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八章 漂泊重兴

手拽,却怎么也拽不出,姜连贵一时之间负气,任由竹竿插在那里,墙上专开一孔,让水自此孔排出来。雨下了半个月,终于等到天气晴了,姜连贵陪儿子来宝,在院中玩耍嬉戏。姜连贵的老婆,站在堂屋的台阶上,看见院子排水洞里插着的竹竿很变扭,遂对连贵地说:“当家的的,你姜连贵陪孩子玩的正在兴起,随口说道:“哎呀,那东西我上次拔了半天出不来,等完了我再去收拾。”。...

九转连环

推荐指数:10分

《九转连环》在线阅读

  姜连贵自那日回到家起,就一直闷闷不乐。他很清楚,“猫鬼神”,那邪物报复的心态是非常强。强让其进了月子房,冲撞了它,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就在这样忐忑的心态下,时间不觉已经快到八月节附近,但却一直无事发生。这几日,大雨倾盆而下,连续不止,连贵家院中南角有一洞向排水,经过这一连串的雨,堵塞不通,院中之水都快溢于正堂。姜连贵以为是排水洞被淤泥堵塞,遂找来一根长竹竿去疏通,长竿入洞丈许,便被卡住。使劲用手拽,却怎么也拽不出来,姜连贵一时赌气,任凭竹竿插在那里,墙上另开一孔,让水从此孔排出。雨下了半个月,终于天气放晴,姜连贵陪儿子来宝,在院中玩耍。姜连贵的老婆,站在堂屋的台阶上,看到院子排水洞里插着的竹竿很别扭,遂对连贵说道:“当家的,你再去弄一下嘛,把那个竿子取出来,我看着难受的很。”

  姜连贵陪孩子玩的正在兴起,随口说道:“哎呀,那东西我上次拔了半天出不来,等完了我再去收拾。”

  “你一个大男人,一根竹竿你都弄不出来,让你干个啥,你就是推拖。你不弄,我弄去。”说完连贵的老婆自顾的走去拔竹竿。

  “哈哈,你能,你弄。”姜连贵也是一时起性,想看看老婆拔不出来,闹笑话,自己正好逗逗她,遂抱着孩子,在一边观看。

  姜连贵的老婆嘴里嘟囔着,走过去,伸手一拉,竹竿脱洞而出。“这叫拔不出来?”连贵的老婆转过头来,鄙夷的问连贵。话音未落,只见从排水洞中一条黑气如蛇般的盘旋而出,姜连贵嘴中的呼叫,还未待发出声音,黑气直接从老婆的嘴里钻了进去,连贵的老婆僵直的倒在了地上。

  “娃他妈!”连贵放下孩子,呼喊着跑过去。只见自己的老婆,脸色发青,牙关紧咬,人事不省。姜连贵见状用手使劲的掐老婆的人中,半晌连贵老婆才醒转过来,眼睛刚一睁开,抬手就给连贵一个耳光。从连贵怀中跃起,站在院子中,对着连贵破口大骂,一听那说话的口气显然正是那邪物的声音。连贵无奈跪地哀求:“仙家,您大小不计小人过,放过我们吧!让您进那房间寻物,我也是没办法,也是为了取信于他们,给您立庙啊!”

  “哼!哼!哼!先且不讲你让我沾那些脏物,还有脸提立庙。我问你,我庙里那墙里到底有啥?”连贵的老婆脸色铁青的指着姜连贵的鼻子说。

  “仙家我不知道啊,一切按您要求做的。”姜连贵其实明白,“猫鬼神”问的是什么,但它记得井下小孩给他讲的话,所以推搪的说。

  “好,你不讲,休怪我无情,我要你全家性命。还要叫那孙叫坳全村人不得安生。”话刚讲完,连贵老婆腿一软,再次跌倒。姜连贵把老婆抱回放在炕上,孩子先交于隔壁邻居大婶帮忙看护。半晌之后老婆醒转过来,非常虚弱,也不会讲话了,神情呆滞。半夜时分,开始浑身发热,上吐下泻,姜连贵请来郎中,郎中连连摇动,摆手而出。此后的日子里,姜连贵的老婆一直就此种病状,连贵四下也请了其他一些周边知名的阴阳,都说是邪物冲撞,办法想尽,并无好转。这样持续了十三天后,连贵老婆转为吐血拉血,只一日就撒手而去。尸身轻如无物,腹中的内脏早被那邪物吞食干净。姜连贵虽是悲痛万分,但却无奈为之,他很清楚很快就会轮到孩子和他身上,而在这时姜连贵听到传言,孙叫坳那边开始不断的丢失孩子,当地官府也查无踪迹。

