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去。  “喂喂喂,你们明白吗,在南边的龙渊城。”  “是那个新手城吗?”  “是啊。”  “那也不是在北边吗。”  “也不是西北吗”  “喂,你们搞破坏吗,不听就滚吧。”  “听一听,你说你说,怎么了那个龙渊城”  “游戏就时,也不是那谁捣鼓出了相较于一开始的人满为患,此时的小琉璃城,此时的琉璃城在大量的玩家升阶离开之后,明显的街道要宽阔了许多。。...

  小琉璃城,为区别真琉璃城,以后就叫这个名字了,虽然他们的名字一样。

  相较于一开始的人满为患,此时的小琉璃城,此时的琉璃城在大量的玩家升阶离开之后,明显的街道要宽阔了许多。

  而且经过了十来天的缓冲,人们也开始适应这个世界的生活。甚至有些玩家,已经开始在街道上摆起了摊位,销售各种东西了。

  随着摊主的增多,人们滞留的时间,也渐渐的增多了起来。不免的流言逸事,各种小道消息,游戏讯息,便这么的传送开来。

  “喂喂,你们知道吗,在南边的龙渊城。”

  “是那个新手城吗?”

  “是啊。”

  “那不是在北边吗。”

  “不是西北吗”

  “喂,你们捣乱吗,不听就滚蛋。”

  “听听,你说你说,怎么了那个龙渊城”

  “游戏开始时,不是那谁鼓捣出了个军团吗?”

  “啊,是血影的回归者联盟吧,怎么了?出什么事啦。”

  “出大事了。”

  “大事,什么大事?”

  “嘿嘿,这可是我在龙渊的朋友告诉我的,那个军团直接把龙渊城给打下来了!这个够猛吧。”

  “不是,真的假的。”

  “假的吧,怎么可能,谁让说我们这新手城镇的守卫不怎么样,但也有三阶啊。打下来不可能吧,开什么玩笑,你被骗了吧。再说了,这城镇还能被打下来吗?有这设定吗?”

  “我骗你干嘛,又不收你钱。有什么好不可思议的,人家回归者联盟现在都有8千人了。那场战斗,据我朋友说,联盟直接动用了一千名的一阶法师,轮番轰炸,那些护卫NPC连军营都没出,别说军营了,整个营地都被移平了!”

  “真的假的,那么厉害。要不我们也找人试试。哈哈哈”

  “切,少做梦去吧,不是军团触发不了领土战。”

  “真的,军团这么厉害,那我也去搞一个。”

  “你做梦去吧,还搞一个,就你这样申请加入,人家都不要,人家余下的那2000名额,不是高手可不让进了。真羡慕那些一开始就加入的人啊。”

  接下来的对话,我没有在听下去。不过说实话,我真有些意外。那个虚伪的大骗子,竟然还真把那个什么军团搞的有声有色,竟然直接打下了一座城,虽说是新手城。但这也不容易了,现在游戏开始才过了十多天呢?

  “号外,号外,游戏攻略最新情报,三阶战士亲传攻略手册。要买的从速了。一阶,二阶晋阶战资料应有尽有,要买从速!”

  “三阶!这么快就有三阶的了?”实在太过吃惊,我忍不住发出惊叹声。

  听到这话情报贩子,立刻抓准时机,对我叫道

  “哟,小哥,这么滴,来一份。要一份吗,这可是高手总结的精华。保证你不吃亏,而且这东西超级便宜,只要一个金币。原本的话,这种机密情报,买你个10金都不为过,但今天不用,只要一个金币。如此的便宜如此的廉价,这可是机不可失,失不在来啊。”

  “额,不,不用了。”

  “怎么滴,小哥,别客气,这可是天降的大好事。只此一家,只此一店。错个了可就可惜了,一个金币,只需要一个哦。”

  “就算你怎么说,但我身上,一个金币也没有啊。”当然这是骗人的,我可不想买这种没用的东西,要论情报,有那个贩子能和我这水晶持有者的天将相比呢。

  “别骗人了,现阶段怎么可能连一个金币都没有呢。”

  “真的没有啦。”

  “没有?”

  “没有!”

  “切,原来是城蹲的穷鬼。让开穷鬼,别挡我做生意。号外!号外!……”

  呼,我暗暗松了口气。这可真是热情的商人啊!

  “哟,兄弟,撒了一手好谎啊。”突然,就在我以为彻底安全的时候,一只大手,拍上了我的肩膀。

  我猛然转过身去,这是名大汉,一米八以上的个子,整整比我高了一个头。害我不得不微微仰头才能看清对方样貌。

  正如他的身子一般,粗犷的脸盘,黝黑的肤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东北的汉子。

  “咋的了,兄弟,你这看着,怪让人不好意思的。”明明是个粗犷的汉子,却腼腆的笑了,这诡异的结合,让我一阵的不适应。

  “额,你好,我是梁,不知这位大哥找我什么事?”

