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谨遵师兄教诲。”“虽然你的剑法要入剑宗当然是手到拿来了,虽然,在你入剑宗之后,师兄要少叫,现在倒也没什么,前段时间要就入门级考评了,要不然被旁人听了去,落下来什么话根,就好了。这样吧,前段时间就叫我大哥,嘛你是我左手带大的。”“是,师兄…清晨,只见一白衣少年正在山上练剑,在常人看来,这十五六岁的少年有此修为,已经是功夫了得,这样的剑法,即使是剑宗这样的大门派来说,也是中上水平。正在这时,另一个比少年大上少许的白衣男子缓缓走来,看了几眼,便出口道:“林轩,休息一会吧,很快就是门中入门考核了,要好好休息,才能取得好成绩啊。”看得出来,林轩对此人还是非常尊敬的,听到话语后立即放下手中的剑,径直走向白衣男子,回声道:“谨遵师兄教诲。”“虽然你的剑法要入剑宗肯定是手到擒来了,但是,在你入剑宗之前,师兄要少叫,以前倒也没什么,最近要开始入门考核了,要是被旁人听了去,落下什么话根,就不好了。这样吧,最近就叫我大哥,反正你也是我一手带大的。”“是,师兄……大……大哥”“这就对了嘛!好了,不是大哥对你有什么想法,但毕竟剑宗是江湖大派,我这也是为了宗门名誉着想,你说这些年师傅和长老们都闭关七年了,剑宗上上下下,我跟你什么关系你还不清楚啊??”“大哥,我明白的。”“真是懂事,好了,你自己琢磨琢磨吧,听说这次进我剑宗的还不乏高手哦,你到时候正好可以锻炼锻炼。”“恩恩,知道了大哥。”“对了,你明天就启程,到山下的和考核者回合,到时候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无门无派就好了。”“是,大哥。”说完,白衣男子便缓缓走开了,留下林轩一个人站在那里。。...

  十五年后,终南山。

  清晨,只见一白衣少年正在山上练剑,在常人看来,这十五六岁的少年有此修为,已经是功夫了得,这样的剑法,即使是剑宗这样的大门派来说,也是中上水平。正在这时,另一个比少年大上少许的白衣男子缓缓走来,看了几眼,便出口道:“林轩,休息一会吧,很快就是门中入门考核了,要好好休息,才能取得好成绩啊。”看得出来,林轩对此人还是非常尊敬的,听到话语后立即放下手中的剑,径直走向白衣男子,回声道:“谨遵师兄教诲。”“虽然你的剑法要入剑宗肯定是手到擒来了,但是,在你入剑宗之前,师兄要少叫,以前倒也没什么,最近要开始入门考核了,要是被旁人听了去,落下什么话根,就不好了。这样吧,最近就叫我大哥,反正你也是我一手带大的。”“是,师兄……大……大哥”“这就对了嘛!好了,不是大哥对你有什么想法,但毕竟剑宗是江湖大派,我这也是为了宗门名誉着想,你说这些年师傅和长老们都闭关七年了,剑宗上上下下,我跟你什么关系你还不清楚啊??”“大哥,我明白的。”“真是懂事,好了,你自己琢磨琢磨吧,听说这次进我剑宗的还不乏高手哦,你到时候正好可以锻炼锻炼。”“恩恩,知道了大哥。”“对了,你明天就启程,到山下的和考核者回合,到时候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无门无派就好了。”“是,大哥。”说完,白衣男子便缓缓走开了,留下林轩一个人站在那里。

  第二天,天还没亮,林轩早已收拾好行李,一个人飞奔下山去了。刚走不远,大殿上一袭白衣慢慢走了出来,望着林轩走的方向,心里万般滋味。话说林轩,剑法虽然不怎么样,但轻功却了得,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已经来到山腰,回头一望,心中念想:我一定会位列前茅,不辜负师兄这些年的栽培。

  太阳刚出的时候,林轩早已到了聿都,看时间还早,找了个客栈先歇歇脚。刚进客栈大门,小二便迎了上来“来客官,里边请,打尖还是住店啊??一看客官就知道是来参加几天后剑宗的考核大会的吧?”“你怎么知道?”“客官你一看就是外地人吧,这剑宗考核大会每七年举行一次,分三大赛区,我们聿都是三大赛区实力最强的地方,这考核大会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原来如此,好了,给我准备一间房间,再给我准备一些吃的,赶一天的路,肚子早就饿了。”“好嘞,客官您这边请。天字号房间,楼上右拐第一间,这是钥匙,你看要不要给您送到房间里?”“不用,我在这里吃就行了。”

