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噩耗

紧把阶段验收工作通过一下,基础工程的工期了延误时间了半个月,你们说咋整吧?”秦天的声音故意地提升了几分贝。  张承早已有准备好“秦总,基础验收工作通过后,我们后续工程立刻开夜工,安心,总工期会延误时间的,赶制的施工计划我了报给工程监理了。死胖子!那个施工“别急,秦总,路上堵车了,我刚和他通过话。”项目经理张承连忙应答。。...

梦回明清

推荐指数:10分

《梦回明清》在线阅读

  “监理来了吗?怎么还没来,我都喝完一杯水了。”秦天不耐烦地朝着龙腾建设有限公司的张承吼道。

  “别急,秦总,路上堵车了,我刚和他通过话。”项目经理张承连忙应答。

  “噔噔噔”简易工棚的铁楼梯随即想起来,一个戴着安全帽的胖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对不起秦总,张经理,实在抱歉,路上意外耽误了,对不起对不起。”

  秦天斜着眼睛瞪了他一眼,心里嘀咕“这么胖的身材,跑起来倒是不慢啊。”

  “行了行了,赶紧把阶段验收进行一下,基础工程的工期已经延误了半个月,你们说咋办吧?”秦天的声音故意提高了几分贝。

  张承早就有准备“秦总,基础验收通过之后,我们后续工程立即开夜工,放心,总工期不会延误的,赶工的施工计划我已经报给监理了。死胖子!那个施工计划你有没有给总监理工程师看过啊?”

  “我昨天已经拿到他办公室去了,一会我打给他电话,叫他赶紧批一下。”

  “赶工费用,你不用跟我来算的,这是你们施工方的原因,我们没有责任。”

  张承郁闷的看了秦天一眼,哑口无言。

  秦天一行人来到施工现场,胖子监理指挥几个小工,“你们几个,下去取几个试块上来,快点!”

  “还有这一块,再给我仔细测量一下。”秦天对着施工图上的一个角落。

  “还有隐蔽工程,我一会指定几个地方,再给我挖开来看一看,照片别忘记给我拍下来。”秦天对胖子说。

  查看完现场,秦天显得有一丝疲惫,阳光晒得他的脸有一些红,疾步匆匆地赶回简易工棚的办公室,从饮水机倒了一杯水,三下五除二地猛灌了下去。

  张承抱着一堆资料走进了办公室“秦总,这些……”

  “放在桌子上。”

  “哦,好的。”

  2个小时过去了,秦天忙着查看地基验槽检查记录,基础混凝土工程质量验收记录,一堆资料又随即被递交到秦天的办公室。

  墙上的壁钟一秒秒地走着,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下午,秦天依旧在办公桌前审查着竣工验收资料,一边时不时的在笔记本上写一点什么。

  “张承,这周六上午有必要开个会,我已经审查了大部分竣工验收资料,有不少的欠缺需要补充,还有现场的影像资料也不全,一些必要的人你给我通知一下,必须要到场。试块检测似乎有几处地方不合格,你要给我马上整改,资料也必须给我立刻补充齐全,质监局的王处长,你给我联系一下,他还有一些要点和你说。”

  秦天在工地上泡了一天,枯燥的工作使他显得有一点焦躁,给张承打完电话,就整个人摊在老板椅上闭上了眼睛。

  一个身影走进办公室“秦总?您还没走呢?我刚又去现场转了一下,看施工机械有没有关闭,停放到位。哦,对了,该联系的人我已经都联系到了,现在已经五点半了,该下班了,我看您也是累了,我送您回家吧。”

  “行,恰好我没车,走吧。”

  “对了,我先不回家,你送我去海华路附近。”

  张承愣了一下“哦,好的。”

  4S店大厅的灯果然还没有关闭,秦天看到那灯光,似乎感觉心里有一丝安慰,却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我咋最近跑这里跑这么勤?”秦天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自动门咯吱打开了,却没有看到陈岚的身影,一个男销售走了上来,“先生您好,您看车么?要不我给您简单的推荐一下?”

  “不不,陈岚在吗?”

  “陈岚?哦,她在里面,我给您去叫。”男销售随即往后面贵宾室走去。

  “笃笃笃”急促的高跟鞋声音突然响起在贵宾室外面。

  陈岚笑盈盈地朝秦天走来,“猪八戒,就知道是你,你怎么又来啦!”

  “你才猪八戒,那天是谁吃了两份干锅牛蛙?”

  “是你,是你!”

  “怎么还没下班?还要忙多久?”

  “今天又有一个客户订了一辆卡宴,整理一下客户资料,怎么?又想请我吃饭?”

  “贪吃鬼!又想着吃吃吃!”

