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一看见美妇人就扑到她怀里喊,“妈妈!”原来是,这个美妇人是小雨的妈妈,我们都有点儿惊异地望着,我明白小雨的家在上海,离这里有几百里远,小雨是学校住宿生,也没想起昨天她妈小雨是我们艺校芭蕾班的班花,长得漂亮没的说,所以黑崽才死皮赖脸对她纠缠不休,没想到小雨的妈妈更漂亮,简直就像明星,见了她你会知道什么是绝代佳人。她给人的感觉是个子好高,已经成年,身高一米六七的小雨扑到她怀里,就像小鸟依人,只到她的下巴。。...

小雨一看到美妇就扑到她怀里喊,“妈妈!”

原来,这个美妇是小雨的妈妈,我们都有点惊奇地看着,我知道小雨的家在上海,离这里有几百里远,小雨是住校生,没有想到今天她妈妈会出现在这里。

小雨是我们艺校芭蕾班的班花,长得漂亮没的说,所以黑崽才死皮赖脸对她纠缠不休,没想到小雨的妈妈更漂亮,简直就像明星,见了她你会知道什么是绝代佳人。她给人的感觉是个子好高,已经成年,身高一米六七的小雨扑到她怀里,就像小鸟依人,只到她的下巴。

小雨委屈地向妈妈告状说,“妈妈,这些坏人欺负我!”

看到女儿脸上的委屈,小雨的妈妈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她搂着女儿对那几个烂仔说,“光天化日的,你们几个男孩一起欺负一个女孩,太不像话了!”

黑崽看到小雨的妈妈,惊为天人,先是目瞪口呆,习惯性地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就信口胡诌说,“每个人都有追求爱的权利,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小雨妈妈说,“那也要看人家愿意不愿意,如果人家不愿意,就是仗势欺人,那就是犯法的。”

一个烂仔说,“我们老大的爸爸就是司法厅长,犯法又怎么样?”

小雨的妈妈说,“司法厅长更要遵纪守法!”说完就领了小雨朝街上走去。

因为小雨的妈妈突然出现,黑崽和他手下那些烂仔们就没有再纠缠,吞了一口唾沫,看着她们母女一起到了那边,上了一辆蓝鸟车去了。

黑崽几个就把蓝鸟车看着,依然不肯罢休的样子。然后他们回头看着我,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想找我发泄。

几个人把我围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班上的女生韩亚欣走过来对黑崽说,“你的法拉利太破烂了,还没有我家的车高级呢。”

韩亚欣身高一米七,长腿大胸尖下巴,比不上小雨文静秀气,却绝对性感野艳,性格也很泼辣。穿着牛仔裤,体恤衫。这时候她出来说这些,无疑是替我解围。

黑崽一听就笑了,那些烂仔也笑了,好像在听人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一个烂仔说,“没你家车高级,那把你家车拿来看看啊。”

另外一个烂仔说,“怕是连一个车轮子都拿不出来吧?”

那些烂仔又都笑。

韩亚欣说,“我现在就给我爷爷打个电话,让他把车开过来给你们看,不是一辆,是好几辆,都比你家这个破车高级。”

“喔,吓死我了!”黑崽又夸张地翻着白眼,做出心脏病要发作的样子。

那些烂仔又都笑。

韩亚欣果然就拿出来手机拨打了号码,接通后她说,“爷爷,学校门口有一些流氓烂仔死混混欺负人,开了个破烂法拉利车,到处炫耀,好像不得了一样,爷爷,你把咱们家里的那些车开过来给他们看看。”

韩亚欣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黑崽和他手下的烂仔们都傻了眼,脸上肌肉抽动着,有点好奇的样子。

不知道亚欣的爷爷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亚欣就说,“哎呀,爷爷,你要是不听我的,让我没面子,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不知道亚欣的爷爷又说了什么,亚欣就对黑崽说,“下午,在学校门口等着。”说完就关了手机走了。

不光是黑崽和那些烂仔呆住了,我和大鼻子也呆住了,和韩亚欣同学好几年,她没有说过她家里多么有钱,没想到今天她会说出这些话来,让在场的人都将信将疑。

到了下午,黑崽和几个烂仔果然早早就来了,那辆法拉利跑车停在那里,他们在那里等韩亚欣家里的车过来。

我在学校里看见这种场面,未免有点为韩亚欣担心,心想她不会是在吹牛吧,现在国内是有一些富豪,有一辆豪车不稀奇,但富到家里同时有几辆豪车的却不多,难道韩亚欣爷爷真的是大富豪?

大鼻子也有点将信将疑,他和我一样,担心亚欣话太大闪了舌头,到时候下不了台。

下午上舞蹈课的时候,老师让我和韩亚欣组对跳“堂吉诃德”双人舞,我扶着韩亚欣旋转,帮助她跳跃,将她高高托举起来。跳舞的时候,韩亚欣很是兴奋的样子,因为每次和我搭档跳舞,她都会很开心。

休息的时候,我就一边擦汗,一边从窗户看学校门口,想看看是不是真的会有几辆豪车到来,和黑崽的法拉利一比高下。

四点半的时候,大鼻子说,“来了!”

我们都到窗口上去看,学校门口果真来了三辆豪车,一辆劳斯莱斯,一辆宾利,一辆兰博基尼。每辆车的价格都远远超过那辆法拉利。

亚欣看了之后就笑了一下,换下了练功服和硬尖舞鞋,就朝学校门口而去。

我们都远远地跟出去看。

亚欣到了学校门口,那三辆豪车里面的司机都出来了,三个都是年轻男子,也都清一色的西装领带加墨镜。他们走到韩亚欣身边恭恭敬敬站着。

这三辆车一出现在学校门口,立刻引来潮水般的围观。但围观者都是冷静的,没有艳羡,也没有惊叹,有的只是略带嫉妒的冷眼旁观。

亚欣走到黑崽跟前去,扫了他一样,不无得意地说,“看见了吧,就你那破车,得瑟啥啊,跟叫花子似的,丢人现眼!”

当着众多人的面被嘲笑,黑崽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旁边一个长头发瘦脸的烂仔不服气地对韩亚欣说,“现在的富人都是官商勾结,钱财来路不正!”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舞魅花丛:与女神们搭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