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七章 轮转反复

连贵的老婆,闻听连贵的叫喊,抱着孩子从房间里走了出,一脸不解的表情。  “我怎么在家里睡着了呢?”姜连贵看见了老婆,立刻再次询问出来。  “当家的的,你睡塌了吧,中饭吃完,你也不是就躺在哪里短暂休息吗?后面睡着了了,我怕把你闹醒,就和娃进屋里去了。”老“娃他妈,娃他妈。”姜连贵大叫起来。。...

九转连环

推荐指数:10分

《九转连环》在线阅读

  姜连贵醒转过来,猛然跃起,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大殿当中。而是,而是,居然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侧脸一看,自己根本就是在院子中的躺椅上睡着了。“这,难道是一个梦,不会啊!这要是梦的话,也太真实了吧?”姜连贵心中疑惑,手往怀中一摸,豁然一惊,这不是梦,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个盒子就在自己的怀里,自己已经从塌井中出来了,而且不知怎么就回到了家里。

  “娃他妈,娃他妈。”姜连贵大叫起来。

  “当家的,咋了?”连贵的老婆,听闻连贵的叫喊,抱着孩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脸疑惑的表情。

  “我怎么在家里睡觉呢?”姜连贵看见老婆,马上询问起来。

  “当家的,你睡糊涂了吧,中饭吃完,你不是就躺在哪里休息吗?后面睡着了,我怕把你吵醒,就和娃进屋里去了。”老婆抱着孩子,边说边走了过来,把手搭在连贵的额头上摸了摸。

  “哦?是这样的吗?”姜连贵拨开老婆的手,歪着脑袋若有所思。

  “你今天是咋了,咋奇怪的很呢?”老婆继续问连贵。

  “今天是几号?”姜连贵并没有回答老婆,而是自顾的询问道。

  “初十啊,看你一个觉都快把你睡觉成老糊涂了。”老婆笑起来,抱着孩子转身回屋,院子里只留下个独自发呆的连贵。

  “咚!咚!咚!”几声敲院门的声音,让姜连贵回过神来。

  “谁啊?”姜连贵边开门边问道。

  “连贵叔,是我,我爸让我来请您。”外面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姜连贵已经听出来了,就是孙老汉的儿子的声音。门打开,门外正是孙老汉的儿子,诚娃,还有一架马车。

  “连贵叔,快,快,快,村里立庙的那边出问题了,我爸叫我赶紧请您过呢。”孙老汉的儿子一看见姜连贵,马上连珠炮般的开始说道。

  “啊!这个。”姜连贵听见孙老汉的儿子这么一说,头皮都麻了起来,这些难道不是自己未入井之前的那天发生的事情吗?他自己记的很清楚,当时的场景和现在一摸一样,自己被孙老汉的儿子敲门的声音吵醒,孙老汉的儿子对自己说的是同样的话,然后自己就随孙老汉的儿子一起去的孙家坳啊。后来自己就到井里去了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真的从井下出来,而连时间都回到了前一天吗?还是这根本只是一个梦?那自己带回来的盒子又是怎么回事呢?姜连贵的脑子彻底被这一切搞乱了,呆立在门前。

  “连贵叔快走啊,村里所有人都等着呢,不知该咋办呢。”孙老汉的儿子着急的边说,边用手拉姜连贵。

  “嗯,咱走,咱走。”姜连贵口里应承着,神色木然的跟着孙老汉的儿子往车上走去。

  “当家的,你哪儿里去呢?”听见门外的动静,姜连贵的老婆赶了出来问道。

  “婶子,我爸让我请连贵叔过去处理立庙的事情呢!”

  “哦,小心点,当家的早点回来。”姜连贵的老婆知道这个事情,有听姜连贵回来时说过。

  “婶子我们走了。”姜连贵没有回答老婆的话,直接上了马车,倒是孙老汉的儿子应了一声后,驾着马车,往孙家坳的方向飞驰而去。

  马车一路急弛,到了孙家坳。一如前次,同样是时间已晚,姜连贵依旧住在孙老汉的家里。晚饭的过程中,姜连贵问孙老汉:“老孙,着急叫我来,是不是立庙的那里挖出了东西?”