  陈岚嘟着嘴,跺着脚,“哈哈哈。”秦天看着陈岚那表情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似乎陈岚的天真和可爱吸引了秦天。

  “白天工地上忙了一天,有一点乏,陪我散散步吧。”

  陈岚犹豫了一下,“额,好吧,但是晚饭你看着办。”

  “大肥猪,就想着吃。”

  “晚饭是正餐好么?我又不需要减肥。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

  “去吧,我自己转悠一会,不急。”

  随即秦天的目光转移到展车上。“唉,再过几年,跑车似乎也不太适合我了。”

  打开卡宴的车门,坐了进去,果然是豪华SUV,米色内饰加上米色的真皮座椅显得很是气派,非常的舒服,全景天窗,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

  走下车,仔细看了看轮毂,18寸的大轮毂映衬着中间的金色盾徽,“要是把轮毂熏黑,样子会更加好看。”秦天自言自语道。手刚想去摸一摸轮胎,“嗨!”一声大叫把秦天吓了一大跳,“哈哈哈哈。”陈岚清脆爽朗的笑声从秦天的耳边响起。

  秦天斜眼瞪了她一眼,但是不由得眼前一亮,精心打理过的空气刘海,黑色的瀑布一般的头发,戴着一副装饰眼镜,一双明亮的杏仁眼,长长的睫毛,虽说是假睫毛,但是配饰的非常到位好看。标准的瓜子脸,一件白色的外套,黑色的打底裤,白色的雪地靴,显得干净历练。

  “你是谁?”秦天故作镇定的问道。陈岚嘟着嘴大叫一声“白痴!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

  “本少爷见过的美女多了去了,就凭你这姿色?”

  陈岚气的又跺着脚,拳头挥舞着过来了。

  “好啦好啦,走吧,路边摊的烧烤吃不吃?”

  陈岚瞬间笑容满面,“吃!凭什么不吃!”

  徐徐海风袭来,已经快五月的时节,却并不会感觉那么冷。

  海风吹乱了陈岚的刘海,但是陈岚顾不得形象,啃着一块刚烤完的牛板筋。秦天看着陈岚的吃相,微微的笑了笑。“看我干什么,你怎么不吃?”陈岚盯着秦天手中的羊肉串,“你吃你的,我还好,并不怎么饿。”

  “我的大少爷,你今天咋了?有一点不太对劲。”

  “我怎么了?没怎么啊。”

  陈岚朝着他装了个鬼脸,不理会他,继续啃牛板筋。

  “呼,吃饱了吃饱了,不能再吃了。”陈岚忽然起身大叫一声。

  “陈大小姐,我今天看到了你另一面,原来你是如此能吃,I服了you。”

  “本小姐就是干吃不胖,咋地?”

  秦天起身付完账,慢悠悠踱着来到海边,靠着栏杆,望着海面发呆。陈岚紧跟着,时不时看看秦天,见秦天不说话,她也靠着栏杆望着海面发呆。

  “觉得销售这个工作如何?做的还顺心吗?”秦天突然问道。

  “还行吧,只要做得好,提成收入还是可以的,我自己用用足够了,还可以给家里寄一点钱。”说到这里,秦天发觉陈岚的眼神黯淡了许些。

  “家里?”

  “嗯,爸爸的病,还要花不少钱,我也得加油,多赚一点,好让妈妈负担轻一点。”

  秦天似乎有一点被感动了,“你父亲的病,严重不严重,还需要多少治疗费?”

  “不用,我不可能接受你的帮助,完全不用。”陈岚不敢看着秦天,只是望着海面,一个巨浪打来,许些浪花溅射上来,打到了陈岚的袖子,可是她完全未发觉,其实陈岚明显觉得自己有一滴眼泪夺眶而出,努力不被他发现。

  忽然陈岚转过身面对着秦天,“谢谢你的晚餐,我吃的很开心,不早了,我要回家了,明天还要上班。”

  “我只是想帮你…”

  “嗯,我知道,大少爷,好意我心领了。”

  “不要叫我大少爷!!!”秦天忽然大吼一声,陈岚吓了一跳,怔住了。

  秦天知道自己失态了,马上控制一下情绪,“对不起,我一直很反感被别人冠以富二代,大少爷的名号,我只是想靠我自己去赢得自己该有的一切,去帮助自己想帮助的人。”

  陈岚听到这一些,忽然微微一笑,“嗯,加油,好好干。”

  “再见,我走了。”陈岚对秦天微微笑了一下,点点头就走了。

  秦天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海风吹乱了她的秀发,显得有一些单薄的身躯就这么镌刻在了秦天的心里。

  秦天愤愤地踢了一脚台阶,心里总觉得放心不下陈岚。海滨公园不远处有一个公用自行车租用点,秦天毫不犹豫地租了一辆朝着陈岚远去的方向骑去。

  “我勒个去,这猪走的还挺快。”秦天自言自语的说。

  路灯把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照的如同白昼,一个娇小的身躯被投影在人行道板上,秦天又坏坏的笑了笑。

  “妈,你别着急,慢慢说。”陈岚略显焦急的接着电话。

  “好,我马上回来。”陈岚的脸上显露出惊恐的眼神。

  “陈岚,家里出了什么事?”秦天也略感不妙。

  陈岚又惊讶地看着他,他怎么又和跟屁虫似的出现在自己身边。

  “我爸情况又不太好,我得赶回去。”

  “别说了,快点我载你回家。”

  秦天这下把自行车蹬得飞一样,很快就到了陈岚家楼下,距离海华路五公里的一处公寓。

  “妈,爸现在怎么样?”陈岚妈妈焦急的脸上又显露出差异的神色,“妈,他是秦天,我的一个朋友,他送我回来的,得知爸病重就来看看。”

  “阿姨,叔得赶紧送医院,不可以耽搁,我马上下楼拦出租车去,陈岚,你和阿姨扶着叔下楼,小心点!”

