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试结束后,所有人都开开心心的随剑宗的师兄上到终南山顶峰,参加入门大典。当林轩一行人到达山顶时,另外两个赛区的新生也跟随老师兄们来到顶峰,也许是聿都赛区向来的优越感...

  比试结束后,所有人都开开心心的随剑宗的师兄上到终南山顶峰,参加入门大典。当林轩一行人到达山顶时,另外两个赛区的新生也跟随老师兄们来到顶峰,也许是聿都赛区向来的优越感,聿都赛区选中的人看其他赛区的人,都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当然,有人就看不下去了,只见北州城赛区有个小伙一脸不服的站出来:“在下北州城石禹,听闻聿都人才辈出,想讨教讨教。”对于这种事,剑宗的师兄向来是欢迎的,虽然今天是宗门大事,不过来一场比武来养养眼也是不错的,剑宗的这种风格,与其他大门派有所不同,一般的名门正派都是不允许新晋弟子胡闹的,而剑宗不同,剑宗宗主向来是个豁达的人,剑宗在他这几十年的管教之下,只要是能够让弟子认识到实力的重要性,虚心学习,都是允许的。在这个新晋弟子入门大典上,宗门的长老和宗主都闭关修炼了,这次的大典由大师兄也就是之前与林轩交谈的白衣男子主持。大师兄也不言语,算是默许了他们的挑战。刘家唯一进入剑宗的刘玄早就因为几个弟弟的事一肚子气,大步跨了出去:“既然这位仁兄想要讨教一番,不如让刘某来陪你过几招如何?”话音刚落,刘玄刷的冲了出去,一个横掌砍去,石禹也不含糊,左臂挡出,右臂成拳,一个直拳直冲到刘玄眼前,后者左手一提,接下一拳,然后就是双方自然的弹开,又是急进,两人拳脚招呼了一阵,也没分出个胜负来。站在一旁的穆广成早已看不下去,急闪而出,一手拦住刚要再进攻的刘玄“刘兄已经玩得差不多了,该让在下向这位兄弟调教讨教了。”说着就猛地向前一个大步,速度快得出奇,石禹看得慌了神,急忙一个摆拳招呼上去,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穆广成无论在功力上还是功法上都比石禹高太多了,只右手一抓,顺势这么扭来扭去就把石禹甩了出去,可怜那石禹一脸不服气的抓着自己吃痛的右手,狠狠的看了一眼,就退回去了。旁边的叶紫烟好像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轻轻瞟了一眼,就没有下文了。

  宗门师兄看这场闹剧已经接近尾声,便叫大家开始准备入门大典。看到这里,大师兄轻轻一笑:“看来我们的新晋弟子中有不少好苗子,聿都赛区看来确实是人才辈出,不过我希望在一年后的宗门试炼,在场的各位会有不一样的表现。好了,现在我们开始举行入门大典。”说着,两边就响起了雷鸣似的鼓声,一波鼓声过去,大师兄又继续说:“我先来说两句,我是剑宗大弟子德昂,七年前,剑宗宗主与六位长老闭关修炼,至今未曾出关,所以,这七年来,剑宗上上下下的事都由你们的三个师兄来管,分别是我,你们的二师兄德冈,你们的三师兄德邵,如今也不知道几位长辈何时出关,所以接下来的事都由我们三个师兄弟做主。你们没有意见便好,若是有意见,也可以像刚才那样,比试比试,看看我们是不是有资格。”说完,大师兄看了看周围,见没人说话,就要说下去,突然,张翰一个飞身来到台上,抱剑行礼道:“大师兄有礼了,在下聿都张翰,并非有意冒犯,只是听闻剑宗剑法天下无敌,在学习之前想要讨教讨教。”“好,有勇气,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剑宗剑法,三师弟,快随这位师弟讨教讨教。”“是,师兄。”说着,德邵一个翻身来到台上。张翰想必是想要先发制人,冲上前去,拔剑一挥,一道蓝色剑气就向德邵冲去,德邵也不慌张,反着方向也是一挥,大喝一声“破!”只见一道黄色剑气以更凶猛的势头向着张翰冲去,瞬间就击破了蓝色的剑气,继续朝着张翰追去,眼看就要击中张翰之时,大师兄大手一挥,佩剑早已出鞘,只一指,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化解了这道剑气。然后沉声道:“看来这位师弟应该知道自己的水平了,望你们今后好好努力,剑宗的将来还得看你们呢。好了,相信大家都已经明白了,现在,各位师兄带大家到各自的房间去领取你们以后穿的衣服和日常用品。”“是!”此时,每个赛区的师兄已经开始叫唤着自己带领的队伍跟着他们走,林轩还在原地暗暗感叹三师兄的功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直到叶紫烟推了他一把:“喂,看什么看啊?走了!”“哦哦。”林轩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跟着队伍大步向前走。

