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下课后的时候,我们全部同学如得了大赦通常,蜂拥涌出来了教室,一到外面,就看见了黑崽领着几个烂仔站在那里。前段时间,全班同学都明白黑崽这家伙在追小雨,但是小雨见了他就最近,全班同学都知道黑崽这家伙在追小雨,虽然小雨见了他就躲,可他却不肯罢休,死缠烂打,纠缠不休,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

刚刚下课的时候,我们全部同学如得了大赦一般,一窝蜂涌出了教室,一到外面,就看见黑崽领着几个烂仔站在那里。

最近,全班同学都知道黑崽这家伙在追小雨,虽然小雨见了他就躲,可他却不肯罢休,死缠烂打,纠缠不休,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

看见黑崽领着人等在这里,全班同学一下子就静了下来,目光都投向了小雨。

黑崽是出了名的恶少,比我们高两级,也大两岁,是导演班的学生,仗着他老子是厅长,母亲开公司,有钱有势有后台,他在学校外面开了一家网吧,有一帮烂仔给他看场子,他因此成了这条街上的地皮老大,飞扬跋扈,不可一世,外面惹是生非不说,也是学校里的校霸,谁都不敢惹他。

他这样纠缠小雨,让大家都有点为小雨担心。

小雨真是可爱,饱满的额头,头发是麻栗色的,眼睛有点蓝褐色,皮肤白得像鲜奶,翘翘的鼻尖,小小的嘴巴,一副文静秀气,活泼烂漫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混血儿,是我们芭蕾班的班花,舞蹈系的系花,也是校花。

果然,小雨一看见黑崽,立刻就脸色有点发白,低着头快步走着要离开。

黑崽看见小雨就喊她,“小雨,我等你好一会了!”

小雨没听见一样,低着头快步走着,黑崽手下的那几个烂仔就跑过去把小雨拦住,其中一个瘦脸长头发的烂仔对小雨说,“美妞,你好不知趣,我们老大看上了你,换了别人喜欢都来不及呢,你知道我们老大他爸爸是干什么的不?你知道他妈妈的公司有多大不?你看那里的车,知道什么牌子不,那是法拉利,知道多少钱不,三百四十万!”

我有些恼火,奶奶的,这个土包子,他老子当了个官,老娘有了点钱,就一副暴发户的摸样,到处张扬显摆,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这还不过就是个副厅长,要是当了省长部长什么的,那可怎么得了!

小雨被这些烂仔拦住走不掉,不由得有些害怕,她说,“对不起,我已经说过了,我现在不交男朋友。”

黑崽走到小雨跟前说,“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交男朋友,就是请你一起吃饭,说说话,玩玩而已。”

小雨怯怯地说,“对不起,我要回去做功课。”说完就要离开。但那些烂仔把她拦住了。

小雨走不掉就急得对他们说,“你们这样不对的,没有强迫和人交朋友的,你们再这样,我就告老师。”

黑崽说,“你不是那天已经告过了老师了么,这种事学校又不管,告了有又什么用呢?”说着拿出一叠钞票来,在手里拍打着,有点炫耀的样子,“今天你给个面子,和我一起去吃饭,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

小雨说,“我才不要你的钱呢,反正我不会和你交什么朋友。”说完又要走,但被那些烂仔拦住了。

几个烂仔把小雨围在中间,看见小雨急得要哭的样子,他们都有些得意起来。一个烂仔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看见这些家伙这样嚣张,心里已经有了几分怒火。小雨是我的同学,也是比较固定的舞伴,我和她的关系比较近,她被人欺负,我自然看不下去,但一想到黑崽这家伙人多势众,我就都有些犹豫,我势单力薄,没有获胜把握,只有忍而不发。

小雨这时候对黑崽说,“你已经纠缠了几天了,这样太过分了,现在是法治社会,有钱有势也不应该欺负人的。”

黑崽说,“我真的喜欢你,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就一个女人也看不上了,就是想和你好,你要是不答应,那我就:”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翻转着眼睛想了一下之后又说,“我就先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小雨一听这话转身就走,那些烂仔把她拦着,她侧身用肩膀冲开了一个缺口出去,但马上就又被围住了。

小雨走不掉,气得小脸苍白,似乎要哭出来。

我的拳头攥出了汗,真想上去把这些混蛋痛扁一顿,可我知道我一个人打不过他们,我把目光投向班上的其他男生,想看看他们会不会和我一起上,只要有两个帮手,我就敢和他们拼一场,可大部分男生都是独生子女,又独自离家住校,都胆小怕事,这时候很多人都已经走了,有几个远远的扭着头看,一副不想介入,随时准备离开的样子,更可恨的是,一些人居然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隔岸观火。

看到这种情况,我就不敢轻举妄动,我知道我不是武功高手,不能像武打片的的英雄,以一当十,有盖世神功,可以一出手就把众多对手打得屁滚尿流,我只有咬牙含恨,把这些家伙看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舞魅花丛:与女神们搭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