  聿都果然是有些厉害的,连续三界都在考核大会上夺得魁首,当然,主要是聿都考核进入剑宗的人最多,才有了今天聿都盛产高手的美称。林轩刚刚坐下,一群侠客模样打扮的四人走进客栈,为首的是一人看起来视乎温文儒雅,手摇一把玄铁扇,看起来就是高手。稍微吩咐了小二几声,便走向大厅,四人坐定,就闲聊起来。一个大汉先发出话来:“大哥,你说你进个剑宗是轻轻松松了,我们兄弟仨就惨了,听说这次考核大会来了不少高手,听说各大门派都派人来……”“放心吧,各大门派派来的肯定是些小鱼小虾,剑宗虽强,各大门派也不会把自己的高手拱手让人,倒是江湖中有些高手让我有些担心啊。”……林轩听着他们互相闲聊着,自顾自吃了起来。

  三天后,所有江湖人士都赶往剑宗在聿都建立的驿站中。剑宗早已有人在驿站里负责考核工作,剑宗考核十分简单,甚至是有些草率,但就是这样的草率才能培养出人才,剑宗要的是能够实战的弟子,而不是只会些花架子的怂包,在这里,只要能打败对手,就能晋级,无论用什么招式,当然作为名门正派,不得使用暗器,也不能用毒。在海选中,林轩一直都很顺利,以他的实力,成功进入决赛就像吃豆那么简单。在完成十连胜后,林轩直接进入决赛,当然,他隐藏了自己的实力,所以在决赛中,他的名次排在最后。最后,只有十个人进入决赛,原本万人空巷的驿站变得冷冷清清。林轩抱着自己的宝剑,靠在柱子上,嘴里刁一根狗尾巴草,细细观察着这几个人。暂时第一名的是一个无门无派的弟子,名叫张翰,他的剑气犀利,剑法娴熟,是个人物;暂居第二名的是穆广成,京城穆家的公子爷,没想到是个高手;第三名是寒月城城主的掌上明珠叶紫烟,可谓是女中豪杰;第四名到第八名是林轩在客栈遇到的刘家四兄弟;第九名是个黑脸大汉。在林轩看来,这些人必定有人在比赛中隐藏了实力,自己能否打败他们还真是难说,不过那四兄弟中的三个大汉似乎已经是用尽全力了,看他们气喘吁吁就看得出来。

  第二天,聿都决赛开始,比赛变得正规起来,双方只能用剑,而且是木剑,点到即止。所有人的比赛顺序由抽签决定,在场的剑宗弟子对这一届的弟子显然也很满意,他们宣布比赛顺序时脸上都带着笑容。话不多说,第一场就开始了,第五名刘常昊对第九名甘奎。刘常昊上去就大步流星开打,显然是想速战速决,甘奎一下就看出了他的心机,机智的闪开几招致命攻击,这使得刘常昊十分恼怒,自然,刘常昊的招数一下就被打乱,开始乱刺乱砍,旁边的剑宗弟子看了直摇头。甘奎看来是个厉害角色,故意卖了一个破绽,刘常昊猛地向前刺去,台下大哥大叫不好,但为时已晚,甘奎出脚一勾,刘常昊还没有跌倒,甘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身前,用力一顶,便将对手顶倒在地,一柄木剑抵在刘常昊的脖子上,就宣判了他退出比赛。林轩心想,如此高手却屈身第九名,看来是个厉害的角色啊。接下来的每场比赛都十分精彩,其中林轩赢了五场位列第二。最后一场,由林轩对战张翰。根据林轩的观察,这个叫张翰的人在前面的比试中都没有使出全力,看来会是一场恶战,但林轩也是有点资本的,哪有这么容易就轻易认输?

  刚刚开打,两人剑法不相上下,一时没有分出胜负,台下更是惊愕。“这小子扮猪吃虎啊,在前面的比试里一直隐藏实力,到最后再一举夺冠,实在是高啊!”突然,张翰退后两步,右手一挥,一道凌厉的剑气袭来,顿时引起了轰动,大家都没有想到,张翰居然一举能够凝聚出剑气来。林轩也不落后,抬手就是一道红色剑气,两道剑气碰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两人的意识都十分的强,不给对手留一丝机会,轻轻点地,就飞得几丈高,在空中交起手来。两人久战不下,终于,剑宗弟子走到台上,劝止两人,在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宣布两人平手,并列第一,然后就开始宣读本次比赛的结果。本次比赛共收七名新人,除刘家三兄弟外,其他人都成功拜入剑宗门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湖笑之剑神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