  此时回到大殿的三个师兄,也说说笑笑走进了大殿。大师兄随意的问了一句:“哎,轩儿师弟怎么样了?不是说他进了剑宗了吗?”“是啊,没想到,这小子,聿都赛区跟刚刚那个叫什么张翰的并列第一。习武三年就有此成就,确实厉害啊。对了,师兄,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师父吩咐我们一定要等到这孩子十二岁才能教他武功啊,要是早点开始,我估计这孩子的修为,直逼你我了。”“师父们这样安排,必然有他们的道理,况且这小子前几年也没闲着啊,可谓是饱读诗书,现在你看,你我三人除了武功,其他皆不如他。”“你说这孩子确实也邪门了哈?过目不忘的本事也就算了,关键是融会贯通特别的快。”……

  另一边,林轩和其他新晋弟子二十一人,早已到了自己的房间,每个人领到了一些平时换洗的衣物和日常用品,还有一件小小的叶形挂坠,像是玄铁铸成,十分精致,上面刻着剑宗的标志和弟子的名字。每个人的房间都布置得十分精致,林轩以前虽然住在这里,却没有住过这样的房间,正欣赏间,听得外面一个师兄叫唤,林轩也没有听得仔细,大概是叫大家今天先好好休息,待明日就开始在剑宗真正的学习。林轩倒不担心,反正剑宗的环境他已经非常熟悉了,现在已经进入剑宗,总算没有辜负师父和师兄们的一片心意,自己只要好好休息,补补精神,准备好以后好好在剑宗学习就好。其他的新晋弟子就不一样了,刚进入一个新的环境,个个都兴奋不已总是组着队伍要在山上游览一番。林轩正休息着,木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一身靓丽少女装的叶紫烟闯了进来,说起这两人,在比赛的时候就搭上关系了,在林轩与叶紫烟对决时,考虑到叶紫烟是女子,林轩三次让着她,因为两人差距实在有些大,最后林轩还是赢了比赛。“林轩师兄,我们去外面玩玩好不好?”林轩看了一脸苦笑,不知道当时的做法是对还是不对,笑道:“好啊,出去看看也好,听说这剑宗上下,还是有不少奇观异景的呢!”说着两人就向外走去,叶紫烟自然一副小可爱的模样跟了上去,一身紫衣在她身上显得特别灵动。然后,林轩就带着叶紫烟到处游览,为她讲解剑宗上下的奇观异景的起源之类的,一路上叶紫烟蹦蹦跳跳的像个小孩子,可爱极了。突然,叶紫烟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师兄,为什么你对剑宗这么了解啊,我觉得你好像什么都知道,剑法又这么好,不像是新晋弟子啊?”林轩心里大叫不好,师兄下山前才叮嘱过他,以后要把自己当做新晋弟子一样,决不能被外人知道,此时,林轩大脑飞速旋转,终于想出了一个借口:“呃呃呃,这……主要是我以前饱读诗书,对各大门派都有一些了解,所以才……才……”“哦,原来师兄还是个读书人啊?那师兄出自何门何派?家住何处啊?”这一问,林轩是彻底凌乱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叶紫烟也识趣,看得出来林轩的为难,便不再纠缠:“师兄,您别介意,我只是随便问问,你要是为难就别说了。”看得叶紫烟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林轩也很是心疼,可是有些话又不能说,于是忙打了圆场:“叶师妹,是这样的,我从小父母双亡,所以有些事我不愿提起,还望师妹见谅。”“对不起啊,师兄,我不知道提到你的痛处了,抱歉。”“好了,师兄没什么事,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忘记了也就算了。好了,别愁眉苦脸的了,出来玩呢就好好玩,要玩得开心。”叶紫烟使劲的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湖笑之剑神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