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表示拒绝。要问为什么的话,大约是脑海中那一连串索绕不息的信息的错吧。  就在血影就详细介绍的时候,早先苏醒过来时,杂乱无章的信息片段,在脑海中非常清晰的整合了出来。其中好大一部分,与血影所说完全相同。但是也有些差别,也许是血影忘说了,是他特地略去了,又也许原本,军团应该是帮派发展到极限后所转化的。不过世事无绝对,就如此时的意外一般。作为始作俑者的血影,虽然也吓了一跳,但他立刻反应过来,按照原定的计划,继续笼络人心的演讲。。...

  在超过3千人同时承认并愿归属某一组织的情况下,即可触动军团系统,得到系统认定,组建成为军团。同一军团之人可公用军团频道进行交流,为后后期超大型战事所必须。

  原本,军团应该是帮派发展到极限后所转化的。不过世事无绝对,就如此时的意外一般。作为始作俑者的血影,虽然也吓了一跳,但他立刻反应过来,按照原定的计划,继续笼络人心的演讲。

  而此后的我,看着眼前是否加入的回归者的提示框,犹豫了半响,最终选择了拒绝。要问为什么的话,大概是脑海中那一连串萦绕不休的信息的错吧。

  就在血影开始介绍的时候,先前苏醒时,杂乱的信息片段,在脑海中清晰的整合了起来。其中好大一部分,与血影所说相同。不过也有些差别,也许是血影忘说了,也是他特意省略了,又或许是他真的不知晓。真相如何,只有他本人知晓。

  有不禁有些佩服眼前在断树根上,款款而谈的血影,既然在知晓了那些事后,依旧能够如此这般。

  最先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并不是大陆的格局什么的,而是一条规则,死亡规则!

  玩家死亡之后,灵魂将会升天,在灵魂距离肉体的高度达到3万米的时候,灵魂溃散,宣告死亡。同时,肉体保存时间为五分钟,五分钟后肉体消散,宣告死亡。

  这样的规则,虽然奇怪,但在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的是它后面补充的那一句话。

  (谨记:游戏内死亡,将会造成本体的精神重创,轻则变成白痴,重则成为植物人。)

  虽说没有直接的死亡,但不论白痴还是植物人,某种意义来说,比死亡要来的严重。

  要说这是让人恐惧的话,接下来的信息,却让我直觉罪孽深重。

  在《无限幻想》封测末期曾经出现过一次不受系统控制的流星雨,而结果带来的便是108个奇特的水晶。持有水晶之人,都可以实力大增。故此在封测某期,掀起过一阵争夺热潮。可以肯定最终能得到的必是超人一等的优秀玩家。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对游戏公司视为超大bug的水晶,在经历了系统的重置后,竟然没能消除,反倒隐匿了下来,传承到了公测时期。

  当108水晶持有齐聚,并且其中36人成功激活水晶,世界的重筑系统将会激活,新世界将会诞生。

  108水晶持有者称为天将,将成为天行者即普通玩家的领导者。领导人们在这片大陆上,生存战斗。

  作为领导者,所拥有的权利之一,便是可以通过水晶直接的获取,这是世界的信息。

  毫无疑问,那边的那个血影和我,都是这次这场变故的导因,是给诸多玩家带来灾厄之人。

  真亏他能毫无愧疚的,欺骗所有人,反倒一副伟大人物的样子呢。

  虚伪的骗子!

  这是我给血影下的定义。

  同时我不禁开始胡思乱想。

  如果无花姐知道了,因为我的缘故,她才被困在这里的,那她会做什么反应呢?如果说,眼前这群高呼‘回归’的人们,知道了,此刻他们所追随的人,正是导致他们,不得不参加这个生死游戏的始作俑者。这上万人又会做出什么反应呢。

  也许情况会一瞬间的倒转吧,拥护将会转为谴责,赞扬将会变为咒骂。那样的场景,我不敢想,也不敢看。

  还是让这秘密,作为秘密,封存下去吧。

  我扫视了一圈满是激荡心怀的人群,以及与此格格不入的,似乎对此毫无关心,一片漠然的无花姐。我决定,悄悄的离去。

  也许这样更好。

  虽然不知道这游戏起因,究竟如何,但他让开启者负担责任,领导诸多玩家走向终末的意图,显露无疑。

  但我只是个意外,只是个贪玩的小子,谋篡了本因在此的,拥有丰富经验,足以领导众人的我哥的地位。

  我什么都不会,只是单纯的无能的贪玩小子。阴差阳错的,满足了这个死亡游戏的开启条件,使得真正的开启了。

  像我这样的人,躲在角落里,默默的存活下去,也许最好。淡出人们的视线,即使水晶的事情暴露了,也不会遭受人们的责难。因为我没有承受的自信。

  “梁弟弟,你要走吗?发生什么事了,还是身体不舒服?”本想默默退场,却不料才一动作,便被人识破。面对无花姐关怀的目光,越发心虚的同时,更是打定了主意。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这里人太多,有点热了。不用担心,真的我没事的。”一边说着一边向着人群的外围挤去,这时候,我这1米58的小个子倒是发挥了不少作用。穿梭在密集的人群中,一眨眼便把无花姐给甩掉了。

