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亚欣也没和同学通过排练节目,不是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那里,默默的地望着我和小雨,神情有些变扭,显然在生气。我明白,我对韩亚欣的淡漠,对她是一种伤害,我这样有点儿毫无人性,可我知道,我对韩亚欣的冷漠,对她是一种伤害,我这样有点残忍,可没有办法,我不爱她,我不能欺骗她,也不能欺骗自己。。...

韩亚欣没有和同学进行排练,而是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我和小雨,神情有些别扭,显然在生气。

我知道,我对韩亚欣的冷漠,对她是一种伤害,我这样有点残忍,可没有办法,我不爱她,我不能欺骗她,也不能欺骗自己。

和小雨在一起的时候,我拿了个饮料打开,自己先喝了两口,然后递给小雨,小雨接过去喝了两口之后还给我,我继续喝着。排练有点累,喝了饮料好多了。

我想起来昨天的事情,就问小雨说,“你妈妈来看你了?”

小雨说,“我打电话告诉妈妈,那些坏蛋纠缠我,我妈妈不放心,就过来看我。今天,我妈妈跟校长说了这件事,让学校保证学生安全。”

我说,“学校也管不了那些家伙的,上次那个黑崽不是还找人把孙老师打了么,头都打破了,连老师他都敢打,要是开除他,教育局就会出来制止,校长也没有办法,最后赔了孙老师五千块钱了事,太恶劣了。”

小雨听了就有点担忧的样子,过了一会她无奈地说,“实在不行我就转学。”

我和小雨是一起进入艺校学习舞蹈,已经在一起相处了好几年,早就有了很深的感情,现在听她说实在不行就转学,那就意味着要和她分开,这让我突然感到舍不得。本来我就对黑崽纠缠小雨的行为愤恨不已,此时就更增加了几分。

这时候就看到黑崽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故意把粗壮结实的身体摇晃着,做出大摇大摆,牛逼哄哄的样子。

大家都停了下来,舞蹈室一下子非常安静,气氛有些紧张起来。

黑崽旁若无人地走到小雨面前对她说,“你妈干嘛找校长告我的状啊,我追求你有错么?人人都有爱的权利,凭什么要告我?你以为告了我就没事了么,我才不怕呢!我来跟你说啊,这件事你得向我道歉,不然我可不答应。”

小雨听了就低着头,有点害怕的样子。

柳老师严肃地对黑崽说,“现在是上课时间,你这样做是破坏课堂纪律,影响教学,是违法的。”

黑崽冲着柳老师说,“说我违法,你去告好了。”

柳老师是个女老师,人很漂亮,平时说话细声细语,很和气的一个人,被黑崽这么一说,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本来就在暗中对这家伙充满了恼恨,此时听到他跑来说这些,不由得怒从心起,这王八蛋也太他妈的欺负人了,居然在我们上课的时候跑来当众要小雨向他道歉,真是欠揍!我实在忍不住,加上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手下那些烂仔都不在,我就不再顾忌什么,上前去对他说,“你这样死皮赖脸还有理了?”

他眼睛朝我一瞪说,“你是什么东西,敢管老子的事情?”

我双手插在腰间对他说,“我们现在是在上课,你敢扰乱课堂?”

他面现怒容,“老子就是扰乱了,你要怎么样?”

我说,“风狂有雨,人狂有祸,你这样目空一切,会很惨的!”

“你找死?”他目光威严地看着我。

我毫无畏惧地看着他,目光和他相对。大鼻子和几个男生也都过来站在我身边,也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那家伙,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如果他敢撒野,他们都会动手。

“你等着!”黑崽警告了我一下之后转身走了,依然摇摆着身子,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

大家目送他离去,又是恨又是鄙视,又都忍气吞声。昨天他和亚欣斗富比车已经输了,今天又来找事,真是厚颜无耻,不长记性。

我知道,我已经把这家伙得罪了,以后说不定会出什么事情,但老子不怕,惹急了豁出去杀了他全家,大不了老子一个人抵命。

放学的时候,我们和小雨一起出了教学楼,准备和往常一样去食堂吃饭。这时小雨对我说,“我妈妈来接我了,我走了,明天见!”说完她往学校门口去。

我看到在学校门口,她妈妈正站在蓝鸟车跟前看着她。

她妈妈今天穿着白衬衣,下面是牛仔裤,长圆脸,高高的个子,胸阔腰窄腿长,线条优美,身段婀娜,简直是魔鬼身材,比上次看见她的时候更加迷人,我看得呆了。大鼻子也和我一起看着。

小雨跑过去和妈妈亲昵地拥抱了一下,然后打开车门,母女俩上了车,她妈妈开车去了。

我和大鼻子一起去食堂,路上大鼻子对我说,“小雨的妈妈那么漂亮,你说,要是在古代,会不会选进皇宫里去当贵妃,烽火戏诸侯,祸国殃民什么的?”

这家伙一向都是这样,喜欢在背地里对美女评头论足,一副坏坏的样子。我早就习惯了他的这个毛病,现在听他这么议论小雨的妈妈,我就笑着调侃他说,“既然你怎么喜欢,就追啊,现在不是流行姐弟恋什么的么。”

他“嘿嘿”地笑了,自我解嘲地说,“不行啊,咱一不是官二代,二不是富二代,三不是帅哥,竞争力不行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舞魅花丛:与女神们搭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