顷刻一刻钟的时间,唐北泽就败下阵来,他整个人喝得伏在桌旁勉强撑着身体,喉咙里时不时已发出一声咕噜声似要做呕。宋钦轩却而已像看一出闹剧,凉薄的唇角弯出戏虐的弧度,“还宋钦轩却只是像看一出闹剧,凉薄的唇角弯出戏谑的弧度,“还有两杯。”。...

不消一刻钟的时间,唐北泽就败下阵来,他整个人喝得伏在桌旁勉强撑着身体,喉咙里不时发出一声咕噜声似要作呕。

宋钦轩却只是像看一出闹剧,凉薄的唇角弯出戏谑的弧度,“还有两杯。”

唐北泽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之意,捂着肚子摆摆手,“宋总,我……”

话还没说完,宋钦轩将一叠合同砸在他的手边,唐北泽的眼里闪过恐惧,忙不迭伸手去拿酒杯。

他难受得端酒的手都在发抖,却还是蹙紧眉头往嘴里灌。

灌下最后两杯酒的唐北泽唇色苍白,他对上柳沫的视线,眼底有些显而易见的憎怒,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宋钦轩会帮着这个家道中落的女人?

柳沫将手帕攥得死紧,掌心沁出细密的水光。在心底,她还是对唐北泽有着莫名的畏惧感。

下一瞬,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挡在她的面前。

宋钦轩冷冷地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唐北泽,含枪夹棒的明嘲暗讽,“这些钱加上江陵的合同,都是唐总凭借自己本事挣来的。”

唐北泽本就青红难定的脸上,此刻更为难看。他今日虽然拿到了江陵的合同,可是却因一个女人被当众羞辱,传出去还叫他怎么做人!

宋钦轩可不会管他的死活,只是冷冷扫他一眼,转身弯腰去抱沙发上的柳沫。

男人扑面而来的香挟裹着道不出的强势,让柳沫忍不住缩着身子躲开,然而酒意加上腿伤让柳沫牵一发而痛全身,“嘶——”

“别动。”头顶上落下低沉阴郁的嗓音,透着不容人拒绝的强势霸道。

她整个人被宋钦轩打横抱起来,所经之处惹来一票又一票的目光,其中有人眼尖认出宋钦轩来,“那是不是江陵集团的总裁宋钦轩?”

“好帅,不过他抱着的那个女的……脸上还有道疤?!”

周遭的碎语传到柳沫耳中,她勾着宋钦轩的脖颈的双手忍不住发颤,许多鄙夷的目光让她忍不住将脸转向里边,将整张脸都藏在了男人的怀里。

宋钦轩察觉到她的动作,眸光冷冷扫在那些人脸上,脚下却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

走到门口,宋钦轩的贴身助理已开着车门等在那里。

他将柳沫放入后座,自己也坐进去。

或许是酒精的原因再加上近几日过度操劳,柳沫意识渐渐溃散而去,竟在宋钦轩旁边睡着了。

睡梦的潜意识里,柳沫感觉到自己被人温柔地抱着,然后轻轻放在一片柔软之中。

那感觉……真像小时候父亲的怀抱。

翌日,阳光透过欧式风格落地窗照进来,整个房间里所有物体都被罩上一层金黄的轮廓来。

柳沫蹙着秀眉,带着醉酒的头痛感幽幽醒转。

她掀开被子坐起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抬眼扫一圈,灰色简欧风的装饰,墙上挂着的画价格不菲。

不用多说,这一看就是个男人的房间。

柳沫摁住眉心,她记起来,昨晚最后的记忆定格在一张深沉俊美的脸上,是江陵的总裁宋钦轩。

此时,听见“咔哒”一声门响,有人开门进来。

正是他。

昨夜在包厢中的时候看不真切,柳沫现在可是看的很清楚。她自认看过的帅哥不少,可是偏偏宋钦轩就有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本事——

“宋总,”柳沫喉咙有些痛,说话时带着沙哑,“你昨晚为什么要出手帮我?”

闻言,宋钦轩只是淡淡扫她一言,并不言语。

得不到回答的柳沫并不甘心,追问道:“难道说我们之前认识吗?”

“你话太多了。”他冷冷地说着,然后走到床边将手上的牛皮信封扔到她的手边:“这里是十万,拿着。”

像是被那信封刺痛了眼睛,柳沫咬唇道:“我不要。”

宋钦轩从来不是个好耐心的人,眉宇轻轻蹙起来:“给你就拿着,别废话。”

柳沫还是没有伸手去拿,只是挺直了脊梁正色道:“无功不受禄,不要就是不要。”

“不要再让我重复。”宋钦轩挑眉,眼角微凉:“等用得着你的时候,自然会叫你报恩,明白吗?”

柳沫内心纠结,不愿意拿他的钱,她不想莫名其妙欠这个男人一个又一个的人情。可是如果没有钱的话,柳书语就要坐牢,而她会被周琳揪着头发生吞活剥。

最后,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的她还是慢慢伸手,拿住了信封。

柳沫捏紧信封,别开目光不去看他,只是小声道:“谢谢你,等我有钱,会第一时间还给你的。”

宋钦轩没接话,不深不浅看她一眼后,转身出去了。

拿到十万的柳沫片刻不敢耽搁,立马打车赶往警局,半道上打电话给周琳说有钱保释柳书语了,电话那头周琳的声音伴随着搓麻将的声音传来,“好好好,我马上过来!”

在警局门口,柳沫将那厚厚的信封递到周琳面前,“你去保释弟弟吧。”

看见钱的周琳喜笑颜开,一把便将钱接过来,啧啧叹道:“我就说嘛,唐北泽怎么可能拿不出十万块钱。之前你爹给他那么多,找他要十万块钱算什么,算便宜他了!”

“妈,别说了。”柳沫揉揉眼睛忍住眼泪,周琳根本不知道为了这十万块钱她折腾成什么样子。

她将脸骗到一边低声道:“钱不是唐北泽给的,至于怎么来的你也不要问了,你快进去吧。”

周琳觑一眼她,也不多说什么,在她眼里,只要有钱,一切好说。

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柳书语就跟在周琳身后走了出来,双手插在口袋吊儿郎当的,脸上没有半分做错事情的羞愧之意。

柳沫见不得弟弟这副样子,上前对他说道:“你知道为了把你弄出来废了多大的力气吗?!”

不料,柳书语的脸上全是不耐烦:“你找唐北泽要点钱怎么就费力气了啊?真是的,啰里吧嗦的烦死了。”

柳沫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平静。

原路返回别墅,她答应要还钱和报恩却口说无凭,于是写了一张盖着她手指印的欠条,准备拿去给宋钦轩。

她推开黑色雕花大门走进去,院子里面有几名园丁,看见她来了也没有多问只是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此时,从屋内走出一名耄耋老人,穿着极其讲究,一身老式中山装妥帖合身,双眼中也透着精明。

他一眼就看见了在院子里面站着的柳沫,开口问:“小姑娘,你找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总裁的逃爱小甜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