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狠狠地的充分发挥了下那超级变态的恢复技能。让我好好的能满足了一下,作为一个治疗队员,那避无可避或缺的不存在感。  接下来,是风之眼的晋阶战。有些意料预料中的是,原我以为作为法师的他,所以会会出现一头法师类的怪物,结果要不然。他居然选了一个十分怪异的不存在,泥沼地鼠百千华的晋阶战,是一头半身蛇人,武器是一把钢刀。拥有超高的机动能力,喜欢在林间穿梭,基本上打两下就会跑一圈。而讨厌的是,芳草的控制技能对它基本无效,因此被迫拖入了持久战。。...

  以烈火的晋阶为开端,整个队伍开始了大规模的人员晋阶。

  百千华的晋阶战,是一头半身蛇人,武器是一把钢刀。拥有超高的机动能力,喜欢在林间穿梭,基本上打两下就会跑一圈。而讨厌的是,芳草的控制技能对它基本无效,因此被迫拖入了持久战。

  好在烈火晋阶时,继承了人马的冲刺技能,大大提高了机动能力。不然时间将拖延的更久,不就算如此也整整耗了40分钟的时间。

  因为蛇人的主要攻击,是手中的钢刀,倒让我一雪前耻,狠狠的发挥了下那变态的恢复技能。让我好好满足了一下,作为一个治疗队员,那无可或缺的存在感。

  接下来,是风之眼的晋阶战。有些出乎预料的是,原以为作为法师的他,应该会出现一头法师类的怪物,结果不然。他竟然选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存在,泥沼地鼠,不但会钻地,而且还有个恶心的特性,钻过的地方会变成沼泽。打到最后,战场基本变成了沼泽地。打完以后所有人都现在泥潭里滚了一圈。

  最后是芳草的晋阶战,原以为有三名一阶C级的成员在场,应该会是场轻松的战斗。但实则不然,随着队伍整体实力的增加,遭遇的任务怪,其实力也跟着增长,最后的这一头,其实力直逼B级。

  这是一头植物型的花妖,拥有两根粗壮的触手,可以进行直接攻击。而且还可以通过地面,延伸出带刺的根茎,缠绕对手,附加毒素。根茎的覆盖范围极广,就连我这做后援的人都不得不拔剑砍杀。

  因为缺乏驱散和解毒技能,我的HP在第一次,报了红警。在回春术无效的情况下,只能凭借血瓶恢复。到最后,我不得不远离战场,退出战斗,彻底成为旁观者。

  看着不远处,奋力战斗的四人,我不禁在此陷入了沉思。

  这样下去可以吗?仅仅只是依靠他人的掩护,躲在后方看着对方拼搏,依靠那个缺陷满满的技能,存活下去。

  这么下去真的可以吗?无所适从,毫无主见,随波逐流,我真的甘与如此平方度日吗?

  是的,我曾说过,只要能活下去。就算躲在城市之中,呆在安全之地,默默无闻,无所事事的等待着游戏终结也没有问题。

  但是,我们相遇了。我与他们相遇了,一次次的激情战斗,点燃了我内心那渴望的火焰。我能感觉到,我的血在沸腾,我不甘就此平凡度日。我想要,是的,我确信我想要,想要战斗,想要浴血奋战!

  但是现在的我太弱了,是的太弱了,弱得只能呆在后方,默默的观望。即使想要插上一手,都是不可能的。

  我握紧了双手,不甘吗,是的,没错,现在在我胸中涌动的这份感情就是不甘,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呐!

  “啊,总算完了,这个花妖真是麻烦啊。额,真恶心了!”不知何时,烈火四人已经结束了战斗,千华一边清理着身上的粘稠液体,一边抱怨。

  “哈哈哈,活该,随叫你平时跑得快,最后一刻却在发呆的。不溅你一身,溅谁啊!”

  “啊,还不是因为你个混蛋,开砍也不说一声,害我搞得一身腥。”

  “真受不了你们两个,芳草,你怎样?有得到什么好技能吗?”

  “嗯,多了个毒蔓。”

  “是那个毒吗,这可是个好技能啊。啊,梁兄弟让你久等了。接下来就是你的晋阶战,怎么选好对手了吗?”

  晋阶战,并非只有一个对手,而是有三个怪物可供选择。

  因为零阶升一阶的功绩并不高,在接连参加了四场晋阶战后。我的功绩也早已累积到了足够的程度。

  因此按照循序,芳草的晋阶战之后,便轮到了我。不过对于我的这个进阶战,我却不希望就怎么进行下去。

  “还没有。”我有些犹豫,应该在开口。

  “嗯?怎么了,功绩不够吗?”

  “不,那个已经够了,只是。额,嗯,那个大家,我想,我想退出队伍。”

  就在我说出退队的刹那,眼前四人齐齐呆愣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千华,以近乎咆哮的高音,吼道

  “你说什么呢,混蛋!为什么要退出队伍!到底为什么?难道是你有什么不满吗?”

  “不,不是”

  “啊,既然不是,那你倒是说啊,到底为什么?”