  “对着哩,对着哩!”孙老汉回答完,正待往下细说,被连贵打断话茬。

  “是不是下面有块大石板,石板上有字,写的是九转一成,落地出方,占平四角,化龙化水?”姜连贵把这些直接讲了出来。

  “姜神仙,这是我娃给您说的吗?”孙老汉听连贵说完,用疑惑的口气询问道。

  “诚娃,你怎么带话能带成这个样子,石板上那里来的字?”孙老汉恼怒的看着儿子说道。

  “爸,我没有说,着急赶回来,我啥都没和连贵叔说呢!”孙老汉的儿子委屈的辩解道。

  “哎呀,姜神仙您确实厉害,有石板的你都知道,我还以为是我娃给您说的呢!但那下面就是个石板,上面啥字都没有啊?是不是我们挖的不对?”孙老汉望着连贵说。

  “哦,哦,没有字!不是,不是对着呢,是我想到别的事情了。”姜连贵一听石板并没有字,这下确定,和上次是不一样的,自己肯定是回到了下井前的一天。

  “原来是这样啊,那姜神仙明天是怎么弄呢?”孙老汉继续问道。

  “明天把石板揭掉,那下面有一口枯井,把这个井用土全部填了,庙就在填好的井上立,找红绸子九尺,缠到那个石板上。然后庙砌后墙的时候,直接把揭下来的石板连红绸子全部砌到里面去。”姜连贵所说的这些方式,正是在井下的时候,那个小孩子教他的。

  “下面有井?确实吗”?孙老汉很疑惑的看着连贵问道。

  “嗯。”姜连贵点了点头。

  次日清晨,姜连贵带着众人,去往立庙的工地,工地石板开挖后的一切确如连贵所说。众人按姜连贵交代的方式,填了井,木桩也顺利的打了进去。处理完这些后连贵回家,却没有着急的打开带回的那个金盒子,他怕万一在把自己弄回井里可怎么办!于是在家里院墙的后面掏了一个洞,把盒子藏了起来。再此后的日子里,“猫鬼神”出现过一次,但连贵发现,平时这邪物连自己心里想的东西都知道,可这次自己去井下,以及回转过来等等诸事,它都并不知晓,想来可能也是因为那小仙童的原因。

  农历的二十三这天,孙家坳的人准备好轿子,按姜连贵当时的嘱咐红绸为顶,红绸为缦,在村里选好了后生抬上,鸡叫头遍从村里出发去往姜连贵家。请邪物的轿子到了姜连贵的院门外,并不进院而是把轿子门对着姜连贵的院门,屋内的姜连贵夫妇听到院外来人的叫喊后。把早已经挖出,用木盒装起来的黑猫的尸体抬了出来,姜连贵又用黑布包好自家门后所供立的木牌,把木牌放入“猫鬼神”取物的红布袋中,也一并放进了猫尸的木盒里,钉好木盒子盖子,放入轿子内,并未让其他人看到。

  众人抬着轿子一路顺行,姜连贵跟在后面。轿子中途路过一条小河,河水并不深所以上面从来也没有什么桥,一般过往的行人也都趟河而过,水也至多刚摸过成年人的小腿弯儿。四个年轻的后生抬着轿子,其他的人都跟在他们后面,走到小河一半的时候,其中抬轿子有个后生,给旁边的人无意说了句:“咱这到底是抬的啥嘛?还这么隆重其事的,我看族长也可笑。”话音刚落,本来轿子里的木盒也不重,四个人一直抬的也很轻松,突然间变的越来越重。四个人被轿子压的身子就往下降,一直把四个人都压的跪在了河里。后面的人一看这情况,就赶过前去帮忙,可是轿子依然纹丝不动。众人想帮水里的人把轿子从他们肩膀上放下来,但那轿子却是放也放不下来,和长在四个人的身上一般。姜连贵也跑了过来,问清楚原因,这时的轿子把四个人压的鼻孔挨在了水面上,不时有人被水呛的咳嗽,而轿子却也不继续往下沉。姜连贵明白一定是那邪物听了年轻人无意的牢骚,故意在这里折腾。

  “姜神仙,这咋办呢?”一起陪着来的孙老汉,紧张的问连贵。连贵抬头一看,在河对面不远的地方,有个村庄,这个村他们这里的人都知道叫谢家营。

  “快让人到谢家营里,问人家要两双女人穿的绣花鞋,要穿过的旧鞋。”连贵指着前面的村庄,对着孙老汉以及其他众人说道。孙老汉带着两个后生,趟过河,跑进对岸的村庄。一会儿功夫,拿着两双绣花鞋跑了出来。