  姜连贵明白这些事情,都是由那邪物引起的,虽说自己也是受害者,但却充当了帮凶的角色,悔恨万分。只愿那仙童说教的方式灵验,处理了这个邪物。眼下,这里是不能再呆了,连贵托人变卖家产,取出墙上金盒随身携带,领着孩子去往他地。

  一日夜宿一客栈内,听人说起,孙家坳出了件奇事。八月十五那日,四周晴朗万分,唯独孙家坳村上空,黑云四起,雷声滚滚,闪电频频却不见雨下。正午时分,自天上打落一道闪电,化作一团巨大的火球,直打在孙家坳村口的一个小庙上。把庙从顶部直接砸开。雷电过后,庙内劈死一物,状如猫,大小如驴般。后来官家和村民从庙中废墟的中挖出很多孩子的尸骨,可叹那村中接连丢失的孩童,皆命丧黄泉。最奇的是庙后墙上一青石板也被劈碎,留出斑斑血迹。孙家坳的与官家人言,是一个叫姜连贵的人,蛊惑他们弄出的这邪物,现在官家正在缉拿此人。

  姜连贵听到这些,知道自己大仇已报,但陕西地界,也再无自己立身之处,却不知在去往何方。漂泊四处,后途中听说,现在很多生活无靠之人去往中国东北。虽是极寒之地,但因清政府定鼎中原之后,视东北为“祖宗龙兴之地”,对山海关以外进行封禁,设定了边界限制满汉人等出边界开垦,以至于当时的东北很多地方沃野千里,有土无人。加上那边距离遥远,官府很难完全管束,所以给很多人有了生活的希望,也包括连贵这些的带罪之人。于是姜连贵领着孩子周转数省,也加入了闯关东的行列中,一路上辛苦万分,很多一起逃亡的流民倒毙在路边,景象很是凄惨。姜连贵带着孩子背景离乡,终在平城县白坨子村落脚,光绪三年,用自身变卖所得的财物购置了土地,添置了房屋安顿下来。

  在此生活日子长了,连贵也觉得寂寞,加上一个男人独立带孩子也却有不便,不觉得有了再找个伴的想法。后经人撮合与本村的乔寡妇结合,乔寡妇过门时还带来一个与原配丈夫所生的儿子,叫大生子,整比来宝大两岁。

  乔寡妇持家有方,几年时间,姜连贵家业基础重又夯实,两个孩子在一起也如同亲生一般,感情好的不得了。唯一恼连贵心烦的就是缺乏调教两儿孩子,总是一起在村里四下惹祸,让连贵伤透脑筋。

  连贵两口子想把孩子们送去上学,可他们所处的白坨子村是一个只有五十多户人家的小村落,并无私塾或学堂。要把孩子送去上学,只能是送到镇上,而镇上离这里足有100多里路,实在太过遥远。于是,孩子上学的事情,就不觉得的拖延了下来。转眼间来宝已经到了12岁的年纪,与其兄一样,两人皆是大字不识得一个,成天家胡混,一天除吃饭,睡觉的时间,连贵两口子基本见不到他们踪影。按说以姜连贵的性格,不会任由孩子们这样妄为,可此时的连贵已与当初判若两人。稳定可靠的生活,让他穷极无聊,在他人的蛊惑下,沾上了赌博的恶习。不光是自己赌博,还经常的各处“放局”抽红,成了有名的“赌棍”,赢了钱大吃大喝,输了他就变买自家的东西,家里的日子也一天不如一天。乔寡妇不敢多言,稍有多话,招来的就是连贵的暴打。如此下去,家门已有衰败之态。识得连贵的人,在背后给其送了个外号“大笊篱”,有多少漏多少的意思。

  屋漏偏逢连夜雨,乔寡妇染上了咳血之症,不多日子就撒手人寰。此时的姜家一屋三个光棍,田产房屋也日渐减少,逐渐连生活都成了问题。姜连贵也曾动过拿出小金盒的念头,但终因以前的事情在心里影响过大,不敢妄为。经济的贫困使父子三人,成了新的流民,实在混不下去的连贵带着两个孩子,搬到了秦家咀子居住。姜连贵恶习不改,依旧放局抽红,两个孩子一天就跟着父亲出入在这样的环境中,替赌徒们买烟捎饭什么的。

  秦家咀子有个赌徒叫二德子,这一天在姜连贵的赌局中输了个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姜连贵见二德子无力偿还便笑着说:“我说二德子啊,你也欠了不少钱了,还赌呢?”

