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想心里想,林轩的脑袋里冒出越发多的问题,时间一长,林轩自己都不明白在想什么了,迷迷糊糊的林轩就睡着了了。  终南山的的天黑的更早,太阳迅速就照出了这片土地,但是终南山的早晨貌似非常宁静详和,这里也没家禽,会有公鸡打鸣的声响。林轩早以终南山的的天亮的很早,太阳很快就照见了这片土地,不过终南山的清晨倒是十分安静祥和,这里没有家禽,不会有公鸡打鸣的声响。林轩早已洗漱干净出门,一行人来到宗门的大广场上,宗门师兄早就在这里等候他们。“各位师弟,在下羲和,我是掌门首徒,以后,就由我来负责大家在剑宗的学习,在这里,我必须先声明几点,在我的带领下,你们必须听我的,我说往东,谁要是往西了去,别怪我不客气。对了,你们应该见识过德邵师兄的厉害了,我可以告诉你们,德邵不是我的对手,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明白吗?”大家看这个比德邵还厉害的人物,一身白衣,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看就是高手,也不敢含糊,马上就应声道:“知道了!”“好,知道了就希望大家好好遵守,不要越了底线。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到藏剑阁选取自己的佩剑和适合你们的剑谱,大家跟我来。”然后,一行人就排成一队跟着羲和走去,一伙人先是穿过了一段长廊,越过一座拱桥,七弯八折的,来到一座石门前。石门筑得十分雄伟,却看不出一丝人造的痕迹,看得出来剑宗必然有此能工巧匠。石门上方赫然刻着三个大字:藏剑阁。笔锋凌厉,又是大师之作。所有新晋弟子都吃了一斤,没想到剑宗竟有如此实力。只见羲和右手一挥,石门应声而开。。...

  休息了一天之后,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住处,沐浴更衣,经过这么一天,无论是谁都非常的累,林轩也早早的休息了。当然,林轩睡不着,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在剑宗生活,今天以剑宗弟子的身份回到剑宗,也算没有辜负师父师兄的一番苦心。只是,林轩也有些疑惑,这么多年来,师父用了六年的时间教会了他各种医术和奇门遁甲,用了三年教会自己武功,寓意何为?难道武功还没有这些歪魔邪道来得重要吗?自己练就的一身武艺到底有什么用?想着想着,林轩的脑袋里冒出来越来越多的问题,时间一长,林轩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了,迷迷糊糊的林轩就睡着了。

  终南山的的天亮的很早,太阳很快就照见了这片土地,不过终南山的清晨倒是十分安静祥和,这里没有家禽,不会有公鸡打鸣的声响。林轩早已洗漱干净出门,一行人来到宗门的大广场上,宗门师兄早就在这里等候他们。“各位师弟,在下羲和,我是掌门首徒,以后,就由我来负责大家在剑宗的学习,在这里,我必须先声明几点,在我的带领下,你们必须听我的,我说往东,谁要是往西了去,别怪我不客气。对了,你们应该见识过德邵师兄的厉害了,我可以告诉你们,德邵不是我的对手,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明白吗?”大家看这个比德邵还厉害的人物,一身白衣,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看就是高手,也不敢含糊,马上就应声道:“知道了!”“好,知道了就希望大家好好遵守,不要越了底线。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到藏剑阁选取自己的佩剑和适合你们的剑谱,大家跟我来。”然后,一行人就排成一队跟着羲和走去,一伙人先是穿过了一段长廊,越过一座拱桥,七弯八折的,来到一座石门前。石门筑得十分雄伟,却看不出一丝人造的痕迹,看得出来剑宗必然有此能工巧匠。石门上方赫然刻着三个大字:藏剑阁。笔锋凌厉,又是大师之作。所有新晋弟子都吃了一斤,没想到剑宗竟有如此实力。只见羲和右手一挥,石门应声而开。

