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走出来了大山,一走数年,了无声息。  杨叔唯一的心愿就是有个儿子,怎奈老天作弄人,杨叔小时候因为不小心造成弄伤了生育器官,造成难以生育。对此就连媳妇都没人媒人。可杨叔人很不错,打猎技巧也高。因为在村里但是很受人尊敬。  当年村里没人收养杨烨房子是清一色的青砖青瓦,是杨叔与他弟弟一点一滴积攒下来的家当。后来杨叔与弟弟发生了争吵,弟弟辞别了哥哥走出了大山,一走数年,了无声息。。...

  把独狼和长牙兔往小院放好,拿着那脱了皮毛的长牙兔往厨房走去。院子不大,但是摆放整了整整齐齐的干柴,干柴上晾着腌制好的腊肉,零零散散的有四五十块,一块大概有五六斤。这足以证明杨烨和杨叔的狩猎功底和勤劳。院子进去正对着的是客厅,靠左是两间睡房,靠右是一间厨房隔厨房后七八米的距离有个茅草盖的茅房。

  房子是清一色的青砖青瓦,是杨叔与他弟弟一点一滴积攒下来的家当。后来杨叔与弟弟发生了争吵,弟弟辞别了哥哥走出了大山,一走数年,了无声息。

  杨叔最大的心愿便是有个儿子,奈何老天捉弄人,杨叔小时候因为不小心导致弄伤了生育器官,导致无法生育。为此就连媳妇都没人说合。可杨叔人不错,狩猎技巧也高。所以在村里还是很受人尊敬。

  当初村里没人收留杨烨,还是杨叔狩猎受伤回来的时候看到了杨烨动了侧影之心。杨烨还记得当时的情景

  “我腿瘸了,不能再狩猎了”

  “我身体有问题,没有娃”

  “我也老了”杨烨很茫然的抬头看着杨叔,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跟着我,给我做干儿子吧”杨叔看着面前的这个流浪汉,说不上善恶,最起码在哪怕要饿死的时候也没跪在地上要饭,没去谋财害命。哪怕是偶尔有点小偷小摸,也懂得多去偷东西的人家帮忙。虽然村里人对外来人很排斥但一直没人赶他走,足可以证明这人本性不坏。

  “我给您养老送终,干爹”哪怕杨烨再怎么笨也懂了杨叔的意思,穿越过来这个陌生的世界也快半年了,颠沛流离的生活,缺衣少食的日子也已经让梦已经醒了,现在最严重的问题是需要一个身份和一个家,不然他怕自己再次睡下的时候一睡不醒,野兽天气食物甚至是疾病太多的因素都能让自己倒下。最重要的是一个合理的身份,这里的人对于陌生人的戒备实在是太厉害了,没有一个合理的身份任何人都不会帮助他,任由他自生自灭。

  从此以后,杨烨便一直跟着杨叔,跟着他学狩猎技巧,学了两年自己就开始进山狩猎了,杨叔原名杨二,杨叔一直让他叫他叔,慢慢的也就叫习惯了。

  放下了思绪,杨烨进了厨房把手里的长牙兔洗净。

  “叔,让我来吧,今天收获蛮好的,加个菜”杨烨扬了扬手里的长牙兔,对背对着他炒菜的杨叔说道。把处理干净的长牙兔拿到砧板上开始切块。

  “等会,我把这菜炒完”杨叔熟练的翻炒着锅里的青菜,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杨烨,“长牙兔,嘿,去估点酒,这东西下酒好,兔子放一边,我来炒”

  “好”杨烨见杨叔这么好的性质,也开心的应道,把长牙兔搁切好搁在砧板上去卧室拿了二十个铜钱便往村里卖酒的杨青山家走去。

  杨青山家在杨家村开了一个唯一的杂货铺,里面很多零碎的日用品都有得卖,而且一般到镇上赶集的时候都是杨青山带队,他是杨家村的村老,也是整个杨家村最有见识过的人。听杨叔说他年轻的时候去过很多的地方,甚至还当过兵打过仗,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回来了,便在村里开了个杂货铺。

  走进杂货铺,没有看到杨青山,只有他女儿在一旁收拾货架,见有人过来便停下手里的活,迎了上来。

  杨青山的女儿杨止言今年十七岁,出落的水灵灵的,一点都不像大山里的姑娘,而且很知书达理,在这偏远的小山里像是瑰宝一样,很少见也很惹人疼爱,村里很多年轻的小伙子都很喜欢她,拖人说媒的媒人都快把门坎踩烂了。

  “是你啊,杨烨,要什么?”

  “止言,你爸呢!我叔要我过来估点酒”

  “去整理物资了,村了最近要卖的东西挺多的。我爸去清点物资去了”

  “那你帮我先估点酒,我吃完饭再过来”杨烨见杨青山没在,他又想最近积存的物资挺多了,放着也没什么大用,加上要过冬了,也需要去镇上买一些过冬所需要的物品,再加上冬天一到杨叔的腿伤的旧疾发作也得买些药物备上,不然到冬天去镇上不方便,村里也没有医生,省的到时候麻烦。

  “估多少”杨止言拿开酒钢上的土盖,用酒斗往杨烨的酒壶里打了一斗,然后看向杨烨问道。

  “二十斗”酒是一文钱一斗的烈性烧酒,杨烨估算了一下一斗大慨二两,四斤酒两人差不多够喝几天了。杨烨很少喝,酒太烈喝不惯。不过杨叔偶尔喝点对他的腿伤有好处。

  “嗯,好了,拿着吧”

  “那我先回去了,等我吃饭了再过来!”

  杨止言在杨烨走的时候又问了一句“你上次念的诗想起来没?”

  杨烨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上次自己不小心念叨了几句前世的名句想不到无意间被她听到了,没次见到自己总免不了问一番。自己也是每次敷衍了事,烦不胜烦。不过想到这次还得找他父亲搭便车去镇上,如果她跟他父亲打小报告那不是麻烦了,虽然说杨青山不会真的不带自己,但难免会以为我欺负他女儿给我脸色。

  ”记起来了,好像当时我念的是这首邯郸驿思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生。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

  “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还应说着远行人!什么远行人?好像你从来都没说过你家在哪里!家里有什么人吧?”

  “不对,你是说好像,那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是不是?”

  完了,这下肯定没完没了了,赶紧溜吧,省的没完没了,我对你也没那个意思啊,何必缠着我不放呢大姐!

  “啊,杨叔还等我回家吃饭呢!我先回去了”三十六计走为上。杨烨拎着酒壶立马往外跑

  “哎,你还没回答我呢”

  “哼,老是看到我就跑,好像老虎似的”杨止言剁了剁脚看了看杨烨跑的飞快的身影又轻笑了起来。周围的邻居有刚好看到这场景的打趣到“难怪我们止言对村里的小伙子没好脸色,原来是看上杨二家的小子了,呵呵”

  “玉婶你讨厌啦,我只是问他几句话而已,哪里有!”杨止言羞红着脸赶紧跑了进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英雄联盟之梦”,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