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偷脸》03 指纹

何平解刨小说名字叫作《偷脸》,提供更多何平解刨小说以及最新章节,何平解刨小说在线阅读。偷脸小说何平解刨摘选:何平拦下了我,他挥手示意我退到一旁,接着戴上了白手套去帮我开冰箱,估么着是怕我破环了可能不存在的线索,留下的了指纹啥…...

偷脸

推荐指数:10分

《偷脸》在线阅读

何平解剖小说名字叫做《偷脸》,这里提供何平解剖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偷脸小说精选:看着这张让我将冰箱里的东西放进冷藏柜的纸条,我整个人处于迷茫的状态,我家冰箱最底下一层有什么?因为我这人肠胃不怎么好,所以没有吃冷饮的习惯,冰箱的冷冻层基本上一直是空的,所以我也很好奇那里有什么,然后我就一步步走向了冰箱。等我准备打开冰箱的时候,何平拦住了我,他示意我退到一旁,然后戴上了白手套去帮我开冰箱,估摸着是怕我破坏了可能存在的线索,留下了指纹啥的。当他打开冰箱,抽开最底下一层的抽屉,伴随着一阵寒气散发出…

看着这张让我将冰箱里的东西放进冷藏柜的纸条,我整个人处于迷茫的状态,我家冰箱最底下一层有什么?

因为我这人肠胃不怎么好,所以没有吃冷饮的习惯,冰箱的冷冻层基本上一直是空的,所以我也很好奇那里有什么,然后我就一步步走向了冰箱。

等我准备打开冰箱的时候,何平拦住了我,他示意我退到一旁,然后戴上了白手套去帮我开冰箱,估摸着是怕我破坏了可能存在的线索,留下了指纹啥的。

当他打开冰箱,抽开最底下一层的抽屉,伴随着一阵寒气散发出来,我总算是看清了里面的东西。

而当我看清这玩意,我立刻吓得双腿打起了摆子,感觉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冒着寒气。

那是一个人头,这颗头颅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抽屉里。由于被冷冻了的缘故,他的头发和眉毛都已经结了霜,而他的脸也被冻得乌青,更惊悚的是他那双眼睛还是睁着的,正死死的往外看。

我吓傻了,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而这颗头颅嘴里还往外冒着寒气,这让我忍不住就想到了港片里的僵尸,那是我小时候最害怕的玩意。

何平则没像我这样慌乱,他只是低头看了眼这颗人头,嘀咕了句:“果然是他。”

何平似乎认识这颗人头的主人,逐渐缓过神来的我忙问他,这是谁。

他说昨晚发现我女朋友那诡异尸体后,他们就着手去查那缝了我女朋友脑袋的无头尸的身份了。他们提取了其指纹,然后在指纹库里刚好搜到了他,这人叫刘洋,五年前有过入室盗窃的案底,现在是一个小的化妆品制造商。

而我家冰箱里这颗人头正是刘洋的。

也就是说凶手杀了刘洋后,将他的脑袋放进了我家冰箱。我不知道他为何要这么做,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让我将刘洋的脑袋,以我的名义寄到那个地址。

于是我就朝何平投去了求助的目光,想征求他的意见,要不要听从这张纸条的要求去做。

何平冲我点了点头,叫我把这颗人头寄出去。然后他就帮我将刘洋的头颅给包裹好了,我们一起去了快递公司,当时还是何平特别托人打了招呼,这快递才顺利寄出去的。

我知道他让我这样做的目的,应该是要顺藤摸瓜,将收件人给抓住了,不过我总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等将这颗头颅寄出去,我整个人还有点恍恍惚惚的,我甚至有点不敢回家,我感觉那偷窥者一定还躲在我家的某个角落。

这个时候何平接了一个电话,他看起来挺严肃的,挂了电话后立即就让我跟他走一趟。

路上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帮刘洋和方琳组合起来的尸体验尸的法医死了,就在不久前我们看到刘洋的脑袋时,他死在了解剖室里。

我知道这绝非是偶然,这应该是一连串的凶杀,但让我好奇的是,何平为什么要带我去解剖室看现场。

等到了解剖室,我看到那里并没有拉警戒线,应该是这里隶属警局的缘故,不会有闲杂的看热闹的人。解剖室里有一张用来解剖尸体的病床,病床上躺着一具尸体。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儿身,却拥有着一颗漂亮的美女头颅。