  “大笊篱,你哪那么多废话,快点开宝!”二德子随口回答,双眼只盯着装色子的碗。

  “2.5.6,十三点大,哈,又输了吧,还拿啥玩?”姜连贵边用手划拉钱,并对二德子说。

  “操!大笊篱再借点,赢了一并还你。”二德子眼见又输了,对连贵说。

  “他妈的,还借,你都输了多少了。不如这样吧,听说你老婆长的不错,拿你老婆来抵,我就借给你。”姜连贵眯着眼睛,半真半假的对着二德子说。

  “行,就拿她还。”输红眼的二德子想也没想的就回答。

  “是条汉子,说话算数!呵呵。”连贵丢过去一小包银子。不出所料,二德子依旧是个输字。输光了的二德子转身要走,姜连贵问道:“我啥时候接你媳妇去啊,哈哈哈!”

  “我和媳妇说好以后,告诉你,反正我跑不了,成不?”这二德子也是当地一个小混混。他这会儿嘴上满口答应连贵,其实他是想脱身,内里早起了杀心。他觉得姜连贵刚到这里半年多,是一个没有根基的外来户,弄死他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能把自己的赌债给清了。

  “好,那我可等着哦!”这一晚连抽红带赢钱,外加二德子的老婆,连贵心情非常不错,爽快的答应了二德子。局散之后,已是半夜,情绪兴奋的姜连贵并无睡意,拿出白天的酒肉,吃喝起来。一人吃喝又觉得没意思,于是叫醒两个儿子,陪其喝酒。不觉得酒意上头,望着自己的两儿子,话不觉得就多了起来,把自己以前的前因后果,以及带回来的那个金盒子的事情,全都讲了出来。

  “爹,您就没打开看过吗?”来宝和大生子听了以后两眼放光,来宝嘴快先问出口。

  “没,没打开。”酒喝的连贵舌头都大了,结巴的说话。

  “那里面到底是啥,不行,咱打开看看?”大生子兴奋的问连贵。

  “滚蛋,你们两个兔崽子,只要老子不死,谁也不许打哪个的主意,听到没有?”姜连贵虽是酒意上头,但在这个事上,非常清醒。两儿孩子被他一骂,皆点头称是,这两儿孩子虽在外比较混,但在家中对父亲的话,还是比较听的。父子三人喝到天亮,谁也没再提起这个事情。

  三天之后,二德子找到连贵,说老婆之事已经谈妥,白天人多眼杂,怕被人看见,约姜连贵晚上到村外小树林里接走自己的媳妇。姜连贵按时赴约,二德子乘其不备,用事先准备好的镐头砸向连贵的后脑勺。只一下,姜连贵便断气身亡,毕竟是杀了人二德子心里也非常害怕,便也逃之夭夭了。两孩子见几天父亲未归,本也习惯,并未疑惑。这日隔壁邻居家所养的大白狗,跑到连贵家门前,冲着兄弟两人狂吠,并用嘴拉扯两人的衣襟。平日兄弟两个,时常的会喂喂邻居家的狗,这大白狗每每一见两兄弟,就摇头晃脑的,很是亲热。今天这是怎么了?兄弟两个顿时心中生疑,跟着大白狗一直走到离村1里多地的小树林,发现了连贵的尸体。兄弟二人悲伤过后,一人看尸,一人跑到村中叫人。村里人虽对姜连贵的为人不耻,但出现了命案,还是有人帮忙到县里报个官。

  平城知县随即带着衙役众人来乡里验了尸,姜连贵全身无伤,惟脑后被硬物打破头骨而亡。根据现场遗留的铁镐,以及通过对村里人的走访,认定此案为二德子所干,而这时的二德子早已跑的不知去向,也就不了了之了。姜家经过一连串的变故,只留兄弟两人,这一年大生子16岁,而来宝刚满14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九转连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