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短暂休息三天,到时候,我亲手带你去。”“那我等你通知。”沈煜城不松口,表明她找的突破口找对了,封苧的声音都透着一股简单轻松,“谢谢您沈大哥。”“跟我还用说谢?傻丫头。”沈煜城笑了笑,又把小狐狸拎出来研究,“这小狐狸像是是公的?”“流氓!不许看!”小...
“你休息两天,到时候,我亲自带你去。”“那我等你通知。”沈煜城松口,说明她找的突破口找对了,封苧的声音都透着一股轻松,“谢谢沈大哥。”“跟我还用说谢?傻丫头。”沈煜城笑了笑,又把小狐狸拎起来研究,“这小狐狸好像是公的?”“流氓!不准看!”小狐狸夹紧双腿,有些气急败坏地喊道。沈煜城这一笑,整个人都接地气多了,封苧不由自主地凑了过去,“真的是公的?”“不准看,休想毁了本大爷的清白!”小狐狸躲着不让看,封苧反而更好奇了,扒着小狐狸势必要弄个明白。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有人喊流氓,封景行一下子就急了,顾不得敲门,推开门就闯了进去,“沈煜城,你在干什么?”不过,看到规规矩矩,绅士般端坐在病床边的沈煜城,和衣衫整洁,一脸迷茫的封苧,封景行精明的脑子,难得地有些迟疑,“苧苧,沈煜城没对你做什么吧?”“我能做什么?”看着气势汹汹,一副兴师问罪模样的封景行,沈煜城有些疑惑了,他刚才正研究小狐狸来着,封景行为什么这么生气?看见来人的一瞬间,封苧平静的脑海,就像遇到一道惊雷,将她既有的记忆搅得天翻地覆。一米八的个头,剑眉星目,轮廓分明,肌肤是带着阳光的小麦色,怎么看怎么熟悉,“二哥…”刚喊一声二哥,封苧就已经忍不住泪流不止,她想起来了。这是她的二哥,小时候陪着她任性胡闹,长大了对她依旧宠溺有加的二哥,不管她闯了多少次祸,捅了多大的篓子,只要有二哥在,捅破了天她都不怕。可是,她怎么会忘了二哥,忘了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二哥?难怪三哥都不愿意搭理她了,明明是最疼爱她的二哥,她却忘了他,忘了他!哭着哭着,封苧又笑了起来,不管她是怎么丢失对二哥的记忆,可是,能够再次想起来,能再次见到二哥,已经是这个世界对她的优待了。而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温静欺辱他,欺辱封家!“乖苧苧,谁欺负你了?告诉二哥好不好?”看见封苧,封景行硬朗的眉眼,一瞬间就柔和下来,走到封苧身边,轻抚着封苧的脑袋,目光谴责地看着沈煜城。“要是沈煜城欺负你了,告诉二哥,我帮你揍他!”这话说得有些咬牙切齿,沈煜城一脸懵逼,连忙冲过去解释,“景行,我怎么可能欺负封苧?刚才还好好的,你一进来就哭了。”沈煜城觉得自己很委屈,他就是去商场抓个怪物,碰巧遇到封苧,结果发现个不在预料中的小狐狸,不小心把封苧吓晕了,除此之外,没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再说,把人吓晕,也不是他的锅啊。沈煜城一说话,封苧哭得更伤心了,封景行听得眉头都皱起来了,“你一边去,离苧苧远点。”“哦。”沈煜城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顶着帅气的脸庞迷茫地站在一边,封苧为什么突然哭起来,他也不知道啊。这女人的情绪啊,真不好琢磨,他还是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好了。扑在封景行怀里哭了个痛快,封苧才慢慢抬起头,红肿着双眼,看向面前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庞,“二哥,对不起。”对不起,忘了你,忘记了你的曾经所有的好。看见了你,仍旧想不起为什么忘记你,对不起。“哭傻了,跟你二哥说什么对不起。”看着哭得这么伤心的妹妹,封景行心疼极了。刚才,封苧哭得痛快,这会儿反应过来,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自觉就开启了撒娇模式,“就是对不起嘛。”见封苧一言不合又要掉泪珠子了,封景行妥协了,“好了好了,别哭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明明前两天还好好的,今天却哭得这么伤心,封景行再次把目光看向了沈煜城,看来,他得跟沈煜城好好聊聊了。止住泪水的封苧,同样看了一眼默默当背景板的沈煜城,二哥的事情,上辈子的沈煜城肯定是知情的,她的记忆,会不是他做了手脚呢?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沈煜城:你们兄妹想干啥?都看着我干什么?等心情彻底平静下来,已经过了好一会了,看着眼前活生生的二哥,封苧抱着封景行的胳膊傻笑,“二哥,我好想你。”“又说胡话了,前两天才见过二哥呢。”封景行摸了摸封苧的头,对自家妹妹的亲近又是欣慰又是心酸,封苧这么依赖他,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办?好在,嫁的是他知根知底的好友,不然,他可得心疼死了。封景行的话,像是在责备,可语气一点也没责怪的意思,封苧是一点心理包袱都没有。时隔两年,又能重新对着二哥撒娇,真好,不过,这一次,换她来保护他。想起自己以前像个傻子一般,被温静耍得团团转,封苧就抑制不住地愤怒。在学校抹黑她的形象不算,还大着肚子在婚礼上逃婚,让二哥,让封家成为整个锦城的笑柄,最后更是茶馆下药绑架她,害得二哥生死不明。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给温静伤害二哥,伤害封家的机会。从沈煜城那里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封景行也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被吓着了。不过,对于被迁怒的好友,却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想拐走他们封家的宝贝,没那么简单。不知道好友的想法,沈煜城也能够猜出几分,算了,谁让他命苦,摊上3个大舅哥,还是不好惹的那种呢?趁现在还没有被婚姻绑架,他还是安安心心享受他的自由吧。于是,等封家兄妹准备回家,想起某个导火索时,沈煜城的人影都找不到了。问不出封苧痛哭的原因,回到家,封景行也只得暂时将事情记在心里。不过,等到晚上用餐时,心里总算有点眉目了。“苧苧,吃鱼,我专门让廖姨按你的口味做的,又鲜又嫩,你尝尝。”封景昊夹起一块鱼,放到封苧的碗里,听说小妹今天受委屈了,作为哥哥,自然要安慰的嘛,免得二哥又担心他自闭症犯了。天可怜见,他只是不爱说话,不爱出门,真的不是自闭啊!再次接到三哥夹的鱼,封苧受宠若惊,差点激动得又掉下泪来,“谢谢三哥,好好吃。”封苧的失态,封景行自然看在眼里,默默地给封景昊记了一笔。于是,等用完晚餐,封景昊就被封景行提溜进了书房,“封景昊,你老实交代,你到底干了什么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养只宠物是大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