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村民们赶快冲出废墟,找寻着这家人的尸体。“大梁!!!”“大梁!!你在哪啊??”这户人家的男人叫林世梁,昨天本是他们一家最开心的日子,却不想遭受了神雷这样的事。忽然一个壮年人叫道“在这呢!!!大梁!!”华语刚落,几个青年赶回来看了几眼,默原来,在这凝结的闪电之下,林家村的一户人家的农妇正在生产。正听得一声“哇”的叫声,凝结的闪电突然向下劈来,原本精致的茅草屋瞬间被大火包围,凶猛的火舌四处逃窜。林家村的村名正要提起家伙赶来救火,猛地下起了瓢泼大雨,不一会儿大火就被扑灭。村民们赶紧冲进废墟,寻找着这家人的尸体。“大梁!!!”“大梁!!你在哪啊??”这户人家的男人叫林世梁,今天本是他们一家最高兴的日子,却不想遭遇了天雷这样的事。突然一个壮年喊道“在这呢!!!大梁!!”华语刚落,几个青年赶过来看了一眼,默默地叹了口气。废墟下,他们所说的“大梁”早已被烧焦了,到死,他还是紧紧握着妻子的手。人群中走出一位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把他们抬出来,好生安葬。”“是,村长!”说着,几个年轻人就忙活起来。。...

  终南山剑阁内,一位老者盘膝而坐,突然,天象大变,星位变转,天空中出现一道闪电,在一个叫林家村的上上方凝结。老者猛地张开双眼,破门而出,朝着闪电凝结的地方飞奔而去。

  原来,在这凝结的闪电之下,林家村的一户人家的农妇正在生产。正听得一声“哇”的叫声,凝结的闪电突然向下劈来,原本精致的茅草屋瞬间被大火包围,凶猛的火舌四处逃窜。林家村的村名正要提起家伙赶来救火,猛地下起了瓢泼大雨,不一会儿大火就被扑灭。村民们赶紧冲进废墟,寻找着这家人的尸体。“大梁!!!”“大梁!!你在哪啊??”这户人家的男人叫林世梁,今天本是他们一家最高兴的日子,却不想遭遇了天雷这样的事。突然一个壮年喊道“在这呢!!!大梁!!”华语刚落,几个青年赶过来看了一眼,默默地叹了口气。废墟下,他们所说的“大梁”早已被烧焦了,到死,他还是紧紧握着妻子的手。人群中走出一位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把他们抬出来,好生安葬。”“是,村长!”说着,几个年轻人就忙活起来。

  这时,剑宗宗主也赶到了,摸了摸银白的长须,也是深深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声“诶,还是来晚了,天命不可违啊。”就在这时,废墟中突然出现一道光芒,忙活着的青年瞬间慌了神,大叫妖怪赶快退了回来。慢慢的,废墟中一个水晶球缓缓升起,水晶球内一个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的娃娃,哭得正卖力呢。宗主右手轻轻一抚,水晶球就飘到宗主手中,水晶球也慢慢消失。村名们顺势看去,看到宗主,急忙下跪,齐声道:“参见仙人!”“起来吧!”“谢仙人。”接着,村民们就议论纷纷起来“这孩子看来是个灾星,不能留着,要趁着他还没长大,先除掉才行啊!”“对啊,对啊,我就觉得今天的事不对,原来的这个妖怪在作祟,要尽早除掉啊。”村民中刚刚被称为村长的人上前一步,问道:“敢问仙人,此孩童遇天火而不死,是否为妖物?”“此孩童交由我来抚养,你等好生安葬他的父母便是。”“是。”村长见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好作罢。村长立即派了几个壮年到废墟中继续搜索。剑宗宗主转身就走,轻轻一跃,便已经飞出老远。

  时已半夜,宗主带回了婴孩,正好与几个宗门弟子相遇,弟子们立即躬身问好:“宗主。”宗主也不含糊,对他们交代了几句便抱着孩子回到剑阁。宗主坐定,对着婴孩说道:“诶,你是林家村的人,出生时天雷封顶,就叫你林轩吧,以后就跟着我老头子了,望你能遵从善道,造福生灵,切莫动了恶念,从了恶事。”