病床上的这具尸体正是我女朋友方琳和刘洋组合而成的那具尸体,虽然我从照片上见过一次,但当我亲眼目睹它,我依旧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过令我震惊的是,哪怕如此近距离看这具尸体,我都没觉得有什么诡异的地方,要不是我认识方琳,知道这是组合起来的尸体,我甚至不会觉得它有什么突兀的地方。

方琳的头颅和刘洋的身体完美的结合到了一起,就像是一件艺术品。

想到这,我忙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尖,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不该有如此变态的想法,不能被凶手影响了自己的情绪。

然后我才发现在地上还躺着一具尸体,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形微微发福,他穿着一件白大褂,应该就是死去的法医。

在这个法医的尸体旁还蹲着一个女人,她背对着我,我能看到她那挺翘**的臀部。我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她的脸,虽然只能看到侧脸,但我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个美人胚子。要不是看到她穿着白大褂,我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美女竟然是个法医。

在我寻思间,她已经开口说话了,她声音很甜美,却又有点冷,她直接说:“死者郑伟,死亡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前,死亡原因是被掐住了脖子后窒息而亡,身上没有其他伤痕。”

然后何平直接就开口问:“监控调了看没有,是他杀还是自杀。”

这个时候解剖室里另外一个男人才第一次说话,这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男人,说实话长得很帅,也没有穿制服,给我的感觉不像是警察,更像是一个明星。

他直接对何平说:“解剖室里的监控很巧合的坏了,应该是被破坏了。至于解剖室附近的监控已经调看过了,并没有发现除了郑伟之外的第二个人进入过解剖室。”

听到这,我的心就是咯噔一跳,而何平立刻就分析道:“如果真没人进来过,难道是自杀?死者脖子上有没有可以提取的指纹?”

于是那有着挺翘屁股的美女就回道:“确实有指纹,已经提取了交给化验科了。”

这个时候,那帅帅的男人直接对何平说:“老何,这件案子和我们悬案组最近侦破的一件案子有很多共通之处,我们已经并案调查,现在我已经接手了,你们刑警队有什么问题没?”

见他这么说,我愣了一下,听他口气貌似还挺有地位的,不比何平职位低。

何平也没意见,他点了点头说:“由国内最年轻的犯罪心理学专家金泽接手调查,我自然会全力配合,只是希望能早点将凶手绳之以法。”

原来这个美男还是个厉害的心理学专家,真他妈是好事全被他占了啊,长得帅还懂心理学,估计有很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吧。

正寻思呢,金泽突然扭头看向了我,用他那冷冷的口气对我说:“陈木,男,二十四岁,性格内向,现实中不喜与人交流,在网络上却是个活跃分子。非著名网络作家,著有多部小说,并以此为生。内心里有颗激情的种子,现实里却是个闷骚的屌丝。渴望成功并被认可,却一直碌碌无为。我读过你的小说,你有着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想象力也极其丰富,如果将其用在犯罪上,将是个极其难缠的对手。”

见金泽这么说,我顿时就不爽了,草,这家伙在调查我,而且这口气分明就是在诬陷我。

所以我立刻就对他反驳道:“你啥意思啊,有你这样分析人的吗?”

他只是平淡的笑了笑,然后对我说:“你别误会,凡事有其弊就有其利,你的思维如果用在正道上,将是个不错的助力,我只是想请你帮我分析分析这个案件。”

我知道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他堂堂一个心理学专家,怎么可能需要我这屌丝帮他分析案件。

于是我就对他说:“我不懂什么分析不分析的,这是你们警察的事,我无权干涉。”

而他却笑着继续说:“你随便说说就行了,随便说说关于这个案子你的想法。”

我问他:“哪个案子。”

他说:“郑伟法医为何独自一人死在解剖室。”

我觉得自己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歪,于是就直接分析道:“如果真的没其他人进来过,郑伟是自杀的话。那么可能就是郑伟看到了某个触动他的画面,或者说收到了某个让他死亡的讯号。也许是郑伟知道这女头男身尸体的意义,必须以死亡来化解某个危机。”

当我讲话的时候,金泽一直盯着我看,似乎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而就在这个时候,解剖室的门被推开了,走来了一个警察,他手中拿着一张纸,他把纸交给了那**屁股的美女法医,同时开口说了一句让我整个人毛骨悚然的话。

他说:“苗苗,郑法医脖子上的指纹鉴定出来了,不是他自己的,通过数据库比对,是刘洋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偷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