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偷脸》10 中指

张文通金泽小说名字叫作《偷脸》,提供更多偷脸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偷脸以及最新更新。偷脸小说张文通金泽节选:张文通医生之后说了,梦游中的人的话遇上异常激烈的动静,当然就从梦中惊醒了,也是说这件带血的寿衣,可能会并也不是我穿的,不是某个凶手穿…...

偷脸

推荐指数:10分

《偷脸》在线阅读

张文通金泽小说名字叫做《偷脸》,这里提供张文通金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偷脸小说精选:看着掉落在地的这件沾了血的寿衣,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就那样傻傻的站着。数秒之后我才缓过了神来,我忙将这件寿衣给捡了起来,然后我就发现这应该就是视频中那个跟我很像的人穿过的那件寿衣。于是我的脑袋翁的一下就炸了,我早上还说我没有这件寿衣呢,它却出现在了我家衣橱里,这他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的是我不记得了,我真的梦游的时候穿过这件寿衣?就算真是如此,还有一个让我惶恐的事,那就是这件寿衣上怎么会有血,…

看着掉落在地的这件沾了血的寿衣,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就那样傻傻的站着。

数秒之后我才缓过了神来,我忙将这件寿衣给捡了起来,然后我就发现这应该就是视频中那个跟我很像的人穿过的那件寿衣。

于是我的脑袋翁的一下就炸了,我早上还说我没有这件寿衣呢,它却出现在了我家衣橱里,这他妈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真的是我不记得了,我真的梦游的时候穿过这件寿衣?

就算真是如此,还有一个让我惶恐的事,那就是这件寿衣上怎么会有血,因为之前从视频上看的时候,它明明很干净。

于是我再次查看了一下寿衣上的血迹,这是很大一片鲜血,从胸口直到到腹部。而且血迹还未完全干涸,也就是说应该是不久前才沾染上去的。

这让我的心猛的揪了起来,难道我又穿着这件寿衣梦游了,还干了什么坏事?

正想着呢,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俗话说三更半夜鬼敲门,虽然我知道这世上没鬼,但这大半夜来敲我门的人肯定心里有鬼。

于是我的脑袋里立刻就冒出另一个念头,张文通医生之前说了,梦游的人如果遇到激烈的动静,肯定就惊醒了,也就是说这件带血的寿衣,可能并不是我穿的,而是某个凶手穿的,然后藏在了我的衣橱里,他想嫁祸给我。

所以说这个敲门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个凶手,他又想来折磨我了。

于是我立刻就拿着寿衣和手机,悄悄的朝门口走了过去,我蹑手蹑脚的,没发出半点动静,到了门口后就悄悄从猫眼里往外看。

然后我就愣住了,我从猫眼里看到是金泽在敲门。

这下我猛然就惊醒了过来,没错,我推断的没错,肯定是有人要嫁祸我,他把带血寿衣藏在我这里,然后又把警察给引了过来。

我知道金泽其实一直就没怎么信任我,所以我现在要是开门,让他刚好看到我拿着血衣,那我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是倘若我不开门,而是去将血衣给藏起来,等会金泽进来搜到的话,我更是百口莫辩。

于是我一下子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不得不说凶手给我出了很大一个难题,让我进退维艰。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一下子就响了,因为我没开震动,铃声是一首陈奕迅的好久不见,所以外面的金泽肯定是听到了,也知道此时我就躲在猫眼里看他。

我又不傻,知道这肯定是那个想嫁祸给我的人搞得鬼,他就是要让我暴露出来。

当时我甚至觉得这人可能就躲在哪个角落在偷偷看我呢,要不然怎么时机就拿捏的这么准,知道我躲在门口呢?

于是我就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我就是想看看他的号码,看看有没有可能是我认识的人。

而当我看到手机上这号码时,我彻底愣住了,由脚底都头皮都被寒气给笼罩了。

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人名,张文通,也就是之前给我做精神鉴定的那个医生。

他怎么给我打电话?突然想起他那古怪的笑容,以及对我说的那莫名其妙的话,我突然觉得这个医生是不是有问题啊?