  这样的举动对于关心自己的人来说,绝对是失礼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希望如此。

  浮空岛——草原,一个直径差不多30公里,漂浮在距离地面九千米高空的,满是牧草的空荡世界。在其中心处,有着一个不大的石门遗迹。一共八个门,通往下方妖魔大陆的八个城镇。

  黑水、句芒、斑鸠、琉璃、银帝、龙渊、彩磷、通天

  对于会去哪个城镇,我并没有特意选择,随意挑了门便走了进去。光芒散尽,一个全新的世界出现在我眼前。

  岩石铺就广场,联通着四方的街道,人来人往的,一副热闹繁华样子。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其中一部分人只是沿着某些固定的路线,在哪里无目地的循环着。不过另一部分倒毫无疑问是玩家。显然有人比我要早一步抵达了这里。

  对此,我并没有什么意见。我并不是为了争夺资源,而早早的来到这里的。我只需要最低等级的生活资源就可以了。

  这样要求应该不难满足吧。

  然而我的思绪,果真还是太天真了。当我花费两个小时终于完成一串跑图任务的时候。周围的玩家人数,直接猛增了十倍有余。草原岛的人们已经反应过来,近两万人的涌入,立刻把这个不大的城镇中的任务瓜分一空。当我想要再寻找第二个任务的时候,已经变得不可能。

  我掂了掂手中的只有80枚的银币。不禁为自己认为随随便便便能活下的想法而脸红不已。

  80银吗?系统赠送其实金钱为50银,任务奖励30银。

  这个世界通用的货币为金币,1金币=100银币=1000铜币。而一银币能购买一个包子,或两个馒头。而80银币,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没有收入的话,只能坚持个6、7天左右吧。

  出去外面吗?我不知道会碰到什么东西,城镇周围的怪物实力不高,但也可以致人于死地。像我这样子,什么都不会的人出去了,能活下去吗?不会随便碰到一个小怪,便被杀了吧。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我在城门附近徘徊了好久,却始终不敢踏出哪一步。直到第二天,第三天,我都没能找到可领取的任务。这时我确信了,不走出去,我有可能先被饿死在这琉璃城内。

  我找了条腰带,把衣服扎好,别上了系统赠送的短剑。把有些宽大的衣袖裤脚也扎了起来,让自己看起来精炼,这样子,至少不会应为被枝桠挂住而影响行动。

  我的目标非常明确,避开毒虫猛兽,尽量以不战斗的方法,获得资源,换取金钱。争取以零损伤的方式,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我的目光投向西山,哪里有优秀的药草。不过还没到半路,便听见往来的人群中抱怨,说什么草药刷新的时间太久,这样根本就采集不到份额。

  于是我把目光投向了东山,哪里有个矿洞,不过看着密密麻麻的上山部队我还是选择了放弃。

  于是把目光投向南面,哪里有个大湖,是城市的重要水源,联通着城中的各种水渠,在这里钓鱼应该不错。本该如此的,一头货车大小的巨大的灯笼鱼,竟然长出了四肢,在被人钓上来后,发疯似的袭击人类,看着人仰马翻的湖岸,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最后不得已,我只能把目光投向了北边,一大片山丘。不过,作为水晶持有者的天将之一,我知道,就在哪山丘的背后,有着一个农场,克里斯农场。哪里圈养着不少奶牛,能产出优质的鲜奶。

  只是行进的道路不便,因此,这些牛奶想要运输到城镇,必须翻山越岭,差不多8个小时才能抵达。

  不过,抛弃马车,单人行动穿越山林的话,只需不到4小时。当然这样子并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如果是天行者,也就是我们这些拥有虚拟储物格的玩家的话。完全可以在农场购买大量的牛奶,在回到琉璃城中进行贩卖。其中的利润至少每瓶2-3银币。

  哼哼哼!我想在这个时段,应该还没有人发现这个商机吧!那就不好意思,先行让我占用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游戏世界的冒险之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