  第二天,天已经大亮,金光闪闪的剑宗上上下下一片忙碌,到处传着昨天晚上宗主带回一个婴孩的事。剑宗几位长老纷纷来到大殿,等待宗主的到来。随着侍从一声“宗主到~”所有人向着大殿上的高位的座椅上躬身喊道“恭迎宗主~”然后,宗主从天而降,降临到座椅上。躬着的人慢慢直起身来,一位老者废话不多说,上前一步:“师兄,听闻你昨天晚上出山时带回来一个婴孩,是怎么回事?”不错,剑宗宗主就是这几位宗门长老的师兄,他们不仅师出一处,更是兄弟七人,当年因仙资过人而收入剑宗门下,当时宗主以德美功高而被前宗主看中,继承了剑宗。时至今日,几位师兄弟依然和睦相处,更是拥护宗主为首。“哦,昨日我出山时一对夫妇遇难,我受他们所托,将他们的孩子带回。”“这民间婴孩师兄一向是交给山下的农户,今日带上山来,莫非此婴孩有何玄机?”“哈哈哈哈,师弟果然是个精明之人,此婴孩乃上古恶龙转世,非一般人所能抚养啊!”“什么??上古恶龙???”词语一出,大殿内立即炸开了锅,长老弟子们议论纷纷,顿时变得乱哄哄起来。过了一会,宗主发出了话:“好了,我自有主意,你们就不要再议论了,这孩子将来必然成大器,只要我们悉心教导,引导他向善,一定能让他造福苍生。待他长大些,就收为我剑宗弟子,到时候我会让他参加入门考试,如果不通过便交给山下农户收养,如何??这孩子的父母已经被天火烧死,我们不能再放任他不管了。对了,这给消息决不能走漏了风声,要是被江湖邪教知晓,必然会来抢夺,到时候又不知道会有怎样一场腥风血雨了。”“既然师兄已经做了决定,我等听从便是。”剑宗几位长老知晓了事实之后,也不多问,毕竟相信剑宗宗主的决定和实力,纷纷离开大殿,各剑宗弟子也拾趣的离开,毕竟他们到剑宗来都不是看热闹来的。

  紧接着,几位宗门长老和宗主便秘密地来到剑阁。大长老也就是刚刚在大殿上出问的师弟还没等大家坐定,就急切的问起来:“师兄,既然这恶龙转世已经降临,那岂不是三大杀器也要现世了??”另一个白胡子老者也急忙站了起来:“对啊,大师兄,杀器现世,我等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要抢在冥王殿的前面找到杀器,并将其封印。”宗主捋了捋银白的胡须,道:“恶龙转世,确实说明着三大杀器将要现世,但要找到三大杀器,必须等到这孩子成年,才能找到三大杀器的地点。所以我们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做好准备,否则三大杀器被冥王殿的人抢走,将是一场腥风血雨啊!”最后,宗主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这孩子降世,也不知是祸是福啊。”

  此时,亡灵峰中一座黑色的大殿内,一个丑的要命的女人站在大殿上,她就是冥王殿的孟婆,据说此人功夫了得,还懂得各种邪术阵法,是个狠角色。她的身后站着一个身材修长一身一边红,一边蓝的衣着打扮之人,这个人头上戴着帽子,全身上下看不到一点皮肉,整个人都被包在衣服里面,这个人就是冥王殿水火判官杨炎淼,此人传闻武功高强,但几乎没人见过他出手,除了冥帝之外,见过他出手的人早已西去,所以殿内弟子多少对他有一点敬畏。殿下站着七七八八的人物在江湖中都是些厉害角色,可想而知,冥王殿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也难怪这下年来冥王殿以一己之力对抗其他江湖各派都不落下风。那个丑的要命的女人孟婆阴森森的问道:“怎么样,出去打探的人有消息了吗?有没有找到龙子啊?”“回孟婆,我们的人顺着天雷的方向赶去,赶到时天雷已经落下,我们赶到时看到了剑宗宗主带走了那个孩子,我们不是对手,不敢轻举妄动。”“哼,一群废物!!算了,既然剑宗宗主出马,我们就卖他一个面子,我们的目的是抢夺三大杀器,龙子只要还活着,我们就能将上古恶龙唤醒。从今日起,我们要保存实力,确保龙子成年之时,我们能顺利抢夺三大杀器。”“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湖笑之剑神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