  “姜神仙您看成不,没人给,我们只能在别人院子里偷了两双。”孙老汉举着鞋忙不迭的说。姜神仙接过鞋子,嘴里不知道念传了些什么,身子已经直奔河里。只见那连贵,提着一只鞋,使劲的用鞋底子抽打前面多嘴讲话的那个年轻人的脸,打完之后,又把四只鞋分别插在了四个抬轿人的后腰上,大喊一声“起”!你说怪不怪,前面众人都抬不起来的轿子,轻飘飘的一下子又被抬了起来。一切安然后,众人长舒了一口气,换下这四个人,抬轿继续向前。

  轿子顺利的抬到了村口,时辰也未错过。亥时放置由姜连贵独自入庙,把装有那邪物的木盒供立于神案之上,上面被连贵盖上了红布。姜连贵从小庙里转身出来,用一把锁把小庙的门锁住。对众人说:“日后你们逢初一,十五庙门外设香炉烧香,谁也不能打开锁。否则仙家怪罪什么后果,你们清楚。”

  轿子抬回来后,有好事的人已经把前面遇到的事情给众人讲了,所以此时所有人,都连连点头。一切收拾停当,众人簇拥着姜连贵到了孙老汉家,孙老汉家人整饭款待连贵,席间孙老汉对连贵说:“姜神仙,这次的事情,太感谢您了,但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啥事?”姜连贵停下筷子问孙老汉。

  “哈,姜神仙,按说您帮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不好提啥要求,但咱这边有个讲究,就是请仙立庙,仙家要找呢,不然不能服众啊。”孙老汉满脸抱歉的神色。

  “嗯,这个讲究我知道。明天午时前你们任意藏好三件东西,我请仙家去寻。”在他们这个地方,是有这样的风俗讲究的,就是让人藏好三件东西,不能叫其他人知道,而请仙家附上像连贵这样通灵人的身,来找寻到这些东西,如果全部找到,这样才能表示仙请到了,而且很灵验。连贵当然也很清楚这个讲究,所以回答的不置可否。

  次日,正午十分,一切收拾停当,所要找的物品也都通过众人收藏妥当。孙老汉家的院门大开。院外,院内,以及院子墙上到底都站满前来看热闹的人。姜连贵盘腿坐在孙老汉家院子中间,前面插了三株香,嘴里不知道念着些什么。突然间,姜连贵如同疯了一般的闭着眼睛手舞足蹈,全身发抖,开始说一些奇怪的话,说话的声音和他平时正常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完全不同,声音很尖厉。这样大约持续了一刻钟,姜连贵不再乱动了,睁开眼睛四下乱看。然后“嗷”的一声大叫,冲出院门外,片刻后回来,已经找到了两件物品,周围的人啧啧称奇。可这时,姜连贵却不继续寻找,而在又盘坐在院中连连摇头。

  孙老汉壮大胆子上前说道:“仙家,还差一件呢?”

  “不找,不找。”坐在地上的姜连贵继续用怪异的强调回答道。

  “不找咋算完呀!”孙老汉接着讲。

  “找出来不要后悔。”姜连贵半翻的白眼,摇头晃脑的说。话音刚落,姜连贵再一次奔出院子大门,众人也都跟着姜连贵跑出去看。只见姜连贵冲进了孙老汉斜对面的一家院落,钻进这家的一间侧房,然后又转身出来,手上拿着一把剪刀,嘴里还呀呀的大叫:“脏死了,脏死了。”姜连贵把剪刀往地上使劲一摔,自己也倒在了地上。众人把姜连贵抬大孙老汉家里,过了片刻,姜连贵醒过来,满头大汗的说:“哎,不该啊,不该啊,谁把剪子放到那家的屋子里的,那家的儿媳妇脏着呢,这下我可完了。”原来孙老汉把物品分三户人家去藏,其中那把剪刀就是斜对门那家的儿子藏的,他自己老婆正在做月子,他就随手放进了那个房间里。

  “姜神仙厉害啊,看来咱这个仙家请成了,您说您完了,是啥意思?”孙老汉边赞边询问连贵,姜连贵没有讲话,只是摇了摇头,连饭都没吃,就辞别孙老汉等众人,让孙老汉的儿子赶车送自己回了家。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九转连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