  说罢秦天飞似的冲下楼去了。

  老天开眼了,恰好一个人从出租车下来,“师傅!你等着,我需要车,人很快下来。”随即又跑上楼。

  秦天平常体力活干的少,这回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背起陈岚爸爸就一步一步往下走直到送进出租车后座,陈岚焦急地喊着“爸,你坚持住。”

  “师傅!第五医院,快一点。”

  陈岚父亲被送进急诊室,秦天坐在门外的椅子上气喘吁吁,一脸担忧地看着陈岚,随后又无奈的闭上了眼睛靠着椅背想要睡过去。她妈妈着急地等在急诊室外。

  “谢谢你,秦天,真的非常感谢你。”秦天正有一丝睡意朦胧,耳边传来了陈岚温柔的声音。

  秦天眼睛都不睁开,“想不到咱陈大小姐也有这么温柔的声音,听的我心里酥麻。”

  睁开眼,发觉陈岚眼神不对,秦天随即严肃的问她“叔情况怎么样?医生出来了吗?”

  “医生还没有出来,我也是着急。”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秦天说着站起身,双手放在陈岚的双肩上,轻轻的拍了拍。

  陈岚的眼泪又在她的眼眶里打转,转过头向急诊室的大门望去,依旧大门紧闭。

  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急诊室门开了,一名戴眼镜的男医生走出来,“谁是陈新鸿的家属?”

  “我是陈新鸿的爱人,他的情况如何?”

  “情况不是很好,已经确诊是肿瘤,上次就该住院观察治疗,怎么又让病人出院回家了呢?我们建议立刻住院继续观察治疗。”

  陈岚突然旁边抓住医生的手说“医生,你一定要用最好的药,我爸爸一定要好起来!”

  “小姐请你冷静一点,手术顺利的话,应该问题不会很大。”

  “岚岚,妈出门时候太急包都忘了拿,你快帮你爸爸去办住院手续吧。”

  “好的,妈,我这就去。”

  秦天也跟着陈岚向楼梯口走去,秦天时不时地看看陈岚的脸颊,见她一脸的担忧和无奈,也甚是觉得心痛。

  “请您先交一下押金,现金一万元。”收费窗口里面一个大妈面无表情的说道。

  “糟糕,现金可能没有带这么多,阿姨您等一下,我去医院门口的ATM去取一下钱。”

  “不用了,陈岚,我这里有,我先替你交了,以后可以从车款里面扣去,你懂的。”

  一叠整齐的现金被秦天从手提包里拿出来,交到窗口的里面。

  “医院很大,你穿着高跟,跑来跑去,太折腾,你的脚一定很痛了吧。”秦天又露出了坏坏的笑脸看着陈岚。

  陈岚看了秦天一眼,愁云依旧涌上脸庞,无奈的走回窗口,拿起笔开始签字。秦天靠了过去,轻轻地再次拍了拍陈岚的肩膀,陈岚微微转过头,看到的是秦天鼓励、坚定的眼神,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病房里,陈岚父亲静静地躺着,左手边挂着吊瓶,里面时不时冒出一串气泡。陈岚轻声道:“妈,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看着,明天我上班去时候您再来照顾爸爸吧。”陈岚妈妈也是一脸的担忧,轻轻地点了点头,又在床头看了看陈新鸿,轻轻地带上了病房的门。

  秦天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半躺着,看起来很是疲倦。

  “小秦,谢谢你,真的是谢谢你,很晚了,你快回去休息吧,真的是太麻烦你了。”

  秦天猛地回过神来,站起身挠了挠头,“阿姨,别这么说,我一会就走,明天有时间再过来看看叔。”

  病房门又被轻轻地打开,秦天悄悄地走了进来,一声不响把靠墙的折叠床慢慢的展开摆好,床被随即也被摊开铺好。

  “陈岚,我明天还要去公司,晚上就不陪你了,你有事直接call我,无论什么时候。”秦天铺完床,走到饮水机边上,想要倒一杯水。

  “谢谢你,秦天。”陈岚起身走到秦天的身边,轻轻地靠在秦天的肩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眼眶又湿润了。

  秦天楞了一下,忽然感觉时间好像凝固了。手里的水杯还好没有掉,只是一口水也不敢再喝。一只手臂抬起,想去搂住陈岚的肩,犹豫了一下,手臂又缩了回去,刹那间觉得手臂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

  墙壁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走过去,不知不觉快指向了12点。“陈岚,醒醒,陈岚…”秦天轻声道,“我该走了,你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上班。”

  “嗯,你路上小心,我会联系你的。”秦岚睡眼朦胧地望着秦天。

  秦天轻轻关上房门,快速地离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梦回明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