而更令我惊恐的是,我并没有存过张文通的手机号码,而它却显示在了我的手机里,也就是说之前我睡着的时候,有人偷偷拿我手机存了张文通的号码。真没想到凶手对我的生活已经渗透成这样了,简直就是要操控我了,真是令人发指!

我看着张文通的来电,犹豫着要不要接他的电话,想着他到底是不是那个幕后黑手。

而这个时候金泽还在那敲门,因为我知道他肯定晓得我在门后,我怕他立刻就破门而入,所以我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只能破罐子破摔,赌金泽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他能够看破事情的真相,于是我猛的一下子就将房门给打开了。

金泽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立刻就开口对我说:“陈木,你躲在门后搞什么鬼呢,这么长时间。”

说完,金泽就看到了我手中的带血寿衣,于是他目光中立刻就划过一抹警惕,我看到他直接就将手放到了腰间,应该是随时可以拔出自己的配枪。

我生怕他冲动了,忙开口说:“金泽,你别误会,这衣服是别人放这里的,我刚发现的,我一拿到它,你就出现敲门了,这太巧合了,有人在害我!”

听了我的话,金泽狐疑的瞥了我一眼,然后开口说:“刚才手机铃声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没接?”

我立刻说道:“是精神病院的张医生给我打的,我怀疑他跟凶手有关,他打这电话应该就是想暴露我。”

我刚说完,金泽深邃的双目中突然划过一抹古怪的眼神,他那眼神特别的奇怪,具体什么感觉我又说不出来,反正就是很不正常,像是嘲讽,又像是无奈。

很快,金泽突然开口问我:“陈木,知道我为什么大晚上来找你吗?”

我忙摇了摇头,不过很快我又点了点头,说:“我刚不是说了嘛,有人要陷害我,所以肯定是有人引你过来的,对,你查查谁引你来的,那人就算不是凶手,也是帮凶!”

而金泽却一字一句的开口说:“张文通死了,我来找你,是要带你去走一下现场。”

张文通死了!

听了金泽的话,我简直都要疯了,又死人了,而且还是不久前才给我做精神鉴定的医生!

这怎么可能?刚刚我明明还看到他给我打电话啊!

我正愣神呢,手机突然翁的一下又响了,我低头一看,然后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张大了嘴,还是张文通打来的电话!

手机在我手中嗡嗡作响,急促的铃声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真想把手机给摔了,我可不想接死人的电话。

于是我将视线投向了金泽,金泽显然也颇为诧异,不过很快他就跟我说:“没事,我刚才亲眼见到了张文通的尸体,应该是有人拿走了他的手机,给你打电话呢。快接,开免提。”

见金泽这么说,我也心一横,开了免提后,就接通了电话。

我没敢说话,而电话那头则开口说:“喂,是陈木吧?”

说实话,当我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真的是张文通的声音。

我没敢回答他,而对方则继续说:“陈木,说话啊。”

我只得嗯了一声,然后对方很快继续说:“陈木,想要变回从前的自己吗?哈哈哈……”

然后张文通就一直在电话那头笑,笑的我毛骨悚然,而他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想要变回从前的自己吗?这句话对我并不陌生,因为张文通之前在对我测试的时候说过一次,想到这,我突然觉得他是不是还在测试我啊?

于是我再次看向金泽,金泽则皱了皱眉头,说:“我们先出发吧。”

然后我们就走了,并不是去精神病院,而是去的一挺高档小区,金泽说那是张文通的家,张文通是被发现死在家里的。

说实话,我此时依旧不信张文通死了,因为死人是不可能给我打电话的。

可当我到了目的地,我看到张文通家已经被拉了警戒线,何平带着几个警察守在那里,**法医苗苗则在勘察着现场。

地上躺着一具尸体,赫然正是张文通。

张文通的身上并没有什么血迹,但他的嘴巴却是红肿着的,很猩红,仔细一看,他的嘴巴用一层黑线给缝住了,就好似在告诉我们,死人是最能保守秘密的。

更诡异的是,张文通虽然躺着,但他的右胳膊却是举着的,而且他竖着右手的中指,就像是在鄙视我们。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偷脸”,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