梦到过你说的一团白光。”羽弋突然对这个梦境来了兴趣。

  “算了,最近事情够多了,话说回来,如果我们大家都被催眠了,那为什么唯独你是清醒的?”程明有些不解。

  两人仔细回忆了最近生活中的一些细节,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是水的原因,很可能是水被污染了。

  正好羽弋家里的水阀最近坏了,家里也因此停了水。羽弋为了偷懒,一直没找人去修,洗刷,吃喝都是用的桶装的纯净水,羽弋将这件事一五一十的跟程明说了。

  “哈哈,你也真是够懒的,不过正因为这点,你才没被催眠,水里应该有能使人催眠的药物,我们这里的水源肯定被污染了。”程明恍然大悟。

  “那我们分头行动吧,我去调查一下这几个人的底细,你去水厂告知情况。”说着羽弋已经消失了踪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回到三国当诸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