  “啊哦,俺叫大黑,你可以叫我大黑哥,刚才真是失礼了。只是刚才听那个奸商说兄弟你是个城蹲的废物,我为兄弟不平而已。”

  城蹲,窝在城市的安全区内,不出去打怪,只依靠城市里的任务存活的玩家。

  “不,那个没关系。倒是大黑哥怎么知道的。”

  “这还用问,一看就知道了。你的衣服怎么旧,一定是因为系统的重塑次数太多导致的。我说对吧,兄弟。”

  重塑,像布衣类的,这种非铠甲衣饰,在战斗中往往会破损严重,但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难免有碍瞻观,因此战斗结束后,系统会自行的帮其修补。不过随着重塑的次数增多,衣物会破旧,直到无法重塑消失为止。

  不过一般人,不会注意这个,眼前这个人是细心呢,还是他绝非一般人。不过不管那样都不管我的事情,我今天就是为了回城做一下补给。下次,至少要等到进阶战,寻找队友的时候才会回来了吧。

  “是啊,我确实不是城蹲,不过大哥,你应该不是和那个奸商一伙儿的吧。没什么事的话,我先闪人了。”

  “等下,等一下,兄弟,别这么匆忙。相逢即是有缘,我们一起去那边和杯茶吧。”

  路上随便碰到个人,说什么相逢即是有缘,我们一起喝杯茶吧。开什么玩笑,这样的情况,怎么想都有内幕。为避免麻烦,还是避开吧。我挥手想要挣脱大黑抓着我胳膊的手。

  但是出乎预料的,我竟然没能挣脱大黑的束缚。接下来,更可恨的一幕出现了。大黑竟然就这么的,硬生生的,把我像一个布偶似的,给直接拉进了边上的茶馆里,这是得多大的力量啊。

  “说吧,你有什么事情。”

  我咬牙切齿的说道。要不是城中不允许PK,我都想拔剑,砍了眼前这笑哈哈的家伙了。虽然我有点怀疑能不能打的过呢。直到现在我的胳膊还在隐隐发疼,我不禁怀疑这个家伙的力量是不是满值了。作为天将之一的我是清楚的,当三维属性某一属性满值的时候,会触发一条隐藏属性。什么属性就不清楚了。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来喝杯茶消消火。”

  “算了,你还是快说什么事了,不然我走了。”吃人口短,拿人手软,我可不干这么笨的事情。

  “梁兄弟,别这么说啊,咱们相逢即是有缘。一起喝一杯,慢慢聊嘛。”

  我可没兴趣聊天,果断的站起身来,但是眼前这家伙,一把拽住了我胳膊,面对比我不知道大多少的力量,我只能再度坐下来。这毫无疑问,是劫持啊。我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被人给劫持了。

  “有话快说,先说好了,我还只是个没用的零阶废材。你的忙我不一定帮得上。”既然逃脱不可能,我决定,有便宜就占,果断的拿起桌山的茶杯喝了起来。但是,大黑的下一句话却直接让我把这茶给吐了出来。

  “其实我才是个城蹲。”

  噗,开什么玩笑,一个力量怎么看都要比我强不知道多少的家伙,竟然给我说城蹲。

  “喂,所谓的城蹲,可是从游戏开始到现在从没有出过城市的人。这些人的属性一般都保持在刚开始是的D和C了,你的力量怎么都是A以上了吧。你看不起人也要有个限度吧。”

  “不是A,是S。但我真的没出过城。”

  不是A是S,这家伙,一脸无所谓的说着恐怖的事情。一个没出城的家伙,力量却是S,这让那些在外面拼死拼活,却只能勉强达到A的家伙怎么活。话说我还是B都没到A呢。

  “你不相信,是真的,这是我的属性。”

  姓名:大黑

  阶级:0

  力量:S

  敏捷:D

  智力:D

  综合:C

  这是多么的不合理的属性啊!看着眼前的属性表,我以风中凌乱,不知该说点什么。不过大黑说的,他是城蹲的事情,到有可能是真的了。

  “所以呢,什么情况。”

  “因为情况特殊,我现在必须出城去完成个任务。所以需要一些队友。”

  “哦,这很常见,不过为什么是我啊。”

  “因为你是一个人单刷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

  “为什么,直觉吧。一个人逛街,被情报贩子缠住,却对晋阶战没有兴趣。怎么想你都是那种单刷的玩家吧。”

  这家伙,难道是女人吗,还直觉,要观察的在仔细点吗?

  不过他说的没错,自从与烈火他们分开,已经过了四天,这四天里,我并没有在组队友,而是选择了一个人单刷。这并不是效率什么的问题,只不过是想要锻炼基础的战斗能力罢了。

  对晋阶战没兴趣,不,并不是没兴趣,只是时机未到罢了。我现在是B级顶端,离A只有一步,而晋阶战怎么的也得A阶级中段,也就差不多90评分以上吧。到那时候还有一段时间呢。

  “说说吧,你的那个任务。”果真我还是太天真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游戏世界的冒险之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