  “不论作为朋友,还是队长,我也需要知道这个理由。如果理由不行的话,我是不会允许的。”

  “我觉得我自己太弱。”

  “哈,太弱,谁说的,谁说你弱了!额,好像是我。对不起啊,那个只是玩笑,你别放在心上啊!”

  “不是那个,我说的是实际情况。我和你们的差距太大了,这样下去只能是拖后腿的存在。所以我决定退出这个队伍。”

  “这个啊,你不用担心,我们并没有放在心上。再说了谁一开始就是高手的,都是练出来的,再过一阵子你就能赶上来了,别放在心上了。”烈火拿着他的大手,毫不手软的拍打着我的肩膀,只拍得我一阵阵的发疼。

  “谢谢,大家看得起我。但是,我还是觉得离开比较好一点。刚才说是为了不拖大家后退,不好意思。其实是我自己,我自己想要变得更强,但跟着大家一起的话,我可能就无法变强了。所以对不起了,我是为了我自己,所以对不起。”

  我突然发现对于眼前的这几人来说,自己竟有那么多的亏欠,对不起这三字,竟会成为我最多的言语。

  “队长啊,人家都这么说了,你怎么办啊。”

  “呼,还有什么办法啊。如此自私的队员当然得T了啊。兄弟自己小心点。”烈火干净利落的把我给提出了队伍,在我肩上锤了一拳,径直向着远处走去。

  “梁兄弟,希望再见到你的时候不要让人失望啊。”风之眼拍了拍我肩膀,便追着烈火去了。

  “混蛋小子,你有什么打算吗?”千华的眉头还是皱着的,显然她还有些不悦。也对,这种才产生点感情,就立刻分别的事情,搁谁谁都得发蹙。

  “不知道,先把评分搞成A吧。”我低下头,不好意思直面她的目光。要真说起来,四人中与我感情最深的,无疑是眼前的这个暴力少女。

  “啊,你个没志气的小子。怎么也得是S吧,好歹你也算是我徒弟,怎么能给我这个师傅丢脸呢。记着了,S啊S,S。把头抬起来,你个混蛋。”

  就在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来的时候,千华突然贴近我的脸盘,在我侧脸吻了一下,同时低语道“别死了!”

  我愣了,彻底的呆在了原地。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应该不是那个意思,是打招呼,但这也不像啊。到底什么意思,我的脑袋彻底混乱了。

  不过混乱的似乎并不止我一个人,眼前还想着和我告别的芳草,因为这突然的一幕,弄的面红耳赤,支支吾吾的,最终能没能说出一句话,直接从我身侧跑了过去。无疑她也被千华的举动吓得不清。

  我过了好久,才彻底回过神来。此时四周一片寂静,早已不见了烈火等人的踪迹。我知道他们已经开始向着新的城,琉璃城进发了。而我也需要会琉璃城做一下补给。

  琉璃城?琉璃城?

  你一定觉得奇怪,但此城非彼城。要说的话,我要去的那个其实是琉璃镇,而烈火他们要去的才是真琉璃城。两者的差别,差不多就是新手村和主城的关系,虽然名字相同呢。

  烈火等人的路,并不好走,抵达新城开拓新域,并不是一件易事。不过,我自己一个人回去,这40多里的路也绝不平静。

  虽然我早有了觉悟,但真当险境出现时,还是忍不住的倒吸口气,暗叹,来的太早,太狠了点。

  1、2……7、8一共八头,三头C四头D一头B。

  眼前的场面让人惊心,在树林中凭空钻出的狼群,把我给包围了起来。我的心不自觉的狂跳了起来。手竟然有些发抖,是恐惧,也是兴奋。

  在三四天前,光是一头D级的狼就差点要了我的性命,而现在却得同时面对八头,而且其中还有头B的狼头领。

  这是一场挑战,是的,是一场对我自己的挑战,是我的试炼。检验我能否在这条道路上坚持下去的,最初的试炼。

  我的思绪在这一刻,疯狂的转动起来。

  我的评价是B,单独面对每一头狼,我的胜面都会很高,但是事实上,我需要面对8头。当我选择攻击其中一头的时候,必将承受另外7头的攻击。D级的狼我应该能够做到一击击杀。但如果选它的话,毫无疑问,在头领的指挥下,我将会被其余的狼群摁倒在地。我已经可以看到那时候的死亡身影。

  既然第一击只能选择一个对象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擒贼先擒王,目标B!

  就在决定的刹那,我快速的俯冲了出去。而同时一声狼嚎,狼群也对我发起了攻击。

  我无视狼群那拍击的利爪,任由它落在我的背部。躲避狼口,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头领狼身边。

  此时狼头领,高高跃起,狼爪前伸要把我压倒在地。

  我的剑准确的刺进了狼的脖子,并直接贯穿。我和狼头领一同跌落下去,在地上翻滚。这阻止了狼群的猛扑。

  我赢了,狼头领不甘的悲鸣是我胜利的天音。用回春术把血条拉回到近乎满值,我站起身来,四周还是狼群环绕,它们看着我脚边的头领,陷入了慌乱,看来狼群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游戏世界的冒险之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