  当所有人走进石门的时候,几乎都震惊了。石门内可谓是别有洞天,刚走进时,正面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剑阵,当然,与其说这是剑阵还不如称为剑冢,无数只剑插在墙壁上,仔细看来,却另有玄机,所有剑似乎都围绕着一个剑形洞口排开,而这剑口中却没有剑。看到这样的景象,所有新晋弟子都倒吸一口凉气,这得是多大的工程啊?羲和十分利索的开了话:“好了,所有人听着,这里是剑宗圣地——藏剑阁,你们今天所有人都可以在这里选一把自己的佩剑,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这里有三个藏剑室,分别有三把灵剑镇室,这正面的藏剑室的灵剑名为灵渊,这第二个藏剑室的灵剑名为寒灵,第三个藏剑室的灵剑名为灵曦。这三把宝剑在此千年,一直在等着有缘人,你们大可试试,但如果不行,就不要强求,无缘之人,就算拔起宝剑,也会被灵剑的力量所吞噬。”“师兄,那第一个藏剑室的灵剑,现在何处啊?”正说着,羲和右手又是一挥,手上凭空出现一把宝剑,这把宝剑煞气凌人,新晋弟子个个不免心生寒意。“我就是灵渊的有缘人,所以,灵渊在我的手上。你们若是成了灵剑有缘之人,日后必有好处。”

  很快,所有人分成了三拨,向三个藏剑室走去。林轩发现,在这里,除了灵剑之外,其他的剑只要内功深厚很容易就拔出来了。林轩倒是也很想试试灵剑的威力,一个健步轻功使得淋漓尽致,到了剑场的中心,一手握住寒灵,使劲往外拔,不过似乎寒灵并不吃这一套,就是死死钉在墙上。林轩在比试时的实力大家都是看到的,所以都不敢抢在林轩前面,见林轩拔不出来,才有人小心的上去试了一试,可结果都差不多,无论使多大的力,寒灵就是纹丝不动。这时,叶紫烟也灵巧的上来试剑,手刚握住寒灵,就发出了丝丝蓝光,叶紫烟自然有些兴奋,一提力,就将寒灵拔出。灵剑出鞘,自然是异象跌生,只见那寒灵一身蓝光到处晃动。羲和见此大喜,心中暗叹新晋弟子中有潜力,大喊:“宝剑就像野马,就算你是有缘之人,也要有驯服他的能力,他才会为你所用。”叶紫烟哪里知道这些,听到后大为惊讶,赶紧运功止住寒灵的捣乱,然而宝剑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制服,双方僵持了好一阵子,林轩在旁边也只能干着急,若是别人出手,灵剑必然大发神威,恐怕到时候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来。“其他人都让开,不要在这里碍事了,只有有缘人自己驯服了灵剑,才能真正的使用灵剑,不然的话,恐怕会出大乱子。”其他人看到这景象,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心中想想就只能低头找一把适合自己的剑了。但是,很长时间过去了,还不见叶紫烟驯服灵剑,林轩心中还是有些急了,突然心生一计,大声道:“紫烟,屏气凝神,气沉丹田。”叶紫烟听到赶忙照做,一运功,竟然稍微有些镇住了灵剑的威力。“好,现在把内力集中到手上,努力去控制住灵剑!”叶紫烟急忙运功,跟寒灵耗了起来,不一会,寒灵就认输了,多年没有出鞘,寒灵的威力倒是一下子没办法跟叶紫烟抗衡了。叶紫烟此时的心情根本就不能用开心来形容,赶忙到林轩身边道谢,当然,也不忘炫耀一番:“师兄你看,寒灵被我训服了,多谢师兄刚刚的指点。”林轩只是微微一笑,礼貌的回应了叶紫烟,就赶忙去找自己的佩剑去了。

  当林轩来到第三个藏剑室的时候,这边的的穆广成刚好试完灵曦,看得出来,穆广成并没有受到灵曦的亲睐,垂头丧脑的回到地面。这时,张翰双脚轻轻点地,早已来到灵曦身边,右手一握,灵曦发出了火红的光,张翰一看大喜,提手就把灵曦拔了出来,顿时火光冲天,张翰急忙运功控制住灵曦的戾气。张翰的功力远在叶紫烟之上,不一会就将灵曦控制住了。

  其他人见灵剑都被有缘人取得了,心也都放宽了,各自在其他的剑上花心思了。羲和见了这情况,心中也是一阵欢喜,一来自己本是剑宗千百年来唯一一个能够拔起灵剑的人,现在有了两个跟他一样的人,多少会找到一点归属感。二来,这届新晋弟子中有如此天赋异禀之人,对剑宗的实力也是一种提升。作为剑宗宗主的入室弟子,羲和不免要高兴一番。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湖笑之剑神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