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心理状态下,唐瑭才选择放弃了抵抗,将房门乖乖的再打开,让怒气未消的冯小蕾冲了进去……若也不是唐瑭留了后手,将那天的午餐预先做好,藏匿于在了另一个房间里,是想讨个说法,“咋了,就这样放过他,日后还不找个理由就跟咱们提条件闹翻呀!”冯师父还是余怒未消。。...

这样心理状态下,唐瑭才放弃了抵抗,将房门乖乖打开,让怒气未消的冯娟娟冲了进来……

若不是唐瑭留了后手,将那天的午餐事先做好,藏匿在了另一个房间里,就是想讨个说法,之后,让大家都吃上了丰富可靠的饭菜,估计冯娟娟非要了他的小命不可……

当然,唐瑭这一闹,也造成了一种舆论压力,之前这里的教职员工以为唐瑭是冯娟娟高薪聘用的一个新厨师兼饲养员呢,哪成想,人家也是交了学费来这里习武练功的学员,虽然学费交得少了点儿,但也不能就这样白使唤人家,回头来了一个月了,连个功夫的毛儿都没让人家学到吧!

“这小子要造反呀,看我怎么收拾他!”冯师父一听在自己的武馆里,居然还闹出了这样一场风波,顿时气得火冒三丈,恨不能一掌就废了这小子才解恨!

“爹别生气,我已经让他吃到苦头了……”冯娟娟一看父亲动了肝火,立即这样劝慰说。

“咋了,就这样放过他,日后还不找个理由就跟咱们提条件闹翻呀!”冯师父还是余怒未消。

“他的情况有点特殊……”冯娟娟有些情况隐瞒了父亲,但这个时候又不能不说出来,否则可能父亲真的动怒的话,还真就没法挽回了。

“再特殊,也不能跟师父叫板作对吧!”冯师父挑的是这个理儿。

“按常理是这样,但这个唐瑭本来就是我从山门口捡回来的,也没问清情况,就给他注册成了咱们武馆的学员,而且将他身上的所有钱都充当了学费,事后虽然听了我的解释,他也没退学离开,而且答应用勤工俭学当厨师兼饲养员来弥补学费的亏欠,但似乎来这里习武并非他的本意,都是被我圈拢上道的……”当着父亲的面儿,冯娟娟居然还能凭良心说出了实情……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他不是死心塌地拜我为师,跟我学功夫,强留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趁早让他滚蛋,免得再让我闹心!”冯师父一听,原来这小子不是自己要死要活跑到山里来拜师学艺的,而是被女儿圈拢上道不得已而为之的,立即反感地这样说道。

“话这么说,但今天能发生这样的事儿,理亏的不是他,而是咱们……”一听父亲这样反感唐瑭,冯娟娟却有点着慌,急忙这样来了一句。

“咋了,你被这小子给赤化了,咋胳膊肘往外拐,替他说话呢?”冯师父着实不明白,女儿今天这是咋了,平时跟自己单独讨论学员问题的时候,从来没这样为学员说过情,今天这小子闹出这么大乱子来,非但不提他的错误在哪里,反倒说是错在冯家,这是什么意思呢?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情况是这样的,当初跟他签订勤工俭学协议的时候,其实里边有条款,一个是尽可能利用他的业余时间帮他制定习武计划,尽快让他入门进行,还有就是安排其他学员每天有两三个人轮流给他当帮手……

“可是想不到这家伙腿脚麻利,眼疾手快,过去三个人干的活儿,他一个人都给干了不说,我检查过了,比之前做的饭菜还好吃,禽畜饲养也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大家对他做的一手好饭菜也都赞不绝口……

“倒是我跟他签订的协议中,尽快帮他制定习武计划的条款,这都一个月过去了,也没开始,这才让他忍无可忍,闹出了今天中午这一出好戏……”冯娟娟还真是不偏不倚地将实情都说了出来。

“听你这话的意思,咱们还要原谅他,甚至还要补救对他的亏欠?”冯师父越发觉得今天女儿有点怪怪的,被这小子这样折腾了一把,居然还要为他说话,是不是哪根儿筋搭错了,否则的话,从来没听女儿这样替学员,特别是闹事儿的学员开脱说情的。

“我是这么想的,按照每年每个学员最低学费和其他费用一万块钱算,他这期三年应该交三万还亏欠咱们两万,但之前咱们高薪聘用的那个大厨月薪就五千,一年下来不算奖金就是六万,三年下来就是十八万!加上奖金福利之类的,二十万都挡不住!

“假如咱们能安抚住这个对干活不打怵,还一心把火要学到点儿真功夫的家伙,三年下来,刨去他勤工俭学应该补齐的两万学费,还算是给咱们家武馆节省了至少十六七万呢?别的账不算,单算这一笔,也该尽可能挽留他,满足他的一些要求,这样对咱家武馆更有利……”为了说服父亲,冯娟娟居然直接算了这样一笔经济账,来表明这个唐瑭的存在到底有多大价值……

“可是爹每天给别人授课习武的时候,他都在忙于做饭和饲养禽畜呢,等到爹累了一天下来,哪里还有精力再去单独给他授课呢?”冯师父的意思是,利用业余时间有点力不从心,没法再拿出时间来单独给唐瑭吃小灶,就直接提出了这样的现实问题。

“这个我也想到了,假如爹允许的话,我就平生收第一个徒弟,不用爹再多操心费神,我把我身上的功夫教会他,也足够他受用一辈子的了……”冯娟娟却立即说出了自己的一个崭新想法。

“这个——爹倒是不反对,但有一点,有几样功夫,比如意念致痛还有意念止痛的功夫你可轻易不要教会这小子,别反过来,成了他制约你的撒手锏!”一听女儿居然要破例开始收徒弟了,冯师父心里咯噔一下——莫非女儿看上这小伙儿了?不能啊,整整比女儿小三岁呢,咋会看上这么一个生瓜蛋子呢?但开口回应的时候,却只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这个爹就放心吧,我会把握尺度火候,知道什么时候教会他什么功夫的——那,爹算是答应我收他做我的第一个徒弟了?”一听父亲这样的口气,冯娟娟知道十有八九爹的同意自己的想法了——之前跟唐瑭说,自己要当他二师父的时候,还真就是敷衍忽悠他而已!

但现在看,不动真格的,这小子还会闹事儿的,所以,才下了真收他为徒弟的决心。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完美管家俏总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